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我餓了,你們給我吃」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我餓了,你們給我吃」

只要有任何原因造成民生疾苦的任何地區,就會有教會的代表在那裡。……我已親眼目睹我們人道援助的努力發揮了功效。

1936年,也就是68年前,十二使徒定額組的一個祕書將某位使徒對她所說的話告訴了我。她說,在這次總會教友大會上將宣布一項計畫,這計畫會被認為比先驅者進入鹽湖谷一事更引人注目。

現在,要附帶提一件事,你們不應該將你們應保密的事告訴秘書,秘書也不應該將她得知的機密資料洩漏出去。

不過,那是多年以前發生的事情,這在今天絕不可能發生。啊,我應該再補充一句話,就是我那些能幹的秘書絕不會因為像這樣洩漏機密就有罪惡感。

如同熟悉歷史的你們所知道的,那時宣布的是教會安全計畫,這個名稱後來改為教會福利計畫。

我很想知道,在那個年代,教會有什麼措施會讓人覺得比教友聚集到美國西部山谷這件歷史大事更重要的。那大舉西遷的行動如史詩般宏偉,我真的不覺得還會有什麼事會比它更受人矚目的。但是不久前,我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

我們都會在總會會長團的辦事處接待許多貴賓,包括政府首長及各國大使。幾星期前,我們款待了某個大城市的市長;同樣地,我們最近也招待了厄瓜多的副總統和大使,立陶宛的大使,白俄羅斯的大使以及其他的人。在我們的談話當中,這些訪客沒有任何一位提起我們祖先偉大的拓荒旅程,不過他們每一位卻都主動地談到我們的福利計畫和人道援助,並表達高度的讚揚。

所以當我在這偉大的聖職聚會中演講時,我想要代表那些在世界各個角落的窮困者,無論他們是不是教友,針對我們所作的努力說幾句話。

現代的福利計畫開始施行時,目的就是要解決我們教友的需求。在隨後的幾年中,有成千上萬的人受惠。主教及婦女會會長能夠取得食物、衣服和其他日用品來幫助困苦的人。無以計數的教友投身義工行列,生產所需的物品。我們目前運作的有113間倉庫、63個農場、105間罐頭工廠和家庭儲藏中心、18間食品加工廠和配送廠,以及許多其他的設施。

這不僅已滿足了教友的需求,也進而援助了其他無數的人。就在鹽湖城社區這裡,有一些非後期聖徒機構每天運用本教會的福利用品供應給許多飢餓的人。

在這座城市裡,我們也在其他的一些地方經營美好的商店,在裡面沒有收銀機,沒有金錢交易,裡面的食物、衣服和其他必需品都是用來提供給窮苦的人。我相信在任何雜貨店的貨架上都找不到比主教倉庫更好的牛奶、肉類和麵粉。

這些機構運作的原則都本著當初所設立的目的。

我們期望窮困者先盡一切努力提供自己所需,然後期盼家人協助照料家中較為不幸的成員,最後再利用教會的資源。

我們相信並非常認真看待主說的話:

「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

「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

「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馬太福音25:34-36)。

這就是主照顧窮困者的方法,祂說,「常……和你們同在」(見馬太福音26:11)。

有能力的人志願工作來供應沒有能力的人。去年在福利機構中,義工奉獻了563,000個日子,相當於一個人每天工作八小時,歷時1,542年。

最近一期的教會新聞(Church News)報導了愛達荷州一個小社區的一群農夫。請容我簡短唸出這篇報導。

「現在是10月底的清晨六點,寒霜已布滿了愛達荷州盧波的甜菜園。

「『甜菜機』的長手臂一次橫跨十二排,將甜菜的頂部切斷。後面的收割機將鐵手伸入土中,挖出甜菜,將它們置於輸送帶上,然後裝入等待的卡車中。

「……這是愛達荷州盧波福利農場,今天在這裡工作的人都是義工。……有時會有超過60部的機器一起運作,相互合作……這些機器全都屬於當地農夫所有。」

這個工作持續了一整天。

「晚上七點……太陽西沉,這面土地又回復黑暗與陰冷。農夫們返回家中,很疲憊,但很快樂。

「他們圓滿完成了另一天的工作。

「他們採收了主的甜菜」(Neil K. Newell, "A Harvest in Idaho," Church News, 20 Mar. 2004, 16)。

像這樣卓越的義工服務依舊持續著,以確保主的倉庫中有糧。

從一開始,這個計畫就從原本照顧貧困者的目標,進而轉為鼓勵教會家庭作好本身的準備工作。沒有人能知道何時會發生大災難,或是疾病、失業,或導致殘障的意外事故。

這個計畫去年幫助家庭儲存了總計一千八百萬磅的基本食物,以備不時之需;希望這一天永遠不會到來。但是這些儲存起來的有益健康的基本食物帶來了內心的平安,以及聽從忠告的喜悅。

