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課:總會會長的繼任
    註腳

    第146課

    總會會長的繼任

    導言

    先知約瑟·斯密和他的哥哥海侖於1844年6月27日殉教後,有些人很困惑,不知道該由誰來帶領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但是,先知在死之前,已經藉著授予十二使徒定額組所有的聖職權鑰和權能,準備好教會領導權的轉移。當時十二使徒定額組的會長百翰·楊在1844年8月8日對聖徒說話時,許多教會成員獲得了屬靈的見證,知道他已蒙神召喚和準備來帶領教會。

    教學建議

    約瑟·斯密和海侖·斯密殉教後,有幾個人聲稱他們有權利帶領教會

    上課前,將以下問題寫在白板上:

    現任總會會長過世時,誰會成為下一任總會會長?他會如何蒙揀選?

    本教會的總會會長如何獲得主領教會必要的聖職權柄?

    請學生考慮他們會怎樣回答白板上的問題。鼓勵他們今天在學習先知約瑟·斯密和他的哥哥海侖死亡後,教會領導權改變時所發生的事時,仔細聆聽,以找出上述問題的答案。

    說明約瑟·斯密和海侖·斯密殉教後,聖徒感到深切憂傷,有些人很困惑,不知道該由誰來帶領教會。在沒有總會會長的情況下,有些人知道領導權自然地落在十二使徒定額組的身上。然而,有些人卻捏造事實,主張他們有權利帶領教會,其中包括西德尼·雷格登和雅各·斯川。

    請一位學生讀出以下三段話。請全班仔細聆聽,找出曾多年在教會中擔任領導要職的西德尼·雷格登,為什麼主張應該由他來帶領教會。

    「當時總會會長團的第一諮理西德尼·雷格登,1844年8月3日從賓夕法尼亞州的匹茲堡回到〔納府〕。在一年前的這個時候,他的作為就開始與先知約瑟·斯密的勸告背道而馳,並逐漸遠離教會。他拒絕和到達納府的三位使徒開會,卻跑去對一大群參加主日崇拜的聖徒演講」(傳承: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簡史〔1996〕,第66頁)。

    西德尼·雷格登要求在8月6日星期二召開一場特別聚會,讓教會成員選出一位教會的守護者。西德尼·雷格登之所以召開這次聚會,似乎是想在十二使徒從美國東部的傳道地區回來之前,先讓教會成員認可他身為教會守護者的身份。有些教會領袖覺得雷格登弟兄或許在密謀「利用聖徒此時的情況」為自己謀好處(History of the Church, 7:225)。可幸的是,由於威拉·理查長老和帕雷·普瑞特長老的努力,這場聚會改到了1844年8月8日星期四,那時大多數的使徒都會回到納府。

    西德尼·雷格登聲稱,由於他先前曾被召喚並按立為約瑟·斯密的發言人(見教約100:9),因此他有責任「確使教會受到適當管理」(History of the Church, 7:229)。他也主張他應該「成為人民的守護者」,而他履行這項責任,只是在做神命令他的事(see History of the Church, 7:230)。

    • 如果你當時身在納府,你可能會對西德尼·雷格登的說法有什麼想法?你對雷格登弟兄可能會有哪些疑慮?

    請一位學生讀出以下這段話。請全班仔細聆聽,找出為什麼雅各·斯川主張自己應帶領教會。

    雅各·斯川於1844年2年受洗;1844年春天,他正在威斯康辛州探勘聖徒未來可能的落腳之地。先知殉教後,雅各·斯川宣稱他收到約瑟·斯密寫給他的信,信中聲明他已經被指派為約瑟的繼任者。雅各·斯川將這封信拿給教會成員看,上頭似乎是約瑟·斯密的簽名。雅各·斯川自稱是繼任的先知,並於1844年8月5日在密西根的教會大會上宣布了自己的職位。

    • 如果你當時和密西根州的聖徒在一起,你覺得當時雅各·斯川的聲明為什麼可能很有說服力?你可能會對他的主張有哪些疑慮?

