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課:教義和聖約第47~48篇
    註腳

    第55課

    教義和聖約第47~48篇

    導言

    1831年3月,在教會成立將近一年以後,先知約瑟·斯密獲得了啟示,即現在教義和聖約所記載的第47篇第48篇。在此之前,奧利佛·考德里一直擔任著本教會的史記員暨紀錄員。他的職責是把先知接受到的啟示作成紀錄。然而,奧利佛·考德里自1830年10月起就傳教去了,也因此無法繼續擔任史記員暨紀錄員。在記載於教義和聖約第47篇的啟示中,主召喚約翰·惠特茂接替奧利佛的這項職務。在這段期間,俄亥俄州聖徒也尋求指引,以便知道如何幫助從紐約州遷移過來的教會成員。現在收錄於教義和聖約第48篇的啟示中,主指示聖徒要和那些有需要的人分享他們的土地,並為奠定錫安的基礎作準備。

    教學建議

    教義和聖約第47篇

    主指定約翰·惠特茂記錄教會歷史

    請學生想一想他們曾經有過、認為值得記住且意義重大的靈性經驗。(比方說,他們可能會想到某些活動,像是聖殿奉獻典禮或是教會聚會,或者他們可能回想到祈禱獲得答覆,或是感受聖靈同在的時刻。)請幾位學生分享這些經驗。向這幾位學生提出下列問題:

    • 為什麼這次的經驗對你深具意義?

    • 你認為記住這個經驗為什麼很重要?

    • 把這次經驗記錄下來能如何造福你的後代?

    請一位學生讀出教義和聖約第47篇的前言。請全班跟著仔細看,找出主召喚約翰·惠特茂去做什麼。然後請學生默讀教義和聖約47:1-3,找出更多召喚約翰·惠特茂的詳細情形。請學生報告他們所學到的事情。(你可以提醒學生,主在先前的啟示說過:「在你們中間要保存紀錄」〔教約21:1〕。說明在今日的教會,總會會長團召喚一名教會史記員暨紀錄員〔通常被稱為教會史記員〕,並提請支持表決。)

    • 你認為,記錄教會歷史為什麼很重要?

    • 教會歷史中有哪些故事,特別使你受到鼓舞?

    請一位學生讀出曾擔任教會史記員(2005年-2012年)的七十員馬林·簡森長老以下的話:

    馬林·簡森長老

    「教會歷史中還有其他的偉大故事,值得在教會及家中學習和教導。聖徒在嘉德蘭所學到的教訓、在密蘇里州所受到的考驗、在納府的種種勝利及最後從那裡被驅逐、先驅者的西遷,這些故事能鼓舞所有後期聖徒,不論其地域或語言為何。此外,每個接觸復興福音的國家也都有教會在該地的興起和進步,以及福音如何影響一般教會成員生活的故事。這些故事都同樣感人,也都有必要記錄並保存下來。

    「……教會歷史中許多精采的故事都記載於個人及家庭歷史中,這些紀錄也是我們個人及家庭傳承的一部分」(「在你們中間要保存紀錄」,2007年12月,利阿賀拿,第29頁)。

    • 你認為個人及家庭歷史為什麼很重要?

    請學生參照課程一開始他們所想到的經驗。請他們想像,他們的子女和孫子女正在閱讀這些經驗的個人記事。請每一個學生思考下列問題:

    • 你想要強調該經驗的哪個部分?你希望你的家人讀了你的記事後,知道什麼和有何感受?

    說明約翰·惠特茂身為教會史記員暨紀錄員所遵從的原則,也適用於我們的個人及家庭歷史。請學生默讀教義和聖約47:4,學習如果約翰·惠特茂努力保持忠信,主會有何應許。

    • 主對約翰·惠特茂有何應許?(主應許了保惠師——聖靈——會在他的努力下,幫助他撰寫教會歷史。)

    • 我們如何將這項應許與我們努力記寫個人及家庭歷史一事產生關聯?(幫助學生了解以下原則:如果我們保持忠信,努力記寫個人及家庭歷史,聖靈必會幫助我們。你可以在白板上寫出這項原則。)

    • 當一個人記寫個人或家庭歷史時,聖靈會如何幫助他(她)?

    學生討論這個問題時,幫助他們了解聖靈可以叫我們想起事情(見約翰福音14:26),幫助我們用會祝福家人及其他人的方式,把不同事件和情況記寫下來。

    鼓勵學生在記寫個人及家庭歷史時,要尋求聖靈的幫助。

    教義和聖約第48篇

    主指示俄亥俄州的聖徒要幫助從紐約州來的聖徒

    請學生想像,遠處地區的聖徒必須撤離自己的家園。教會領袖要求學生們的家庭要供應食物,並收容一些流離失所的家庭好幾個月。

    • 對於這個要求,你和你的家庭會有什麼樣的問題和疑慮?

    • 你覺得那些搬進你家的人會有什麼疑慮和感受?

