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課:猶他戰爭與梅都斯山大屠殺
    註腳

    第151課

    猶他戰爭與梅都斯山大屠殺

    導言

    1850年代,後期聖徒與美國政府官員之間關係緊張、溝通不良,導致了1857年到1858年的猶他戰爭。1857年9月,有些後期聖徒也和經過猶他的移民篷車隊員發生衝突。由於憤怒和恐懼,有些南猶他的後期聖徒策劃並屠殺了約120名前往加州的移民。這項暴行就是今天所稱的梅都斯山大屠殺。

    教學建議

    後期聖徒和美國政府間關係日益緊張

    說明在1857年7月24日,百翰·楊會長和一群聖徒在慶祝抵達鹽湖谷十週年時,得到消息證實之前的傳言屬實,即有支軍隊即將來到鹽湖城。在之前幾年中,後期聖徒和美國政府官員之間已因意見不合和溝通不良,導致雙方關係日益緊張。聖徒希望由自己選任的領袖管理,拒絕了聯邦任命的,和他們價值觀不同的官員。這樣的情況讓某些聯邦政府官員認為他們是在反叛美國政府。美國總統雅各·布坎南未經美國國會通過,擅自派了大約1,500名騎兵去鹽湖城,要強迫猶他人接受新的政府官員。

    • 如果你是1857年時的後期聖徒,聽到有一大群軍隊正接近你的城市,你可能會有什麼顧慮?(學生可能會提到聖徒曾經被人用暴力驅離俄亥俄州、密蘇里州和伊利諾州;許多人失去了寶貴的財產和土地;也有人被殺,或是因為迫害的連帶因素而死。聽到軍隊正在接近的消息,使得聖徒開始擔心這類事件可能會在猶他重演。)

    請一位學生讀出以下這段話:

    楊會長和教會其他領袖在對聖徒講道時,都將正在前來的軍隊描述為敵人。多年來一直要求聖徒儲存穀物的楊會長,再次提出這項指示,這樣一來,如果他們必須逃離軍隊,才會有糧食可吃。身為猶他總督的他,也指示該地區的民兵要準備捍衛領土。

    有些後期聖徒和移民篷車隊員發生衝突

    出示一張類似這裡所附的地圖,或在白板上畫一張。請一位學生讀出以下兩段文字:

    美國西部地圖

    就在後期聖徒正準備捍衛領土,對抗前來的美國軍隊時,一支從阿肯色州西行,要前往加州的移民篷車隊進入了猶他。篷車隊裡有些成員很沮喪,因為他們很難向聖徒買到他們十分需要的穀物;因為聖徒受到指示要儲存穀物。這些移民也因為聖徒不希望篷車隊的牛馬消耗了自己的家畜所需的食物和飲水,而和聖徒發生衝突。

    緊張情勢在錫達市爆發;錫達市是通往加州的路上的最後一個猶他屯墾區。一些篷車隊員和一些後期聖徒之間發生對峙。有些篷車隊員威脅要加入正在前來的政府軍隊,合力對抗聖徒。雖然篷車隊長斥責隊員不應作此威脅,但有些錫達市的領袖和居民卻將那些移民視為敵人。篷車隊在抵達鎮上大約一小時後就離開了,但錫達市的部分居民和領袖卻想去追趕,懲罰那些威脅他們的人。

    請學生想想自己曾經與另一人或一群人發生衝突的經驗。請一位學生讀出尼腓三書12:25。請全班跟著仔細看,找出耶穌基督教導了哪一項原則,可以在我們與他人關係緊張時引導我們。

    • 你認為「趕緊與〔你的仇敵〕和好」是什麼意思?

