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課:教義和聖約18:1-16
    註腳

    第22課

    教義和聖約18:1-16

    導言

    在彼得、雅各和約翰將麥基洗德聖職授予約瑟·斯密和奧利佛·考德里之後不久,約瑟·斯密於1829年6月為自己、奧利佛·考德里和大衛·惠特茂獲得記載於教義和聖約第18篇的啟示。主在這項啟示的一開始,教導奧利佛·考德里關於建立這教會的事。然後,祂召喚奧利佛·考德里和大衛·惠特茂去宣講悔改。

    教學建議

    教義和聖約18:1-5

    主教導要如何建立祂的教會

    上課前在白板上畫出隨附的圖形。

    教會建築的圖形

    可以考慮讀出下列的資料,或分享類似的資料——關於最近發生的一場地震或離你住的地方不遠的一場地震:

    在1989年10月17日下午5:04,一個芮氏6.9級的強烈地震侵襲美國加州舊金山。成千上萬的建築物受損或毀壞。許多建築物的地基破裂,使得這些建築物被判定為不安全。

    • 住在一棟地基不穩固的房子裡,你會擔心哪些事?

    說明教義和聖約第18篇記載了主賜給約瑟·斯密和奧利佛·考德里的啟示,關於要如何將祂的教會建立在穩固的根基上。在這項啟示的一開始,主談到奧利佛·考德里所寫的事情,亦即奧利佛在擔任先知約瑟·斯密的抄寫員時,所記錄下來的摩爾門經裡的話語。請一位學生讀出教義和聖約18:1-4。請全班找出寫在摩爾門經的事如何有助於建立教會。

    • 主在摩爾門經中說了什麼?摩爾門經中的教導如何有助於建立教會?

    請一位學生讀出教義和聖約18:5。請全班找出,如果我們將救主的教會建立在祂福音的基礎上,救主的應許是什麼。

    • 根據第5節,真實的教會要建立在什麼之上?(學生的答案應反映出以下的教義:真實的教會是建立在耶穌基督和祂的福音上。

    • 如果我們將祂的教會建立在祂福音的基礎上,主給我們的應許是什麼?

    教義和聖約18:6-16

    主召喚奧利佛·考德里和大衛·惠特茂去宣講悔改

    請一位學生讀出教義和聖約18:6。請全班跟著仔細看,找出主如何形容我們所處的世界。學生報告所發現的事後,請他們閱讀教義和聖約18:9,以了解主命令我們要做什麼來面對世上日益增加的邪惡。

    • 主對世上日益加增的罪惡如何回應?(祂召喚僕人向人民宣講悔改。)

    指出,主召喚奧利佛·考德里和大衛·惠特茂去宣講悔改,就像祂召喚古代的使徒保羅一樣。雖然奧利佛和大衛並沒有被召喚為十二使徒定額組的成員,他們在這後期時代中有責任將這個定額組建立起來。向學生說明,他們會在下一課對奧利佛·考德里和大衛·惠特茂的角色有更多了解。

    為了幫助學生準備好研讀主對靈魂的價值的教導,展示一些你認為可能會對學生有價值的物品。問他們願意為每件物品付出多少錢。向學生說明,決定某個物品的價值的一種方式,就是查明人們願意為此支付多少代價。某個人可能會宣稱某件東西值多少錢,但只有在別人願意為那件東西支付這樣的金額時,這個價格才算正確。

    讀出教義和聖約18:10。請學生用這節經文來說明他們在神眼中的價值。學生可能提出不同的原則,但是務必要強調靈魂的價值在神的眼中是大的。

    • 你認為,為什麼你對神具有極大的價值?