現在又加上了另一項目標。這目標始於幾年前,當時非洲的乾旱造成無數的人飢餓和死亡。教友應邀投入大規模的人道工作,以滿足那些赤貧者的需求。各位當時慷慨奉獻的數量相當驚人。這樣的工作還持續著,因為在許多地方仍有嚴重的需求。我們向外伸出的援手已然成為奇蹟。上百萬磅的食物、醫療用品、毯子、帳棚、衣服及其他物資在世界的各個角落趕走了飢荒和悽涼。我們掘了井、種下農作物,許多生命因此獲得拯救。讓我為各位舉一個例子。

達林頓尼爾是一位化學工程師,他在迦納為一間大型產業公司工作,後來退休了。

然後他與妻子被召喚為夫婦傳教士,被派往迦納。達林頓弟兄說,「在充滿飢荒、疾病和社會動盪的地區,我們在那裡就代表教會,將援助之手伸向貧窮的人、飢餓的人和痛苦的人。」

他們在幾個小村莊裡,開鑿一些新井,並修復一些舊井。我們這些有新鮮、清潔又取之不盡的水源的人,很難了解那些沒有這樣資源的人的環境。

你們腦中能浮現這對獻身服務的後期聖徒夫婦傳教士嗎?他們在乾地上向下鑽孔,所鑽的孔深入地下水位,然後奇蹟之水噴出地表,遍灑乾涸的大地。眾人歡欣,淚灑當下。現在他們有水可供飲用、可供洗滌,也有水來種植農作物。在乾旱的土地上,沒有任何東西比水還要寶貴。水源從新鑿的水井中傾瀉而出,是多麼美的一件事啊。

有一次,村莊裡部落的酋長和長老聚在一起表達感謝,達林頓弟兄就問酋長,他和達林頓姊妹是否能為他們唱一首歌。他們看著面前這些深膚色男女的眼睛,唱出「我是神的孩子」,表達他們共同的手足之情。

透過這對夫婦的努力,他們為遙遠的村莊和難民營中大約190,000人提供了水源。如果你們願意的話,好好想想他們所成就的奇蹟。

事實上,如今有成千上萬像他們一樣的夫婦──這些人原本可能只是從事著不重要的活動來消磨晚年──在各個不同的地方,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傳過教或正在傳教。他們在美洲一些貧窮的地區服務過,並持續地服務。他們在印度和印尼、泰國和柬埔寨、俄羅斯和波羅的海諸國服務過,並且仍持續服務。這個事工就是如此推展開來的。

教會最近與其他機構一同合作,為大約42,000位殘障者提供輪椅。想想看,這對那些必須靠爬行才能移動的人的意義有多大。單單在2003年,靠著一些無私的醫生及護士的協助,已為將近19,000位職業醫護人員提供了新生兒甦醒術的訓練,其結果是保障了成千上萬嬰兒的生命。

去年約有2,700人接受了眼疾治療,有300位當地的執業醫生接受視力保健療程的訓練;確實讓許多盲人重見光明。

在毀滅性洪水氾濫的地區,在地震造成大災難的地區,在長年飢荒的地區,只要有任何原因造成民生疾苦的任何地區,就會有教會的代表在那裡。去年分送的捐款和物資約有九千八百萬美元,短短18年間,這類援助的總額已達六億四千三百萬美元。

我已親眼目睹我們人道援助的努力發揮了功效。我旅行至世界各地,看到各位慷慨解囊的受惠者。1998年,我拜訪中美洲的一些地區,那裡剛遭受米契颶風(Hurricane Mitch)的肆虐。當地很快就建立了食物和衣服的分送管道,而殘破家園及紊亂生活的善後與重建,是一項有目共睹的奇蹟。

我沒有時間細數這些偉大且重要的計畫的援助案例。在這些援助的過程中,我們從不過問那些災民是否為本教會的教友。因為我們知道,世上的每個人都是神的孩子,都值得我們及時解決他們的需求。我們所做的事情,大多是左手不知道右手所做的。我們並不尋求讚揚或道謝。當我們幫助我們天父這些兒女中最小的一個,就是做在祂和祂的愛子身上了;而這樣就足以作為回報了(見馬太福音25:40)。

我們要繼續這項事工,永遠都有人需要幫助。飢餓、疾苦和災難會一直跟著我們。有些人的內心受到福音之光的感動,他們願意為世上的窮困者服務、工作,並鼓舞他們;這種人一直都會有。

另一項類似的成果,就是我們已成立了永久教育基金。這基金是來自於各位慷慨的捐獻。這項計畫目前已在23個國家推展,供配稱的年輕男女貸款以接受教育。否則,他們可能會陷入無法逃脫的貧窮之中,就像他們的父母、祖先,世世代代的情況一般。現在有10,000多人接受援助,將來還會有更多人;最新的經驗指出,他們在受訓之後所賺的錢是受訓前的三到四倍。

主的靈在指引這個事工。這些福利措施是屬世的作為,換句話說,內容就是米飯和豆子、毯子和帳棚、衣服和藥品、工作以及為謀求更好的工作而受教育。但這所謂的屬世的工作,卻是一個人內在之靈的外在表現──這樣的靈就是主的靈,經文上說祂「周流四方,行善事」(使徒行傳10:38)。

願神使這項偉大的計畫興盛,也願上天的祝福降臨於所有在此計畫中服務的人。我謙卑地祈求,奉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