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普照晨光,白日漸明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普照晨光,白日漸明

這是個多麼榮耀的時代。全能者的事工有了新的開始。

真是太好聽了,不是嗎?謝謝你們,多明熙安諾麗兒(Liriel Domiciano)和唱詩班。「我知道救主活著」──這是我們信心最好的宣言。再次感謝你們帶來這首令人振奮又美妙的聖詩。

容我先對全體教友和其他人說,謝謝各位對我和興格萊姊妹深切的關心,你們一直都很慈善慷慨。你們為我們所做的一切讓我們非常感動。如果世人都像我們這樣受到對待,這個世界會多麼不同。夫子安慰人,治癒人,我們則應效法祂的精神彼此照顧。

現在,各位弟兄姊妹,潘培道會長剛才以祖父的身分對各位講話。我想延續他所講的主題。我現在也老了,比他還老,大家不難看出這一點。我活了大半輩子,到過很遠的地方,也見過許多世面。在獨自靜思的時候,我苦惱著為什麼幾乎到處都動盪不安,飽受苦難。我們這個時代充滿了險惡的事情。我們常常聽到有人引述保羅寫給提摩太的話:「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提摩太後書3:1)。他又繼續描述將會出現的狀況。我想,很明顯的,在這末後的日子真的就像保羅所說的一樣,是個充滿危險的時代(見提摩太後書3:2-7)。

但是,人類家庭對這樣的危險並不陌生。啟示錄告訴我們:「在天上就有了爭戰。米迦勒同他的使者與龍爭戰,龍也同牠的使者去爭戰,

「並沒有得勝,天上再沒有牠們的地方。

「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牠被摔在地上,牠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啟示錄12:7-9)。

那一定也是很危險的時刻。全能者自己和早晨之子是敵對的。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們都在場。那一定是相當困難的爭鬥,但勝利是豐碩的。

耶和華在旋風中向約伯談到那段危急的時間,說:

「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哪裡呢?

「那時,晨星一同歌唱;神的眾子也都歡呼」(約伯記38:4,7)。

我們那時候為什麼很快樂呢?我想那是因為邪不勝正,整個人類家庭都站在主這一邊。我們對敵手不屑一顧,投入神的陣營,而這陣營是勝利的一方。

但既然作了那次決定,為什麼我們在出生到這世上以後,還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作決定呢?

我不能理解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在今生背叛了他們在天上發生大戰時曾作過的決定。

但是,很明顯地,從那次戰爭以來,善與惡之間的競賽就沒有終止的一天。它一直,一直持續到現在。

我想,我們的天父必定流淚哭泣,因為歷來祂這麼多兒女都用祂所賜的選擇權選擇走邪惡的路,而不走良善的路。

當該隱殺害亞伯的時候,邪惡就開始在這世上出現,而且不斷增加,直到挪亞的時代,「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

「耶和華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創世記6:5-6)。

祂吩咐挪亞建造方舟,得救的「不多,只有八個人」(彼得前書3:20)。

大地被洗淨了,洪水也消退了,正義又再次建立。但是,在人類家庭當中,有許多人不久又重蹈覆轍,不願服從。所多瑪和蛾摩拉等平原各城的居民就是墮落腐敗的實例。所以,神就用徹底消滅的方式來「毀滅平原諸城」(創世記19:29)。

以賽亞發出怒吼:

「你們的罪孽使你們與神隔絕;你們的罪惡使祂掩面不聽你們。

「因你們的手被血沾染,你們的指頭被罪孽沾污,你們的嘴唇說謊言,你們的舌頭出惡語」(以賽亞書59:2-3)。

舊約其他的先知也是如此。他們的信息主要都是在譴責邪惡。那些時代的險惡對舊世界來講並不特別。摩門經記載了西半球的耶銳特大軍戰死沙場。尼腓人和拉曼人也戰至死傷千萬,摩羅乃為了自身的安全,被迫獨自流浪(見摩羅乃書1:3)。他最後的懇求是在呼籲悔改,是針對我們這個時代而說的:

「我再勸告你們,你們要歸向基督,抓緊每樣好的恩賜,不要觸碰那壞的贈與,和那不潔的東西」(摩羅乃書10:30)。

耶穌在世的時候,「周流四方,行善事」(使徒行傳10:38),但是祂也譴責文士和法利賽人的偽善,說他們好像「粉飾的墳墓」(見馬太福音23:27)。祂用鞭子把做買賣的人趕出聖殿,說:「我的殿必作禱告的殿,你們倒使它成為賊窩了」(路加福音19:46)。那也是非常險惡的時代。巴勒斯坦當時是羅馬帝國的一部分,羅馬行的是鐵腕式的高壓管理,有很多邪惡不義的事。

保羅在信裡呼籲基督的門徒要團結,以免落入邪惡者的圈套。但叛教一事終究還是猖獗橫行。

愚昧與邪惡籠罩大地,造成了我們所知的黑暗時代。以賽亞曾經預言:「黑暗遮蓋大地,幽暗遮蓋萬民」(以賽亞書60:2)。數世紀以來,疾病肆虐,遍地貧窮。14世紀流行的「黑死病」讓5千萬人死亡。那不也是一個險惡的時代嗎?我不知道人類是怎麼存活下來的。

