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等待主的話語

等待主的話語

教約9798101

在1833年7月20日,密蘇里州傑克森郡一群暴徒的首領,與威廉·斐普和教會其他的領袖召開了一場會議。暴徒的首領對聖徒們有許多抱怨。聖徒們相信傑克森郡就是應許之地,他們稱該地為錫安,這樣的信念讓暴民感到備受威脅。他們對於近兩年來教會為建立鍚安,而使得大量人口(其中有許多窮人)移入該郡而提出抗議。由於斐普不久前在晨昏之星Evening and the Morning Star1發表的一篇文章——內容是關於制定合法條件,讓獲得自由的黑人移民到密蘇里州——這群暴徒害怕獲得自由的黑人教會成員很快會來到錫安聚集,破壞該州蓄奴的種族制度。

在後續的一篇社論中,斐普試圖要緩解聖徒和傑克森郡領袖之間的緊張氣氛,但他寫的文章絲毫沒有讓群眾對聖徒們的意向改變看法。對暴徒而言,解釋的時間已經結束了,他們要斐普和教會領袖在十五分鐘內同意在明年春天之前將整個摩爾門社區遷離,否則就要自行承擔後果。2

斐普和其他教會領袖很猶豫。賜給約瑟·斯密的啟示,宣告傑克森郡為「錫安城的所在地」。先知透過啟示召喚威廉·斐普,要他帶著家人遷移到該地,成立一間印刷店,並「負責教會的印刷工作」。3聖徒們為建立錫安已經付出極大的犧牲,難道他們要就此放棄嗎?

暴徒們沒有得到聖徒承諾要離開的消息,於是他們向聖徒展開一連串的暴力恐嚇。他們破壞斐普家的門,將印刷機從二樓丟到下面的街道上,然後摧毀了整棟建築。4斐普家庭當晚只能勉強棲身在一個廢棄的馬棚裡。5其他聖徒在當天也吃盡苦頭:愛德華·裴垂治主教和查理·艾倫被人淋焦油撒羽毛,而西德尼·吉伯特的店也遭到襲擊。三天之後,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裴垂治、斐普和其他教會領袖正式同意所有聖徒將在1834年4月前撤離該郡。6

幾天之後,向來健談的斐普寫信給在俄亥俄州嘉德蘭的先知約瑟·斯密,表示:「以我們現在的情況,我沒有什麼可寫的。」斐普想要光大他建立錫安的召喚,但他看不出在當時的情況下,如何能達成這項使命。斐普說:「我在等待主的話語。」他希望約瑟能尋求啟示的答覆,以得知主為何容許這種事在錫安發生。他提到:「如果主仍向祂的兒女們說話,那麼我們最好能詢問主關於印刷所遭到毀損時所發生的一切。」。在此期間,斐普仍試著用正面的態度看待他的考驗。在一封信中,他這樣向嘉德蘭的聖徒保證:「從過去的經驗中,我知道讓信心接受徹底的試驗對我們是一件好事。」7

接受神的指引

1833年8月9日,奧利佛·考德里擔任密蘇里州聖徒的使者,在為期兩週半的旅程之後抵達嘉德蘭。直到此時,約瑟·斯密才得知這些事件的細節。8嘉德蘭和獨立城間相隔1448公里,這使得透過書信和報紙出版的書面紀錄要到八月中旬才能寄達俄亥俄州。9於此同時,約瑟·斯密在八月初獲得了兩項啟示(教約第97和98篇)。這些啟示雖然沒有明確提到傑克森郡的教會成員在7月20日所經歷的困難,卻提供了由神而來的安慰與指引,在不久後幫助斐普和其他的密蘇里聖徒理解並接受他們的經驗與苦難。

1833年8月2日,約瑟·斯密口述了第一項啟示,即現教義和聖約第97篇。在這篇啟示中,主讚許傑克森郡的教會學校,並重申「在錫安地為我建造一座殿」的命令。這項啟示宣告:「錫安若做這些事,就必昌盛、擴展,並成為非常榮耀。……錫安應當快樂(這就是錫安——心地純潔者)。」然而,主也警告:「報應像旋風般迅速臨到罪人。」「錫安若遵行我命令她的一切,」就能避免這些災難。否則,「我必按照她的一切行為,用劇烈的苦難……處罰她。」10