    請一位學生讀出以下五段話。請全班仔細聆聽,找出百翰·楊告訴其他的聖職領袖,包括當時在納府的十二使徒定額組成員,哪些有關誰該帶領本教會的事:

    西德尼·雷格登抵達時,約翰·泰來、威拉·理查,和帕雷·普瑞特等諸位長老都已在納府。其餘的使徒大多都已於1844年8月6日傍晚回到納府;包括百翰·楊在內。第二天,8月7日,眾使徒在約翰·泰來家中舉行議會會議。那天下午稍晚,十二使徒、高級諮議會及大祭司都聚在一起。楊會長請西德尼·雷格登向聖徒陳述其信息。西德尼·雷格登大膽地宣稱自己曾見到異象,又說沒有人可以接替約瑟·斯密擔任總會會長。然後他提議任命他自己為人民的守護者。

    西德尼·雷格登說完後,百翰·楊說:

    百翰·楊會長

    「我不在乎由誰領導教會,……但有一件事我必須知道,那就是神對這件事的看法為何。我持有權鑰,也有方法獲知神對此問題的想法。……

    「約瑟在去世之前,已把他自己所持有的一切屬於使徒的權鑰和權能授予我們了〔指十二位使徒定額組〕。……

    「約瑟經常對十二使徒說:『我已立下基礎,而你們必須在此基礎上發展,因為國度的事全落在你們肩上了』」(in History of the Church, 7:230)。

    • 為什麼百翰·楊對聖職權鑰的見證很重要?(學生回答後,將以下教義寫在白板上:使徒持有主領教會所需的一切聖職權鑰。

    說明當使徒蒙按立時,他就被賜予在地面上所有必要的聖職權鑰(見教約112:30-32),但行使那些權鑰的權柄,僅限於最資深的使徒,也就是總會會長。

    讀出以下由先知約瑟·斯密在1836年1月,也就是他死前8年多,給十二使徒定額組的指示:

    先知約瑟·斯密

    「十二使徒,除了總會會長團外,並不隸屬於任何其他組織。……『若我不在,則在十二使徒之上就沒有總會會長團』」(in History of the Church, 2:374)。

    • 根據這段陳述,當教會總會會長去世時,總會會長團會發生什麼事?誰會帶領教會?(學生回答後,把以下教義寫在白板上:總會會長過世時,總會會長團隨即解散,而十二使徒定額組就成為教會的主領定額組。

    說明當總會會長過世時,總會會長團的兩位諮理即依據其在定額組的資歷順位,重返十二使徒定額組。該定額組在1835年剛成立的時候,資歷是按照年齡排的。現在決定資歷的方式,是看此人成為十二使徒定額組成員的日期來決定。

    請學生讀出教義和聖約124:127-128,然後請全班找出約瑟·斯密去世時,誰是最資深的使徒和十二使徒定額組的會長。請他們報告所找到的事情。

    • 根據你找到的答案,在先知約瑟·斯密死後,你為什麼可能會願意跟隨百翰·楊?

    將畫底線部分文字寫在白板上,完成這項教義:總會會長過世時,總會會長團隨即解散,而十二使徒定額組就在最資深的使徒指導之下,成為教會的主領定額組。

    許多聖徒獲得見證,知道應該由百翰·楊帶領教會

    說明在1844年8月8日上午10點,納府的聖徒聚在一起聆聽西德尼·雷格登發表聲明,說自己應成為教會的守護者。由於當時風正吹向台上,西德尼·雷格登只好站在會眾後面的篷車上,讓大家可以更清楚聽到他的聲音。會眾轉過身來,好看得到西德尼·雷格登講道。他對數千名聚集的聖徒演講了一個半小時,解釋為什麼他應該成為教會的守護者。有幾個人形容他的演說無法振奮人心。

