復興和教會歷史
    摩爾門經的印刷和出版
    註腳
    Theme

    「摩爾門經的印刷和出版」,教會歷史主題

    「摩爾門經的印刷和出版」

    摩爾門經的印刷和出版

    一小群信徒透過摩爾門經的翻譯過程來支持約瑟·斯密,但他們之中沒有任何人有出版經驗。約瑟·斯密和他的夥伴努力邊做邊學,終於找到了印刷商,支付印刷費用,以此回應當地對於出版這份神聖紀錄的反對勢力。他們有一個遠大的計畫,打算第一批就印製5,000本摩爾門經,這是當時一本書平均印刷量的兩倍多。1

    E. B. Grandin Building

    紐約州拋邁拉格蘭丁廠房

    確立版權

    約瑟·斯密在獲得摩爾門經的聯邦版權後,取得在美國印刷和出版的權利。他遵照確立版權所需的法律要求,將一份標題頁提供聯邦地區法院文書留存,並支付版權證書的費用。

    尋找印刷商

    當地的印刷商拒絕約瑟付印摩爾門經的提議,但不全然是宗教方面的疑慮;印製像摩爾門經這樣大量頁數又昂貴的書,不但需要專業技術,也需要投資新的印刷鉛字和耗材。約瑟·斯密和馬丁·哈里斯為了這件事造訪多家印刷業者,拋邁拉和曼徹斯特的三位印刷商埃格巴·格蘭丁、約拿單·哈德雷和塞洛·韋德都拒絕了,格蘭丁甚至說服哈里斯的朋友勸哈里斯不要資助印刷費。曼徹斯特的印刷商艾利胡·馬歇爾同意出版這部經文時,約瑟和馬丁回到拋邁拉的格蘭丁那裡,希望能在自家附近印刷,哈里斯抵押一部分的農場作為貸款擔保,接著他們協商契約條款。1829年8月,哈里斯將抵押物簽名轉讓給格蘭丁,摩爾門經的印製工作開始進行。

    保護手稿

    先前曾遺失摩爾門經116頁手稿,加上拋邁拉日益升高的對立情況,使得約瑟和追隨者相信在印刷期間要好好保護手稿。奧利佛·考德里製作了一份印刷用的手稿,讓他們在印刷過程中使用這份原稿的副本。海侖·斯密把這份印刷用的手稿分批交給格蘭丁的員工,即排字工人約翰·吉柏特,有時為了安全起見,還把手稿藏在扣上扣子的背心下面。馬丁·哈里斯、奧利佛·考德里、海侖·斯密和小彼得·惠特茂有時候各自造訪格蘭丁印刷行,監督他們處理手稿的方式。

    這份印刷商手稿實際上並沒有標點符號,而是讓吉柏特自己加上去。一開始,海侖拒絕讓吉伯特將手稿保留到隔日,但吉伯特說服海侖,說他必須有足夠的時間在手稿上加註標點符號,才能夠大幅降低排版所需的時間。

    應付反對和抵制的勢力

    儘管手稿安全無虞,但當地諷刺作家阿比納·柯爾趁著格蘭丁印刷行印好的樣張無人看管時,在自己的報紙上刊登摩爾門經的經文。在摩爾門經出版之前,約瑟必須先確立版權的所有權,以防止柯爾未經授權而出版節錄的經文。當大家知道摩爾門經不久將上市,當地的人據說發起抵制的行為。馬丁·哈里斯開始擔心他會失去農場的土地,就要求約瑟簽訂一項新協議,讓他有權獲得一部份的經文銷售收益,直到贖回他抵押的農場。

    約瑟和其他人擔心即將成立的教會沒有資金來源,於是尋找別的辦法來為摩爾門經募款。海侖·斯密向約瑟建議,他們考慮將摩爾門經在加拿大重製和配銷的權利出售(換言之,即「出售版權」),協助解決財務問題的亥倫·裴治後來說,弟兄們預期這筆交易可達8,000美元。約瑟獲得一項啟示,向他保證最近的種種紛擾不會影響出版事宜,並且「若人們不硬起他們的心來反對我的靈和我的話的勸誘」,就允許他出售加拿大的版權。代表約瑟·斯密的人前往上加拿大京士頓,卻無功而返。2

    銷售經文

    摩爾門經印刷和裝訂完成之後,就開始在格蘭丁印刷行公開銷售。奧利佛·考德里、馬丁·哈里斯、撒母耳·斯密和其他人進行短期的傳道之旅,宣傳這部經文。剛開始,摩爾門經在拋邁拉一帶地區的銷售並不好,在出版一年後,一位投資客向格蘭丁買下了哈里斯抵押的土地。3但接下來的數年,傳教士帶著摩爾門經走遍美國各地時,人們對這部經文的興趣日增。哈里斯最終得以全額償付貸款,此時摩爾門經的需求量高,所以約瑟在1837年安排第二次印刷。

    保存手稿

    作者往往在文字付印後就丟棄手稿,但約瑟·斯密和奧利佛·考德里將手稿原稿及印刷用的手稿保留一段時間。1841年,約瑟將手稿原稿放在納府之家房角石的中空處。隨著時間過去,由於房角石床滲水的緣故,這份手稿大部分都已破爛不堪,殘存的手稿約佔總頁數的百分之28,目前保存於鹽湖城的教會歷史圖書館。印刷用的手稿由考德里和惠特茂兩家人保存,依然完好無缺。印刷用的手稿如今存放在教會歷史圖書館裡,為摩爾門經的翻譯和印製,提供了獨特的史觀。

    相關主題:摩爾門經的批評者拋邁拉和曼徹斯特摩爾門經的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