    為了幫助學生了解這句話,可以請一位學生讀出以下這段話:

    七十員大衛·蘇倫森長老教導,「趕緊與〔你的仇敵〕和好」這句話的意思是「要儘早消除彼此的歧異,不要讓激動的情緒失控,進而擴大為身體或情緒的虐待,淪為憤怒的奴隸」(「寬恕會化仇恨為愛」,2003年5月,利阿賀拿,第11頁)。

    • 你會怎樣用自己的話概述救主在尼腓三書12:25中的教導?(學生回答時,將一項類似以下的原則寫在白板上:我們若用主的方式解決與他人的衝突,就能避免紛爭的有害後果。

    • 服從尼腓三書12:25中的這項原則,可能會如何幫助因為篷車隊成員而不高興的後期聖徒?

    說明由於這些聖徒沒有用主的方式解決他們和那些移民間的衝突,情況就變得很嚴重。錫達市市長兼民兵少校,同時也是支聯會會長的以撒·海特,請求住在附近帕洛瓦屯墾區的民兵指揮官允許,讓他動員民兵來對抗篷車隊的威脅。民兵指揮官威廉·丹恩勸告以撒·海特不要理會那些移民的威脅。但以撒·海特不顧這項勸告,仍和錫達市其他領袖決定說服當地一些印第安人去攻擊篷車隊,偷他們的牛隻,藉此懲罰那些移民。以撒·海特請當地的教會成員兼民兵少校約翰·李帶領這次攻擊;他們兩人計劃把這次行動歸咎到印第安人頭上。

    • 當威廉·丹恩勸告錫達市的領袖不要動用民兵時,他們原本應該怎麼做?他們因為拒絕這項勸告而做出了什麼事?(學生回答後,將以下原則寫在白板上:如果我們忽略忠告而不去做對的事,就變得很容易作出不好的選擇。

    指出這些人的行動違反了他們的聖職職責。請一位學生讀出教義和聖約121:36-37。請全班跟著仔細看,找出主對那些行事不正義的聖職持有人的警告。

    • 主對那些企圖掩飾自己的罪行或行為不正義的聖職持有人作出哪些警告?

    讀或摘述以下段落,並請學生仔細聆聽,錫達市的領袖在忽視所接受到的忠告後,繼續作了哪些不好的選擇。

    以撒·海特把攻擊篷車隊的計畫呈到當地由教會領袖、社區領袖及民兵領袖組成的議會中。有些議會成員強烈不贊同這項計畫,並問海特是否曾跟百翰·楊會長商量過此事。海特說沒有,所以同意派信差雅各·哈斯蘭送信到鹽湖城,說明整個情況,並請示該如何處理。但由於鹽湖城距離錫達市大約250英里,信差快馬加鞭、辛苦趕路,到達鹽湖城並帶回楊會長的指示,也需要大約一週時間。

    以撒·海特交代信差把信送出前不久,約翰·李就和一群印第安人到一處稱為梅都斯山的地方攻擊移民營地。李帶頭攻擊,但卻隱匿了自己的身份,好看起來像是只有印第安人涉案。有些移民被殺或受傷,其餘的人打敗了攻擊者,迫使李和印第安人退走。移民隊伍立刻將篷車緊緊圍成一圈車陣,作為保護。在圍攻篷車隊的五天中,又有兩次攻擊。

    錫達市民兵曾一度注意到有兩名移民男子到了篷車陣外面,便向他們開火,殺了其中一人。另一個人逃走了,把消息帶回篷車營,說有白人參與這次攻擊事件。計劃攻擊之人的騙局就這樣被揭穿了。要是讓那些移民去了加州,消息一傳出,大家就知道後期聖徒要為攻擊篷車隊一事負責。策謀的人害怕這消息會給自己和他們的人帶來負面後果。

    • 他們決定不服從民兵指揮官的勸告,導致了什麼後果?

    • 這時,那些需為攻擊事件負責的人有哪些選擇?(他們可以承認所做的事,接受後果,或企圖遮掩他們的罪行。見教約121:37。)

    • 他們原本應該怎麼做?

    請學生思考下列問題:

    • 你做錯事時,會怎麼做?你會承認自己做錯事,接受後果呢?還是會企圖欺騙,藉以遮掩罪行?

