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西德尼·雷格登
    註腳
    Theme

    「西德尼·雷格登」,教會歷史主題

    「西德尼·雷格登」

    西德尼·雷格登

    1830年10月29日,兩位訪客來到西德尼和菲比·雷格登的家。西德尼·雷格登是一位基督教牧師,而訪客之一的帕雷·普瑞特過去是他的一位會眾成員,如今回來與這位良師分享摩爾門經和福音復興的消息。另一位訪客是奧利佛·考德里,在摩爾門的翻譯期間,大多由他擔任抄寫員。儘管雷格登夫婦住的家是由會眾所提供,一旦歸信了新信仰就會失去這個住家,但他們仍祈禱、思考傳教士的信息,並在11月8日受洗。接下來的14年,西德尼·雷格登在教會中具有極大的影響力。

    Sidney Rigdon

    西德尼·雷格登的肖像。

    早期的牧師職務

    在普瑞特和考德里以傳教士身份登門拜訪以前,西德尼·雷格登盼望新約基督教的復興已久。他於1793年出生在賓州匹茲堡城外,接受過皮革匠的訓練,但他對學習和宣講神的話的熱情,帶領他踏入基督教牧師一職。他與菲比·布魯克在1820年結婚之前,就已開始在聯合浸信會的信徒之間傳道。不久,他發現自己受到亞歷山大·坎貝爾的改革浸信會運動不斷壯大的影響力所吸引,該運動尋求的是回歸新約基督教的做法。

    西德尼·雷格登改進他公開演講的技巧,在匹茲堡的第一浸信會擔任牧師。雷格登在宗教改革上的關注,終於導致他在匹茲堡與較為保守的浸信會領袖起了衝突,於是他帶著數目漸增的家人搬到俄亥俄州東北部,他在那裡成為影響力橫跨數郡的牧師。1很快地,他被揀選來帶領緬特這個小鎮的會眾。雷格登強調早期基督教的做法,而他的會眾中有些成員甚至發起了使徒行傳中描述的「凡物共用」,嘗試以這種方式生活。2

    教會服務

    普瑞特、考德里和其他傳教士,在前往密蘇里州西部向當地的美國印第安人傳教的途中,在俄亥俄州停留,西德尼·雷格登會眾中的許多成員都欣然接受他們的信息。3雷格登在自己歸信之後,帶著過去的教區信徒愛德華·裴垂治,前往紐約州會見約瑟·斯密。4

    雷格登廣博的聖經知識和有力的宣講方式,讓這個新興的教會得到滋養。雷格登也擔任過約瑟·斯密靈感版聖經的抄寫員,同時是早期多項啟示賜予的對象。教會的總會會長團首度組織起來時,雷格登被召喚為約瑟的諮理。1832年2月,西德尼和約瑟一起經歷了三個榮耀等級的重大異象,他們的紀事中包含了對耶穌基督有力的共同見證。5隔月,一群暴徒將西德尼和約瑟兩人拖出家中,殘忍地毆打他們,並且塗上瀝青、撒上羽毛。

    當教會許多領袖離家去參加錫安營遠征時,西德尼·雷格登主領嘉德蘭的聖徒,在先知學校協助撰寫「論信心的講道」,並在嘉德蘭聖殿奉獻儀式上演講,他也是成立嘉德蘭安全協會的關鍵人物。61838年,他和約瑟·斯密搬到密蘇里州。在7月4日的一次演講中,他說,對於前來迫害他們的任何暴徒,聖徒都將反擊;這番話使得教會成員和鄰人之間的關係更為緊張。他後來與約瑟一同被關在密蘇里州利伯地。

    衝突和改變

    聖徒定居在納府以後,西德尼·雷格登和約瑟·斯密的關係時而緊張。約瑟指控雷格登怠忽其諮理的職責、為教會樹敵,還「詐騙無辜的人」。1843年8月,約瑟公開譴責雷格登,並要求會眾支持他撤銷這位諮理的職位。在接下來10月的教會大會上,約瑟很不情願地同意讓雷格登繼續擔任他的諮理,只要他願意「光大職務,行為舉止全然誠實、正義和正直」。7

    儘管有這些裂痕,1844年美國總統大選時,雷格登仍被選為約瑟·斯密的副總統候選人。然而,在1844年6月,競選活動因暴徒殺害約瑟而中斷。雷格登從居住已久的匹茲堡匆匆回到納府,聲稱當約瑟不在時,他有權擔任教會的「監護人」。8百翰·楊回應時說,約瑟已經給予十二使徒定額組一切所需的權鑰和教儀,來帶領教會向前邁進。納府絕大多數的聖徒都舉手支持十二使徒的領導。

    儘管十二使徒的成員向雷格登表達善意,但是他拒絕接受他們的領導,並在1844年9月被開除教籍,後來回到了匹茲堡。他在那裡成立了一個獨立的教派,他的「基督教會」只持續到1847年,由於內部衝突和對基督第二次來臨的預言失準,導致該教派瓦解。後來,雷格登與司提反·伯斯特組織了另一個宗教團體,稱為「耶穌基督錫安兒女教會」,他領導這個教會直到1876年過世為止。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