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奧利佛·考德里
    註腳
    Theme

    「奧利佛·考德里」,教會歷史主題

    「奧利佛·考德里」

    奧利佛·考德里

    奧利佛·考德里於1806年出生在佛蒙特,排行第八,也是么子,父母是威廉和利百加·考德里。他在一個有宗教信仰的家庭長大,年幼時生活艱辛,遇到穀物欠收、頻繁搬遷等事。考德里滿三歲前,母親就因肺結核過世,同樣的疾病最後也奪走了他的生命。有紀錄指出,考德里小時候可能因為經濟因素,與親戚住了很長的時間。青少年時期,他在學校研讀聖經,學到了寫作和語言的技巧,讓他在往後的人生當中受用不少。1

    Oliver Cowdery ca. 1880s

    奧利佛·考德里的肖像。

    1828年,奧利佛·考德里20歲出頭,他搬到紐約州西部,在拋邁拉附近獲得了一份學校教員的工作。他在那裡聽到關於約瑟·斯密和金頁片的傳言。約瑟·斯密在最早寫下的歷史紀錄中提到,主向考德里顯現,「在異象中向他展示頁片,以及這個事工的真實性」。2考德里在曼徹斯特與約瑟·斯密的父母住了一段短時間後,決定前往賓夕法尼亞州哈茂耐,親自與約瑟見面。考德里剛抵達後不久,就開始擔任約瑟翻譯摩爾門經的抄寫員。考德里從施助的天使獲得聖職權柄,他是摩爾門經頁片的三位證人之一,曾協助監督摩爾門經的出版,也是1830年4月6日教會的創始成員之一。考德里後來針對自己參與的這些奇蹟般的事件寫道,「在我被允許留在世上的日子裡,我將一直以驚奇和感謝來仰望救主這仁慈的表示」。3

    Upon You My Fellow Servants

    描繪施洗約翰復興亞倫聖職的畫作。奧利佛·考德里跪在右邊。

    1830年,考德里帶領四位傳教士一同前往美國印第安人屯墾區,當時那裡是美國西部的邊界。他們在俄亥俄州傳教,歸信的人數激增,因此協助將嘉德蘭建立為一個教會中心;他們接著穿越該州繼續前進。4兩年後,考德里娶伊利莎白·惠特茂為妻。他們有六名子女,但唯獨一個女兒瑪麗亞沒有夭折。伊利莎白和瑪麗亞都在1892年去世,前後只差兩日,並且葬在一起。奧利佛·考德里沒有其他的子孫。5

    在教會早期的幾年中,考德里擔任重要的職位,包括第二長老、總會會長助理,以及總會會長團的助理諮理。6將約瑟·斯密的啟示出版為誡命書和後來的教義和聖約一事的籌備上,他也扮演了關鍵的角色。1836年,考德里與約瑟·斯密和西德尼·雷格登在嘉德蘭開啟了主的家宅的門,歡迎後期聖徒參加奉獻儀式。身為高級聖職的會長之一,他主領了儀式程序,並在奉獻過後的一週,於聖殿目睹了耶穌基督和施助天使的顯現。

    一年後,嘉德蘭的經濟問題,包括嘉德蘭安全協會銀行的倒閉,重創了奧利佛·考德里的財務狀況,而他處理的方式是追求個人的事業,而不是繼續將財產獻納給教會。7考德里進一步挑戰教會的領袖,控告他們資金管理失當,還散播謠言說約瑟·斯密犯了姦淫。81838年,約瑟要求高級諮議會調查考德里所指控的事。該諮議會最後召開會議,審議針對考德里的幾項控訴,最終投票贊成大部分的控訴成立,並且開除考德里的教籍。9後來的一項啟示指示,由海侖·斯密取代考德里,擔任總會會長助理。10

    接下來的幾年,考德里在嘉德蘭研究法律並開始執業,最後獲准進入俄亥俄州法院擔任律師。後來,他往西搬到160公里外的俄亥俄州蒂芬,在那裡繼續執業了幾年。他在蒂芬時,繼續與後期聖徒書信往來,聖徒希望他回到教會來。百翰·楊的哥哥非尼·楊(也是考德里的姊夫)曾拜訪考德里,得知「他的心依舊與老友同在」。11約瑟在聽到這件事和其他的報告後,便鼓勵十二使徒定額組邀請考德里回來與朋友團聚。考德里告訴十二使徒定額組的成員,他的不滿多半是因為密蘇里州激進的後期聖徒威脅他,而不是因為對使徒或其他領袖有任何的個人疑慮。12考德里希望自己在摩爾門經中發表的見證不會受到他個人的缺點和名聲所影響。考德里似乎曾一度要再次加入納府的聖徒。約瑟·斯密在卡太基監獄遇難前的幾個小時,閱讀了考德里寄給他的一封信。13

    1847年,考德里搬到威斯康辛州,期望不同的氣候有助於他的健康狀況。他曾在該州參選州議員,但以40票之差敗選,接著立刻思考是否要加入摩爾門先驅者隊伍,搬遷到猶他地區。考德里在愛阿華州附近舉行的一場大會上演講,誓言支持十二使徒定額組。幾天後,高級諮議會經過投票,同意讓考德里完全恢復交誼。十二使徒定額組的奧申·海德為考德里重新洗禮、證實和按立,考德里隨後計劃到猶他州與聖徒重聚。然而,他的健康狀況持續惡化,並在1850年過世,未能完成西遷的旅程。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