    有些後期聖徒策劃並執行梅都斯山大屠殺

    說明那些參與攻擊移民行動的教會成員選擇企圖遮掩他們的罪。請全班在你讀出或摘述以下段落時,仔細聆聽這項決定造成什麼後果:

    為了阻止消息外洩,不讓人知道後期聖徒參與了攻擊篷車隊的行動,以撒·海特、約翰·李和當地其他的教會領袖及民兵領袖擬定計畫,要殺害所有剩下的移民,只放過幼兒。為了執行這計畫,約翰·李去到移民隊伍那裡,說民兵會引導他們安全返回錫達城,保護他們不再受到攻擊。就在移民隊伍走向錫達市的途中,民兵調頭回來,對他們開火。一些印第安人也從藏身處衝出來加入攻擊。整個篷車隊大約140名的移民中,只有17名年幼的孩子沒被殺。

    屠殺事件後兩天,雅各·哈斯蘭帶著楊會長回覆的信息回到錫達城,指示當地的領袖要讓篷車隊安然離去。「海特讀到楊會長的話時,哭得像個孩子,只說得出『太遲了、太遲了』這幾個字」(Richard E. Turley Jr., “The Mountain Meadows Massacre,” Ensign, Sept. 2007, 20)。

    說明某些後期聖徒領袖和南猶他居民的選擇,導致了梅都斯山大屠殺的悲劇。相反地,鹽湖城的教會領袖及地方領袖卻在1858年,透過和平談話及談判,解決了和美國政府間的衝突。在這個後來稱為猶他戰爭的衝突中,美國軍隊和猶他民兵雖曾做出一些侵略行為,卻從未交戰。

    • 你會如何摘要說明那些導致梅都斯山大屠殺的選擇?

    • 我們可以從這次悲劇學到哪些原則?(學生可能指出不同的原則,但他們的回答可能會包括以下原則:選擇遮掩我們的罪會使我們犯下更多的罪。選擇遮掩我們的罪會帶來懊悔和痛苦。

    說明梅都斯山大屠殺不僅導致大約120人喪生,還對倖存的孩子和受害者的其他家屬造成極大痛苦。派尤特族印第安人也因這起罪行蒙受不公平的責難。此外,「執行此屠殺行動的其他民兵,一輩子都活在罪疚的可怕煎熬中,經常夢見自己當年所做及所見的一切」(Richard E. Turley Jr., “The Mountain Meadows Massacre,” 20)。

    向學生保證,要是他們已開始走上錯誤和犯罪的路,可以藉著轉向主、悔改他們的罪,來避免將來的傷心懊悔。

    說明因為有些當地的後期聖徒負責策劃並執行梅都斯山大屠殺,有些人就因為這事件,對整個教會產生了負面的觀感。

    • 為什麼我們務必了解,某些教會成員的錯誤行為並不能影響福音的真實性?

    請一位學生讀出以下總會會長團的亨利·艾寧會長所說的話:

    亨利·艾寧會長

    「我們所信奉的耶穌基督的福音憎惡冷血殺害男人、女人和小孩的行為。耶穌基督的福音的確宣揚了和平及寬恕。我們的教會成員很多年前〔在梅都斯山〕做的事,既嚴重且無可辯駁地悖離了基督徒的教訓和品行」(“150th Anniversary of Mountain Meadows Massacre,” Sept. 11, 2007, mormonnewsroom.org/article/150th-anniversary-of-mountain-meadows-massacre)。

    請一位學生讀出希拉曼書5:12。請全班跟著仔細看,找出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培養及維持我們的見證,以便在遇到困難的時候,例如,在知道有些教會成員沒有根據耶穌基督的教訓生活時,我們的信心仍不會動搖。

    • 根據希拉曼書5:12,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培養及維持我們的見證?(學生回答後,你可以將以下原則寫在白板上:我們可以將信心建立在耶穌基督的基礎上,來培養堅強的見證。

    如要闡釋這個原則,請一位學生讀出以下這段話:

    「雅各·桑德斯是當時屠殺事件倖免於難的一位孩童……的曾孫〔也是一位教會成員〕。……桑德斯弟兄……說,知道自己的祖先在那次屠殺事件中遭到殺害,『並不會影響我的信心,因為我的信心奠基在耶穌基督,而不在教會任何一個人身上』」(Richard E. Turley Jr., “The Mountain Meadows Massacre,” 21)。

    • 當我們得知有些教會成員沒有遵行救主的教訓時,我們對耶穌基督的信心會如何堅固我們?

