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先驅者之旅
    註腳
    Theme

    「先驅者之旅」,教會歷史主題

    「先驅者之旅」

    先驅者之旅

    從1847年後期聖徒先驅者首次進入鹽湖谷,到1868年橫貫大陸鐵路接近完工的這段期間,有6萬至7萬名來自美國、加拿大和歐洲的後期聖徒,越過北美大平原,遷往猶他及鄰近地區。1大多數移民靠著篷車隊或手推車隊旅行,循著幾條互通的路徑走,通常要幾個月才能走完全程。踏上這趟旅程的人在他們的紀錄中,描述了各種不同的經驗,包括疾病、危險、英勇表現和奇蹟,但絕大部分的時間,他們經歷的是平淡無奇的旅行,和鼓舞人心的野外美景。

    Pioneer Wagon Train in Echo Canyon

    1860年代,一支先驅者隊伍在回音峽谷蜿蜒而下。

    在1847年賜給百翰·楊的一項啟示中,把這趟旅程比作聖經裡以色列人出埃及。主說:「我就是帶以色列兒女出埃及地的那位;我的臂膀在末世時代伸出,要救我以色列民。」2祂命令聖徒要組成隊伍,互相供養,特別要供養窮人、鰥寡和孤兒。百翰·楊和教會其他領袖採用了多種方法來回應這項要求,協助聖徒全數抵達錫安,不撇下任何人。1847年到1861年間,大多數移民是靠著篷車進行陸路旅行,有少數是靠著手推車,通常到了今日的內布拉斯加州和愛阿華州邊境附近,就為隊伍添加物資。31849年,百翰·楊成立了永久移民基金公司,為無法負擔這趟旅程的聖徒提供財務協助。在他們定居後,就應該還款給公司,好讓其他人也能獲得類似的協助。4從1861年到1869年橫貫大陸鐵路完工這段期間,有一種「來回往返」的模式,讓移民和傳教士能在往返的路上,用篷車來回運送補給品,這種方式大大降低了補充物資所需的費用。5

    對大多數的後期聖徒而言,這趟大約1,000英里(1,600公里)的陸路旅程,是一條漫漫長路的最後一段。數以千計的歐洲聖徒乘船橫渡大西洋,通常是從利物浦到紐奧良,然後在密西西比河和密蘇里河乘坐小船,前往冬季營和坎斯威爾地區的主要陸路離境地點。有些船隻就像1846年的布魯克林號,繞過南美洲的南端進入太平洋,再向北航行到加州。6有些人則是循著其他路線,從加州、德州東南部和密蘇里西部,前往鹽湖谷。

    第一支陸路隊伍是百翰·楊所召集的「先驅者隊伍」(後來的「先遣隊伍」),他們在1847年4月循著俄勒岡路徑離開冬季營,這是其他邊境旅行者最早開闢的路線。在愛阿華和懷俄明西部之間的俄勒岡路徑、摩爾門路徑(漸漸為人所知的聖徒前往猶他的路線),以及後來的加利福尼亞路徑,基本上都是循著相同的路線。到了後期聖徒先驅者旅程的最後一段,摩爾門路徑一分為二,朝西南邊走,可從布立基爾堡(位於今日的懷俄明州)前往鹽湖城。從1843年到1868年間,有超過50萬名移民,包括大部分聚集的聖徒,使用這條路徑系統。到了1868年,聯合太平洋鐵路已開始連接俄勒岡路徑大部分的前哨站。7

    已出版的路徑指南,內含地圖和景觀參考資料,能在這些路徑一路上引導先驅者隊伍。大多數隊伍在路徑上都遇過其他團體,而他們常常會避開其他團體,走在河岸的另一邊,以避免爭奪水、營地和糧草。旅行的人四散開來,以確使為牲畜覓得糧食,而且經常能發現捷徑,開闢更寬廣的通行路線,而不是只走一條窄小的路徑。聖徒知道他們正行經美國印第安人的土地,於是採取防範措施、避免相遇,但他們很快就得知,印第安人的團體往往對他們的旅行帶來幫助,而非造成威脅。雖然在某些情況下,印第安人會掠奪馬匹和焚燒草原上的野草,藉此搶走後期聖徒獵人的野牛,但他們通常很好客,有時還會主動幫忙推手推車,或幫助移民渡河。8

    篷車隊的生活日常,充滿了活力。奧利佛·韓庭頓在日記中寫道:「我從來沒見過,跟著一支隊伍旅行會這麼忙碌,分秒不得閒。」9隊員的例行工作是早上醒來,祈禱和吃早餐,接著從傍晚放牧的地點將牲畜趕回來,再將篷車的軛掛在牲口上,駕駛篷車在路徑上趕路,若天氣不是太糟,平均可推進15到20英里(24到32公里)。男人和男孩輪流在篷車隊後方驅趕牲畜前進,並在放牧時盯著牠們。晚上歇息時,隊員將牛隻的軛卸下,並收集柴火來烹煮食物。10他們在旅途中喜歡閱讀、彈奏音樂、跳舞,集合起來舉行聚會。他們很少長時間休息,通常只有在天候不佳,或是在安息日領受聖餐時,才會這麼做。

    對走完這段艱辛旅程的人來說,進入鹽湖谷是個難忘的經驗。安恩·普瑞特寫道:「我永遠忘不了我們旅行到最後一天,抵達山谷的情景。喔!我的內心激動不已,笑中有淚,我無法形容那種百感交集的情緒。」11當山谷裡的屯墾區更為安定穩固時,新來的人大多受到已定居當地的聖徒暫時收容,直到在錫安找到自己的新家園。12

    相關主題:移民鹽湖谷手推車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