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建立我的教會』

『建立我的教會』

教約18202122

當奧利佛·考德里從水中拉起老斯密·約瑟時,斯密·約瑟站在岸邊,俯身緊握父親的手。他喊道:「噢!我的神啊,我終於活著見到我的父親受洗加入基督耶穌真實的教會。」他為他父親感到喜悅不已。他去找一個能獨處的地方,他的朋友奧利佛·考德里和約瑟·耐特則尾隨在後。耐特之後描述約瑟時,說道:「我從沒看過有人像他這麼激動。」1

好幾年來,老約瑟·斯密駁斥當時許多傳道人的說法,如今他在兒子小約瑟獲得的異象和啟示中找到他尋求的真理。基督的教會於1830年4月6日成立,老約瑟是第一批受洗的人。

早在1828年夏天,小約瑟·斯密的啟示已經討論要建立一個教會。在馬丁·哈里斯遺失摩爾門經手稿之後,約瑟口述一項啟示,說明主「將建立我的教會」2(見教約10:53)。事情愈見明朗,約瑟·密斯的任務不會隨著翻譯頁片而結束。然而,即使像約瑟·耐特這樣忠信的同工,也並不知道約瑟和奧利佛正在默默地準備建立教會。

耐特後來回憶說,直到真的要建立教會的前一刻,他才知道這件事。他回憶道:「現在是1830年春天,我跟我的團隊帶約瑟去曼徹斯特他的父親那裡。在我們前往的途中,他告訴我,教會一定要建立,但是他沒有說什麼時候。」3

至少從1829年6月就開始進行籌備。在那個月,約瑟·密斯向奧利佛·考德里口述的一項啟示,收錄在教義和聖約第18篇。在該啟示中,奧利佛受到指示要「〔建立〕我〔的〕教會、我〔的〕福音以及我〔的〕磐石。」為了達成此事,考德里被告知要「信靠所寫的事」4(見教約18:3–4)。在摩爾門經的翻譯工作接近完成時,考德里的確使用了手稿來開始規劃這個新教會的組織。

考德里擬出一份名為「基督教會的規章」的文件,為組織教會作準備。這份文件有超過一半的內容不是直接引用,就是闡述摩爾門經的手稿。就像尼腓人的教會一樣,這個新教會有祭司和教師,也有門徒或長老。1829年6月的這則啟示還任命考德里及大衛·惠特茂去選出12人擔任使徒,差遣他們去傳播新教會的信息。

許多接受這項信息的人都等待教會成立。大約在這時候,約瑟·密斯宣布了一項啟示,明確指出教會成立的日期,也就是1830年4月6日。這日子終於到來,四、五十位男女聚集在老彼得·惠特茂所居住、位於菲也特的小屋子。其中六人——約瑟·密斯,奧利佛·考德里和其他四個人是正式的創始成員。5

他們「以莊嚴的祈禱開始會議」。約瑟和奧利佛問其他四位正式成員是否願意接受他們兩人為靈性教師,以及他們是否應該繼續組織這教會。當時約瑟24歲,奧利佛23歲。有了這群會眾的同意,約瑟按立奧利佛·考德里為教會的長老,而奧利佛也為約瑟做了同樣的事。

有人被召喚、支持及按立而持有權柄,教會才能夠主理主的聖餐。「我們接著拿起餅來,祝謝了,就擘開它們,又祝福過酒,連同麵包一起領用。」約瑟·斯密的歷史中記載,在聖餐以後,「我們按手在每個到場的教會成員的頭上,好使他們也可以接受聖靈的恩賜,並證實他們為基督教會的成員。聖靈豐沛地傾注在我們身上。當大家都在讚美主並且非常歡欣時,有些人說起預言。」

就在同一天,約瑟·密斯「雖然才聚在一起」舉行了組織會議,他又獲得了另一項啟示。6即現在的教義和聖約第21篇,這項啟示指示新成立的教會「在你們中間要保存紀錄」,而約瑟·密斯要被稱為「先見、翻譯者、先知、耶穌基督的使徒、教會的長老」7(見教約21:1)。奧利佛·考德里要以使徒和長老的身分進行按立。儘管奧利佛已被指派為教會的「第二長老」,但4月6日的啟示還指派他為「第一位傳道者」,因這職位,他於4月11日作了本教會首次的公開講道。8

雖然約瑟和奧利佛各自的職責雖已釐清,但奧利佛所擬的章程文件在組織中所扮演的角色尚不清楚。在奧利佛完成章程的一段時間之後,約瑟告訴他會有更多內容。約瑟用以取代的啟示,即現在教義和聖約第20篇的部分段落,似乎是在4月的組織會議結束後,在6月的教會第一次大會舉行之前就已經完成。9在6月的大會上,這份啟示的文件被認為是有關新教會體制的聲明10,由於這是刊登在教會報紙的第一篇啟示性的文章,因此更顯其重要性;該文刊於1835年出版的教義和聖約的第二篇,是1833年的「緒言」這個口述啟示之後的第二個啟示。11

進行組織會議和教會在六月接受新章程的兩個月裡,出現了歸信者如果曾在其他教會受洗,是否需要再次接受洗禮的問題。教會第一次大會過後的幾週之內,斯密·約瑟得到啟示,現收錄在教義和聖約第22篇,強調在新的教會重新受洗的重要性。12

新建立的基督的教會不僅僅是另外一個基督教派。許多年來,斯密·約瑟和他所見的教會保持距離,他看到這剛被復興的教會有些不同:這個承繼的教會具有正當性,而這個有使徒的教會裡有先知、使徒、啟示和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