    • 你做了什麼事來幫助自己將信心建立在耶穌基督的根基上?

    見證遵行救主的教訓生活以及將信心奠基在祂和祂的福音之上,有多重要。請學生想想,他們要怎樣更加把信心建立在耶穌基督的根基上,並設立目標去做。

    注釋及背景資料

    梅都斯山大屠殺的責任歸屬

    總會會長團的亨利·艾寧會長發表了以下聲明,指出梅都斯山大屠殺的責任歸屬:

    亨利·艾寧會長

    「此大屠殺的責任在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於梅都斯山附近地區,擔任民事和軍事職位的當地領袖,以及在他們指揮下行動的教會成員。……

    「……我們不懷疑,上天的公道會使適當的懲罰降在那些要為大屠殺負責的人身上」(“150th Anniversary of Mountain Meadows Massacre,” Sept. 11, 2007, mormonnewsroom.org/article/150th-anniversary-of-mountain-meadows-massacre)。

    教會史記員暨紀錄員助理小理查·泰利說明,總會教會領袖最終如何得知這起屠殺事件。他也摘要說明臨到犯罪者身上的後果:

    小理查·泰利

    「雖然鹽湖城的百翰·楊和教會其他領袖在事發後不久就得知這起屠殺事件,但是他們對屯墾區居民參與此事的程度以及這樁惡行的詳情,都是後來才慢慢得知的。1859年,他們卸任了以撒·海特支聯會會長的召喚,也卸任了錫達城參與此屠殺事件的教會其他重要領袖。1870年,以撒·海特和約翰·李被開除教籍。

    「1874年,領地的大陪審團起訴了九名參與屠殺事件的人。他們大多最後都遭逮捕,不過只有李被審訊、判罪和處死。另一位遭到起訴的人作了污點證人〔自願作證並提出證據證明其他被告有罪〕,而其他人則花了許多年逃避法律追捕。執行此屠殺行動的其他民兵,一輩子都活在罪疚的可怕煎熬中,經常夢見自己當年所做及所見的一切」(Richard E. Turley Jr., “The Mountain Meadows Massacre,” Ensign, Sept. 2007, 20)。

    梅都斯山大屠殺相關事件時間表

    1857年9月3日,星期四:大約140人的篷車隊經過猶他州錫達市,隊員大多來自阿肯色州。有些篷車隊員開始和一些當地的後期聖徒捲入衝突之中。一些篷車隊員拒捕後,香柏市當地的教會領袖和政府官員徵求附近帕洛瓦地區的軍隊指揮官威廉·丹恩的允許,召集民兵對抗移民者。

    1857年9月4日,星期五:威廉·丹恩回覆指示香柏市的領袖不可對移民者採取任何行動。以撒·海特和錫達市的其他領袖醞釀出一項計畫,要說服當地的印第安人攻擊移民者的篷車隊。海特從附近的哈茂林堡招募了約翰·李來主導攻擊事件。

    1857年9月6日,星期日:以撒·海特主領一場在香柏市的議會,告訴其他的領袖有關這項攻擊移民的計畫。有些領袖反對這項計畫,並勸海特差遣使者雅各·哈斯蘭,去尋求百翰·楊會長關於此事的忠告。

    1857年9月7日,星期一:約翰·李和印第安人在梅都斯山攻擊移民篷車隊。雅各·哈斯蘭帶著一封信離開錫達市,前往鹽湖城請求百翰·楊會長的指示。兩名香柏市民兵攻擊兩位不在篷車陣內的移民。一位移民倖存,並且回到篷車陣,讓移民知道當地的居民正在攻擊移民隊伍。

