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1838年摩爾門密蘇里州戰役
    註腳
    Theme

    「1838年摩爾門密蘇里州戰役」,教會歷史主題

    「1838年摩爾門密蘇里州戰役」

    1838年摩爾門密蘇里州戰役

    摩爾門密蘇里州戰役(亦稱摩爾門戰役或密蘇里州戰役)發生在1838年秋天,是後期聖徒和密蘇里州北部其他居民之間的武裝衝突。這次衝突擴大後,包括州長在內的該州官員也涉入其中,後來導致約瑟·斯密遭到監禁,聖徒被迫離開密蘇里州。

    1831年,最早一批後期聖徒抵達密蘇里州傑克森郡後,後期聖徒和密蘇里州居民在宗教、政治和社會上的差異,導致雙方的關係緊張。1治安維持隊的威脅和暴徒的攻擊迫使聖徒於1833年離開傑克森郡。摩爾門遷到鄰近的北方各郡,卻繼續面對當地人的敵意。1836年,密蘇里州專門為摩爾門屯墾區成立考德威爾郡,教會的敵人反對在此郡以外設立任何後期聖徒屯墾區。但聖徒想要運用憲法賦予他們的權利,在鄰近的卡羅爾郡和戴維斯郡建立屯墾區。1838年夏天,當約瑟·斯密離開俄亥俄州,前往密蘇里州遠西城的摩爾門屯墾區時,反對教會在密蘇里州出現的情況達到了頂點。2

    1838年7月4日,西德尼·雷格登警告聖徒,對於迫害或其美國公民權利遭到剝奪一事,不要再容忍下去。他在一場大型的公開演說中大聲疾呼,如果暴徒集結,「那就會是我們和他們之間的一場滅絕戰」。他同時也宣示,聖徒不會成為侵略者,他說:「我們不會侵犯任何人的權利,卻會誓死維護我們自己的權利」。3在那段期間,一些摩爾門男性組織了一支治安維持隊,稱為但支派,他們誓言保衛聖徒不受到進一步的暴力攻擊。但支派活動的傳言使得一些密蘇里州居民相信,摩爾門揚言要以暴力對付鄰人。4

    那年的選舉日,卡羅爾郡居民投票要求摩爾門離開該郡。在鄰近的戴維斯郡,選民則是不讓摩爾門進入投票所,於是爆發了一場鬥毆。後期聖徒擔心會被當地一位保安官逐出戴維斯郡,便要他簽署公正執法的聲明。這名官員後來投訴,說他被脅迫簽字,因此約瑟·斯密和列曼·魏特接到命令,要針對此事出庭答覆。他們拒絕出庭應訊,除非法院能保證他們安全。暴徒認為摩爾門無法無天並感到憤怒,於是再度集結來對抗聖徒。

    聖徒向州長請求保護,一些軍隊因此趕來維安。但一名暴徒毀壞了卡羅爾郡德威特的摩爾門屯墾區,迫使那裡的聖徒向外逃生,協商的解決之道因而中斷。密蘇里州州長里本·包格對於一項請求援助的要求作出回應,他說,聖徒和密蘇里州居民必須自己解決雙方的問題。當暴徒在其他諸郡焚燒摩爾門家園的消息紛紛傳來時,聖徒決定展開反擊。

    武裝衝突持續了兩個星期。10月中旬,摩爾門突擊、焚燒了加拉亭和米爾波特的住宅和商店。摩爾門和密蘇里州民兵隊在彎河開戰,造成一名密蘇里州人和兩名摩爾門喪生,包括使徒大衛·裴坦在內。這些衝突造成的結果是,先前支持傑克森郡反摩爾門活動的包格州長,發布了眾所周知的「撲滅令」,授權州民兵隊將摩爾門趕出該州,必要時消滅他們。5這場戰爭最可怕的事件發生在幾天後,10月30日這天,一群武裝的密蘇里州居民朝豪恩磨坊的聖徒開火,殘忍地殺害、肢解了17名男子和男孩。6

    Battle of Crooked River, The / Mormon Panorama 7

    柯 丁森(1831-1912),彎河戰役,1878年作,細布彩畫,78x114英寸。楊百翰大學藝術博物館,1970年由柯丁森孫子女 捐贈。

    描繪摩爾門和密蘇里州民兵隊在彎河開戰的畫作。

    民兵隊在撒母耳·路卡斯的指揮下,於10月31日圍攻遠西城。路卡斯逮捕約瑟·斯密和其他幾位摩爾門領袖,並下令隔天將他們處決。另一位將軍亞歷山大·多尼凡質疑這項命令;而約瑟和其他幾人被囚禁起來準備受審,罪名是叛國和謀殺。就在此時,大部分的後期聖徒到隔鄰的伊利諾州避難。7

    摩爾門密蘇里州戰役終結了教會早期在密蘇里州的日子。約瑟·斯密有關為正義聖徒建立「錫安」社區的異象,與地理位置的關係不大,卻與教會成員應該聚集之處有密切的關係。8這場戰役也導致一些重要領袖叛離。多馬·馬西、奧申·海德和威廉·斐普,他們每一位都離開教會,並在多年後回來,但約翰·柯瑞和喬治·欣克爾等領袖一直沒有回到教會。9約瑟·斯密與哥哥海侖和其他幾人於1838年到1839年之間的冬天,在寒冷、狹窄的監獄裡受苦,後來在移監途中,透過一位充滿憐憫的警衛協助而得以脫困。儘管監獄是個艱難的考驗,卻對約瑟具有救贖意義,因為一些意義深遠的啟示都是在他入獄期間賜給他的。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