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餐聚會及聖餐
    註腳

    聖餐聚會及聖餐

    聖餐教儀使得聖餐聚會成為教會中最神聖且最重要的聚會。

    我們生活在使徒保羅所預言的危險的日子(見提摩太後書3:1)。對於試著走在這窄小道路的人而言,誘人的岔路隨處可見。我們都有可能變得慌亂、墮落、灰心或沮喪。我們要如何有主的靈來指引我們作決定,讓我們一直走在正道上呢?

    主在近代所啟示的這條誡命裡給了答案:

    「為了更完全地保守自己不為世俗所玷污,你要在我的聖日到祈禱之家獻上你的聖餐;

    「因為這實在是指定給你們放下工作而休息,並向至高者表達崇敬的日子」(教約59:9-10)。

    這是一條帶有應許的誡命。每星期適當地參與聖餐教儀,使我們有資格獲得「一直有祂的靈與〔我們〕同在」(教約20:77)的這項應許。這靈是我們見證的基礎,祂為父與子作見證,讓我們記起每一件事,引導我們認識真理。祂是我們在人生道路上確認方向的指南針。惠福‧伍會長曾教導,這項聖靈的恩賜「是能賜給人的所有恩賜中最大的」(Deseret Weekly, Apr. 6, 1889, 451)。

    聖餐教儀使得聖餐聚會成為教會中最神聖且最重要的聚會。這是全家人唯一可以一起參加的安息日聚會。除了聖餐之外,聚會的內容也應該妥善規劃與進行,讓大家能專注於主耶穌基督的贖罪與教導。

    我對聖餐聚會最早的記憶是在猶他州的一個小鎮,我在那裡被按立為執事,而且傳遞聖餐。和那些回憶比較起來,我現在在許多不同支會所參加的聖餐聚會都進步了許多。一般來說,教友們都在安靜虔敬的氣氛中主理、傳遞和領用聖餐;聚會的主持,包括處理必要的事務,都很簡單莊嚴,演講的內容和表達方式也很有靈性;音樂很合宜,祈禱也是。這很合乎標準,比起我小時候的經驗,進步了很多。

    偶爾也會有例外狀況。我感覺有些新生代的年輕人,甚至有些成年人,還不了解這個聚會的意義,也不明白個人在聚會中虔敬崇拜的重要。我覺得我在這裡要教導一些事情,對象是那些尚未充分了解和實踐這些重要原則,以及尚未享有神所應許的一直有祂指引之靈同在的這項屬靈祝福的人。

    我要先談談教友們應該如何準備好自己參與聖餐教儀。十二使徒定額組的羅素‧納爾遜長老在五年前的一次全球領導人訓練會議中,曾教導教會的聖職領袖如何籌畫及主持聖餐聚會。納爾遜長老說:「我們以極為個人的方式記念祂的贖罪,我們帶著破碎的心和痛悔的靈來到聖餐聚會;這是我們守安息日最重要的一部分。」(參閱「聖餐聚會崇拜」,2004年8月,利阿賀拿,第12頁)。

    我們應當在聚會開始前就座完畢。「在這段安靜的時刻,可以輕聲彈奏會前音樂。此刻不是交談或傳遞信息的時候,而是領袖和教友虔敬沉思,為聖餐作好靈性準備的時候」(參閱2004年8月,利阿賀拿,第13頁)。

    救主在復活後向尼腓人顯現時,教導他們應該停止從事流血的獻祭,而「應獻上破碎的心和痛悔的靈作為給〔祂〕的祭品」(尼腓三書9:20)。在近代啟示中,神再三指示我們要每週領受聖餐,這條誡命告訴我們應該如何準備好自己。正如納爾遜長老教導的,「每位教友都有責任從聖餐聚會中獲得靈性的充實」(2004年8月,利阿賀拿,第14頁)。

    約瑟‧斐亭‧斯密會長在探討救恩教義的著作裡教導說,領用聖餐是記念救主為救贖世人而死亡及受苦的一種方式。救主賜與這項教儀,使我們能更新聖約,去事奉及服從祂,並且一直記得祂。斯密會長又說:「如果我們無法經常遵守這誡命,就不能保有主的靈」(參閱救恩的教義,布司‧麥康基編,第二卷,第317頁)。

    我們的穿著是反映我們參與活動的態度及準備情形的一項重要指標。我們若是去游泳、登山、健行,或是去海邊戲水,從我們的衣著和鞋子就可以看得出來。我們若是去參加聖餐聚會,也應該從穿著就可以看得出來,就像去聖殿一樣。我們的穿著說明了我們對於所參與的教儀的瞭解及尊重程度。

    在聖餐聚會裡,尤其是在進行聖餐教儀時,我們應該專心崇拜,停下其他一切活動,尤其是會影響其他人崇拜的干擾行為。即使是安靜地打瞌睡,不影響其他人,也是不適宜的。聖餐聚會不是閱讀書報雜誌的時候。年輕人,聖餐聚會不是打手機小聲交談或發簡訊給別人的時候。我們領用聖餐時,就在訂立要一直記得救主的這項神聖誓約。在這樣的聚會裡,看到人們做明顯違反聖約的事情時,實在讓人非常難過。

