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約瑟和海侖·斯密的死亡
    註腳
    Theme

    「約瑟和海侖·斯密的死亡」,教會歷史主題

    「約瑟和海侖·斯密的死亡」

    約瑟和海侖·斯密的死亡

    約瑟·斯密在納府的那段期間,在許多次場合中告訴聖徒,他擔心自己性命不保,而他也努力作好準備,使教會在他離開後得以延續。11844年春天,他在反叛的後期聖徒以及教會在當地的敵人中,都面臨日益增加的對立。1844年6月初,反叛者發行了一份稱為納府真相報(Nauvoo Expositor)的報紙,攻擊約瑟·斯密的性格,並批評教會的某些教義和做法。約瑟·斯密(時任納府市長)和市議會根據他們對法律的了解而採取行動,同時擔心該報會為教會帶來更多迫害,於是將之視為公共危害,並下令搗毀這家媒體。2教會的敵人幾乎立刻就發布他們的訴求,要逮捕約瑟,並進一步用暴力對付聖徒。約瑟和哥哥海侖思索著逃離的事,甚至打算跨越密西西比河,但他們決定自首,面對因搗毀媒體所遭到的指控。3

    約瑟和海侖向伊利諾州卡太基投案,他們在那裡又被控以叛國罪,關入監牢等候審判。多馬·福特州長保證會保護他們,但在一個充滿敵意的城鎮裡入獄,仍使他們感到不安。約瑟、海侖、威拉·理查和約翰·泰來在牢房樓上的房間等待時,他們研讀摩爾門經、唱聖詩,並對訪客說祝福的話。6月27日,約瑟口述一封給妻子愛瑪的信,表達他對家人的愛,以及他對即將受審的感覺。他寫道:「我完全聽天由命,我知道我是無罪的,而且已盡力做了所能做的一切。向孩子們及我所有的朋友傳達我的愛。」4

    那天下午稍晚的時候,一群武裝暴徒衝進監獄、直奔樓上,朝關著約瑟等人的牢房開槍。海侖中彈,沒多久便身亡。約瑟衝到窗戶邊,胸前和背後都中彈,墜落到地面後,似乎再度遭暴徒開槍。約翰·泰來身中四槍,但存活下來,5只有威拉·理查毫髮無傷。

    Martyrdom of Joseph and Hyrum

    描繪卡太基監獄中約瑟·斯密遭到謀殺前一刻的畫作。

    約瑟和海侖·斯密被謀殺後,他們的遺體用兩台敞開的篷車運送至納府。遺體經過清潔和檢查後,便製作可保存他們臉部特徵的石膏遺像。公開的瞻仰遺容儀式於先知公館舉行,有大約10,000人參加。弔唁的人擔心敵人可能會褻瀆遺體,於是將棺木裝滿沙袋,用於公開的下葬儀式。遺體最初埋葬在尚未完工的納府之家下面,幾個月後,掘出並重新葬在斯密家園的一處外屋下。6

    約翰·泰來和威拉·理查提供了這次謀殺的第一手紀錄,包括理查在卡太基監獄中所寫的日記。7納府芳鄰(Nauvoo Neighbor)時代與季節(Times and Seasons)刊登了他們的死訊,以及致約瑟和海侖的祭文,此文後來備受尊崇並被納入教義和聖約中。8當時的一名暴徒威廉·但以理從監獄外目睹整件事,後來加入了教會;他也記錄下他的觀點。9教會歷史學家在彙整約瑟·斯密的正式歷史時,採用了約翰·泰來於1856年寫下的詳細紀錄。10在這些紀錄中,約瑟和海侖獲得頌揚,被視為是為了復興的教會的偉業而殉教的人。

    其他許多人在聽到死訊時也留下了紀錄,見證愛瑪·斯密和瑪麗安·斐亭·斯密兩位遺孀的悲慟,並哀悼先知和教長的殞落。維蕾特·甘給丈夫禧伯的信中寫道:「我看見摯愛的弟兄已無生命的軀體,被帶到他們如槁木死灰般的家人面前。我目睹他們的眼淚和哀號,足以將鐵石心腸撕裂。目睹這場景的每位弟兄姊妹都對他們深表同情。是的,每顆心都充滿憂傷,連納府的街道似乎都在哀悼。」11

    1845年5月,五個人因這次謀殺遭到起訴,在卡太基受審。教會擔心司法制度對成員不公,也怕會挑起進一步的暴力行為,於是鼓勵他們不要作證或出席審訊。沒有了摩爾門證人,檢察官能提出的有效證據少之又少,於是他撤銷了所有的關鍵證據,因此陪審團宣判五人都無罪。這使得一些學者將之視為假審訊。12涉及此次謀殺者據傳遭天譴的各種故事,在後期聖徒之間流傳著。學者對他們的人生進行研究後,確定這些被上天懲罰的故事純屬民間傳說,並非史實。13

    約瑟·斯密的死亡使教會經歷了自1830年成立以來首次沒有領袖的情況,而海侖的死亡使得繼任的方式又少了一種可能性。在先知和教長殉教後的那幾個月中,絕大多數的教會成員支持十二使徒定額組的帶領。14

    相關主題納府真相報教會的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