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完整的故事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完整的故事

我們仍得繼續寫、繼續走、繼續服務,繼續接受新的挑戰,直到生命的故事畫下句點。

不久以前,我的信箱裡有個白色的大信封,裡面是以前教過的小男孩寫的一篇故事,那時候他唸小學六年級。我記得這位學生,當時我要他們班用幾個月時間完成一份作業。我也記得這個學生很喜歡寫作文,更喜歡推敲字句,有時候久久才下筆寫一、兩個字,連下課時間也在爬格子。交作業的時間到了,他卻還差個完結篇。我要他就那樣把作業交過來,可是傑米有自己的理想,他想交一篇完整的故事給我。學期最後一天,他問我可不可以利用暑假寫完故事,我還是告訴他直接把作業交過來。他依舊求我再多給他一些時間,最後,我只得讓他抱著一大疊又皺又髒的稿紙離去,並且讚美他實在毅力過人,一定能寫出一部偉大的作品。

那年夏天,我一直惦記著他,後來就把他們交作業這件事給忘了。直到多年後的那天,我在信箱裡看到他完整的作品時,才又想起這件事。我很驚訝,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傑米寫完這篇故事。到底要有怎樣的理想、怎樣的決心、要付出怎樣的努力才能寫完這部作品呢?我們為什麼要完成艱鉅的事情呢?特別是在沒有人要求我們這麼做的時候?

我丈夫的曾祖父叫小柯雷格亨利,是個做事有始有終的人。第一批後期聖徒傳教士到英國普雷斯頓傳教的時候,他和家人就加入了教會。亨利後來帶著妻子哈拿和兩個年幼的兒子移居猶他,內心對旅程的終點滿懷理想。他的父母因年邁體衰,經不起漫長、艱辛的旅程,只好留在家鄉,他也知道此去再也見不到他們了。

橫越大平原時,哈拿因為感染霍亂去世,被葬在一處沒有立碑的墳墓。隊伍繼續向前走,就在同一天傍晚六點,亨利的小兒子也死了。亨利循著原路往回走,找到哈拿的墳墓後,把小兒子放在哈拿懷裡,再將兩人葬在一起,然後轉身追趕遠在五哩外的篷車隊。亨利也感染了霍亂,他形容自己當時的情況好像在鬼門關前徘徊一樣,然而他心裡卻很清楚還有一千哩路要走。他以驚人的毅力,一步接一步地向前邁進。失去了心愛的哈拿和小兒子之後,他有好幾個星期沒寫日記。後來他又開始寫的時候,開始的那幾個字深深地感動了我,他寫的是:「依舊向前走」。

抵達鹽湖谷後,他重新組織家庭,持守信心,繼續他未完的故事。最了不起的是,親手埋葬愛妻與兒子的傷痛開啟了我們柯雷格家庭的傳承,那是一種向前推進、完成工作的傳承。

當我聽到像柯雷格亨利這樣的先驅者故事,我常問自己:「我有可能做到嗎?」有時候我很怕這個問題,因為我知道先驅者的傳承今天依然存在。最近我到西非去,眼睛所見的先驅者都是尋常百姓,他們奮發向上,加入新的教會,放棄數百年的傳統,甚至離開家人和朋友,就像亨利一樣。我對他們的欽佩與敬愛之情,實在不亞於對我的祖先。

別人的考驗是不是比我們自己的還難?看到身負重任的人,我們常想:「要是我的話絕對辦不到。」然而,別人看我們可能也會有相同的感受。重點不在於責任是大或小,而在於對尚未完成的工作你抱持什麼態度。對家裡孩子很多的年輕母親來說,要日以繼夜不停地照顧孩子,可能會覺得還有一千哩路要走。要面對比自己年長或年輕、歷練更深或學識更豐富的婦女會姊妹上課,可能也很困難,特別是你對課程主題還一知半解,而你在那方面也有待改進的時候。到選正義班教導10個活繃亂跳的六歲小孩,可能令人望之卻步,特別是自己的小孩也在班上,而你也還弄不清該怎麼教導這個孩子。

我們從小傑米、從早期先驅者、從世界各地的現代先驅者的身上學到了哪些事?這些如何幫助我們面對個人的挑戰?傑米逕自花好幾年的時間寫作,沒有設定交稿期限;柯雷格亨利獨自走完旅程,甚至失去寫日記的動力;非洲聖徒過著配稱去聖殿的生活,不敢想像自己的國家未來會不會蓋聖殿。不斷向前走、持守信心、把工作做完,自會有其應得的酬賞。

