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你個人的影響力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你個人的影響力

只要跟從那位來自加利利的主耶穌基督,不論我們身在何處,也不論從事何種召喚,我們個人的影響力都會是良善美好的。

我親愛的弟兄姊妹,不論各位是在這裡或世界各地,我很榮幸接受指派向各位演說。我祈求大家為我禱告,並獻出信心。

40多年前,麥基奧大衛會長召喚我到十二使徒定額組時,以誠懇的笑容及溫柔的擁抱熱誠歡迎我。他給我的神聖忠告中有一項是:「有一項責任,沒有人能逃得開。那個責任就是一個人所能發揮的影響力。」

召喚早期使徒的情況反映了主的影響力。當祂要尋找有信心的人時,並不是從一大群自以為義的人當中挑選──那種人可以經常在猶太會堂中看到;祂反而是從迦百農的漁夫中召喚有信心的人。彼得、安得烈、雅各和約翰聽見祂的召喚:「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1時,都跟從了祂。原本滿心疑惑的西門,後來成了信心堅定的使徒彼得。

救主要揀選充滿熱誠與有能力的傳教士時,並不是從擁護祂的人當中尋找,而是從敵視祂的人當中尋找。大數的掃羅原本迫害教會,後來卻成為傳道者保羅。救贖主揀選了不完美的人來教導邁向完美的道路。祂在古時候如此,現在也如此。

祂召喚你我在世上為祂服務,祂把祂期望我們完成的事工交付我們。我們應該全心全力地付出、奉獻,那絕不會跟我們的良知相衝突。

只要跟從那位來自加利利的主耶穌基督,不論我們身在何處,也不論從事何種召喚,我們個人的影響力都會是良善美好的。

我們得到的指派工作或許看起來不重要、不必要,也乏人注意。有些人可能禁不住會這樣問:

「父啊,今日我當在何處工作?」

我的內心洋溢著愛與溫情。

於是祂指著一個小小地方,

說:「為我照顧那裡。」

我連忙回答:「噢,不,不要在那裡!

因為不論我做得多好,

都不會有人看見;

請不要派我去那裡。

祂再說話,卻不嚴厲,… …

「你是為他們工作,還是為我?

拿撒勒是個小地方,

加利利也是」。2

家是進行教導最理想的地方,也是學習的實驗室。家人家庭晚會能讓家中每個人的靈性有所成長。

「家庭是過正義生活的基石,沒有任何方式能取代其地位,或是能達成其……重要功能。」3曾有多位總會會長教導過類似的真理。

在家裡,父母可以教導兒女如何過未雨綢繆的日子。夫妻間若能分擔家務,彼此協助,就會在兒女成長、結婚、離家獨立的過程中為他們未來的家庭樹立模式。在家中學習到的教訓,影響最為深遠。興格萊戈登會長一直在強調避免不必要的負債、寅吃卯量式的錯誤觀念,或禁不起誘惑,總把慾望當成基本需求的想法。

使徒保羅給心愛的提摩太的訓誨,不啻為一項忠告,能讓我們個人的影響力深入周遭朋友的內心,他說:「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4

小時候,我們家是先驅支聯會第六-七支會的教友,支會裡因為教友遷入遷出的頻率很高,所以主日學的教師經常更換。我們小孩子才剛認識某位教師,漸漸喜歡上他(她)之後,主日學監督就會來到班上向我們介紹新老師。由於每個人都很難過,全班因而風紀大亂。

有些可能來教我們的教師由於聽到我們這班的風評很差,很多都客氣地婉拒這項事工,或想換個比較好教的班級。對於這樣的新狀況,我們覺得很好玩,於是決定讓這些教師繼續怕下去。

有一個星期日早晨,主日學監督陪著一位可愛的女士到教室裡來,介紹這位毛遂自薦的教師。我們得知她傳過教,很喜愛年輕人,名字叫做葛詩露西,人非常漂亮,聲音柔和也關心我們。她讓我們每個人自我介紹,然後問我們一些問題,使她能多瞭解我們每個人的背景。她告訴我們她在猶他州的米德威長大,當她描述那座美麗的山谷時,她讓山谷的那份美烙印在我們的心田,我們都好想去看看那片她心愛的青翠原野。

