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課:錫安的中心地
    註腳

    第61課

    錫安的中心地

    導言

    1831年的夏天,部分聚集在俄亥俄的聖徒們開始上路,前往密蘇里州傑克森郡的範圍屯墾。1831年7月20日,在一項給予先知約瑟·斯密的啟示中,主指定密蘇里州獨立城作為錫安的「中心地」(教約57:3)。聖徒開始在那個區域購買土地,同時也遵守主的誡命,為了建立錫安而作準備。不過日子一久,聖徒和許多密蘇里州居民發生紛爭,導致暴徒使用暴力對付聖徒。1833年的11月和12月,聖徒們被迫離開傑克森郡。

    教學建議

    主指定密蘇里州獨立城作為錫安的中心地

    上課之前,在一張標示牌寫上俄亥俄嘉德蘭,並將它放在教室的一端。在教室的另一端,放一張寫上密蘇里州獨立城的標示牌。或者,也可以在白板上畫出美國中西部的簡圖,清楚標示出俄亥俄嘉德蘭和密蘇里州獨立城(見教會歷史地圖,地圖6,「教會西遷路線」)。教導課程時請參考地圖。

    地圖,美國東北部

    一開始,請學生想像他們在露營,然後得知有一場暴風雨正逐漸逼近。

    • 你認為能在這場暴風雨得到庇護的方法有哪些?在這種情況下,一頂帳篷有幫助嗎?

    說明先知以賽亞描述錫安就像是一個很大的帳幕。他說:「要擴張你帳幕之地,張大你居所的幔子,不要限止;要放長你的繩子,堅固你的橛子」(以賽亞書54:2)。為了實現這項預言,主繼續指導總會會長團和十二使徒定額組在世界各地建立錫安支聯會。

    請一位學生讀出教義和聖約64:41-43。請全班跟著仔細看,找出主應許給聚集在錫安的義人們的祝福。

    • 對於聚集在錫安的義人,主應許了哪些祝福?

    說明在1831年7月,主宣告密蘇里州是應許的錫安地;而密蘇里州的獨立城,就是錫安城的「中心地」(見教約57:1-3)。

    請一位學生站在或坐在密蘇里州獨立城的標示牌旁邊。請一位學生在白板上畫一頂帳篷。(若是教室夠大,不妨帶一頂帳篷到課堂去,並請一至二位學生將帳篷鋪開來,代表聖徒開始要建造一座供避難的城市。)

    • 你有沒有在搭設帳篷時搭錯,或曾否只用一部分的零件來搭帳篷?發生了什麼事?

    請學生默讀教義和聖約105:5,找出錫安的「帳幕」必須要如何建立,才能為主所接受。請學生報告他們所發現的事情。

    將以下原則寫在白板上:錫安必須按照高榮國度律法的原則建立起來。說明主在1831年啟示錫安地的位置後,祂在接下來兩年給予聖徒們多項啟示,說明建造錫安所應遵循的原則。

    在白板上寫出下列參考經文:

    教義和聖約82:14-19

    教義和聖約97:10-16

    教義和聖約97:21-22,25-27

    教義和聖約133:4-9

    將學生分成四組,指派各組一段白板上所列的參考經文。請各組閱讀指派給他們的經文,並找出為了成功建立錫安,聖徒必須遵守哪些正義的原則或誡命。

    學生研讀指定的經文之後,請他們報告他們所找到的事情。請一位學生將他們的答案寫在白板上。(學生的答案應包括下列各項:遵行獻納律法,並尋求他人的福祉〔教約82:17-19〕;建造一座聖殿,並在聖殿裡接受指示〔教約97:10-14〕;保持心地純潔〔教約97:16,21〕;遵守誡命〔教約97:25-26〕;並聖化自己,「……要從巴比倫出來」,意思是要遠離世俗〔教約133:4-5〕。)

    • 奉行這些正義的原則可以在哪些方面幫助聖徒建立錫安,並保護他們度過靈性的風暴?在今日奉行這些原則,可以如何使我們受到保護呢?

    不妨請幾位學生拿著自己的經文,站在或坐在俄亥俄嘉德蘭的標示牌旁邊,並請一、兩位學生站在或坐在密蘇里州獨立城的標示牌旁邊。說明主在1831年7月透露錫安的位置後,許多聖徒旅行了將近900英里,從俄亥俄嘉德蘭前往密蘇里州的獨立城屯墾並建立錫安。其他人則留在嘉德蘭和東部的其他地方。1834年2月17日教會要在嘉德蘭成立支聯會。

    指著帳幕的圖片(或你帶到課堂上的帳篷)。說明當聖徒一起努力建立錫安,錫安保護的祝福會擴及他們所有人,甚至保護居住在密蘇里州獨立城以外的聖徒。聖徒們一起努力貢獻經費及資源,以奠定錫安城的基礎。請學生想像:錫安擴張的帳幕遮蔭著嘉德蘭的聖徒。