幾年前,女兒要我到戶外跟她一起玩繩球。她要我坐著,看她一遍又一遍拍打繫在繩子上的球,讓繩子纏繞在竿子上。看著繩子纏繞在竿子上幾次以後,我問她,玩的時候我到底應該做什麼,她說:「喔,媽,妳只要在球繞著竿子轉的時候說:『好棒喔,你好棒喔!』就可以了。」

「你好棒!」這句話好像能幫助他人走完旅程。這就好比有個選正義班兒童的母親打電話給老師,告訴老師她的兒子現在會主動地、小心地幫助妹妹坐到兒童安全座椅上,讓這位老師知道,由於她教導有方,兒子才有這番嶄新的表現。或者是作丈夫的在妻子需要準備女青年課程時,會帶孩子去托兒班或兒童會。或像是簡單的一個微笑、一個擁抱,或陪伴朋友、丈夫、孩子在散步的漫漫長路上,把事情理出頭緒。

我們每個人都必須找到自己的故事、寫完自己的故事。不論這段旅程是從多久以前開始,只要有人夾道喝采,在我們抵達目的地的時候重視我們、歡迎我們,這些故事訴說起來就會格外甜美。

那位最偉大的良師益友與代辯者曾說:「我要在你們前面走。我必在你們的左右,我的靈必在你們的心中,而且我的天使必在你們周圍,支持你們」(教約84:88)。是否有人不需要這份保證,就能走完人生旅程的呢?

柯雷格亨利仍舊在忠信的後期聖徒之中生活,繼續向前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在正義中教養兒女,為鄰里服務。即使在他心碎的時刻,心中依然保有那份理想。「每天選正義是什麼意思呢?」我聽到迦納的兒童會有個孩子回答說:「就是每天跟隨主,我們的救主,即使遇到困難還是全力以赴。」這個小小的現代先驅者知道興格萊會長的忠告,知道要天天遵守誡命,也了解自己的故事會一直延續下去,只要他一步接著一步邁出步伐,每天一小步。

去年秋天,為了擴充兒童會訓練課程,我有機會錄製西班牙語發音的錄影帶,這個機會雖然很好卻也充滿挑戰。西班牙語曾經是我的母語,但最近我一直在說葡萄牙語,我知道要重新學西班牙語很困難。我跟大家一樣,去做遇到重大難題時必須去做的一切事情。我找了能幹又樂意奉獻的西班牙姊妹幫我,我們一起研讀、禱告、禁食、長時間工作。救主要我們完成事情的那天終於到了,我們不但害怕,也覺得還沒準備好。事實上我們一直努力準備到開始錄影的那一刻為止。我多麼希望能重新準備一次。

我們每個人都從自己丈夫那裡接受了聖職祝福,平安與鎮定感油然而生。就像天使一樣,我受到的幫助是:貼心的丈夫在他的電子錶上設定鬧鈴,所以在我錄影期間,他每半個小時為我禱告一次。攝影師的眼睛散發出「你好棒!」的眼神,兒童會領袖對聖靈深具信心,也充分展現出那份信心。我們錄製了一部相當完整的影片,這對說西班牙語的領袖而言大有幫助。工作人員都有些驚訝,但也滿心感謝這件事能夠順利完成。我們全力以赴、盡力而為,就在覺得幾乎要放棄手推車,把車子丟在半路上的時候,天使卻在後面幫忙推著我們走。

我們從這件任務中學到了些什麼?其實就跟小柯雷格亨利、跟傑米曾經學到的一樣,也跟所有忠信的現代先驅者現在正在學習的一樣。出於神的話,沒有一句不帶能力的(見路加福音1:37),但是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寫完自己的故事。神會差遣祂的靈來幫助我們,我們也要大聲互相鼓勵,儘管如此,我們仍得繼續寫、繼續走、繼續服務,繼續接受新的挑戰,直到生命的故事畫下句點。「依舊向前走」是生命之旅的基本要求。神希望我們畫下完美的句點,希望我們回到祂的身邊。我祈求每個人的故事的完結篇,都是回到天父與祂兒子,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的身邊,只因祂是我們的信心創始成終之人。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