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威廉·麥勒林的五個問題

威廉·麥勒林的五個問題

教約165666768133

McLellin, William E.

威廉·麥勒林曾擔任學校教師,1831年8月20日受洗後兩個月內即深入參與復興的事工。在他歸信之後,先是被按立為長老,然後在10月下旬前往俄亥俄州橘郡參加教會總會大會之前,與海侖·斯密一起宣講福音數週。威廉·麥勒林在日記裡寫道,在這場大會中他「首次見到約瑟弟兄這位先見,也見到了奧利佛〔·考德里〕、約翰〔·惠特茂〕和西德尼〔·雷格登〕等弟兄,和其他許多長老。」在大會上,威廉·麥勒林被按立為大祭司,聽見約瑟教導關於該職位的能力與職責。他說:「我參與的這場大會,為我的心帶來極大的靈性啟發和安慰。」1

教約第66篇

大會之後麥勒林前往嘉德蘭,旅途中「在一個巨大原木上踩空,腳踝嚴重扭傷」——傷勢相當嚴重,他只好懇請約瑟醫治他。威廉·麥勒林在日記中寫道:「他將雙手按在」腳踝上,「雖然之前非常腫脹且讓我痛苦不堪,但傷勢痊癒了。」2才過了幾天,麥勒林便打算試驗約瑟·斯密的召喚。麥勒林去過約瑟在俄亥俄海蘭的家以後,於10月29日「在一個隱蔽處來到主前,跪下雙膝,祈求神透過祂的先知回應自己的五個問題」。麥勒林並沒有讓約瑟知道自己的五個問題是什麼,他請約瑟將主的旨意告訴他。結果那則啟示——即目前的教義和聖約第66篇——回答了麥勒林的五個問題,讓他「全然心滿意足」。雖然他後來離開教會,但仍表示他視這項啟示為一大「證據」,證明約瑟確實擁有先知的召喚,「我無法反駁」。3

教約第65篇

獲賜這啟示的第二天,麥勒林參加在約翰·詹森家舉辦的教會聚會,約瑟當時住在那裡,並向與會者演講一個半鐘頭。他解釋道:「那不是我,而是在我裡面的神的靈和大能。」4在同一場聚會中,約瑟接受到另一項啟示,收錄在教義和聖約現行版本的第65篇。該啟示闡明:「神國的權鑰」再一次「託付給地上的人」,而福音將會「滾動出去,直到大地各端,……直到充滿整個大地」5(見教約65:2)。

教約第68篇

兩天後,即11月1日,麥勒林出席了在俄亥俄州海蘭召開的長老大會。雖然他已從約瑟那裡得到啟示,獲得主提供給他的旨意,但是麥勒林和其他三人——奧申·海德,路加·詹森,和列曼·詹森——在大會上聯合請求約瑟就他們的責任啟示「主的想法與旨意」。6麥勒林事後憶述,當他被按立為大祭司時,並「不了解該職位的職責」。7他提出要求,或許有部分是因為缺乏了解,所以隨之而來的啟示——現在的教義和聖約第68篇——指示麥勒林和他的同伴們有關大祭司的職責,以及長老們要往普天下傳福音。8

教約第1篇

既然負有宣講的職責,10月30日的啟示又說福音將會「滾動出去,直到大地各端」,出版約瑟獲得的啟示於是成了當務之急。麥勒林事後憶述,在大會中「花了數小時」討論是否要出版這些啟示,而最後,「終於決定要將他們付印」。9根據麥勒林的回憶,在11月的那場大會,他和奧利佛·考德里、西德尼·雷格登受指派要為誡命書草擬一份序言。然而,當他們在大會中交出這份序言時,與會者「對其百般挑剔」,並「要求約瑟向主求問此事」。據麥勒林所言,約瑟和會眾一起低頭祈禱之後,他「藉著靈說出序言」,當他這麼做時,他坐在「舉行大會的房間內的一扇窗旁」。麥勒林記得「約瑟會說出幾個句子,由西德尼〔·雷格登〕寫下來,並大聲讀出,如果正確無誤,約瑟就會繼續往下說。」據麥勒林所言,現在教義和聖約第1篇的「序言是經由這個過程獲得的」。10

教約第67篇

約瑟·斯密也希望參與大會的人為啟示的神聖來源提供見證。有一些人不願這麼做,所以約瑟說出另一段啟示,即目前教義和聖約中的第67篇在這則啟示中,主為長老們提供一項方法,幫助他們確認啟示是否來自於神:這啟示中說道:「你們中間如果有任何人能寫出一條類似的」啟示,「那麼你們就可以說,你們不知道那些誡命是真實的;」如果沒有人能「寫出一條類似的,又不見證那些誡命是真實的,你們就會被定罪」11(見教約67:6-8)。

根據一則記載,麥勒林自願嘗試寫下他自己的啟示,卻一蹋糊塗。12之後麥勒林和其他的大會與會者,在約瑟·斯密所準備的一份見證上簽署自己的名字,其中寫道:「神已透過傾注在我們身上的聖靈,對我們的靈魂作證,這些誡命是由神的靈感所啟發,對全人類都有益處,並且是真實的。」13

教約第133篇

大會結束後,麥勒林在約瑟·斯密身邊又待了二週,抄寫啟示,並準備與撒母耳·斯密一同前往東部各州傳教。1411月3日約瑟獲得後來稱之為誡命書附錄的啟示時,麥勒林甚至可能在場,而該篇附錄就是現在的教義和聖約第133篇。

就像第1篇一樣,這篇啟示警告大地的居民基督就要再臨,需要悔改並接受神賜給約瑟的啟示中所提供的指示。麥勒林受神的話語所鼓勵,在11月16日和斯密前往傳教,並宣講福音數週。15

麥勒林本可被召喚為十二使徒定額組的一員,但是他並未忠於他的見證;他離開教會,甚至還參與密蘇里州迫害聖徒的事件。16然而就在1831年秋天的短短數週中,他曾親眼目睹約瑟·斯密擔任先知的召喚,目睹了幾篇啟示,甚至有一篇是直接對他說的,而且他也參與決定要把各篇啟示出版成為誡命書。麥勒林和其他與會者在1831年11月的另一場大會上,宣告這些啟示是「對於教會來說可比全世界的財富」。對他而言,這些啟示包含了「國度奧祕的鑰匙,也是教會永恆的財富。」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