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傑克森郡的暴行
    註腳
    Theme

    「傑克森郡的暴行」,教會歷史主題

    「傑克森郡的暴行」

    傑克森郡的暴行

    約瑟·斯密在1831年7月得到一則啟示,聲明密蘇里州傑克森郡獨立城周圍的區域就是錫安城的應許地點,也是聚集聖徒的「中心地」。1聖徒在接下來的兩年,不斷移居到傑克森郡,準備建立錫安城,到了1833年夏天,已經有大約1,200名聖徒在該郡定居。

    Missouri Mobs

    畫家描繪密蘇里州獨立城的教會印刷所,在1833年7月20日遭人攻擊。

    這些教會成員和非摩爾門的居民往來,但彼此間的差異非常大。後期聖徒帶著奇特的宗教信仰而來,相信有持續不斷的啟示和屬靈的恩賜,並且認為神將獨立城周圍的土地應許給他們,當作繼承產業。此外,許多聖徒來自北部各州,那裡不時興蓄奴或已經不合法,但多數的非摩爾門都來自南方。密蘇里州的人害怕越來越多的聖徒很快就會掌握郡裡的政治及經濟勢力。多數高聲反對聖徒的人都是市政及宗教領袖,一心想把教會成員趕出郡外。

    後期聖徒的報紙晨昏之星(The Evening and the Morning Star)在七月號有篇文章引起密蘇里州人的恐懼,擔心奴隸制度會被廢除。報紙的社論討論自由的黑人歸信者如何排除法律障礙,移居到合法蓄奴的密蘇里州來。許多當地人覺得該篇社論——而且連教會在內——都刻意鼓勵那些人移居。7月20日那天,一群治安維持隊員要求聖徒離開傑克森郡,但遭到教會領袖拒絕,治安維持隊就攻擊教會印刷所,把印刷機從窗戶丟出去,將活字丟得滿街都是,更將印刷所的圍牆拆掉。接著有些人將密蘇里州的教會主教愛德華·裴垂治以及教會另一位成員查理·艾倫帶到廣場上,在他們身上塗了焦油並灑上羽毛。教會領袖被迫簽下協議書,同意一半的聖徒會在1834年1月1日離開該郡,剩下的一半會在4月1日離開,治安維持隊這時才散去。

    接下來的幾個月,密蘇里州的教會領袖們研究著在面對勢在必行的驅逐令時,他們在法律上能採取什麼作法。約瑟·斯密給他們的忠告是保留產權,繼續留在他們的土地上。1833年10月20日,他們公開宣布聖徒要繼續留在該郡,這使得治安維持隊立刻採取行動,在1833年10月31日展開暴力行動。接下來幾天,治安維持隊攻擊教會在傑克森郡的屯墾區。

    11月4日,密蘇里州攻擊大藍河附近的後期聖徒家園。在隨後的衝突中,兩名非摩爾門和一名教會成員喪生;雙方各有其他人員受傷。第二天,多馬·皮區上校命令當地民兵維持秩序,民兵卻強迫將近150名教會成員交出武器,之後還將數名摩爾門人士關進監牢。教會成員不分男女老少都在當天開始逃離該郡,大部分的人都渡過密蘇里河到克雷郡。一連幾個星期,聖徒陸續離開,在外流浪,飽受煎熬。一群婦女及兒童逃進大草原,在那裡流浪了好幾天,銳利的芒草將兒童沒有穿鞋的腳刮傷,所到之處,留下斑斑血跡。

    聖徒無法理解為什麼被驅離傑克森郡,約瑟·斯密告訴愛德華·裴垂治,神沒有讓他知道「受這麼多苦難終究為的是什麼」,也沒有顯明聖徒要如何取回土地。2約瑟不斷想為他們被驅離的種種原因找出解釋,也想知道聖徒該如何回應。1833年12月16-17日的晚上,約瑟·斯密口述一則啟示,聲明主允許聖徒被驅離傑克森郡,是因為「他們當中有衝突、紛爭、嫉妒、爭鬥,又有淫蕩和貪婪的慾望」。3這則啟示同時也聲明,這次被驅離是神給聖徒的考驗,這個考驗與神要求亞伯拉罕獻上以撒是類似的。啟示接著談到一個比喻,一位貴族的葡萄園被敵人侵襲,他便要求僕人出動家中所有的力量,收復葡萄園。1834年2月的一則啟示指出,約瑟·斯密就是這位貴族的僕人,他需要出動主屋宇裡所有的力量。4這些啟示成為促成以色列營(錫安營)從1834年5月到7月遠征的催化劑。

    相關主題:治安維持會1838年摩爾門密蘇里州戰役錫安營(以色列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