    1857年9月8日,星期二:一些後期聖徒與印第安人又參與了兩起攻擊篷車隊的行動。移民隊伍成功地捍衛自己的營區,但錫達市的人又殺了兩個試圖逃出來求救的人。

    1857年9月9日,星期三:以撒·海特離開錫達市前往帕洛瓦會見威廉·丹恩。帕洛瓦議會決定,移民車隊應該獲准和平地離開,但海特私下遊說,並獲得丹恩的允許,召集民兵攻擊被包圍的移民。

    1857年9月10日,星期四:以撒·海特返回香柏市,並與當地的領袖商議。他們下令殺害所有的移民,只放過年幼的孩子。雅各·哈斯蘭抵達鹽湖城,傳達了海特的訊息,並帶著楊會長的回應啟程返回錫達市。

    1857年9月11日,星期五:當地的民兵誘使其餘的移民離開他們的營區。民兵團和印第安人攻擊移民,殺死所有人,只放過17名年幼的孩子。

    1857年9月13日,星期日:雅各·哈斯蘭從鹽湖城返回,帶了百翰·楊的書面指示,要讓移民平安地離去。

    1859年:聯邦官員接管了倖存的孩子,把他們送回阿肯色州親戚處。

    1870年:百翰·楊得知這起屠殺事件的相關詳情,開除了以撒·海特和約翰·李的教籍。

    1874年:領地的大陪審團起訴了九名參與屠殺事件的人。

    1875年:約翰·李是唯一被審訊的犯罪者,但是此案懸而不決。

    1876年:約翰·李再次受審,並因他在大屠殺中的角色被宣判有罪。

    1877年3月23日,星期五:約翰·李在梅都斯山被死刑隊處死。

    猶他戰爭

    1857年中,後期聖徒領袖聽到謠傳說聯邦政府將調換百翰·楊,任命一位新的猶他地區總督,並以一大群聯邦軍隊作為後援。這些謠傳後來在7月24日獲得從東部來到鹽湖城的後期聖徒之證實(see Ronald W. Walker, Richard E. Turley Jr., and Glen M. Leonard, Massacre at Mountain Meadows: An American Tragedy [2008], 30)。亞伯拉罕·史慕特和波特·洛克威爾於7月23日抵達鹽湖城,告訴聖徒軍隊正在接近的消息。第二天,他們帶了這項消息到大白楊峽谷,百翰·楊當時和許多的聖徒正在慶祝先驅者進入鹽湖城10週年(見圓滿時代的教會歷史學生用本,第二版〔教會教育機構課本,2003〕,第369-370頁)。

    百翰·楊和教會其他領袖相信,聯邦軍隊是懷著對後期聖徒的敵意前來。1857年8月初,教會領袖宣布一項計畫,要防止或拖延軍隊進入猶他領地。1857年9月15日,百翰·楊宣布戒嚴。他也「命令納府軍團準備抵禦外侮。猶他幾乎每個社區都加快備戰工作,他也指示村莊的主教,萬一真的爆發戰爭便準備燒燬一切東西」(圓滿時代的教會歷史學生用本,第371頁)。

    納府軍團〔猶他領地的民兵團名稱〕的成員奉派在軍隊來領地的路上騷擾他們。「〔軍團的成員〕共計焚燬了74輛篷車,包括足夠一支大軍吃三個月的糧食和必需品。與遠征軍同行的兩千頭牛中,突襲隊就抓走了一千四百頭」(圓滿時代的教會歷史學生用本,第374頁)。這些行動拖延了軍隊行進的速度,讓他們一直到1858年春天才進了鹽湖山谷。