    百翰·楊會長和教會其他領袖則前去坐在台上,和正在講話的西德尼·雷格登相對而望;那時風就停了。西德尼·雷格登講完後,百翰·楊會長就演講。會眾轉身聽百翰·楊演講,然後背對著西德尼·雷格登身處的篷車(See George Q. Cannon, “Discourse,” Deseret News, Feb. 21, 1883, 67)。百翰·楊簡短地發言,說他回到納府主要是為了哀悼先知,而不只是為了任命新的領袖。他宣布領袖和成員要在當天稍晚,下午2點時聚會。百翰·楊說話的時候,好幾位教會成員看到他的容貌改變,也聽到他的聲音變了,就好像先知約瑟·斯密的容貌和聲音一樣。這項奇蹟似的事件令許多聖徒知道,主希望由百翰·楊來帶領教會。

    請一位學生讀出以下例子,描述當時許多聖徒看到和聽到的事:

    便雅憫·詹森

    便雅憫·詹森回憶道:「他〔百翰·楊〕一開口,我馬上跳了起來,因為怎麼聽來完完全全是約瑟的聲音,他整個人的長相、態度、穿著和外貌簡直就是約瑟本人的化身,我知道在那一刻,約瑟的靈和斗篷落在他身上」(My Life’s Review, 104,引用於圓滿時代的教會歷史學生用本,第二版〔教會教育機構用本,2003〕,第291頁)。

    威廉·史坦尼斯形容百翰·楊「說話的聲音就像先知約瑟的一樣。我以為他是約瑟,當時數千名聽到他說話的人也這麼認為」(in History of the Church, 7:236)。

    惠福·伍會長

    惠福·伍記寫道:「要不是我親眼看到他,否則任何人告訴我他不是約瑟·斯密,我都不會相信。凡認識這兩個人的都可以為這件事作證」(in History of the Church, 7:236)。

    說明在當天稍後下午2點舉行的會議中,百翰·楊和其他十二使徒定額組的成員都有發言。許多人都說,百翰·楊那天下午演講時的面容和聲音都像約瑟·斯密。當時17歲的喬治·肯農回憶道:「那是約瑟本人的聲音;……似乎在場的人眼中所見的,就是約瑟本人站在他們面前」(in History of the Church, 7:236; see also Edward William Tullidge, Life of Brigham Young [1877], 115)。除了這項奇蹟之外,許多聖徒也覺得聖靈向他們見證,百翰·楊和十二使徒定額組都是神所召喚要帶領教會的。在這次聚會尾聲,納府的聖徒一致表決支持由以百翰·楊為首的十二使徒定額組領導教會。然而,並非全體教會成員最後都選擇跟從眾使徒。有些人仍選擇跟從西德尼·雷格登或雅各·斯川等人,並自行成立教會。

    • 主如何祝福聖徒,讓他們知道祂指派了誰來領導教會?

    • 我們要如何知道今天的教會領袖是神召喚的?(學生回答後,將以下原則寫在白板上:我們可以透過聖靈得到見證,知道領導教會的人是神召喚的。

    • 你認為獲得見證知道教會領袖是由神召喚的,為什麼很重要?

    • 你曾在何時得到見證,知道教會的領袖是由神召喚的?你做了什麼事來獲得此項見證?

