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鼓起勇氣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鼓起勇氣

讓我們勇於與輿論抗衡,也勇於維護原則。只有勇氣,而非妥協,才能贏得神的嘉許。

弟兄們,你們聚集在一起的景象,壯觀極了。想到世界各地跟你們一樣的聖職持有人,此刻正在好幾千座教堂裡,透過衛星轉播收看大會實況,真叫人感動。你們的國籍不同,語言各異,但是卻有條共通的線把我們聯結在一起。我們被委以聖職,奉神的名行事。我們都是受神聖委任的人;神對我們的期許很高。

很久以前,著名的作家狄更斯寫過一部談到機會的作品。狄更斯在其著名的小說「前途無量」中,描述了一個名叫皮瑞普菲力普的男孩的故事。這個大家都叫他「皮普」的男孩是個孤兒,出身特殊的環境。他衷心希望自己是個學者,是個紳士,然而他一切的抱負和希望似乎都註定要落空了。各位男青年是否偶爾也有同樣的感受?各位較年長的弟兄是否也有這樣的想法呢?

後來有一天,倫敦有位名叫傑格氏的律師來找小皮普,告訴他說,有位不肯透露姓名的恩人在遺囑中送了他一筆財產。律師搭著皮普的肩膀告訴他說:「孩子,你的前途無量。」

今晚我看到各位男青年時,我知道你們的身份,也知道你們將來可能的情形,因此我要告訴你們:「你們的前途無量」──不是由於不知名的恩人,而是由於一位知名的恩主──我們的天父,大好的前程正等著你們。

生命的旅程並不是行駛在高速公路,沒有障礙陷阱,而是行駛在時有叉道彎路的公路上。我們會不斷面臨許多決定。要作出明智的決定,就需要有勇氣:說「不」的勇氣,和說「好」的勇氣。這些決定決定了你的前途。

我們每個人都時常會碰到需要鼓起勇氣的時候。向來就是如此,將來也是如此。

美國南北戰爭期間,南部聯邦一位身著灰色軍服的年輕步兵記載了一位軍事領袖的勇氣。他用這樣的話描述史鐸爾特將軍的影響力:

「在戰場上的某一個關鍵時刻,他……揮手指向敵方高呼:『弟兄們,前進!前進!跟我來!』」

「大家就鼓起勇氣,抱定決心,像怒吼的洪流一樣〔跟隨著他〕,攻下了目標。」1

更早以前,在一個遙遠的地方,有另一位領袖作了同樣的呼籲:「來跟從我。」2祂不是沙場上的一名將領,而是和平之君、神的兒子。當時跟從祂的人,以及今日跟從祂的人,都會贏得更為輝煌的勝利,關係到永恆。人人都需要勇氣這事是千古不變的。

聖經中有一些事蹟闡明了這項真理。雅各的兒子約瑟,被賣到埃及去的那位,就表現出堅定不移的勇氣,當時他對著企圖引誘他的波提乏妻子說:「我怎能作這大惡,得罪神呢?……約瑟卻不聽從她……,跑到外邊去了。」3

在我們的時代裡,有位作父親的把這個勇氣的榜樣,運用到他孩子的生活上。他對他們說:「你們若發現自己去到了不應該去的地方──就要走開!」

有誰在看到希拉曼兩千子弟兵的榜樣後,能不受到激勵鼓舞的?他們藉其生活教導我們並作了示範:要有勇氣遵從父母的教誨,有勇氣保持貞潔、純淨。4

也許這種種事蹟都比不上摩羅乃的榜樣;他的勇氣是在正義中堅持到底。5

所有的人都會因摩西的這番話而得到鼓舞:「你們當剛強壯膽,不要害怕,也不要畏懼……因為耶和華──你的神和你同去。祂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6祂沒有撇下他們,也不會撇下我們。祂沒有丟棄他們,也不會丟棄我們。

就是這種甜美的確證可以在我們的時代,在我們每天的生活中,引領著你我。當然,我們還是會碰到恐懼,被人嘲笑,遇到對立。讓我們勇於與輿論抗衡,也勇於維護原則。只有勇氣,而非妥協,才能贏得神的嘉許。我們若把勇氣當作不只是一種意願──樂於壯烈犧牲的意願,且是一種決心──過崇高生活的決心,勇氣就會變成一種生動而引人注目的品德。道德懦夫就是恐怕別人不贊同或譏笑,因而不敢放手去做自己認為對的事的人。記住,所有的人都有他恐懼的事,可是以人性尊嚴正視恐懼的人,就會具有勇氣。

