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以斯拉·泰爾:從無神論到歸信

以斯拉·泰爾:從無神論到歸信

教約33

Smith Cabin, Palmyra, New York

1830年的秋天,以斯拉·泰爾和他的妻子伊莉莎白1及他們的子女2住在紐約法明頓的小鎮上,他當時快四十歲,在建造橋樑、水壩和磨坊3等工作上已有數年的經驗。

無神論者

早在幾年前,他所雇用的工人告訴他一些別人所散播的關於約瑟·斯密和他翻譯摩爾門經的謠言。泰爾拒絕聽這些謠言,並「義憤填膺」的指責他們褻瀆神。

他疾言厲色的反應,來自於他事實上早已認識斯密家庭。之前,他曾僱用約瑟·斯密的父親和他的哥哥,來完成一項在拋邁拉附近的工程。約瑟翻譯並發行一本經文的這個想法,對泰爾來說,完全顛覆了他對這未曾受教育的年輕人的看法。

泰爾發現他的幾個家人開始對摩爾門經感興趣,並感到煩躁不安。有次當他離家幾天時,他同父異母的兄弟和侄子騎他的馬去聽海侖·斯密講道。當泰爾回來時,他譴責他們,要求他們不可再「騎他的馬去聽那些褻瀆神的小人講道」。他們堅稱「他們言之有物,所以我最好趕快去聽他講道。」4

泰爾還是不相信,但在那之後不久,他的兄弟從紐約奧本,離他所住的地方往東約40哩的地方,前來拜訪他。他也渴望了解更多關於摩爾門經的事,並要求泰爾跟他一起去聽斯密家的講道。泰爾反駁:「我才不會去追逐這些幻覺。」他的兄弟堅持要和他一起去,並宣稱只是聽聽又沒有損失—畢竟以斯拉也認識斯密家。泰爾雖不情願,但最後還是同意一同前往。

歸信者

在10月初的某個星期日,5這兩位兄弟艱辛地趕了12哩的路,到達拋邁拉南方,斯密家庭位於曼徹斯特的農場。當他們抵達時遇上為數眾多的群眾,大量聚集在老約瑟·斯密的木屋,因人數眾多,有許多人無法進入木屋而站在門外,人龍一直接到附近的道路上。

為了想聽到他們說些什麼,泰爾推擠著穿過人群,找到一個可以就近站在前排的位置。當海侖·斯密開始講道時,泰爾心中不再抵抗。他在之後所寫的紀錄中提到那天的經歷:「每個字都觸動我最深處的靈魂,我感覺每個字都是為我而說的,……眼淚從我的臉頰上滑落,我以前是如此的驕傲和固執。現場有很多從前認識我的人……我一直坐著,直到情緒平復後才敢把頭抬起來。」6

講道結束之後,海侖將一本摩爾門經拿給泰爾看。當他拿到並翻開它時,他當下充滿「極度的喜樂」。他將封面合起來,問道:「這本書的價錢是多少?」他付了14先令帶走了那本書。當站在門口的馬丁·哈里斯向他保證這本書是真實的時候,泰爾說:「他不需要告訴我這本書是真實的,因為我當下就像他一樣知道它是真實的。」7

當他們到家時,泰爾發現雖然他已徹底相信,但他需要幫助他的家人,朋友和鄰人了解,使他們也像他一樣歸信。在他的鄰居中開始有流言說道,以斯拉·泰爾,那位令人尊敬的商人,現在已經是約瑟·斯密和他的「金色聖經」的歸信者。

泰爾的家很快就擠滿一群極力想要勸阻他的鄰居。他回憶道:「他們那群人整天都在我家,有人讓我的妻子相信我瘋了,我會因此失去朋友和我所有的財產。」當泰爾努力地和一對衛理公會的夫婦辯論,維護他的新信仰時,他們毫不客氣地走開,留下泰爾絕望的妻子伊利莎白。「我的妻子開始哭泣,」他寫道:「她說我瘋了,這會毀了我,她也會離開我。」8雖然他成功地讓她不再擔憂,但他新找到的信仰卻即將使他遭受進一步的攻擊。

他帶著他的摩爾門經,去附近一個叫卡南代瓜的小鎮找他的朋友,他們並未被他打動,反而輪流給他許多意見。當他們問他是否還相信摩爾門經時,他回答:「我無法說我相信它,我『知道』它是真實的。」當地一名報紙編輯說道:「他說我完全不認識神,好像我沒有受過普通教育一樣。」9泰爾展現了他的信心,並為神和摩爾門經做見證。

獲得啟示

緊接在這些遭遇之後,他做了一個夢,夢中他看到一個異象「有個人向我走來,給我一捲紙並給我看裡面的內容,他也給我一個號角,叫我吹響它。我告訴他我這一生從未吹過號角。他說你會吹,試試看。我將號角靠近我的口並吹響它,它發出我從未聽過的美妙聲音。」10泰爾在不久之後明白了這個夢的意思。

接下來的星期日,泰爾回到曼徹斯特去見其他歸信者。這次,他見到了約瑟·斯密,並向他分享他接觸摩爾門經的經驗。他接受約瑟提出的洗禮邀請,並旅行了幾哩到一個磨坊的水池;在那裡,帕雷·普瑞特為他及其他人施洗,包括另一名叫諾拉·史維的男子。約瑟·斯密替他們按手證實。

在他們洗禮完後不久,由約瑟·斯密在紐約菲也特附近口述的一項啟示(現在的教義和聖約第33篇),使泰爾和史維因此蒙受召喚去傳教。啟示中提到,神的聲音命令他們:「要提高你們的聲音,用號角般的聲音,對彎曲、悖謬的世代,宣講我的福音。」11這段話提醒了泰爾有關他的夢。他說道:「那捲紙代表神給我和諾拉·史維的啟示。奧利佛·考德里就是那位在夢中把這捲紙和號角給我的人。」12

成為傳教士

「張開你們的口」,這項啟示詠道,溫和地勸告新被召喚的傳教士們「不要保留」。但以斯拉·泰爾和諾拉·史維以明顯不同的方式回應這項命令。史維很快地和約瑟·斯密分道揚鑣,去建立他所謂「基督純正的教會」。他和其他五個人開始舉行他們的聚會,但這個早期分裂出去的教派並沒有成長。13

另一方面,泰爾馬上著手開始傳播他的新信仰。他安排約瑟·斯密去他的穀倉講道,並鼓勵他的家人、朋友、和鄰居參加。在指定的那天,他那個50英尺乘以18英尺的穀倉擠滿了人,而旁觀者們聽到約瑟·斯密和海侖·斯密以及其他四個最近召喚的傳教士們的講道,他們分別是:考徳里、普瑞特、彼得·惠特茂二世、和希伯·彼得生。

12月14,這次泰爾在卡南代瓜安排了另一場聚會。起先他試圖爭取一間衛理公會的聚會所當作集合地,但遭到回絕,所以他預訂了法院。當晚,西德尼·雷格登在泰爾家中見到他,泰爾和他們一同前往卡南代瓜,當雷格登講道時,他為他「守門」。

泰爾因為獲得深刻的靈性經驗而歸信,他按照接受的啟示去行動,冒著名譽掃地的風險和生命危險去分享他的信仰。他之後寫道:「當神藉由聖靈的恩賜向一個人顯示這樣的事,他會知道那是真實的。他就無法懷疑。」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