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嘗試引渡到密蘇里州
    註腳
    Theme

    「約瑟·斯密的預言」,教會歷史主題

    「約瑟·斯密的預言」

    嘗試引渡到密蘇里州

    1838年秋天,摩爾門和其他密蘇里州民發生武裝衝突之後,包括約瑟·斯密在內的數名教會領袖被捕,並以各樣罪名為由遭到監禁。然而,加諸於聖徒身上的暴行卻未被起訴。約瑟和其他後期聖徒相信,他們遭到的控訴是一種法律迫害,目的是要進一步傷害他們,即使大部分的聖徒都已被逐出該州。

    1839年4月,密蘇里州的一個大陪審團以暴動、叛國、竊盜、持有贓物及縱火為由,指控他們在前一年的密蘇里州摩爾門戰役中犯下罪行,起訴約瑟·斯密等人。在審訊中,主理本案的法官提議改變審理的地點,並下令將被告移送至波恩郡的哥倫比亞接受最後的審訊。約瑟等人在被移送到受審地點的途中,藉由其中一名守衛的幫助脫身,逃到了大多聖徒棲身避難的伊利諾州。11840年至1843年之間,密蘇里州官員試圖引渡約瑟(依法迫使他回到密蘇里州)回去受審。約瑟主張,因為州政府並未遵守法定訴訟程序,因此他相信自己的敵人是在試圖濫用法律程序,要將他處死。2

    約瑟·斯密逃到伊利諾州一年後,密蘇里州州長里本·包格向伊利諾州州長多馬·卡林提出正式要求,要將約瑟引渡至密蘇里州受審。卡林發出拘捕令之後,伊利諾州納府的一位警長搜索約瑟未果。卡林在1841年6月重新發出拘捕令,由另一位警長逮捕了約瑟。司提反·道格拉斯法官釋放了約瑟,因為他發現該拘捕令有瑕疵。3

    1842年,嘗試引渡約瑟的方式越發劇烈,有個姓名不詳的暗殺者在密蘇里州獨立城射傷了包格;他當時已經不是州長。已被開除教籍的約翰·班尼轉而反對教會,並指控約瑟指使波特·洛克威爾刺殺包格。4先知極力否認他的指控。然而,密蘇里州的新州長多馬·瑞諾還是請求伊利諾州引渡約瑟,所以卡林州長再度發出拘捕令。納府地方法院質疑該拘捕令的合法性,並簽發了人身保護令,以法律保護人犯,讓他被帶到法官面前,並由法官裁定其逮捕及羈押是否合法。5警長用了兩天的時間確認法院的質疑是否合法,在這期間,約瑟已隱匿無蹤了。6

    愛瑪·斯密和納府女性慈助會的婦女群起為先知辯護。這些婦女簽署了一份請願書,要求卡林州長停止引渡的行為。愛瑪也寫了幾封信給卡林據理力爭,聲明即使約瑟如指控的那樣,在伊利諾州策劃了所謂的刺殺行動,引渡也不是適當的法律救濟,因為密蘇里州對據稱在邊界外犯罪的人,並沒有司法管轄權。71843年1月,約瑟出庭美國伊利諾州春田市地方法院,他的律師查斯汀·巴菲也提出同樣的論證。巴菲主張:「我認為被告在任何情況下,都不需要被送往密蘇里州。」他又說:「從歷史上來看,他和他的人民在該州被謀殺、驅逐」,並在最後總結說:「他是個無辜、無害的人。」法院同意巴菲的說法,允許約瑟離開。8

    約翰·班尼繼續設法讓約瑟·斯密被捕。1843年6月,密蘇里州的一個大陪審團重新起訴1839年的叛國罪。9瑞諾州長向剛當選的伊利諾州州長多馬·福特提出正式請求,於是約瑟便因為福特的拘捕令而被捕。納府地方法院再度簽發人身保護令給約瑟,並於7月1日取得有關該引渡是否合法以及1838年加諸於密蘇里州摩爾門之犯行的證詞。法院裁定他得以豁免於引渡令。10密蘇里州正式引渡約瑟到該州受審的各種嘗試就此結束。不過,他還是很擔心密蘇里州的敵人會再度嘗試,迫使他在有偏見的法庭受審,或許還會遭遇不測。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