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第一代後期聖徒的日常生活
    註腳
    Theme

    「第一代後期聖徒的日常生活」,教會歷史主題

    「第一代後期聖徒的日常生活」

    第一代後期聖徒的日常生活

    未來的後期聖徒南西·亞歷山大,四歲喪父後不久,便眼睜睜看著母親貝絲破產,將家裡的孩子送去跟親戚住。南西從外祖父母那裡接受教育,在家庭聚會中閱讀聖經,學習織布和縫紉。南西15歲那年,母親回來住一陣子,不過,南西因受不了還要再跟母親分隔兩地,之後就跟著貝絲住到別的親戚家。南西不久便嫁給表哥摩西·崔西,這對夫妻就此「過著安定的生活」。1

    南西的童年跟她的其他同儕並無兩樣,那年代的許多家庭都要經歷家人早逝,或與家人長時間分離的情形。大多數的美國家庭都在家裡教女兒織布、縫紉,年輕人則在十八九歲或二十出頭談戀愛、結婚。

    美國當時日常生活的這些特色和其他一些特色,往往不是歷史紀錄的重點,因此今日的讀者對這些事情甚不熟悉,有隔閡。不過當時每日的節奏和習慣塑造了聖徒生活的世界,並影響了他們的選擇。日常生活的各個層面,像是家庭經濟、個人健康、休閒娛樂、交通旅行和聯絡方式等,自19世紀初開始已有大幅改變。

    家庭經濟

    家庭經濟的結構決定了第一代後期聖徒典型的一天。那時大部分的生活必需品都要靠家裡生產製作,因此人們要依賴家庭成員才能生存。在約瑟·斯密那個年代,有超過百分之90的美國人都住在農場和農村地區,就今日的標準來看,即使最大的城市,人口還是很少——在1830年,人口超過50,000人的城市,只有紐約、費城、巴爾的摩和波士頓。農村家庭通常會分配工作給家人,食物和生活費用主要由父母一肩扛起,直到孩子能逐漸參與分擔為止。

    農業社會的生活作息得配合季節,天天勞動。每天一大早,家中的女性成員就得開始做家事,像是看顧菜園,製作奶油起司等家庭主食,織布做衣服、縫補衣物、洗衣燒飯等等。家中的男性成員則需出外從事畜牧工作,或是做些生意,像是木匠、製桶、製革之類的零工。到了傍晚,大部分的家庭就聚在家中聊天或讀聖經。父母、女孩、男孩通常各自睡在不同的稻草床或羽絨床上。

    由於家庭經濟的壓力,年紀較大的青少年或年輕成人會尋找能力強的人,作為結婚對象。19世紀初,中產階級紛紛抬頭,情侶之間有了更多的自主權,可以選擇自己結婚的對象,以及結婚的時間。雙方共結連理的主因,不再是想藉此帶給彼此家庭一份安定,反而逐漸被浪漫及是否感到幸福快樂所取代。要在一個農業社會的生活形態中維持生計,夫妻子嗣稀少或膝下無子或許還可生活,但是對一個單身的人來說就困難重重了。

    那時的父母往往期待孩子七八歲時就要分擔家務,上一輩的人認為,父母得透過嚴格監督,甚至體罰,來管教孩子的劣根性。這樣的教養觀念到了十九世紀初才開始有些改變,童年成為培養人格的一段時期。遊戲不僅有助於還不適合做家事的幼童度過童年時光,也可為他們日後接受文化中的成人角色,預作準備。女孩通常照顧玩偶娃娃,男孩則在戶外玩需要消耗體力的遊戲。等到他們長大成人,對家庭的依附也會隨著自己的成家立業,開始經營自己的農場或事業而有所改變。

    平均來說,新婚妻子會在婚後18個月內懷孕,懷孕和生產往往會讓一些婦女集結起來,特別是助產士、親戚、鄰居,共同協助這位母親。當地的助產士有時會調配一些天然止痛劑或特殊酵母菌,來加強生產時的收縮,並監督整個生產過程。母親和嬰兒都要面對極大的風險,據預估,有百分之4的婦女死於難產,而生下的嬰兒中,五個有一個活不過第一年。所以父母通常不會馬上給孩子命名,有時候會等到孩子幾個月大後才取名字。2_

    個人健康

    早期的後期聖徒和其他邊境地帶的美國人一樣,常為健康問題所困擾。大部分的醫學療法都證實不可靠,各樣的疾病經常讓社區的民眾飽受折磨。腐壞的食物、不乾淨的飲用水、普遍缺乏衛生觀念,引發了腸道型的疾病,這也是農村人口最常罹患的疾病。個人衛生方面,人們會用水洗手、洗臉,但身體其他部位的污垢則僅用布或毛巾擦拭;肥皂僅用來打掃居家環境和清洗衣物,但不會用來清潔肌膚,因為用肥皂洗後,皮膚會乾澀。

    不只是鄉鎮,連城市也是一樣,到處都瀰漫著肥料、廁所、身體汗酸和堆肥所散發出來的臭味,而且會定期全身洗澡的人寥寥無幾,垃圾處理更是一大問題。農夫倒是經常會將他們的垃圾掩埋,都市人則是將垃圾丟到街上,給流浪的豬隻吃。民眾的衛生習慣不良,加上垃圾處理有困難,在在加速了疾病的蔓延。到了一個世紀之後,人們發現細菌在疾病中扮演的角色,衛生習慣與環境才得以普遍改善。