不過,在漫長的黑暗時代,有一支蠟燭點燃了。文藝復興時期,學識、藝術和科學蓬勃發展。勇敢無懼的男女發起了一個運動,渴望了解神和祂的聖子,我們所講的就是宗教改革。

然後,過了許多世代──許多充滿衝突、仇恨、黑暗和邪惡的世代過去以後──福音復興的大日子來臨了。這榮耀的福音隨著父與子向少年約瑟顯現而揭開序幕,豐滿時代福音期的曙光在這世上出現。以前各福音期所有的良善、美好和聖潔都在這個最不平凡的時代復興了。

不過仍有邪惡,這邪惡呈現的一種方式是迫害。也有仇恨,這仇恨在冬天將人驅離,強迫遠行。

狄更斯在雙城記的開場白就寫道:「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糟的時代,……是光明的時代,也是黑暗的時代,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絕望的冬天。」

儘管這個時代有大邪惡,卻又是個多麼榮耀的時代。全能者的事工有了新的開始。這事工成長、茁壯,遍佈全世界,使得數百萬人的生活永遠改觀,而這只是起步而已。

這普照的晨光也為這個世界帶來了大量的屬世知識。

想想看壽命的延長,想想看現代醫學的奇妙,這些都令我驚歎萬分。想想看教育的普及,想想看交通和傳播的驚人進展。當天上的神啟發並傾注光和知識的時候,人的創造發明是沒有止盡的。

世界上仍舊有許多衝突,貧窮、疾病和仇恨不斷,人與人之間還是殘酷無情。可是,這榮耀的晨光普照,「公義的日頭」帶著「醫治之能」而來(瑪拉基書4:2)。神和祂的愛子親自顯現。我們認識祂們,我們用「心靈和誠實」(約翰福音4:24)崇拜祂們。我們愛祂們,尊敬祂們,並且努力行祂們的旨意。

永恆聖職的權鑰已經打開了昔日牢房的門鎖。

「晨光熹微,黑暗逃避,

「看,錫安軍旗已展揮!

「普照晨光白日漸明,

「寶貴福音在世復興。」

險惡的時代?是的。這些都是險惡的時代。但是人類在世界創造以前,就已經身處險惡的時代裡。不過,有一絲微弱但美麗的光芒穿透這一切的黑暗。如今,它帶著加添的光輝,照耀著全世界。這道光為神的兒女帶來祂的幸福計畫,也帶來救贖主那偉大而不可思議的奇妙贖罪。

我們多麼感謝天上的神如此慈祥地照顧祂的兒女,在通往永恆的一切險惡之中,為祂的兒女提供救恩的機會,以及在神國超升的祝福,只要他們願意在正義中生活。

各位弟兄姊妹,我們每一個人因此都有一項重責大任。伍惠福會長在1894年曾說:

「全能者與祂的人民同在。只要我們盡到職責,遵守神的誡命,我們必得到一切所需的啟示。……我要……在有生之年盡我的職責。我希望後期聖徒也盡他們的職責。這裡有神聖的聖職。……他們的責任是非常重大的。神和所有聖先知們的眼睛正看著我們。現在就是世界奠基以來一直談到的那個偉大福音期。我們靠著神的力量和誡命……聚集在一起。我們正在從事神的事工。……讓我們完成我們的使命。」(in James R. Clark, comp., Messages of the First Presidency of 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 6 vols. [1965--75], 3:258)

各位弟兄姊妹,這是我們的一大挑戰,這是我們經常要作的選擇,就像我們的先人一樣。我們必須問問自己:

「誰站在主一邊?

「現在必須表明,

「我要大膽問你:

「誰站在主一邊?」

我們是不是真的明白,我們是不是真的了解我們所擁有的是非常重要的東西。這個時代是所有世代的總和,也就是人類經驗全貌的完結篇。

但這並不讓我們處於優越的地位,反而讓我們更覺謙卑。它讓我們責無旁貸地懷著夫子的精神去幫助並關心其他所有的人,耶穌教導我們:「當愛人如己」(馬太福音19:19)。我們必須去除自以為義的心態,而且要超越小我的利益。

我們在推動主的事工,建立祂在地面上的國度時,必須完成所有該做的事。在透過啟示而來的教義方面,我們絕對不妥協,但是我們可以和別人相處,共事,尊重別人的信仰,讚揚他們的美德,攜手共同抵抗謬論、爭執、仇恨等從太初就存在人間的那些險惡。

我們不需要放棄任何一點教義,但是我們仍然可以成為好鄰居,可以幫助別人,可以與人為善。

我們這一代是前人種種努力的成果。光是讓人知道我們是這個教會的教友並不夠,我們肩上還擔負著神聖的職責,讓我們承擔起這樣的職責,努力達成目標。

我們一定要成為基督真正的門徒,對所有的人懷抱博愛,以德報怨,用主的方法以身作則,並且完成祂要求我們去做的許多服務。

願我們生活配稱,得到光、理解和永恆真理的榮耀恩賜,這恩賜已跨越過去一切險惡而臨到我們。不論如何,在所有曾居於世上的人當中,我們帶來了這獨一無二的非凡時代。要感恩,尤其要忠信。這是我謙卑的祈求,我見證這事工是真實的,奉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