    聖徒和密蘇里州的其他居民發生紛爭

    為幫助學生了解1831年到1833年之間於俄亥俄及密蘇里州發生的事件,請嘉德蘭標示牌旁的學生讀出以下的說明,該說明闡述在嘉德蘭錫安支聯會的聖徒如何幫助建立在密蘇里州的錫安中心地。請全班仔細聆聽,找出嘉德蘭的聖徒做了哪些事來幫助建立錫安。

    俄亥俄嘉德蘭:在1831年11月舉行了一連串的大會,約瑟·斯密和教會其他領袖編纂到此時為止所接受到的啟示,並計劃要印製成冊。奧利佛·考德里和約翰·惠特茂接受了把啟示帶到密蘇里州的重責大任,好讓威廉·斐普能把它們印製成誡命書。在1831年到1832年間,約瑟不斷接受啟示並翻譯聖經。他在1832年春天去了一趟密蘇里州拜訪錫安的聖徒,警告他們撒但企圖「使他們的心偏離真理」(教約78:10),並協調嘉德蘭和獨立城的主教倉庫工作。有些在俄亥俄的教會成員,捐輸金錢幫助購買補給品和密蘇里州的土地。許多聖徒繼續前往錫安,1832年年底,大約有三分之一的教會成員住在傑克森郡。

    • 約瑟·斯密和其他在嘉德蘭的聖徒如何協助密蘇里州的聖徒開始建立錫安呢?

    請一位學生讀出有關聖徒努力興建錫安城的資料。請全班找出聖徒們開始建立錫安時,做了哪些正確或不正確的事。

    密蘇里州獨立城:帕雷·普瑞特描述錫安聖徒的屯墾情形,說道「和平與富足是他們勞動的酬報,並使曠野變成肥田」(Autobiography of Parley Parker Pratt, ed.ParleyP.Pratt [1938], 93)。密蘇里州的教會領袖致力滿足遷入的聖徒的需要,包括購買土地,並且設置一家商店和印刷社。到了1833年7月,密蘇里州的後期聖徒人口幾乎增加到1200人。但是領袖們和聖徒們卻還是有各自的問題。有些教會成員放縱自己的私欲與貪婪,不願奉行獻納律法。

    除了聖徒本身不服從所導致的問題之外,他們還面臨與該地區居民間的敵對衝突。密蘇里州居民越來越擔心「摩爾門」的快速成長,以及他們在當地經濟和政治上的影響力。地方上的宗教領袖不認同聖徒的信仰。有一位宗教領袖對外散播有關教會成員的不實言論,而且鼓勵人民使用暴力對抗他們。然後在1833年7月,威廉·斐普出版了一篇標題為「解放黑人」的文章,其中告誡傳教士在奴隸當中的傳道工作。當時的密蘇里州居民支持蓄奴,他們誤以為聖徒在邀請被解放的黑奴來到密蘇里州來。這使得該州劍拔弩張的情勢更加緊張。1833年7月20日,一群暴徒把印刷板丟到大街上、砸毀印刷室,並銷毀了大部分還未裝訂的誡命書書頁;還把焦油和羽毛澆在裴垂治主教和一位名叫查理·艾倫的歸信者身上,在鎮上威嚇叫囂。敵對仇視持續不斷,聖徒們在那一年的11月和12月被迫離開傑克森郡。

    • 如果你是其中一位的正義聖徒,希望獲得主的保護卻被驅離傑克森郡,你會作何感受?

    • 如果有人問你,為什麼早期的聖徒們無法建立錫安城,你會怎麼回答?(為幫助學生回答這個問題,你可以請他們閱讀教義和聖約101:6-7103:2-4105:3-4,9。)

    如果你還沒有請學生回到座位,現在就請他們這麼做。

    錫安的未來將會如何?

    請一位學生讀出教義和聖約97:21。請全班跟著仔細看,找出主如何描述錫安。你可以建議學生將教導以下這項真理的字詞劃記起來:心地純潔者就是錫安。請學生看白板上所列出的原則和行為,並提問下列問題:

    • 這些正義的原則以哪些方式幫助人能成為心地純潔者?