    1858年3月,楊會長指示聖徒們撤離北猶他的所有屯墾區。聖徒「將切割好要建造聖殿的石塊排列整齊,填滿地基後掩埋,這樣一來建地就像一塊耕地一樣,不會有人破壞」(圓滿時代的教會歷史學生用本,第376頁)。鹽湖城的房舍和其他建築物都被放滿了稻草,方便被燒掉而不被軍隊佔據。超過三萬名聖徒遷徙到普柔浮和其他猶他中部和南部的城鎮,當地的教會成員則提供他們房屋並照顧他們。

    鹽湖城的教會領袖及地方領袖透過和平談話及談判,解決了和美國政府間的衝突。1858年4月,教會領袖歡迎新的領地總督阿佛烈·卡明進鹽湖城。百翰·楊將封好的領地紀錄和印璽交給新的總督,並與他建立了友善的關係。6月初,雅各·布坎南總統派的使者抵達鹽湖城,提出一項提議,說他們願意特赦後期聖徒。教會領袖接受了這項提議,使得納府軍團可以免因他們襲擊軍隊補給車隊的行動而被定罪。6月26日,軍隊平和地進入了寧靜,且幾乎被遺棄的首府。因為軍隊沒有干擾聖徒的產業,所以留在城裡的聖徒就沒有按自己的威脅將建築燒燬。軍隊在城裡待了幾天後就離開,並在距鹽湖城西南方48英里(77公里)處建了新的前哨基地,稱為佛洛伊營。1858年7月1日,百翰·楊指示聖徒重返他們在北猶他的家園(見圓滿時代的教會歷史學生用本,第375-377頁)。

    移民隊伍中倖存的小孩後來怎麼樣了?

    有些後期聖徒收留了在屠殺事件中倖存的移民孩子並給予照顧。1859年,聯邦官員接管了這些孩子,把他們送回阿肯色州的親戚處。

    移民篷車隊的隊員有毒害印地安人嗎?

    教會史記員暨紀錄員助理小理查·泰利說明:

    小理查·泰利

    「猶他的一些舊史在追溯梅都斯山事件時,接受了下毒也是導致衝突的說法;也就是來自阿肯色的移民者故意在猶他中部費爾摩鎮附近的一條小溪下毒,並棄置了一具牛屍,導致當地的印第安人生病死亡。按照這個故事的說法,印第安人因此勃然大怒,於是跟蹤這群移民到梅都斯山,在那裡自己動手殺了他們,不然就是逼迫屯墾區害怕的後期聖徒加入攻擊的行列。歷史的研究顯示,這些故事並不屬實。

    「移民隊伍的一些牛隻在途中確實有死亡(包括在費爾摩附近),不過,死因顯然是1850年代橫跨大陸西遷路程中感染牛隻的一種流行疾病。人類會因傷口接觸到受感染的動物或吃到受污染的肉而生病。那時候的人沒有這項現代知識,因此人們懷疑下毒是導致問題的原因」(“The Mountain Meadows Massacre,” Ensign, Sept. 2007, 16)。

    教會成員令人遺憾的行為

    以下由總會會長團的迪特·鄔希鐸會長說的這段話,能幫助我們知道,在得知教會領袖所犯的過錯時,應該如何回應:

    迪特·鄔希鐸會長

    「坦白說,有時候教會成員或領袖就是會犯錯。有時候我們會說出或做出不符合我們的價值觀、原則,或教義的事情。

    「我想,教會只有在完美的人掌管之下,才會完美。神是完美的,祂的教義是純正的。但是祂透過我們這群不完美的孩子來做事工的——而不完美的人會犯錯。

    「從過去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狀況,將來也會繼續如此,直到基督親自統治大地那完美的一天來到為止。

    「不幸的是,有些人因為人的過失而被絆倒。儘管如此,我們在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復興福音中所找到的永恆真理,不會因此被玷污、衰減或毀損」(「來加入我們吧」,2013年11月利阿賀拿,第22-23頁)。

    梅都斯山大屠殺

    如需更多關於梅都斯山大屠殺的資料,請前往LDS.org的福音主題,搜尋「梅都斯山大屠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