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治安維持會
    註腳
    Theme

    「治安維持會」,教會歷史主題

    「治安維持會」

    治安維持會

    在整個1830及1840年代,後期聖徒於俄亥俄州、密蘇里州和伊利諾州受到暴徒的嚴厲迫害及騷擾。聖徒是遭受此種對待的多個團體之一。當各社區不滿政府和法院的做法時,往往會採取塗焦油和羽毛以及其他形式的維安暴行,來伸張他們自認為的正義。在邊疆地帶的許多美國先民更是認為,這些形式的暴力是愛國和自保的行動。

    Missouri Mobs

    此圖描繪出暴徒於1833年在密蘇里州獨立城摧毀教會的印刷機的情況。

    對早期後期聖徒施加維安暴行的著名例子包括:在俄亥俄州和密蘇里州的教會重要領袖身上塗焦油和羽毛;1833年摧毀教會在密蘇里州獨立城的印刷機;1833年將摩爾門逐出傑克森郡;1838-1839年將他們逐出密蘇里州,1846年將他們逐出伊利諾州;1844年謀殺約瑟·斯密及海侖·斯密。

    美國先民如何將暴徒的手段合理化?

    美國這種法外團體的維持治安傳統,源自他們爭取獨立的歷史。比方說,波士頓居民在1773年策劃並攻擊了印花稅官員,也就是波士頓茶黨事件。美國獨立戰爭之後,人們繼續認為以暴力方式去執行他們認定是多數人的意見,是正當的。不論是在城市或鄉村,許多美國早期的屯墾者都聲稱擁有私自執法的權利,以保護他們的生活方式;但他們執法的對象往往是少數族群。就連政府官員也傾向於接受這樣的理由。但以理·鄧克在1832年至1836年間擔任密蘇里州州長,他在聖徒被逐出傑克森郡時說:「公眾情緒可能會演變成至高法律;……想阻止也是沒有用的。」1

    對教會成員施加暴力的這個組織有多嚴謹?

    對摩爾門群眾的攻擊,就像美國早期其他以維持治安為名的暴行一樣,其組織其實比現代人認為的暴徒更為嚴謹。舉例來說,1833年7月在密蘇里州獨立城以後期聖徒為目標的攻擊,就是由該郡最有聲望的一些公民所組成的委員會協調策劃的;該委員會組織完備,有主席和幾位祕書。這些社區領袖在毀掉威廉·斐普的印刷廠、在愛德華·裴垂治主教身上塗焦油、羽毛之前,先在法院開會,起草一份聲明,要求聖徒遷出該郡,並直接模仿獨立宣言簽署者的用詞,宣誓要以他們的「生命、財產和神聖的名譽」來支持這個計畫。2

    後期聖徒如何回應這樣的維安暴行?

    在很多情況中,大部分的暴徒也是當地民兵團的成員,這使得後期聖徒很難依法得到公平的對待。3事實上,傑克森郡民兵團的上校就是在1833年解除教會成員的武裝,並在治安維持隊肆意破壞聖徒的房舍和財產時,在一旁袖手旁觀的那群人。1838年,一些教會成員也訴諸治安維持會來保護自己的家園,並報復威脅他們的人。4密蘇里州發生衝突的整段時期和之後的好幾年,約瑟·斯密和其他領袖都鼓勵教會成員向國家政府要求賠償損失。5

    相關主題傑克森郡暴力1838年摩爾門—密蘇里州戰役早期教會遭遇到的反對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