    說明約瑟·斯密去世後,最資深的使徒(百翰·楊)立即能夠行使所有的聖職權鑰。他有權獲得啟示,知道何時應該組織新的總會會長團。1847年——約瑟·斯密殉教後兩年多——百翰·楊受啟發改組當時的總會會長團,而不是繼續以十二使徒定額組會長的身份帶領教會。

    展示現任的總會會長團與十二使徒定額組的圖片。為了讓學生有機會概述他們學到的事物,請他們解釋當教會總會會長去世時,總會會長團及十二使徒定額組會發生什麼事。也請他們找出,如果現任的總會會長今天去世了,誰會成為教會的總會會長或最資深的使徒。

    結束本課時可以見證,今天的總會會長、他在總會會長團中的諮理,以及十二使徒定額組成員持有約瑟·斯密授予百翰·楊和十二使徒定額組成員的相同聖職權鑰和權能。你也可以分享自己如何獲得見證,知道教會的領袖是神召喚的。邀請學生虔敬地尋求獲得或增強對今天所討論之真理的見證。

    注釋及背景資料

    約瑟·斯密殉教後總會會長繼任的時間表

    日期

    1844年6月27日

    約瑟·斯密和海侖·斯密殉教。

    1844年6月29日

    開放大眾瞻仰約瑟·斯密及海侖·斯密的遺體。

    1844年6月27日-7月7日

    只有威拉·理查和受傷的約翰·泰來這兩位使徒在納府。

    1844年7月8日

    帕雷·普瑞特返回納府,協助威拉·理查和約翰·泰來維持教會的秩序。

    1844年8月3日

    西德尼·雷格登從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抵達納府。

    1844年8月4日

    西德尼·雷格登告訴一群聖徒說,他應該要當教會的守護者,並且希望在8月6日召開一場特別會議批准他的這項指派。這場會議實際舉行的時間是在8月8日,星期四。

    1844年8月6日

    其餘的使徒大多都從傳道地區回到納府;包括百翰·楊在內。

    1844年8月7日

    使徒們早上在受傷的約翰·泰來家中聚會。

    西德尼·雷格登當天下午在一場使徒、高級諮議會和大祭司的聚會上再次宣稱,他應該成為教會的守護者。百翰·楊聲明自己〔百翰·楊〕持有權鑰,並且想要按照主在這件事上的旨意行事。

    1844年8月8日

    西德尼·雷格登在上午10點的會議中對數千名聚集的聖徒演講了一個半小時,解釋為什麼他應該要成為守護者。百翰·楊也作了演講,並請聖徒在下午2點再度集會。在這兩場會議中,許多聖徒見證百翰·楊的容貌和聲音變得像先知約瑟·斯密。

    在下午2點的聚會中,聖徒支持百翰·楊和十二使徒為教會的領袖。許多教會成員見證先知約瑟·斯密的斗篷落在百翰·楊身上;百翰·楊當時的容貌和聲音短暫變得像約瑟·斯密。

    本教會總會會長的繼任方式是由主所設立的

    本教會總會會長的繼任方式是由主所設立的。教會一直都有受靈啟發的領導,而且沒有理由猜測或爭論誰要成為下一任的總會會長。

    泰福·彭蓀會長

    泰福·彭蓀會長教導:「神通曉萬事,從太初到末了,沒有人會意外成為耶穌基督教會的總會會長,或碰巧留在這個位子上,也不會意外地被召回天家」(“Jesus Christ—Gifts and Expectations,” New Era, May 1975, 16–17)。

    約瑟·斯密授予十二使徒定額組神國的權鑰

    惠福·伍當時是十二使徒定額組的一員,他記錄在1844年3月,約瑟·斯密遇害前所發生的事:

    惠福·伍會長

    「他在一個房間裡,站了三個多小時,對我們作了最後一次的演說。房間裡好像有火在熊熊燃燒一樣。他的臉像琥珀般皎潔,他的話好像閃電一樣生動有力,從頭頂到腳底,穿透了我們身體的每一個部分。他說:『弟兄們,全能之主已經把屬於這圓滿時代最後福音期要建立神國度的每一種聖職、每一個權鑰、每一項權能、每一個原則都印證在我頭上,我也已經把這所有原則、聖職、使徒職分和神國的權鑰印證在你們頭上,現在,你們要挑起重擔,延續這個國度,否則你們必被定罪』」(總會會長的教訓:惠福·伍〔2005〕,xxxi-xxx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