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亞伯拉罕書的翻譯
    註腳
    Theme

    「亞伯拉罕書的翻譯」,教會歷史主題

    「亞伯拉罕書的翻譯」

    亞伯拉罕書的翻譯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接受亞伯拉罕書為經文。亞伯拉罕書是先知暨教長亞伯拉罕的紀錄,和聖經中的敘述大致相符,但增加了一些有關亞伯拉罕的生平及教導的重要資料。

    Egyptian papyri [n.d.]

    紙草紙殘片,一度為約瑟·斯密所擁有,包括現今的亞伯拉罕書複製圖一。

    亞伯拉罕書起源於一連串獨特的歷史事件。1835年夏天,一位名叫麥​可·詹​德​勒的企業家帶著四具木乃伊和好幾卷紙草紙抵達俄亥俄州嘉德蘭教會總部。1嘉德蘭的一群後期聖徒為教會買下了這些文物。約瑟·斯密檢閱紙草紙後,便開始「翻譯一些文字或埃及象形文」,他的歷史書上記載:「很高興的是〔我們〕發現其中一卷含有亞伯拉罕的寫作。」2

    1835年的夏天和秋天,約瑟·斯密都在翻譯亞伯拉罕書,那時他至少已經完成第一章,以及第二章的一部分。3到了1842年春天,他才再次在日記中提到翻譯紙草紙,那時聖徒已經搬到伊利諾州納府。亞伯拉罕書總共五章,另有三個插圖(現在稱為複製圖一、二、三),都在1842年3月到5月之間,刊登在教會的報紙時代與季節(Times and Seasons)上。4

    有些證據顯示,約瑟曾研究埃及紙草紙上的文字,並嘗試學習埃及語文。他的歷史書上記載,他在1835年7月,「繼續努力將字母翻譯到亞伯拉罕書,並將一個埃及語文的文法排得像古人的用法一樣。」5這個「文法」,顧名思義,是在一大本記事本上,分欄列出象形文字,並在後面附上英文翻譯;負責記錄的是約瑟的抄寫員威廉·斐普。另一份由約瑟·斯密和奧利佛·考德里寫成的手稿,則在埃及文字後面附上說明。6我們並不完全了解這些文件與亞伯拉罕書之間的關係。

    後期聖徒離開納府時,並沒有帶走那些埃及文物。約瑟·斯密的家人在1856年出受了紙草紙和木乃伊。歷史學家相信,大部分的紙草紙在1871年芝加哥的一場大火中付之一炬。約瑟·斯密曾經擁有的十個殘片最後收藏在紐約市大都會藝術博物館。71967年,博物館將這些殘片交給教會。8摩爾門和非摩爾門的埃及學家都同意,殘片上的文字與亞伯拉罕書上的翻譯並不一致,然而就算在非摩爾門學者之間,對於這些殘片圖案的正確翻譯仍眾說紛云。9

    不論是主或約瑟·斯密,都沒有說明翻譯亞伯拉罕書的確切方式,紀錄指出,約瑟和其他人都研究了紙草紙,而近身觀察過他們的人也相信,那些翻譯是透過啟示來的。約翰·惠特茂說:「先見約瑟看到這些紀錄,並透過耶穌基督的啟示,將這些紀錄翻譯出來。」10

    我們現有的紙草紙只是約瑟·斯密當初所擁有的紙草紙的一部分,要用這些來評估他翻譯紙草紙的能力,很可能徒勞無功。目擊證人都說,那些紙草紙「一長卷」,或者有好幾「卷」。11由於只剩下殘片,約瑟·斯密用來翻譯亞伯拉罕書的紙草紙可能大部分都不在這些殘片當中。

    約瑟研究紙草紙時,很可能因此得到啟示,得知亞伯拉罕生平的重要事件及教導,就像他先前在研讀聖經時得到啟示,因而得知摩西的生平一樣。這樣的說法賦予翻譯者翻譯更寬廣的定義。12按照這樣的說法,約瑟的譯本就不是像傳統的翻譯那樣,將紙草紙逐字翻譯出來,而是由實質文物提供沉思、默想、啟示的時機。這些文物成了催化劑,促使神針對亞伯拉罕的生平,賜予約瑟·斯密啟示,即便該項啟示與紙草紙上的文字並沒有直接的關聯。13

    我們不能藉由學者對亞伯拉罕書翻譯的各種辯論,來決定亞伯拉罕書的真實性和價值。這本書在經文中的地位,在於所教導的永恆真理,以及所傳達的強大靈性。唯有仔細研讀亞伯拉罕書的教導,加上真誠地祈禱,並獲得靈的證實,才能得知亞伯拉罕書是真實的。

    相關主題:約瑟·斯密聖經譯本摩爾門經的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