露西上課的時候,總讓經文有了生命,就這樣,我們漸漸認識了撒母耳、大衛、雅各、尼腓、斯密約瑟以及主耶穌基督。我們的福音知識漸漸增長,行為舉止也漸有改善,對葛詩露西更是敬愛有加。

我們當時定了一項計畫,要為一場盛大的聖誕聯歡會存下每一分,葛詩姊妹甚至把我們的進度都仔細地記了下來。男孩子的胃口很特別,所有的錢在我們腦子裡都化成了一塊塊蛋糕、餅乾、派和冰淇淋。那一定會是一場不得了的聯歡會,從來就沒有老師提議我們舉辦類似的活動。

夏去秋來,秋盡冬來,我們為舉辦聯歡會而存的錢總算達到目標了。此時整個班級不但有進步,也瀰漫著一股新氣象。

我們沒有人會忘記在一個灰濛濛的早晨,這位敬愛的老師向全班同學宣布班上有個同學的母親去世了的消息。這讓我們想起自己的母親,想起母親對我們而言是多麼重要。我們都為迪文波特喪母一事難過不已。

那個星期日的課程是使徒行傳第20章第35節:「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在精心準備的課程結束後,葛詩露西提到迪文波特家的經濟情況。當時正值經濟大蕭條,大家都很窮。她眼中閃爍著希望的光芒,問道:「各位要如何實踐主的這項教導?把聯歡會的基金以全班的名義送給迪文波特家,以表達我們的愛,大家覺得好不好?」這項決議全體無異議一致通過了。我們仔細計算著每一分、每一毫,將所有的錢放進一個大信封裡,然後買一張很漂亮的卡片,簽上我們的名字。

這個簡單的善行讓我們緊緊地團結在一起。我們從親身體驗中學習到,施確實比受更有福。

時光飛逝,舊教堂被拆了,成為工業化之下的受害者,不過那群曾經接受這位教師的教誨,一起學習、歡笑、成長的男孩及女孩,永遠都不會忘記她的愛和課程。她個人散發的良善影響力,感染給了我們每一個人。

有位總會當局人員也有深遠的個人影響力,他就是已故的甘賓塞會長。他影響了無數人的生命。

我擔任主教時,有一天接到一通電話,打電話的人說他是甘賓塞長老,他說:「孟蓀主教,貴支會裡有個活動屋區,在那個屋區裡的一個小活動屋內,也就是那個區裡最小的活動屋裡,住著一位可愛的印第安納瓦荷族寡婦白德瑪嘉麗,能否請貴支會的婦女會會長去看她,邀請她參加婦女會,融入姊妹之中?」我們照著去做了。白德瑪嘉麗來到教會,受到熱誠的歡迎。

有一天,甘長老又打電話來,說:「孟蓀主教,我得知有兩個薩摩亞男孩住在市中心的旅館內,就快遇到麻煩了。是不是可以讓他們受洗成為你支會的教友?」

我在午夜時分找到這兩個男孩,他們當時正坐在旅館前的階梯,一面彈著悠客利利琴,一面唱歌。他們後來成為我們支會的教友,最後兩人都在聖殿結婚,並勇敢地為神服務。他們散發出來的良善影響力相當深遠。

我剛開始擔任主教時,在紀錄上注意到六-七支會的婦女會雜誌訂閱率很低,我們於是藉由祈禱分析能被召喚擔任雜誌代表的人選。我們獲得的靈感指出,凱謝伊利沙白應該獲得這項指派。身為主教的我去找她擔任這項事工時,她回答:「孟蓀主教,我願意。」

凱謝伊利沙白是蘇格蘭後裔,當她回答「我願意」時,一定說到做到。她和她的小姑艾維立海倫兩人都很嬌小,身高大概150公分左右。她們開始走訪整個支會,一戶又一戶,一條街接著一條街,一個街區又一個街區。結果非常驚人,我們的婦女會雜誌訂閱率比支聯會有史以來各單位訂閱紀錄的總和還高。

