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代替死者的洗禮
    註腳
    Theme

    「代替死者的洗禮」,教會歷史主題

    「代替死者的洗禮」

    代替死者的洗禮

    賜給約瑟的啟示重申洗禮對於救恩的必要性,也教導了這項教儀需要復興的聖職權柄來執行。包括約瑟和他家人在內的教會成員,都急切地想知道他們未受洗的已逝家人目前的狀況。1他們沉思新約裡關於耶穌基督向靈監中的靈傳道的經文章節,有些聖徒推測,後期聖徒長老們在耶穌基督第二次來臨時,將為那些「在聖約遭破壞下死去」的人施洗。2

    1840年8月15日,聖徒搬到伊利諾州未來納府的地點後不久,約瑟·斯密在教會成員希莫·布朗遜的喪禮上進行講道。約瑟注意到在場有位婦女的兒子還沒來得及受洗就過世了,於是他宣布這項啟示:聖徒「現在……可以代替死去的朋友」接受洗禮。他引述古代使徒保羅關於代替死者洗禮的教導,並鼓勵聖徒要歡欣,因「救恩計畫是要拯救所有願意服從神律法之規定的人」。3

    聖徒對於這項做法的消息欣然接受,並開始代替親戚、朋友和傑出人士在附近的河川和溪流裡執行洗禮。4這些洗禮由持有麥基洗德聖職的男性在證人出席下執行。5首次記錄下來的洗禮是由哈維·歐姆史戴所執行,由珍·紐曼代替她最近過世的兒子賽瑞斯受洗。這次洗禮在密西西比河裡舉行,由維娜·賈克擔任見證人,她騎在馬上涉水進入河中聆聽祈禱文。6

    1841年1月,約瑟·斯密獲得一項啟示,說明代替死者的洗禮應該在聖殿內執行。主說,「這教儀是屬於我家宅的」,並命令聖徒要在納府建造聖殿。7在接下來的10月總會大會上,約瑟·斯密宣布,未來將不再授權執行代替死者的洗禮,直到納府聖殿的洗禮池完工為止。8同年11月,聖徒在聖殿地下室安裝、奉獻了一個手工雕刻的木製洗禮池,並覆以臨時的屋頂,使洗禮能夠繼續。

    約瑟·斯密沉思他接受到的啟示,接著在1842年給教會成員的一封信中教導,代替死者的洗禮應該審慎地記錄下來,他也應許,聖徒「在地上所記錄的,在天上也要記錄」。9於是他們召喚了文書,確保將所有代替死者的洗禮記錄下來。在1840年到1845年之間,由於缺乏更明確的指示,因此有時由男人代替女人,或由女人代替男人。1845年約瑟·斯密死後,百翰·楊宣布,從今以後,聖徒「絕對不會再看到男人前去代替女人受洗,也不會看到女人代替男人受洗」。他解釋道,「約瑟在他一生中並未接受所有與救贖教義關連的每一項事物」,但是主繼續以啟示帶領教會,「給予這裡一點、那裡一點」。10這項改變是在聖徒開始代替死者執行其他教儀時實施的,包括聖職按立和婚姻印證。11

    20世紀的新科技、更壯大的組織,以及對於定期去聖殿的日益重視,都促成更多人參與代替死者的洗禮。除了為已逝親人執行洗禮以外,後期聖徒也開始為他們從可得的紀錄中所摘錄之族譜資料的其他人執行這項教儀。在某些情況下,這些人包括了知名人士,以及如猶太人大屠殺等歷史事件所涉及的人。後期聖徒相信,代替死者的洗禮並不是要讓過世的人成為本教會的成員,只是讓已逝的靈有機會選擇接受這項教儀。然而在1990年代,有些教會外的人士對這項做法表示憂心。為了展現尊重及善意,教會領袖將這些人的名字從教會資料庫中移除,並發出指示以避免繼續有人提交他們的名字接受洗禮,同時鼓勵教會成員專注於代替自己的祖先執行聖殿教儀。12

    長久以來,代替死者的洗禮已成為後期聖徒聖殿崇拜中可讓最多人參與、也已有最多人參與的教儀。聖殿恩道門在納府時期曾經只提供給一小群人,當時,後期聖徒男女執行成千上萬次代替死者的洗禮。在19世紀後半期,非洲裔的黑人教會成員在恩道門屋宇以及鹽湖聖殿和猶他州洛干聖殿為他們的親人執行洗禮,儘管他們直到1978年才能接受其他的聖殿教儀。13從1920年代開始,支會的青少年團體定期前往聖殿為死者接受洗禮,讓年輕的教會成員在接受恩道門的數年以前,就有機會進入聖殿。14今日教會的青少年受到鼓勵,要研究自己的祖先,並且定期進入聖殿代替他們接受洗禮。2017年,教會領袖宣布,持有亞倫聖職祭司職位的男青年可以執行代替死者的洗禮。15

    相關主題納府聖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