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聖餐聚會
    註腳
    Theme

    「聖餐聚會」,教會歷史主題

    「聖餐聚會」

    聖餐聚會

    教會在1830年成立時,約瑟·斯密得到啟示,指示「教會成員要常常聚在一起領受麵包和葡萄酒,以記念主耶穌」,也解釋了長老和祭司有責任按照摩爾門經中的描述來主理聖餐。1因此,1830年4月6日星期二,在紐約州菲也特鎮老彼得·惠特茂家中舉行的教會成立大會中,便提供了聖餐。2

    當時大家還不確定後期聖徒應該在哪裡聚會、多久聚會一次,也不確定主理聖餐的時間和實際做法。從第一次聚會起,後期聖徒便按照自己的情況和教會領袖的指引,以不同的方式遵守這項「聚在一起領受聖餐」的誡命。

    每週的聚會

    雖然19世紀的美國新教徒多半很重視安息日,但不一定都去參加教會聚會。有些教派通常星期日會在教堂中聚會,如長老教會和公理會。其他如衛理公會和浸信會的教徒,或沒有加入任何特定教派的人,經常在家中以非正式的方法崇拜、參加小組聚會,或是參加偶而舉辦的大型戶外佈道會。3

    最早期的聖徒沒有教堂,所以就盡可能在可行的時間和地點聚會崇拜、講道和唱聖詩。他們一開始並沒有每週主理聖餐,而是在教會每季的大會和證實聚會等場合中進行。在後期聖徒的紀錄中,首次提及每週進行聖餐儀式是在1831年8月。當時的一項啟示教導,「立足錫安地」(即密蘇里州獨立城)的聖徒,應該「在我的聖日到祈禱之家獻上你的聖餐」。4不過,他們一邊等待著建造崇拜的屋宇,一邊繼續在情況允許時以小組的方式舉行聚會。5

    嘉德蘭聖殿在1836年完工後,後期聖徒就每週獻上聖餐。星期日會有兩次聚會對全體社區居民開放,一次在午餐前,一次在午餐後的下午進行,兩次聚會都有聖餐儀式。6納府的聖徒則在安息日舉辦全市的戶外聚會,常常會有數千名聖徒參加。7在較小的分會中,傳教士和成員會定期在家中舉辦祈禱會和傳道會,並領受聖餐。這類集會往往在安息日舉行,但有時會在平日舉辦。8

    聖徒會依照情況的改變來調整崇拜儀式的形式。百翰·楊在世時,猶他地區所建的教堂無法同時容納所有的人。成人通常在星期日到教堂聚會,青少年和兒童則在平日於輔助組織聚會中領受聖餐。在19世紀,禁食見證聚會大多是在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四舉行。興建的教堂越來越多,支會規模也隨之改變,來因應教堂的容納人數,各年齡層的聖徒因此可以每個星期日一起聚會。9

    1980年,為了減少成員的交通時間,教會領袖整合了各支會聖餐聚會、主日學,以及定額組和輔助組織的聚會,成為安息日一次三小時的聚會。如果情況需要,這些安息日的聚會可以在星期日以外的另一天舉行。比方說,在中東,教會曾經在星期五或星期六守安息日,在香港則是一週中有幾天舉行分會聚會,讓外籍勞工有機會參加聖餐聚會。10

    聖餐

    1830年8月,約瑟要為一場聚會購買酒來主理聖餐時,遇到了一位天上的使者,告訴他聖餐只能使用當地教會成員釀的酒。11主在這項啟示中進一步教導,「你們領受聖餐時,如果將眼睛專注於我的榮耀……你們吃什麼或喝什麼都沒有關係」。12為了遵守這項啟示,早期聖徒會使用為這項教儀所釀的酒:比方說,紐奧·惠尼主教的妻子伊利莎白·惠尼提供自己釀造的紅醋栗酒做為嘉德蘭的聖餐用酒。13在19世紀,以水代替聖餐用酒的做法越來越普遍。14

    聖餐儀式使用的麵包份量也隨著不同時代而多寡不一。在特殊的場合中,如19世紀的聖殿奉獻典禮,聖徒有時會按照尼腓三書所描述的,食用麵包及喝酒或水,直到吃飽為止。15南西·崔西回憶說,為了慶祝嘉德蘭聖殿奉獻,長老們「到各家祝福聖徒並主理聖餐。還有許多的饗宴;有三個家庭在我們家共同舉辦了一個餐會,我們烤了很多麵包」。16

    在早期的教會中,成年男子通常會祝福聖餐,而婦女則提供麵包、酒和桌巾。在1870年代,教會領袖開始按立青少年男孩到亞倫聖職的職位,年輕的教師和祭司受指派傳遞聖餐的象徵給會眾。在聖餐桌前主理的人,則仍是主教團成員和其他成年的聖職持有人,直到1900年代初期,除了成年的聖職持有人之外,才開始也有男青年祭司祝福麵包和水。17教會領袖在1950年建議將準備聖餐桌的責任交給教師。18

    Sacrament in the Mormon Tabernacle.

    這幅版畫描繪了19世紀在鹽湖城大會堂的聖餐儀式中傳遞「共用杯」的情形。

    從1911年起,為顧及衛生,之前用來傳遞酒或水給所有會眾的「共同杯」開始被小型的個人用聖餐杯所取代。191946年,總會會長團擔心在聖餐儀式進行時提供講道和音樂表演的傳統做法會造成干擾,因此指示教會成員在聖餐教儀進行時要靜默沉思,保持虔敬。20

    Cambodia: Church Attendance

    現代的後期聖徒會眾領受聖餐。

    2008年,當時的達林·鄔克司長老教導:「聖餐教儀使得聖餐聚會成為教會中最神聖且重要的聚會。」21因此,教會領袖在2015年呼籲,要重新強調以領受主晚餐的聖餐為安息日崇拜的核心。22

    相關主題:支會及支聯會先知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