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納府女性慈助會
    註腳
    Theme

    「納府女性慈助會」,教會歷史主題

    「納府女性慈助會」

    納府女性慈助會

    1842年3月初,裁縫師瑪格麗特·柯克注意到納府聖殿的建築工人需要襯衫,於是向她的雇主提議組成一個縫紉團體。在19世紀,美國的婦女普遍有一種想法,就是組織慈善團體以促進社會和宗教偉業,並解決貧窮和社區的其他需求。 1撒拉邀請朋友和鄰居加入她們的「仕女協會」,並請伊莉莎·舒草擬章程,這是當時成立協會的一種普遍模式。伊莉莎把所寫的文件拿給約瑟·斯密看;他看了以後,說那是他看過的最好的章程,不過主有「更好的東西」要給婦女。他想「按照聖職的模式或體制」將她們組織起來,在神的教會中給予慈助會一個顯著的地位。2撒拉·甘回想約瑟所說的話:「等到婦女們組織起來以後,基督的教會才算組織健全。」3

    Illinois. Hancock Co. Nauvoo Red brick store

    1842年3月17日,在約瑟·斯密位於納府的商店,慈助會成立了。

    1842年3月17日,有二十名婦女聚集在約瑟·斯密紅磚商店樓上的大會議廳。在這個成立大會上,約瑟·斯密提議婦女們推舉一位會長,然後由她挑選兩位諮理。4愛瑪·斯密被一致推舉為會長,她則選定撒拉·克利夫蘭和伊利莎白·惠尼為諮理。推舉結束後,約瑟·斯密讀出他在1830年為愛瑪·斯密接受到的啟示,這項啟示稱她為「蒙揀選的女子」。約瑟說,愛瑪要「向每一個人講解這些經文,並教導社區中的婦女,因此不僅是她,其他的人也都能得到同樣的祝福。」5

    愛瑪·斯密在第一次聚會中宣告:「我們將要做一些不平凡的事,將會遇到一些特別的狀況,也將應付緊急的需求。」6從這些聚在一起的婦女當中,也任命了一位祕書和一位會計。這些婦女都依約瑟·斯密的指示,藉由按手而蒙「按立」,或按手選派。慈助會快速成長,到了1844年3月,已有超過1,300名婦女獲准加入。

    透過慈助會,主給教會中的婦女一個正式得到認可的地位和授權。約瑟·斯密在1842年4月28日說:「現在我奉神的名將這權鑰交給你們,慈助會應歡欣,而知識和智慧自此刻起將從天上傾流而下。」在教會婦女準備接受聖殿教儀方面,慈助會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7約瑟談到婦女參與這些教儀的一部分事情時,說她們很快就能「獲得聖職的特權、祝福和恩賜」。8

    納府慈助會成員專注在約瑟·斯密所教導的兩大目標:「慈助會不僅要援助窮困者,也要拯救靈魂。」9舉例來說,她們的會議紀錄寫到這些婦女如何照顧從密蘇里州和大不列顛群島湧進的貧困移民。慈助會成員彼此服務,為貧困者募款,找出社區中各個家庭的需要,藉此滿足聖徒同胞的需求。慈助會也參與政治,向伊利諾州州長多馬·卡林遞交陳情書。10

    慈助會除了從事慈善及公益服務,也達成重要的屬靈目的。1842年,約瑟·斯密九度參加慈助會聚會,其中六次都對她們講話,對她們在宗教方面的責任和權柄作了更多指示。11婦女在這些聚會中也彼此勸導,進行神學討論,就像弟兄們在嘉德蘭長老學校所做的那樣。婦女們運用屬靈的恩賜,向彼此作見證。比方說,露西·麥克·斯密告訴這些聚在一起的婦女,要「記得阿爾瑪的話」,還有「早上、中午和晚上都要多多祈禱」。她也告訴她們,她年事已高,恐怕「將來參加慈助會聚會的機會也不多了」。但是她希望「留下她的見證,那就是摩爾門經是神的經典。」12

    慈助會起初是在1842年和1843年的春夏這幾個月當中聚會。1844年3月,慈助會舉行當年第一次聚會時,愛瑪·斯密在四次會議上針對道德純潔的必要性發表演說,彷彿是巧妙地用這樣的方式來反對已獲授權實施的多重婚姻。13在這些聚會之後,慈助會就再也沒有在納府聚會了。14百翰·楊在1845年3月正式暫停慈助會的聚會。

    伊莉莎·舒把納府慈助會的會議紀錄簿帶到猶他領地,當百翰·楊會長請她幫忙重建慈助會時,她便於1860年代後期,用它作為一種模式,來協助整個屯墾區內的主教及婦女。在猶他領地的這些慈助會都從納府女性慈助會得到靈感,她們保存自己的紀錄簿,經常重述她們的組織成立的故事,以及約瑟·斯密如何也讓婦女參與了教會的復興。15

    Title Page from Relief Society Minute Book

    納府慈助會紀錄簿的標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