    • 我們現今在建立錫安一事上,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我們可以過正義的生活,並鼓勵他人去過正義的生活。當我們奉行和分享福音時,錫安的疆界就會擴大、教會的支聯會將獲得鞏固,而神會祝福聖徒蒙受保護。)

    請學生思考寫在白板上的正義的原則。鼓勵他們在自己的隨堂筆記或經文研讀日記中,寫出一項要更忠信地奉行其中某項原則的目標。

    注釋及背景資料

    錫安必須依據正義的原則來建立

    十二使徒定額組的陶德·克理斯多長老談到建立錫安的條件,是要建立在高榮國度律法的原則上:

    陶德·克理斯多長老

    「建立錫安所需完成的工作中,大部分需要靠我們個人努力地成為『心地純潔者』(教約97:21)。『除非藉著高榮國度律法的原則,錫安就不能建立起來;否則我就不能接受她為我自己的』(教約105:5)。高榮國度的律法所指的當然就是福音的律法和聖約,其中包括了要常常記得為救主,以及立約要服從、犧牲、奉獻和忠貞。

    「救主譴責一些早期聖徒,充滿『情欲……的慾望』(教約101:6;亦見教約88:121)。當時他們所處的世界中並沒有電視、電影、網際網路和iPod。身處在當今充斥著性暗示影像和音樂的世界裡,我們是否能夠脫離情欲的慾望和隨之而來的邪惡呢?我們不會放寬端莊衣著的尺度極限,或沉迷於傷風敗俗的色情,而是會飢渴慕義。為了來到錫安,你我僅僅只是比別人少作惡一點是不夠的。我們不僅要作好人,還要成為聖潔的男女。回想一下尼爾·麥士維長老所說的話,讓我們一勞永逸地在錫安建立起永久的居所,放棄我們在巴比倫的避暑小屋吧(see Neal A. Maxwell, A Wonderful Flood of Light [1990], 47)」(參閱「來到錫安」,2008年11月,利阿賀拿,第38-39頁)。

    總主教團的奇斯·麥克慕林主教列舉幾項建立錫安的原則:

    奇斯·麥克慕林主教

    「獻納的聖約包括了犧牲,涵蓋了愛心、工作自立,是建立神國最基本的要件。主說:『除非藉著高榮國度律法的原則,錫安就不能建立起來』〔教約105:5〕。獻納的聖約是這項律法的精義,總有一天,我們會要貫徹執行的。這項聖約包含了將『個人的時間、才能與金錢,用來照顧別人的需要——不論是屬世或屬靈的——及建立主的國度』〔見1984年12月,聖徒之聲,第7頁〕。

    愛心、工作、自立獻納等原則都是神所賜予的原則。接受這些原則,照樣去行的人,就成為心地純潔者,正義團結就成為他們社會的特色,他們的安定和諧是各國的大旗。約瑟·斯密先知說:

    「『建立錫安在每一個時代都是神子民所關心的偉業;是先知、祭司及國王特別喜歡談論的主題;……留待我們目睹、參與並幫助推進這末世〔錫安〕的榮耀。……一項預定要促成魔鬼的滅亡、大地的革新、神的榮耀、和人類家庭的救恩的工作』〔參閱約瑟·斯密先知的教訓,約瑟·斐亭·斯密編選(1976),第231-232頁〕」(「來到錫安!來到錫安!」,2002年11月,利阿賀拿,第96頁)。

    為什麼早期的聖徒無法建立聖城?

    十二使徒定額組的陶德·克理斯多長老教導:

    陶德·克理斯多長老

    「教會早期的成員在先知約瑟·斯密的指導下,試圖在密蘇里州建立錫安的中心地,但他們不夠配稱來建造聖城。主說明他們失敗的原因之一是:

    「『他們沒有學會服從我向他們手中要求的事,反而充滿各種邪惡,不盡聖徒的本分,不把他們的財物分給他們中間貧窮困苦的人;』

    「『也不按照高榮國度的律法所要求的團結,團結起來』(教約105:3-4)。

    「『他們當中有衝突、紛爭、妒嫉、爭鬥,又有情欲和貪婪的慾望;所以,他們用這些事污染了他們的繼承產業』(教約101:6)。

    「我們與其過於嚴苛地評斷這些早期聖徒,不如好好地審視自己,看看自己是否能做得更好。

    「錫安之所以能成為錫安,是因為其居民的品格、特質和忠信。記住,『主稱祂的人民為錫安,因為他們一心一意,且住在正義中;他們當中沒有窮人』(摩西書7:18)。如果我們想在自己的家庭、分會、支會及支聯會中建立錫安,就必須達到此一標準。我們必須做到:(1)一心一意、團結合一,(2)無論是個人或全體,都要成為聖潔的人,(3)要有效率地照顧貧困者,以消除我們之間的貧窮。我們不能等到錫安來時,才完成這些事——只有在這些事情實現以後,錫安才會來臨」(「來到錫安」,2008年11月,利阿賀拿,第37-38頁)。

    建立支聯會就像建立錫安聖城

    布司·麥康基長老解釋支聯會是供住在世界各地聖徒們的聚集地:

    布司·麥康基長老

    「一個支聯會有其地理界限。建立一個支聯會,就像建立一座聖城。世界上的每一個支聯會,就是住在那一區的失散的以色列羊群的聚集地。……

    「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在我們自己的生活中建立錫安,也就是成為心地純潔者。主的應許是:『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馬太福音5:8)。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推廣錫安的界線,就是帶領我們的朋友鄰人進入以色列羊圈中」(「建立錫安」,1977年9月,聖徒之聲,第12-15頁)。

    約瑟·斯密自密蘇里州返回嘉德蘭

    約瑟·斯密拜訪密蘇里州的聖徒後,記載以下有關他返回嘉德蘭的旅程。

    先知約瑟·斯密

    「5月6日〔1832〕我與獨立城的弟兄分手,偕同雷格登和惠尼弟兄返回嘉德蘭,經過聖路易,再從那裡前往印地安那的文森斯;繼而前往新奧巴尼,靠近俄亥俄河瀑布附近的地方。我們抵達最後的地點以前,馬兒受到了驚嚇,馬車仍全速前進時,惠尼主教就想跳下馬車,但因為外套被勾住,腳被絆進車輪,造成他的腿與腳有好幾處骨折;同時跳下車的我則安然無恙。我們待在波特先生位於南卡羅來納綠村的公館四個星期,雷格登長老則直接回到嘉德蘭。在這段期間,惠尼弟兄三餐照常並夜夜好眠,有我們房東的兄弟——波特醫生——照料著他,波特醫生說可惜他們那裡沒有『摩爾門』,因為他們可以治骨折或做其他的事情。我留下來跟惠尼弟兄一起,並施助他,直到能夠移動他為止。我待在這個地方的時候,經常走到樹林裡,在林中看到好幾個新墳;某天我起身離開晚餐的餐桌,直接走到門外,極為嚴重地吐了起來。我吐了一大堆的血和有毒的物質,因為內臟的肌肉痙攣極為猛烈,我的下巴不一會兒就脫臼了。在這種情形下,我還能使用雙手,就一路盡快爬到惠尼弟兄身邊(他那時躺臥在床);他把雙手放在我身上,並奉主的名施助我,我就在一瞬間痊癒了,然而毒藥的毒性甚鉅,造成我大部分的頭髮開始掉落。我要稱謝天父為了我,在這攸關性命的一刻出手搭救,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惠尼弟兄已經將近四個星期沒有下過床,當我從樹林漫步回來房間以後,我告訴他如果他同意早上就動身回家,那麼我們就可以搭篷車到河岸,路程約4哩,那裡會有渡船等我們,可以迅速帶我們過河,上了岸我們也找得到直接送我們到碼頭的出租馬車,到了碼頭也有等候載客的船。我們會在十點以前溯流而上,並有一趟滿載而歸的返家之旅。他鼓起勇氣,並告訴我他要去。我們第二天早上就動身,發現每一件事就像我告訴他的那樣,因為我們很快便在十點鐘以前溯河而上,接著在威爾斯維下船,搭乘驛馬車前去查登,在那裡又坐上篷車到嘉德蘭,我們在6月的某個時候抵達那裡」(in History of the Church, 1:271–72)(亦見圓滿時代的教會歷史學生用本,第2版〔教會教育機構用本,2003〕,第116頁)。

    傑克森郡的迫害

    「〔1833〕4月結束以前,迫害的氣氛到處彌漫。剛開始的時候,當地居民警告教會成員他們並不歡迎這麼多的後期聖徒遷來;他們害怕這些人很快就會在投票時成為多數。聖徒大多來自北部各州,一般都反對黑奴制度;然而蓄奴當時在密蘇里州是合法的。……

    「敵對者當中流傳著一份有時被稱為「秘密憲法」的公報,以徵求志願消除「摩爾門之災」的人簽名連署;這種憎恨的情緒在1833年7月20日達到了極點。有一群人數約四百名的暴徒在獨立城前的法院集合,協商如何行動。他們遞交陳情書給教會領袖,要求聖徒離開傑克森郡,停止他們所發行的報紙「晨昏之星」,並且禁止再讓聖徒進入傑克森郡。暴徒發現教會領袖不同意這些違法的要求,便轉而攻擊報社,也就是該報編輯威廉·斐普的家。攻擊者偷走印刷機並毀壞建築物。……

    「暴徒於〔1833〕7月23日再度到來;教會領袖表示只要不傷害教會成員,他們願以自己作為交換。但是暴徒恐嚇要傷害所有成員,也威脅教會領袖同意要所有後期聖徒離開傑克森郡。由於暴徒的舉動違反美國憲法及密蘇里州的法律,教會領袖便向州長鄧克林但以理尋求協助。州長向他們說明公民的權利,並指示聖徒要以法律途徑解決。……

    「1833年底,多數聖徒橫渡密蘇里河,北上到克雷郡暫時建立避難所」(傳承: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簡史〔1996〕,第40,42,4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