約瑟·斯密在1833年8月6日獲得第二項啟示,即現今的教義和聖約第98篇。雖然主鼓勵聖徒們要支持美國的憲法和法律規定,但此啟示仍警告:「當邪惡的人掌權時,人民就悲哀了。」主預見將要來到的迫害,在啟示中命令聖徒要「棄絕戰爭,傳播和平」。正當聖徒們因為教會敵人的暴行而受苦時,主命令他們要「耐心忍受」,原諒迫害他們的人,讓主為他們所遭受的錯待討回公道。11這些啟示的書信在8月6日寄達密蘇里聖徒手中,即考德里抵達嘉德蘭的三天前。12啟示約在9月初寄達傑克森郡,這對正在等待上天指示的斐普和其他聖徒來說,無疑是一大安慰與指引。

「許多苦難後祝福就來到。」

密蘇里州的教會領袖接受了約瑟在這些啟示中所提出的勸告,他們努力尋求法律的庇護,可以不必在春天之前離開。在1833年的9月和10月,他們向州政府要求賠償,並聘請律師在法庭上為摩爾門辯護。聖徒們採取的法律行動讓暴徒們開始相信,除非遭到驅趕,否則教會成員是不會離開的。還沒等到法院對他們的案子舉行聽證會,暴徒們的暴力行動便再度爆發。

10月底和11月初,傑克森郡的自衛隊對聖徒們進行恐嚇,並將他們驅離家園。雖然聖徒們試圖保衛自己,但他們顯然努力要遵從主在8月6日的啟示(教約98篇)中的勸誡,耐心忍受加在他們身上的迫害。1311月6日和7日,斐普當時住在傑克森郡北邊的克雷郡中一處難民營中,他寫給約瑟·斯密第一封針對當地暴行的詳細記錄,其中描述教會成員遭到毆打,他們房舍遭到損壞,以及雙方人民的流血衝突。他在信中署名:「你在苦難中的朋友」。14接下來的一週,斐普繼續思考關於當時所發生的一切,他的腦海中浮現了新約的一段經文。「救主曾說,你們若為我的名被眾人恨惡,你們就有福了。」他在11月14日這樣寫道:「我想這就是我們現在的情況。」15

11月底和12月初,這封信和其他關於聖徒遭到驅逐的報告相繼抵達嘉德蘭,約瑟·斯密不斷祈禱,以尋求斐普與其他聖徒迫切渴求的啟示指引。在12月10日的信中,約瑟提醒密蘇里州的教會領袖,主在1831年就事先警告教會成員:「許多苦難後祝福就來到。」雖然主尚未揭示為何這樣的「大災難」會「臨到錫安」,以及「祂會用什麼方式將錫安帶回她繼承的土地上」,但約瑟仍保有信心,相信錫安會在神「自己認為適當的時候」得到救贖。先知勸告聖徒不要賣掉他們在錫安的土地,並鼓勵他們向州政府和聯邦政府尋求法律賠償。如果政府拒絕聖徒,那麼他們就應該「日夜」向主請求由神而來的公道。約瑟以祈禱作為結束,他祈求神會記得祂對錫安的應許,並拯救聖徒。16

12月16日和17日,約瑟口述了一段附加的啟示,當中主答覆了他、斐普和其他聖徒一直以來不斷求問的問題。這項啟示現今收錄於教義和聖約第101篇。主允許災難發生「是因為他們〔聖徒們〕違誡」。然而,主說道:「雖然他們犯罪,我對他們仍然滿懷憐憫。」即使聖徒遭到驅趕,錫安也「不會失去她的地位」。該啟示以一個比喻談到錫安的救贖:「某位貴族」委託他的僕人們去保護他的葡萄園。當僕人中間起了爭執,「夜裡敵人來了」,「毀壞了他們的工作,也毀掉了橄欖樹」。主命令他的僕人們要「出動我家中所有的力量」,「收復我的葡萄園」。該啟示重申了教義和聖約第98篇中對美國憲法的肯定,和約瑟·斯密先前要密蘇里州的聖徒向政府當局尋求法律賠償的勸告。啟示中應許,如果政府官員拒絕教會成員們的請求,主會「從祂隱身處出來,在祂烈怒下困擾那國家」。17在教義和聖約第101篇中,主也為先知提供了一項由神所啟示,關於錫安救贖的計劃。先知必須將其餘生所有的心力,都投注在這項計劃中。18

這篇啟示後來成為教義和聖約第101篇,一份副本也於1834年初寄達密蘇里州,為威廉·斐普帶來了他等待已久的「主的話語」。192月27日,他寫信給約瑟·斯密,報告聖徒努力透過密蘇里州的司法體制討回公道。斐普在這封信的結尾間接地提到這項啟示。他問道:「既然葡萄園主人的僕人們,已蒙召喚並被揀選要在末期修剪他的葡萄園」,那麼,「對於要為耶穌付出,就像祂為我們付出那樣,我們會感到害怕嗎?」「不會的,」他答道,「我們會服從聖靈的聲音,好讓正義得以戰勝世界。」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