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神的真理必向前邁進
註腳
佈景主題

神的真理必向前邁進

這是神的事工,神的事工不會挫敗。但還有許多事有待完成。

弟兄姊妹們,今年7月19日「猶他先驅者子孫」協會在鹽湖城的「就是這地方傳承公園」,安置了一座約瑟‧斯密及他的繼任者百翰‧楊的雕像。這座名為「望向西方」的雕像呈現出這兩位偉大先知拿著美國西部領土地圖的英姿。

包括後期聖徒在內的許多人,都忘了約瑟‧斯密清楚知道本教會最終將聚集在開闊的美國西部。他在1842年8月曾預言「聖徒將繼續受到更多的痛苦,而且將被趕到落磯山脈,許多人將叛教,另外有些人將被迫害我們的人殺死,或由於凍餒或疾病而喪生。你們當中有些人將活著前去……建立城市,並且看到聖徒們在落磯山脈中成為一群強大的人民」(History of the Church, 5:85)。

在早期的年代,即使和約瑟最親近的同工都無法全然了解,教會從十八世紀早期的小團體開始滾動出去後,後期聖徒將要忍受多少的考驗。但約瑟‧斯密知道,不論是當時或在未來,沒有任何敵人能阻撓或阻止神的目的。我們都對他的這項預言耳熟能詳:「真理的標準已確立;沒有任何不潔的手能阻撓這事工的推展;迫害可能猖狂,暴徒可能聯合,軍隊可能糾集,謗言可能毀譽,但是神的真理必將勇敢、高貴、堅定地向前邁進,直到遍及每個大洲、造訪每個地區、橫掃每個國家、響徹每個耳朵,直到成就神的目的,偉大的耶和華宣告事工已完成」(History of the Church, 4:540)。

從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於1830年成立至今,已經過了將近180年。我們觀察過去這178年,可以看到這項預言的應驗,以及「神的真理」如何「勇敢、高貴、堅定地」向前邁進。

本教會在開始的最初十年,只有很少數的教友。雖然迫害猖狂,但在1830年代,有597名傳教士蒙召喚去服務,並有超過15,000名歸信者受洗加入教會。美國、加拿大和英國也在這段期間開啟了傳播福音的大門。

1840年代,教會(特別是先知約瑟本人)持續受到激烈的迫害,但有許多歸信者在這段期間加入教會。雖然困難重重,交通上也面臨極大的挑戰,但在1840年代,在蒙召服務的1,454位傳教士的忠信努力下,耶穌基督的復興福音繼續向世界各地擴展,教友人數成長到超過48,000人。1844年6月27日,約瑟‧斯密所遭受的迫害到達了極點,他和他的哥哥當天在卡太基監獄被一群暴徒殺害。

在約瑟殉教不久後,為了實現約瑟的異象,百翰‧楊和教友們開始了西遷至落磯山脈的準備工作。艱辛、苦難、死亡及叛教從未停止。但是,神的事工依然向前邁進。在1850年代,有大約705名傳教士被召喚到各地傳教,包括斯堪的那維亞、法國、義大利、瑞士和夏威夷。傳道事工也開始在世上的其他地方展開,如印度、香港、泰國、緬甸、南非和西印度群島等等。

在1850年代的那十年間,在斯堪的那維亞和英國有許多忠信的歸信者受洗加入教會。他們當中許多人在前往落磯山脈與聖徒會合的旅途中,在陸上及海上遭受許多苦難,甚至死亡。

1875年,第一批共七位的傳教士被召喚前往墨西哥傳教,雖然當地發生革命事件,也有其他種種的挑戰,但主的事工依舊蓬勃發展。就在四年前,也就是2004年,教會在墨西哥達到了一百萬名教友的里程碑。

當百翰‧楊帶領聖徒在西部建立聖殿及350個以上的屯墾區時,聖徒的信心也在每個前進的步伐上受到了試驗。百翰‧楊於1877年逝世時,當時全球各地的教友總數已成長超過115,000人。儘管有種種的迫害,神的真理依然勇敢、高貴地向前邁進。

時間不容許我細述教會在接下來幾十年間的成長。雖然在1890到1930年的40年間,本教會及教會的教義持續遭受公開的攻擊,但有一件事情值得一提,那就是列德‧斯穆特長老當選了美國國會議員,並且在經過一番奮戰之後正式就職。當時,有關本教會和本教會的教導眾說紛紜,而且大部分都是不利且直衝著約瑟F.‧斯密會長和教會的其他領袖而來。不過,也已有些報紙文章開始評論本教會的教友是有貢獻的公民,是一群好人。

1925年9月3日,禧伯‧郭會長宣佈教會將開始在南美洲展開傳道工作。為了追隨主將復興福音傳遍各國的典範,我的祖父--十二使徒定額組的密文‧培勒長老--和其他人奉派去南美洲奉獻那塊土地作為宣講福音之用。

1925年聖誕節的早晨,培勒長老在阿根廷奉獻南美洲各國並且開始傳道工作。在隔年七月他離開那裡之前,他預言:「主在此地的事工有一段時期會成長得很慢,就像橡樹慢慢地從橡樹果中長出來一樣。它不會像向日葵那樣,一天就快速長成,然後死去。相反的,成千上萬的人將在此地加入教會。然後它會分成許多傳道部,並且會成為教會最堅強的區域之一。此地的教會事工不會比現在更小的了」(in Melvin R. Ballard, Melvin J. Ballard: Crusader for Righteousness [1966], 84)。