    請一位學生讀出以下總會會長團迪特·鄔希鐸會長的話:

    迪特·鄔希鐸會長

    「在神的眼光中,你並非只是住在一顆小行星上的凡人,生命如曇花一現。在祂的眼中,你是祂的孩子,祂了解你有潛力成為祂期望你成為的那種人物。祂希望你知道,你對祂很重要」(「你對祂很重要」,2011年11月,利阿賀拿,第22頁)。

    提醒學生記得你剛才示範的活動,一件東西的價值是根據有人願意為它支付什麼樣的代價。請一位學生讀出教義和聖約18:11-12。請學生跟著仔細看,找出救主願意為我們償付什麼代價。

    • 救主為我們的靈魂付出了什麼代價?(你可以提醒學生在這幾節經文裡,「全人類」指的是所有的人。)

    • 我們如何能對救主為我們所作的犧牲表示感激?(雖然各種不同的答案都是正確的,但是要強調,最好的方式之一就是我們可以藉由悔改來表達感激。)

    將以下這句話寫在白板上:我具有極大的價值,以至於耶穌基督受苦和死亡,讓我可以悔改。

    不妨請學生把這項原則寫在隨堂筆記或經文研讀日記裡。

    • 這項真理如何影響你看待自己的方式?

    • 這項真理如何影響你對待他人的方式?

    見證救主的愛及祂願意為我們每一個人而死。

    請學生默讀教義和聖約18:13

    • 你認為為什麼當我們悔改時,主會感受到極大的喜樂?

    • 如果有人相信,由於靈魂的價值在神的眼中是大的,那麼他們的信念可能會引導他們去做什麼?(答案可能包括下列事項:尊重他人、為人服務,或作好準備去傳教。)

    請學生默讀教義和聖約18:14,以了解主召喚奧利佛·考德里和大衛·惠特茂去做什麼。

    • 在你看來,「呼籲悔改」是什麼意思?

    為了幫助學生更了解這個詞句的意思,讀出以下十二使徒定額組尼爾·安德森長老的話:「呼籲悔改其實就是幫助人們歸向神」(「為你的靈性目標作準備」〔教會教育機構爐邊聚會演講,2010年1月10日〕,7,speeches.byu.edu)。

    • 我們可以用哪些方法來幫助別人悔改?

    請學生閱讀教義和聖約18:15-16,以學習人們在幫助他人歸向基督時,他們會體驗到什麼。

    • 幫助他人歸向耶穌基督的人,會獲得哪些祝福?(學生回答時,將下列原則寫在白板上:如果我們幫助他人悔改和歸向主,我們就會和他們一起感受到在神國度裡的快樂。

    • 你認為如果你帶領他人歸向基督,為什麼你會感受到喜樂?

    請學生分享一個經驗:他們或他們所認識的人因為幫助別人更接近主,而感受到的喜樂。你可以分享自己的一個經驗。

    請學生寫下他們可以做的一件事,來協助這項拯救靈魂的事工。請他們思考他們可以幫助的特定人選。

    注釋及背景資料

    教義和聖約18:5。「我的磐石」

    教義和聖約18:5說:主的教會應該建立在「我的福音和磐石的基礎上」。經文指南說明磐石的定義為「比喻耶穌基督和祂的福音,就是堅固的基礎和支持(教約11:2433:12-13)。磐石亦指啟示,神透過啟示讓世人明白福音(馬太福音16:15-18)」(經文指南,「磐石」scriptures.lds.org)。

    教義和聖約18:10。「在神眼中,靈魂的價值是大的」

    總會會長團的迪特·鄔希鐸會長曾教導:

    迪特·鄔希鐸會長

    「我們遇到的每一個人都非常重要,都是天父非常重視的人。一旦了解這個道理,就會知道應當如何對待我們的同胞。

    「有位歷經多年考驗和苦難的婦人含淚說道:『我終於明白自己像一張舊的20元美鈔,皺了、髒了、破破爛爛,但還是一張20美元鈔票。我是有價值的。或許我看來不值那麼多錢,甚至破爛不堪,飽經風霜,但依然足足值20美元』」(「你們是我的手」,2010年5月,利阿賀拿,第69頁)。

    教義和聖約18:15-16。「假如你辛勤」

    以下的故事說明多馬·孟蓀會長如何努力帶領靈魂歸向救主:

