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印證
    註腳
    Theme

    「約瑟·斯密的預言」,教會歷史主題

    「約瑟·斯密的預言」

    印證

    後期聖徒相信,神已經將祂賜給古代使徒彼得在地上和天上結合的能力,即印證能力,復興到這世上。這種印證能力在聖殿中運用,以執行婚姻儀式,將家庭世世代代印證在一起。早期的後期聖徒以幾種不同但相關的方式使用seal這個字(有印證、印信、印章、封印、蓋印、印記等意思)。契約或合同要產生效力,就要使用印信或封印。油墨印信、蠟封或鋼印等,能讓契約上的簽名產生效力。1聖經的許多讀者會將提到印記、印證等詞的經文章節,解釋為某件事得到神的正式認可。早期的後期聖徒常常以「印證」這個含意,提到祈禱、見證、祝福、膏抹、教儀,以及藉由聖職執行的婚禮儀式被印證了,即這些行為已有神聖權柄的印記,因此在天上也具有效力。2早期賜給約瑟·斯密的幾項啟示進一步教導,復興的權柄、教儀和聖約可以將個人印證到永生。3

    以來加的能力

    約瑟·斯密在伊利諾州納府時,按照他獲得的更多啟示,引介新的教導和教儀,擴展聖徒對印證的知識,讓他們更明確了解其意義。他教導說,「以來加的靈和能力」包含了「將麥基洗德聖職的印,加於以色列家族頭上」的能力。他也教導,他已被授權藉著聖殿的教儀,為他所愛的人和全體後期聖徒,召來這項印證能力。4

    這些提到以來加印證能力的例子,顯然起源自約瑟·斯密和奧利佛·考德里於1836年在嘉德蘭聖殿中見到以來加的異象。雖然約瑟沒有公開提到那次的經驗,但他的日記中有關該異象的紀事寫到,以來加出現是為了「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轉向父親」。這位古代的先知告訴約瑟:「這福音期的權鑰已交托到你手中。」5

    代替死者的洗禮和永恆家庭

    約瑟·斯密開始在納府引介聖殿教儀時,提到了這些教儀有能力將人們世世代代結合,即印證,在一起。約瑟在致教會成員的一些信中,針對代替死者的洗禮給予受靈啟發的教導。他說,「代理洗禮」這個教儀能將救恩帶給死者,因而打造一條世代間的「焊接鏈」。他又指出,總歸一句話,這項教儀擁有「印證和結合的能力」。6聖徒代替已逝的家人進入洗禮的水中時,就是將世世代代的聖約大家庭結合起來。

    約瑟曾獲得一項啟示,解釋了婚姻的印證教儀,這項啟示在1843年首次被記錄下來。主宣告:「所有的誓約、合約、合同、義務、誓言、誓詞、履行、聯繫、聯合或期望,凡不是由那位被膏抹者……藉著應許的神聖之靈訂立、同意和印證的,那麼在死者復活時和之後,就沒有功效、效力或力量。」印證能力讓婚姻永遠結合,而印證教儀只能「經由我的受膏者」執行;那受膏者是指先知約瑟·斯密。7這項啟示聲明「在地上一次只有一人」能持有此能力的權鑰。因此,約瑟·斯密之後繼任的每位總會會長都已獲得掌管執行印證教儀的權鑰和權柄。

    在得到婚姻印證的啟示之後大約一個月,約瑟教導,同樣的能力可以將兒女印證給父母。他教導:「當父母印證後,就保證了他們的子孫,這樣他們就不會失去,卻要藉著他們父母的聖約而得救。」8百翰·楊證實,約瑟曾指示他,一旦納府聖殿準備好之後,就要進行這樣的印證。9

    收養印證

    約瑟·斯密去世之後,聖徒建好了納府聖殿,讓他們可以接受恩道門和印證。百翰·楊及十二使徒定額組執行了數千次的印證。他們印證夫妻的婚姻,如果父母是在兒女出生後印證的,則將兒女印證給父母。不過,後期聖徒在當時並未印證給在世時未能加入教會的已逝父母。有些聖徒反而參與了「收養」印證,將自己與其他成年的後期聖徒結合起來;後者幾乎都是著名的教會領袖。他們藉著這些印證所連結的人,都是他們知道已經接受復興福音聖約的人。在接下來的50年中,許多複雜的收養網絡延伸到聖殿印證之外,將朋友和同輩連結起來,好像大家族一樣。

    這種做法一直持續到1894年,當時惠福·伍會長得到了一項啟示,限制收養印證,並轉而專注在印證婚姻和親子關係。伍會長勸告聖徒要「盡力追溯個人的〔族譜〕,讓自己能與祖先印證在一起」。他敦促聖徒和已逝的配偶及父母印證,即使這些家人在世時不是教會成員,並應許說,「很少有人會不接受福音,即使有也不多」。10

    聖殿印證人

    約瑟·斯密去世之後,百翰·楊及十二使徒其他成員在納府執行聖殿印證,後來在鹽湖城也這樣做。1877年, 惠福·伍擔任剛奉獻的聖喬治聖殿會長,請求總會會長百翰·楊同意按手選派其他人來進行印證。楊會長授權伍會長視需要按手選派足夠的人,不久之後,就由聖殿印證人固定為活人和死者執行印證。到了20世紀初期,總會會長團將聖殿會長團召喚及按手選派印證人的程序標準化,11而印證人則繼續在總會會長的指導下,藉著委派的權柄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