    此外,呼吸道疾病也是迅速成長。在19世紀,許多美國人都認同身體掌管四種體液的學說,相信人的體液一旦失調就會生病。這樣的觀念非常普遍,所以19世紀初,治療發燒最常用的方法就是放血,那是將病人的血液排出,讓身體的體液恢復平衡的一種做法。那年代的醫生和其他治療師有時就在這樣不知情的情況下,加重了病人的病情。

    在溽暑的期間,蚊子會傳播瘧疾和黃熱病這類疾病。人們一旦接觸到血液和附著在泥土裡的微小病原,就會得到流行性感冒和結核病。城市是流行病的溫床;1804年,光是結核病就佔了紐約市四分之一的死因。接種疫苗雖可防範天花,但許多人仍擔心這方法必帶來感染,甚至死亡,因此幾十年來,醫生們都很猶豫是否要使用這種尚屬實驗階段的藥物,來治療對此療法存疑的病人。大部分的人都寧願嘗試家庭偏方或鄰居的食譜,也不願意消毒馬桶,經常沐浴,或接受醫療檢查。

    休閒娛樂

    雖然家庭都把全副精力放在每日的例行工作上,不過還是有些時間從事休閒娛樂。只有經濟富裕的人和年幼的孩童有漫長的時間悠閒度日,對其他的人來說,宗教觀念讓大家認為縱情娛樂是有罪的,所以一般人都強調也承諾要過儉樸、勤奮的生活。休閒娛樂通常是工作之餘的一種生活調劑,例如打獵,野餐方式的用餐,體力勞動後玩些遊戲或運動等。

    大部分的務農家庭每週工作六天,星期天則是休息做禮拜,放鬆心情,並在正式聚會或當地酒館從事社交活動。農村社區往往會成立各種「工作互助會(bee)」或團體人力(group drive),一起架高房子、整理土地,或收割穀物。這些活動通常就是人們享受音樂、舞蹈和說書的機會了。上教堂的人很習慣聚會的時間長,而且充滿了慷慨激昂的講道。演講者會刻意變化語調,做誇張的手勢,很像是在作一場表演,而不是在虔敬地宣道或講課。公開的聚會,包括教會禮拜,往往會進行數小時;光是這件事就是一種娛樂。

    交通旅行

    大多數的第一代後期聖徒和當時的其他美國人,交通旅行方式,不是徒步、騎馬,就是搭乘驛馬車或船隻。傳教士需要長途旅行或到海外其他大陸時,會坐船,不過他們每日的行程以走路居多,有時則是騎馬。北美的道路可讓驛馬車和篷車通行,不過穿越森林和崎嶇地勢的步道小徑,往往會因氣候的變化,在一夜之間消失無蹤。邊境地帶的美國人十分厭惡在春天旅行,因為雪融化的時候會把道路弄得骯髒泥濘。河川,尤其是密西西比河和波托馬克河,會遇到難以預測的瀑布,水流又迂迴蜿蜒,航行其上,除非是經驗豐富的划槳手,否則性命飽受威脅。在氣候溫暖的季節旅行,有時可利用運河船,在伊利運河這樣的工程水道上航行。

    最常見的長途交通旅行工具,還是以驛馬車為主。趕牲口的人會駕著驛馬車穿越北美的屯墾鄉區,不過一趟下來價格不菲,大多數的早期後期聖徒一輩子大概只能負擔一兩次這樣的費用。馬車會通過各個驛站,驛站之間通常會有可供休息的旅店或酒館。旅客喜歡沿路變化多端的風景,還有晚上的餘興活動,不過跟現代的旅行相比,這樣的旅行令人筋疲力竭。乘客經常必須幫忙駕馬車的人將陷入泥地的車輪抬起,馬匹有時會受到驚嚇而狂奔,趕牲口的人就必須重新控制住馬匹,或是幫助在車上的人放棄篷車。從波士頓坐馬車到紐約拋邁拉,大約400英里的距離,要費時兩週。3

    聯絡方式

    交通旅行工具限制了信差的聯絡方式,他可以透過船隻或是驛馬車傳遞急件。美國的郵政系統是靠郵遞馬車和「郵政驛道」來傳遞信件的。實際上,1800年時所有的郵局都侷限在美國東北部,不過,郵政驛道在接下來的二十年中迅速擴展,到了1820年代後期,一般郵件便可送達邊境地帶的社區。早期的後期聖徒經常用書信往來的方式互相聯繫,即使在19世紀中葉電報開始普及之後,也是如此。

    大眾傳播媒體也是以文字媒體居多。讀者會透過報紙、雜誌、小冊子和書籍,來取得消息和聯繫。美國在這段時期的識字率頗高,大多數的美國人是透過印刷媒體來參與政治和公開辯論。

    認識當時的醫療情況、通訊技術和農村生活的需求,有助於我們更了解早期聖徒的傳教方式,他們建立社區的做法,以及約瑟‧斯密獲得啟示時的背景。雖然通常不會有人提及這些事情,但這些日常生活的實況深深地影響了教會早期的成長,以及聖徒為了聚集並建立錫安所付出的種種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