在某個星期日的晚上,我向凱謝伊利沙白恭喜,並對她說:「妳的任務達成了。」

她回答說:「主教,還沒有。我們還有兩個街區沒去。」

當她告訴我是哪兩個街區時,我說:「噢,凱謝姊妹,沒有人住在那些街區。那邊全是工業區。」

「工業區也一樣,我覺得我和海倫還是去看看比較好。」她說。

在一個下雨天,她和海倫拜訪了最後的兩個街區,她在第一個街區沒有發現住家,第二個街區也如此。不過,她和艾維立姊妹卻在一條因近來的暴風雨而滿佈泥水坑的馬路邊停了下來。凱謝姊妹往馬路那頭望去,大約在100呎(30公尺)遠的地方,她看到一家機械工廠旁邊隱約有個車庫。但那不是一般的車庫,因為窗戶上還掛著窗簾。

她轉身對同伴說:「海倫,我們去看個究竟好嗎?」

這兩位美好的姊妹於是走過泥濘的馬路,大約走了40呎(12公尺)之後,終於看到了車庫的全貌。此時她們注意到一扇從街上看不到的門,這門設在車庫的側邊,她們也注意到煙囪正冒著煙。

凱謝伊利沙白敲了門。一個68歲的男人來應門,他名字叫令梧威廉。她們說明來意,表示每一家應該都需要一份婦女會雜誌。令梧威廉回答:「妳們還是問我父親好了。」

然後,94歲的令梧查爾斯出現在門口,聆聽她們的訊息。他訂閱了。

凱謝伊利沙白向我報告這兩位男士住在我們支會的消息。我於是向教會總部查詢他們的教籍證書,後來接到總主教團辦公室教籍部門打來的電話,那位職員說:「你們確定令梧查爾斯住在貴支會?」

我告訴她我確定,她又說過去這16年來,令梧查爾斯的教籍證書一直放在總主教團辦公室的「失蹤教友」檔案夾裡。

星期日早上,凱謝伊利沙白和艾維立海倫帶令梧查爾斯及令梧威廉來參加我們的聖職聚會;這是他們多年來第一次到教堂來。令梧查爾斯是我見過年紀最大的執事;而他的兒子則是我所見過未持有聖職最年長的男性教友。

我後來有機會按立令梧查爾斯弟兄為教師,後來又按立他為祭司,最後按立他為長老。我永遠也忘不了他為了取得聖殿推薦書而作的面談。他從一個破舊的皮製零錢包中拿出來一塊銀幣,說:「這是我的禁食捐獻。」

我回答:「令梧弟兄,你不欠任何禁食捐獻。你自己需要這些錢。」

「我想要獲得祝福,而不是想留著錢。」他回答。

後來我有機會帶令梧查爾斯到鹽湖聖殿,與他一同參加恩道門儀式。

幾個月之後,令梧查爾斯去世了。在他的告別式中,我注意到他的家人坐在太平間禮堂的前排,我也注意到有兩位美好的姊妹坐在禮堂的後排,她們正是凱謝伊利沙白和艾維立海倫。

當我注視著這兩位忠信且又樂意奉獻的女士,想到她們個人良善的影響力,主的應許充滿了我的靈魂:「我,主,對敬畏我的人們是仁慈而憐憫的,且高興地把榮譽給在正義和真理中事奉我到底的人們。他們的報償將是大的,他們的榮耀將是永恆的。」5

有一個人,超乎眾人之上,祂個人的影響力廣被各陸地、擴及眾海洋、深入忠實信仰者的內心,祂為世人贖罪。

我見證,祂是真理的教師,但其實遠大於教師。祂是完美人生的典範,但卻遠大於典範。祂是偉大的醫生,然而更甚於醫生。祂的的確確是世界的救主,是神子,和平之君,以色列聖者,也是復活的主,祂說:

「我就是先知們曾作證說要來到世上的耶穌基督。. …..我是世界的光和生命。」6

「我是最初和最終;我是那活著的,我是那曾被殺害的;我是你們與父的代辯者。」7

身為祂的見證人,我向各位見證祂活著!奉祂的聖名,即救主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