從我個人蒐集有關勇氣的故事裡,讓我和大家分享一個在軍中服役時的例子。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即將結束前的幾個月,我加入了美國海軍的行列。對我來說,那是個充滿挑戰的經驗。我學到許多英勇的行為和榜樣。其中最讓我難以忘懷的,是一位十八歲的水手所表現的沉著勇氣。他不是我們教會的教友,卻也沒有驕傲到不作祈禱。在我們連隊250人當中,他是惟一每天晚上跪在自己床邊,有時還在好奇者和不信者的揶揄嘲弄之下,低頭向神禱告的一位。他從不動搖,也從不畏縮。他具有勇氣。

我很喜愛女詩人威爾考斯伊拉所寫的這些話:

生命行進如同樂章,

愉悅有何困難;

但困難重重時,還有笑容,

才是最有價值。7

丁其保羅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一個月前我在鹽湖城這裡參加了他的葬禮。保羅在一個良好的後期聖徒家庭長大,曾在德國為主光榮地傳教。七十員第一定額組的波特布司長老曾是他傳教時的同伴。波特長老說,丁其長老是他所認識的傳教士中,最專注、也最成功的其中一位。

傳教結束後,丁其長老返鄉,完成他的大學學業,和他的女朋友結了婚,一起撫養小孩。他曾擔任主教,事業也很有成就。

後來,沒有什麼預警的,一種令人恐懼的疾病侵襲了他的神經系統,即多發性硬化症。患病之後,丁其保羅英勇地搏鬥了一番,但後來還是被困在一間看護機構裡渡過餘生。他在那裡鼓舞憂傷的人,使每個人都感覺歡愉。8每當我到那裡參加教會聚會,都因保羅而感到精神一振,就像他也提振了其他每個人的精神一樣。

當鹽湖城舉辦2002年全球奧林匹克運動會時,保羅獲選在特定的一段路程,傳遞奧運聖火。當這件事在那間看護機構中宣布時,聚集的病人當中響起了一陣歡呼,各個廳堂也此起彼落地迴響著熱忱的鼓掌喝采聲。我向保羅道賀,他用他有限的說話能力說:「希望火炬不會從我手上掉落!」

弟兄們,奧運聖火並沒有從丁其保羅手上掉落。不但如此,他終其一生都勇敢地拿著那把交付到他手中的生命火炬,直到他離開人世。

靈性、信心、決心、勇氣──這一切丁其保羅都有了。

曾有人說,勇氣不是毫無恐懼,而是征服恐懼。有時候,我們都需要勇氣才能從失敗中站起來,繼續努力。

我十來歲時,參加了教會舉辦的一場籃球賽。當時勝負還很難預料,教練在下半場一開始就派我上場。我接到隊友發進來的邊線球,就朝著禁區運球上籃。球出了手我才明白,為什麼對方球員不來攔我:原來我投錯籃了。我心裡默禱說:「天父,拜託,別讓球進去。」果然,球在籃框上繞了兩圈後掉了出來。

看台上的觀眾立刻喊道:「我們要孟蓀,我們要孟蓀,我們要孟蓀──出去!」教練只好照辦。

許多年後,我成了十二使徒議會的一員,有一次與其他的總會當局人員參觀一座剛完工的教堂時,為了作個測試,我們在體育館地板上試驗一條編織緊密的地毯。

我們幾個人在檢查地板時,當時在總主教團中任職的克拉克理查主教,突然丟了一個籃球給我,向我挑戰說:「我敢說你無法從你現在的位置把球投進去!」

當時我站的地方比現在的職籃三分線還要遠一些。我生平從未在這麼遠的距離將球投進過。十二使徒的彼得生馬可長老大聲對其他的人說:「我認為他辦得到!」

我想起多年前那次射錯籃的糗事。但我還是瞄準目標,將球投出,球也進了籃!