    聖餐聚會的音樂是我們崇拜時很重要的一環。經文教導我們,義人的歌唱就是對主的祈禱(見教約25:12)。總會會長團說過:「有些偉大的講道,是以唱聖詩的方式來宣講的」(聖詩選輯,第ix頁)。如果每一位出席聖餐聚會的人都能一起唱聖詩──尤其是唱有助我們作好準備領用聖餐的聖詩──那就太好了。聖餐聚會的所有音樂都需要審慎安排,並且要謹記這些音樂的目的是為了崇拜,而不是為了表演。

    約瑟‧斐亭‧斯密會長教導說:「這段時間應該是宣講福音的時刻,是我們運用信心,沉思救贖主的使命,花時間思考福音的拯救原則的時刻,不應該用在其他的用途。娛樂、嘻笑、輕浮,都與後期聖徒的聖餐聚會格格不入。我們應該懷著虔敬、溫柔和忠誠的態度聚在一起」(參閱救恩的教義,第二卷,第317-318頁)。

    只要我們這樣做──只要我們保持聖餐教儀和這聚會崇拜應有的莊嚴──就有資格獲得靈的同在和靈的啟示。這是我們在人生路上知道該走的方向並且得到平安的方法。

    復活的主在造訪美洲大陸,在忠信的尼腓人民中設立這項教儀時,強調了聖餐的重要。祂祝福了聖餐,拿給祂的門徒和群眾吃(見尼腓三書18:1-10),並吩咐他們:

    「你們要常常為悔改並奉我名受洗的人做這件事;你們應當這樣做以記得我為你們流的血,使你們得以向父證明,你們一直記得我。如果你們一直記得我,就必有我的靈與你們同在。

    「……如果你們常常做這些事,你們就有福了,因為你們就建立在我的磐石上了。

    「但是你們之中,無論誰做得比這些更多或更少,就不是建立在我的磐石上,而是建立在沙土的基礎上;雨水降下、洪水來到、風吹打在他們身上,他們就必倒塌」(尼腓三書18:11-13)。

    聖餐教儀取代了摩西律法中的流血獻祭和燔祭,並且附帶了救主的應許:「凡帶著破碎的心和痛悔的靈歸向我的,我必用火和聖靈為他施洗」(尼腓三書9:20)。

    現在,我要特別對執行聖餐教儀的聖職持有人說話。我們應該始終用虔敬、莊重的態度來執行聖餐教儀。代表會眾唸出祈禱文的祭司,要緩慢且清楚地讀出這些聖約詞句和應許的祝福。這是一件非常神聖的事情。

    準備聖餐的教師和傳遞聖餐的執事也都在做一件非常神聖的事情。我很喜歡多馬‧孟蓀會長講過的一個故事。他在12歲擔任執事時,主教請他帶聖餐去給一位臥病在床的弟兄,這位弟兄渴望能獲得這項祝福。孟蓀會長說:「他的感激之情令我感動萬分,主的靈籠罩著我,我彷彿站在聖地上」(Inspiring Experiences That Build Faith [1994], 188)。所有執行這神聖教儀的人都是站在「聖地上」。

    執行聖餐教儀的男青年應該保持配稱。主說過:「你們扛抬主器皿的,要潔淨」(教約38:42)。經文對不配稱地領用聖餐的人所提出的警告(見哥林多前書11:29;尼腓三書18:29),無疑也適用於執行聖餐教儀的人。主教以紀律懲戒犯下嚴重罪行的教友時,可以暫時收回他們領用聖餐的權利。當然,他同樣也有權柄收回他們執行聖餐的權利。

    我先前談過領受聖餐教儀的人穿著合宜是很重要的,這對執行神聖教儀任何一部分的亞倫聖職男青年而言,顯然更是如此。每一個人都要有整潔的儀容和端莊的穿著。他們個人的外表和動作都不應該特別引人注目,或是讓人們分心,不能專注於這項神聖教儀的目的,即崇拜和立約。

    傑佛瑞‧賀倫長老在十三年前的總會教友大會上,針對這個主題作了寶貴的教導。由於目前大部分的執事在他說這些話的時候都還沒有出生,我就為他們和他們的父母及教師重述一次:「我建議負責處理聖餐的執事、教師和祭司要盡可能穿白襯衫。我們在教會中執行神聖教儀時,通常都要穿教儀服裝;白襯衫很容易提醒各位記得在洗禮池中所穿的白色衣服,同時我們也期待在不久的將來,你們會穿白襯衫去聖殿和去傳教」(參閱「如此得以紀念我」,1996年1月,聖徒之聲,第72頁)。

    最後要說的是,只有在持有此項教儀權鑰者的授權下,才能主理聖餐這項聖職教儀。這正是聖餐通常不在家裡、家庭聚會中,或甚至有足夠聖職持有人的地方舉行的原因。在聖餐桌上主理、準備聖餐或傳遞聖餐給會眾的人,應該由持有或行使該教儀權鑰的人指派。我指的是主教團,或是教師或執事定額組的會長團。主說:「我的家是秩序之家」(教約132:8)。

    我們要如何有主的靈指引我們作決定,使我們「不為世俗所玷污」(教約59:9),一輩子都走在安全的道路上呢?我們需要使自己有資格獲得耶穌基督贖罪的潔淨力量。若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就必須遵守祂的誡命,帶著破碎的心和痛悔的靈歸向祂,在每週一次的聚會中領用聖餐和立約,使我們有資格獲得這項寶貴的應許──一直有祂的靈與我們同在(見教約20:77)。願我們一直都能這樣做,這是我謙卑的祈求,奉那位透過贖罪使這一切成為可能的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