    多馬·孟蓀會長

    「身為主教,我肩負著許多不同的責任,而我總是盡全力去做好該做的事。美國當時已捲入了另一場戰爭。由於有許多教會成員在軍中服務,教會總部指派給所有主教一項任務,就是贈閱當時的教會雜誌——教會新聞進步時代——給支會裡服務於軍中的人。此外,每一位主教被要求每個月要親筆寫信,給支會裡每一位在軍中服役的人。我們支會有23個人在軍中服務。聖職定額組成員們努力地提供經費來訂閱刊物。我所肩負的任務——也就是職責——則是每月寫23封親筆信。雖然這是多年前的往事,可是當年我寫的書信以及對方寄的回信,我到現在都留有許多複本。每回重新閱讀這些信件,我總是很容易就感動落淚。當時有位士兵決心奉行福音,有位海軍水手決定和家人共同持守信仰;重溫這些往事總是令我感到喜樂。

    「有天晚上,我把當月的23封信一整疊地交給一位姊妹。她受到指派要處理郵件的寄送,並且更新時常更動的地址名錄。她看到其中一封信時,面帶微笑地說:『主教,難道你不曾感到氣餒嗎?這又是一封寫給布萊森弟兄的信。這是你寫給他的第17封信了,可是他從未回信。』

    我回答說:『或許他這個月就會回信吧。』結果,他真的就在那個月回信了。那是他第一次回信給我。他的回信非常珍貴,因此我留下這封信作為紀念。他當時服務於某個遙遠的海岸,與外界鮮少聯絡,非常思念家人,而且感到孤獨。他寫道:『親愛的主教,我不是很擅長寫信。』(我早該在好幾個月前就這樣告訴他。)他繼續寫道,『謝謝你為我訂閱的教會新聞和其他雜誌,但是,最重要的是,謝謝你寄來的親筆信。我已經改過自新,展開新生活。我被按立到亞倫聖職的祭司職位。我心中充滿感動。我很快樂。』

    「身為布萊森弟兄的主教,我所感受到的快樂並不亞於他。當時,我已學會如何實際去應用這句古諺:『履行職責乃最佳之事。其餘的就交給主』(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 “The Legend Beautiful,” in The Complete Poetical Works of Longfellow [1893], 258)。

    「多年以後,我出席了鹽湖柯頓塢支聯會的聚會,當時的支聯會會長是雅各·傅士德,我在聚會中提到這件往事,希望能鼓勵大家多關心在軍中服務的人。會後,有位相貌端正的年輕人走向前來,他握著我的手問說:『孟蓀主教,您還記得我嗎?』

    「我突然想起對方是誰,驚呼說:『布萊森弟兄!近來可好?在教會一切好嗎?』

    「他滿懷親切和自豪地回答我說:『我很好。我在長老定額組會長團裡服務。我要再次感謝您當年對我的關心,也要感謝您所寄來的信,我很珍視那些信。』

    「弟兄們,這個世界需要我們的幫忙」(「願意且配稱地服務」,2012年5月,利阿賀拿,第68-69頁)。

    多馬·孟蓀會長

    「我是一名主教時,有一個星期天早上我注意到有一位祭司不在聖職聚會裡。我把定額組交給顧問照應;自己跑到理查家去拜訪。他母親說他正在聖殿西街的修車廠工作。

    「我驅車到修車廠找理查;可是到處都找不到他。突然我有個靈感,往位在修車站旁老式換機油的坑道內向下看。在黑暗中我看到了一對明亮的眼睛。接著我聽見理查說:『主教,你找到我了!我就上來。』從此以後,他聖職大會很少缺席了。

    「這個家庭後來搬到附近的支聯會。時光荏苒,我接到一通電話,他們告訴我理查被召喚到墨西哥傳教,並邀請我在他的歡送見證會上演講。在聚會中,當理查作見證時,他提及他決定去傳教的轉捩點是在某個星期日早上——不是在教堂,而是當他從換機油坑道又深又暗的地方往上注視時,發現了他的定額組會長所伸出的手的那一剎那。

    「多年以來,理查一直和我保持聯繫,訴說他的見證、談談他的家人及在教會忠誠的服務,這包括了他的主教召喚」(「他們一定會來」,1997年7月,利阿賀拿,第46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