克拉克主教把球往我這裡丟過來,再次挑戰說:「你一定沒辦法再投進!」

彼得生長老大聲說:「他當然可以!」

我心裡響起了詩人所寫的這些話:「偉大的創造主啊,/引導我們離開黑暗,/再次爭戰。」8我將球投出,球飛向籃框,進了。

這樣就結束了那次的檢驗。

午餐時彼得生長老對我說:「你若在NBA就會大有可為。」

想到我們這些持有神的聖職的人,包括亞倫聖職與麥基洗德聖職的持有人,身上所肩負的職責,籃球賽的輸贏就不再那麼重要了。我們有神聖的責任要經由服從主的誡命,並經由回應我們所接受到、要事奉祂的召喚,來準備好自己。

我們這些被按立而持有神的聖職的人可以使情況改觀。若配得主的幫助,我們就可以塑造男孩、匡正男人,也可以在為主服務的時候,成就一些奇蹟般的事情。我們的機會是無窮盡的。

儘管這個責任看似十分艱鉅,但是下面這句至理名言可以鼓舞我們:「今日世上最偉大的力量,乃是透過世人所施展的神的大能。」我們若是做主的差事,就有資格得到祂的幫助。但是神的幫助要看我們配稱的情況而定。我們若要安然度過今生,要從事拯救靈魂的工作,就需要那位永恆舵手──即偉大耶和華──的指引。我們仰望神,我們關懷他人,就可以得到上天的幫助。

我們向神求援的手是否乾淨?我們渴求的心是否純潔?回顧歷史,我們可以從大流士王臨終前的一席話,學習到有關配稱的教訓。在舉行過適當的儀式之後,大流士被確認為合法的埃及國王。他的對手,亞歷山大大帝,曾被宣告是亞捫合法的兒子,並且也是一位法老。……當亞歷山大獲悉遭受挫敗的大流士生命垂危,就把手放在大流士的頭上要治癒他,並命他起來,恢復他的王權。……末了他說:「大流士,我奉諸神之名向你起誓,我做此事發乎真心,毫無虛詐。」大流士溫和地斥責他說:「亞歷山大,我兒,……你以為你可以用你這雙手觸摸上天嗎?」9

弟兄們,在我們學習我們的職責,光大那些臨到我們的召喚時,主必指引我們努力的方向,並使我們所服事之人的內心受到感動。

許多年前,我去拜訪一位認識多年,名叫馬蒂的老寡婦,看到她那麼孤單,我內心總辛酸不已。我曾擔任過她的主教。她最疼愛的一個兒子住在很遠的地方,已經好幾年沒有探望媽媽了。馬蒂日夜守候在窗前,就這樣渡過了無數孤寂的日子。在那破舊不堪,經常拉開著的窗簾後面,這位失望的母親常常自言自語地說:「狄克一定會來!狄克一定會來!」

但狄克一直沒有來。一年一年過去了。後來,教會的活動像燦爛的陽光一樣,照進了狄克的生命裡。狄克以前是我們亞倫聖職男孩裡的一員,他那時住在德州休斯頓,離他媽媽的家很遠。他前來鹽湖城看我,並在抵達時打了通電話給我,很興奮地報告了他生活中的改變。他問我,他如果直接到辦公室來找我,我是不是有空和他談談。我很高興地回答說,沒問題,但我還說:「狄克,先去看看你媽媽,再來看我。」他很樂意地接受了我的請求。

在他來到我辦公室之前,我接到了他媽媽馬蒂打來的電話。她滿心喜悅地哭著說:「主教,我就知道狄克一定會來,我告訴過你他會來。我從窗戶看到他來了。」

沒幾年後,在馬蒂的喪禮上,狄克和我感傷地提起這段往事。我們都經由一位母親對她兒子的信心之窗,目睹了神的醫治權能。

隨著時光的推移,我們也不斷有職責有待完成。職責不會隱晦不明,也不會減少。世上的衝突災難來來去去,然而世人靈魂的戰爭卻一直持續,未曾停息。主對你、我,及各地聖職持有人所說的話,就像號角聲一樣響亮:「因此,現在讓每一個人學會他的職責,並且極勤奮地從事他被任命的職務。」10

願我們每個人都有勇氣這樣去做,我這樣祈求,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