每位熟悉教會在南美洲發展的人都知道,這項預言已經應驗。今日,光是巴西就有一百萬名教友。

從1930到1970年的四十年間,有超過106,000名傳教士蒙召喚去服務。全球的教友總數成長四倍,超過了2,800,000人。光是1960年代,就有一百多萬人加入教會。截至1970年,傳教士已經在43個國家和9個領地服務。在這四十年間,南美洲的國家,包括智利、巴西、烏拉圭、巴拉圭、厄瓜多爾、哥倫比亞、秘魯和委內瑞拉都開始了傳道事工。在中美洲,主的僕人也打開巴拿馬、哥斯大黎加、瓜地馬拉、薩爾瓦多、洪都拉斯和尼加拉瓜等國的傳道大門。在亞洲,新的一波傳道努力開始在韓國、台灣、新加坡及菲律賓開花結果。

所有這些進展沒有一件是容易的。在「神的真理」向前邁進,遍及每個大洲、每個國家,使它可以「響徹每個耳朵」的過程中,步步伴隨著挑戰、阻礙和迫害。但是我們依然秉持信心向前邁進;迎接種種挑戰、克服重重阻礙。

賓塞‧甘會長曾呼籲教友要在傳播福音及分享福音真理方面跨大步伐。他要求世界各地的支聯會增加傳教士的數量,也開始帶領教會運用媒體的協助,將我們的信息傳播給世上數以億計的人民。

在他擔任總會會長的12年間,有將近200,000名傳教士獻身於全部時間的傳道事工。全世界的教友總數幾乎成長為兩倍,支聯會的數目則變成三倍。雖然有各種敵對勢力試圖阻撓主的事工,或是想讓為主工作的人氣餒,但是傳道事工依然在許多國家開啟或重新開啟,歸信的奇蹟也在許多土地上發生。

甘會長的塵世工作結束至今已二十多個年頭,在此期間,我們在世界各地信仰宗派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聲望。或許並非巧合,在此同時,我們的人民、歷史和教義也在媒體上遭受到意識形態方面所未有的攻擊。

然而,本教會依然繼續成長。教友人數再次倍增──從1985年的五百九十萬人成長到今天的一千三百萬人。同時,本福音期的第一百萬名傳教士也在去年蒙召喚去服務。

各位弟兄姊妹,我簡要地重溫約瑟所見關於本教會命運的預言異象,以及這預言在過去一百多年來的應驗情況,目的就是要提醒我們記住這項單純的真理:

「神的事工、設計、目的絕不會挫敗,也不會落空。

「因為神不走彎曲的路,……也不改變祂說過的話,因此祂的路是直的,祂的道是一條永恆的環。

「記住,……那挫敗的不是神的事工,而是人的工作」(教約3:1-3)。

神已經透過祂的先知向世人宣告「真理的標準已確立」,並且「沒有任何不潔的手能阻撓這事工的推展」。這是不容否認和辯駁的事實。我們已親眼目睹此事,從過去的年代到現在,從先知約瑟‧斯密的時代到先知多馬‧孟蓀的時代都是如此。迫害持續猖狂,毀謗、謊言和錯誤的報導都企圖詆毀我們的聲譽,但從福音復興開始的每個年代,神的真理都勇敢、高貴、堅定地向前邁進。這間在1830年成立,只有少數幾位教友的小教會,如今已成長至擁有一千三百多萬名後期聖徒,遍佈世上許多國家。我們的進展銳不可當,這福音將遍及每個大洲、造訪每個地區、橫掃每個國家、響徹每個耳朵。

這是神的事工,神的事工不會挫敗。但在偉大的耶和華宣告事工完成之前,還有許多事有待完成。在我們讚美和尊敬那些帶領我們到達今日顯著地位的忠信聖徒的同時,我們決不可安逸自滿。

教會需要我們每一個人來完成這項由先驅者於175年前開始,並且由各世代的忠信聖徒在隨後的年代中持續推動的事工。我們需要像他們一樣地堅定信心。我們需要像他們一樣地工作。我們需要像他們一樣地服務。我們也需要像他們一樣地克服困難。

當然,我們今日面臨著不同的考驗,但絲毫不比前人輕鬆。雖然沒有憤怒的暴徒,但我們要面對持續毀謗我們的人。雖然沒有極度飢寒交迫的艱苦情況,但我們卻得面對酒精、毒品、色情、各類的猥褻和敗壞、貪婪、不誠實,以及靈性的冷漠。雖然沒有家人會硬生生地被拆散,但我們卻看到包括神聖婚姻制度在內的家庭組織受到攻擊,許多團體和個人都極力想要重新定義家庭在社會中的神聖角色。

這些情況並不表示我們今日的挑戰比前人的挑戰更加嚴峻。只是挑戰不同罷了。主沒有要求我們推著手推車前進,而是要求我們要捍衛自己的信仰。祂沒有要求我們橫越大陸,而是要求我們走到對街去訪視鄰人。祂沒有要求我們獻出所有的世俗財物來建造聖殿,而是要求我們要在現代生活的壓力下,持續奉獻時間和金錢來建造聖殿,並定期去聖殿。祂並沒有要我們像殉教者那樣獻出生命,而是要我們過門徒應有的生活。

弟兄姊妹們,我們活在偉大的時代。以往各世代後期聖徒的獻身與承諾,已經為我們立下了輝煌的傳統,現在就得靠我們來延續這項豐富的傳承。這個時代不屬於靈性軟弱的人。膚淺表面的正義是不夠的。我們的見證必須深入內心,靈性的根基必須穩固地紮在啟示的磐石上。身為一群與神立約及歸主為聖的人民,我們必須用信心跨出每一步,繼續推動這事工繼續,「直到成就神的目的,偉大的耶和華宣告事工已完成。」我祈求我們都會這麼做,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