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聖殿恩道門
    註腳
    Theme

    「聖殿恩道門」,教會歷史主題

    「聖殿恩道門」

    聖殿恩道門

    1841年,主命令納府的聖徒建造聖殿,「好讓我在其中向我的人民顯示我的教儀。」1在這些教儀當中,有一項稱為恩道門的儀式,是根據約瑟在1836年嘉德蘭聖殿所引進的洗濯和膏抹儀式擴充而來的。2約瑟·斯密擔心在聖殿完工前就會遭到殺害,於是在1842年5月3日召喚了一些人,「在當時情況許可下」,「根據聖殿內部的格局」來布置紅磚店的上層房間。3隔日,約瑟第一次主理恩道門,為九個人的團體執行教儀。在接下來的兩年,他為一小群男女執行恩道門,指導並準備好他們主持這項教儀,以使其他配稱的聖徒在聖殿完工時也能獲得這項教儀。

    後期聖徒從一開始就了解,恩道門是他們需要體驗的事,而非只是口頭說說。禧伯·甘寫信給同為使徒的帕雷·普瑞特,說:「我們已經由先知以聖職獲得了能使你的靈魂快樂的珍貴事物。」當第一次賜予恩道門的時候,帕雷並不在納府。「我無法在紙上告訴你這些事,因為它們不該被書寫下來。」4與書面經文不同的地方是,恩道門教導參與者的方法是邀請他們用象徵的方式重現救恩計畫的關鍵部分,包括「創世期間最著名〔的〕事件……、我們始祖在伊甸園的情形、他們不服從,結果被逐出該地(蒙福的住處)、他們被判定要靠勞力和流汗來生活、他們在寂寞淒涼的世上的情形、使違誡獲得抵贖的救贖計畫。」5在這重現的過程中,他們立約要遵守神的誡命,承諾要完全獻身於祂的事工,並且獲得必要的知識以「回到父的面前」。6

    約瑟·斯密從未描述過恩道門的由來,也沒有任何記錄下來的啟示概述其內容。然而,從約瑟·斯密那裡接受恩道門的少數人之一的威拉·理查,見證該教儀是「由啟示的原則所管理」。7約瑟·斯密引進恩道門之後,他指示百翰·楊要「將這些所有儀式組織起來,使之系統化」,使得在聖殿內能夠主理這些儀式。8剛開始的時候,恩道門儀式只保存在參與者的記憶中。1877年,當猶他州聖 喬治聖殿完工時,百翰·楊指示一小群人,包括擔任聖殿會長的十二使徒定額組成員惠福·伍,將儀式寫下來,以確保在不同時間和不同聖殿內的一致性。猶他州聖 喬治聖殿也是第一個代替死者執行恩道門的地方。9

    雖然恩道門一直保持著相同的象徵性指示和立約形式,但教儀的主理方式已隨著時間而有所改變。最初,這項儀式要持續將近一整天。後來的教會領袖尋求神的指引而精簡了這項儀式,使成員更容易代替死者執行恩道門。

    在20世紀中葉,出現恩道門史上的兩個里程碑,使得世界各地的後期聖徒更容易接受到這項儀式。在19世紀時,聖徒仍聚集到猶他州來進入聖殿,當時恩道門儀式僅以英文進行。然而,到了1940年代,總會會長團指派艾鐸都·包德拉斯和安托萬·艾文斯長老將恩道門儀式翻譯成西班牙文,這是首次將該教儀翻譯成另一種語言。來自墨西哥和來自美國西班牙文分會的聖徒,都於1945年聚集到亞利桑那州梅薩聖殿,參加首場的西班牙文恩道門。101953年,總會會長團指派十二使徒定額組的戈登·興格萊長老發展一種新方法,在瑞士伯恩聖殿完工時,能用多種語言呈現恩道門。在興格萊長老的指導下,影片取代了真人演出,首次用來呈現恩道門象徵性重現的各個部分。多年後,興格萊會長成為總會會長,開啟了聖殿建築空前的新紀元,讓世界各地的後期聖徒更加容易接受到恩道門。

    相關主題蒙得來自高天的能力共濟會納府聖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