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耶西·高斯:先知的諮理

耶西·高斯:先知的諮理

教約81

教會早期在相當短的時間內就在組織上經歷重大的變更。閱讀教義和聖約中賜予給一些個人的早期啟示,便可看出些端倪。對於現代的讀者,在這些最早期的啟示中,所指的一些組織或個人都是較鮮為人知的。有一則這樣的啟示就是在1832年3月15日賜予的(即今日的教義和聖約第81篇),接受到這篇啟示的人是教會歷史中一位較鮮為人知的人物:耶西·高斯。1耶西·高斯生於1784年,從小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長大,並在德拉瓦州住過一段時間。他於1806年加入公誼會(貴格會),1815年時娶馬大·詹森為妻,並在隔年搬到俄亥俄州。五年之後,他返回德拉瓦州。1828年,他在原配妻子死後,搬到離近親家族較近的地方住——他們是耶〔基督復臨歸一會(震教徒)的成員——,這樣就有人幫他照料孩子。1829年,他加入震教會。1830年,他再婚,娶了蜜娃·拜蘭姆為妻,定居在俄亥俄北聯的震教徒社區,該地離俄亥俄嘉德蘭只有15英里。2

沒有人知道耶西究竟是如何受洗加入本教會的,但是他很快就獲得約瑟·斯密的信賴,並在教會中擔任要職。1832年3月8日,高斯和西德尼·雷格登在俄亥俄海蘭被任命在新成立的高級聖職會長團裡擔任約瑟·斯密的諮理。3約瑟則早在1月就任命自己為高級聖職的會長。4這個會長團是教會總會會長團的前身。

高斯不只擔任約瑟·斯密的諮理,也身兼傳教士,前往密蘇里處理教會事務,並擔任聖經修訂工作的抄寫員,也就是後來大家所知的約瑟·斯密譯本。他像教會早期的許多其他成員,努力協助錫安的偉業,展現他對新信仰的奉獻。

西德尼·雷格登在1830年晚期於俄亥俄受洗,他擔任過約瑟·斯密的抄寫員,也是好幾篇啟示中的主角及接受者。然而,今日的教義和聖約第81篇,剛開始是直接針對耶西·高斯說的啟示。雖然我們不清楚高斯是否特別跟約瑟·斯密要求一則啟示,但啟示的文字對高斯的職責提供重要的釐清,說他不只是教會的成員,還是約瑟·斯密的諮理。

該啟示告訴高斯(和未來的讀者)「國度的權鑰」乃屬於高級聖職會長團的職位——這裡所指即約瑟·斯密本人。其中也說,如果高斯「忠於勸告」,忠於他被指定的「職位」,就會得到祝福。

高斯要「為〔他的〕同胞做最大的好事」,其中包括公開祈禱、向成員和向非成員傳播福音。啟示中提到,他做這些事會「增添你主的榮耀」,而且如果他繼續「忠信到底」,必獲得「不朽的冠冕」。5

或許有些出人意料,但高斯在獲得那項勸誡他持守到底的啟示後不到一年,就被教會開除教籍。6他在1832年8月和西庇太·高林一起從事傳道事工以後,就在歷史紀錄中完全消失匿跡,令人難以了解他為什麼離開。7由於他有貴格會和震教會的信仰背景,所以有可能和約瑟·斯密或教會其他成員在神學看法上有所分歧——尤其約瑟還繼續經由啟示更新教會的教義。

現代的讀者只有在教義和聖約第81篇的前言才會發現高斯·耶西的名字。到1835年出版教義和聖約的時候,啟示中高斯的名字已被另一位蒙召喚的人——菲德克·威廉——所取代。在教義和聖約後續的版本中仍維持威廉為這項啟示的接受者。在1833年1月取代高斯擔任諮理的威廉,是早期的歸信者和約瑟·斯密的支持者。威廉也像高斯和雷格登一樣,也曾擔任過約瑟·斯密的抄寫員和文書。

早期教會領袖在1835年為這些啟示的出版文稿作準備時,曾對約瑟·斯密早期啟示的手寫紀錄作過一些變更。8所作的都是合乎情理的變更,因為有些啟示已經無法反映教會組織當時的狀態或讓人理解教義。編輯者在準備這些啟示付梓時,可能認為教義和聖約第81篇的啟示不只是賜予給個人的忠告,更是賜給支持約瑟·斯密的諮理的、較為一般的啟示。由於那時耶西·高斯已離開教會,所以能夠理解為何編輯們以威廉的名字取而代之。

就某些方面來看,早期的啟示只是呈現某一時間點的縮影,讓現代讀者有一個窗口一窺持續不斷的啟示如何影響早期的教會。其實,這些啟示有其他更寬廣的應用面。今日閱讀教義和聖約第81篇時,不僅可視之為一篇賜予給一位早期教會成員的私人啟示,也可視為一份給予任何願意支持先知之人的忠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