    請學生翻到教會史地圖單元的地圖3(「美國紐約,賓夕法尼亞和俄亥俄地區」)。請他們找出紐約州菲也特以及俄亥俄州嘉德蘭的位置,並判斷這兩個城市之間大約的距離(大約250英里或400公里)。提醒學生,1830年12月,主命令紐約州聖徒聚集到俄亥俄州(見教約第37:3)。

    請一位學生讀出教義和聖約48:1-3。請全班跟著仔細看,找出主告訴俄亥俄州的聖徒要做什麼來幫助搬進該區域的教會成員。然後請學生報告他們所學到的事情。

    • 主命令俄亥俄州的聖徒要做什麼?(祂命令有土地的人要和搬到這個地區的聖徒分享土地。)我們可以從這個命令學到什麼原則?(學生的答案應反映出以下原則:主命令後期聖徒要和有需要的人分享他們所擁有的。並非所有俄亥俄州的聖徒都有土地可分享,有些從紐約州來的教會成員則被要求自行購買土地,指出這一點可能會有所幫助。)

    • 有哪些方法可以與人分享我們所擁有的?

    請學生分享他們親眼目睹人們與有需要的人分享的經驗,你也可以請他們談談自己曾因別人的慷慨和服務而受益的時候。

    為了舉一個幫助有需要的人的例子,請一位學生讀出多馬·孟蓀會長以下的記事,這是他小時候與他的初級會班級所經歷的:

    多馬·孟蓀會長

    「我們當時定了一項計畫,要為一場盛大的聖誕聯歡晚會存下每一分錢,葛詩姊妹甚至把我們的進度都仔細地記了下來。男孩子的胃口很特別,所有的錢在我們腦子裡都化成了一塊塊蛋糕、餅乾、派和冰淇淋。那一定會是一場不得了的聯歡會,從來就沒有老師提議我們舉辦類似的活動。

    「夏去秋來,秋盡冬來,我們為舉辦聯歡會而存的錢總算達到目標了。此時整個班級不但有進步,也瀰漫著一股新氣象。

    「我們沒有人會忘記在一個灰濛濛的早晨,這位敬愛的老師向全班同學宣布班上有個同學的母親去世了的消息。這讓我們想起自己的母親,想起母親對我們而言是多麼重要。我們都為迪文波特喪母一事難過不已。

    「那個星期日的課程是使徒行傳第20章第35節:『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在精心準備的課程結束後,露西·葛詩提到迪文波特家的經濟情況。當時正值經濟大蕭條,大家都很窮。她眼中閃爍著希望的光芒,問道:『各位要如何實踐主的這項教導?把聯歡會的基金以全班的名義送給迪文波特家,以表達我們的愛,大家覺得好不好?』這項決議全體無異議一致通過了。我們仔細計算著每一分、每一毫,將所有的錢放進一個大信封裡,然後買了一張很漂亮的卡片,簽上我們的名字。

    「這個簡單的善行讓我們緊緊地團結在一起」(「你個人的影響力」,2004年5月,利阿賀拿,第21頁)。

    • 我們可以從這個記事學到什麼?善舉和服務如何造福受惠者也造福施予者?

    邀請學生分享他們曾經幫助(或是見過別人幫助)有需要的人的經驗。鼓勵學生想出他們能在下週幫助某人的一個方法。

    概述教義和聖約48:4-6,說明主要聖徒準備購買土地,祂會顯示錫安城,也就是新耶路撒冷的位置。主命令聖徒要盡可能存錢,以便為奠定那城市的基礎作好準備(見教約48:4-6)。告訴學生,他們會在未來的課程中,學到更多有關聖徒努力建立錫安城的事。

    注釋及背景資料

    教義和聖約47:1。「記錄正式歷史」

    先知約瑟·斯密描述了教會歷史上的重大事件若沒有記錄下來的後果:

    先知約瑟·斯密

    「那是事實,要是我現在擁有這事工開始以來,關於教義和職責方面重要事項的每一個決議,無論給我多少金錢我都不會捨棄這些決議;但是我們已忽略了記錄這種事情;或許以為這種事情以後對我們絕不會有什麼益處;要是現在我們有這些紀錄,就能決定幾乎每一個可能引起激烈辯論的教義要點。但是這件事已被忽略了,而我們現在已不能用本來可以具有的那種程度的能力和權柄(如果我們現在有這些紀錄可以對外發表的話),來為那些已對我們所作的偉大而榮耀的顯示,向教會及世人作見證」(in History of the Church, 2:198–99)(亦參閱教義和聖約學生用本,第二版〔教會教育機構課本,2001〕,第102頁)。

    教義和聖約第47篇。教會史記員暨紀錄員這項召喚有哪些職責?

    曾在2005年到2012年間擔任教會史記員暨紀錄員的七十員馬林·簡森長老說明:

    馬林·簡森長老

    「教會史記員暨紀錄員的工作,主要是保存紀錄,包括收集和保存教會歷史來源、記載教儀紀錄,以及匯整會議紀錄。經文中也提到,另一項責任是確保紀錄能『有益於教會……〔和〕新生的世代』」(教約69:8)。

    「史記員暨紀錄員的角色是相輔相成的,有時兩者幾乎難以區分。我認為這就是為什麼在教會早期,有時召喚的是紀錄員,有時召喚的是史記員,而這也是近年來這兩個職位已合併成一個召喚的原因」(「在你們中間要保存紀錄」,2007年12月,利阿賀拿,第26頁)。

    教義和聖約48:6。「依照教會會長團和主教」

    教義和聖約48:6包含了「依照教會會長團和主教」這句話。然而,獲得這項啟示時,總會會長團尚未成立。這項啟示最早的手稿所用的措辭是:「按照主教和教會的長老」(see Documents, Volume 1: July 1828–June 1831, vol. 1 of the Documents series of The Joseph Smith Papers [2013], 288)。總會會長團成立後,用詞也就改變了。當教會成長以及聖職組織根據啟示擴展時,有時候會作出這樣的變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