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家人給約瑟·斯密的支持

家人給約瑟·斯密的支持

教約41123

Smith Cabin, New York

對約瑟·斯密來說,1829年本來充滿了未知的變數,但後來這段時期成為他個人成長和準備未來的重要階段。1828年6月,因為馬丁·哈里斯遺失「李海書」的翻譯,約瑟停止翻譯摩爾門經達六個月的時間。冬季的那幾個月,他在賓夕法尼亞哈茂耐,「我向岳父購買的小農場中,用我的雙手工作,以供養我的家庭。」12月時,他的父親和兄弟熱切地來拜訪他和他的妻子愛瑪。2

家人的支持對約瑟來說十分重要;多年來,他都會和父母及手足分享他的經驗。1823年天使摩羅乃拜訪約瑟的隔天,他向父親陳述該事件。3他的母親之後寫到關於那次拜訪的後續,「約瑟持續從主那邊接受指示,而我們持續每天傍晚將孩子們聚集在一起,聽他告訴我們那些啟示。我猜想,我們家庭呈現一個在世上很獨特的景象—父親、母親、兒子和女兒,全部圍坐在一起,專注地聽一個還沒把聖經讀完的18歲男孩說話。」4

約瑟獲得頁片之後,家庭成員協助他保護這些頁片,遠離那些不論是因為好奇或不懷好意想企圖獲取頁片的人。5

給老約瑟·斯密的啟示

老約瑟·斯密去哈茂耐拜訪兒子時,他要求獲得啟示,了解在復興的過程中他所應扮演的角色;於是年輕的先知獲得了最先幾次指示給他人的啟示。後來當啟示被抄寫準備出版時,加上了以下的標題:「給先見約瑟父親的啟示,他渴望知道主對他的指示,以下為他所接受的內容。」6這篇簡短的啟示,現今收錄在教義和聖約第4篇,充滿了出自聖經和摩爾門經的經文語言,預期將有一件「奇妙的事工」,並列出那些「著手為神服務的人」應具備的特質。7

回到曼徹斯特之後,老約瑟同意讓一位叫奧利佛·考德里的學校老師寄宿在他們家中。當考德里聽說了小約瑟的異象和頁片,開始向老約瑟詢問時,老約瑟久未回應。可能因為他的家人已遭受鄰居和附近神職人員的騷擾所致。不論他當時遲疑的原因為何,他服從啟示的指示,忠實地為約瑟·斯密早期所見到的異象作見證。

這段時期,在愛瑪、他的弟弟撒母耳,和馬丁·哈里斯的協助下,約瑟·斯密重新開始翻譯的工作,他們三人分別短暫的擔任抄寫員。奧利佛·考德里和老約瑟的談話激起了他的興趣,4月初,撒母耳·斯密陪伴他旅行到哈茂耐,並介紹他認識約瑟。8奧利佛的「內心深處」感覺「這是主的旨意要我來到這裡,祂有事工要我去做」9。他很快便成為約瑟的全職抄寫員。因為有了這重要的協助,翻譯的事工能夠快速地推進。

撒母耳·斯密的歸信

接下來,在1829年5月,一位天上的使者,施洗約翰,給予約瑟·斯密和奧利佛·考德里施洗的權柄,他們為彼此執行洗禮的教儀。在此事發生不久之後,撒母耳來拜訪約瑟,後來另一位兄弟海侖也來訪。撒母耳來訪的期間,約瑟努力幫助他的弟弟歸信,他在歷史中寫到:

當我的弟弟撒母耳·斯密來訪時,我們告訴他主將在人類兒女之中的作為,聖經中的福音真理,將因我們所獲得的教義更豐滿的呈現,我們辛勤地幫助他相信這真實的福音。但他沒有輕易被說服,他到樹林裡,獨自熱切地祈禱,願從慈悲之神那裡獲得智慧來判斷這些事。結果透過啟示,他被說服了,相信我們所告訴他的真理教義。依據福音的吩咐,奧利佛·考德里為他施洗,他回到家裡,蒙受了極大祝福,熱烈地讚美神,而且被聖靈充滿。10

撒母耳·斯密之後成為教會最早的傳教士之一,1830年夏天,他短暫的旅行至紐約州緬頓,在該地宣講福音和販售摩爾門經。

給海侖·斯密的啟示

在撒母耳的拜訪後不久,海侖也拜訪約瑟。約瑟寫到:「因為他殷切地懇求,我透過烏陵和土明求問主,為他接受了下面的啟示。」11該啟示現今收錄在教義和聖約第11篇。雖然開頭的幾句話和1829年的其他啟示相似,但接下來的內容針對海侖在主發展中的事工上所擔任的角色,給予個人的忠告、應許和警告。

除此之外,主勸戒海侖:「看啊,我命令你,在你被召喚以前,不可認為你已被召喚去傳教。再等些時候,直到你得到我的話……不要尋求宣講我的話,先要尋求獲得我的話,然後你的舌頭必被鬆開。」12(見教約11:15-16,21

不久之後,在1829年6月,老約瑟·斯密、撒母耳·斯密和海侖·斯密同列為摩爾門經的八位證人之中,向世界見證他們看見並觸摸了頁片,且「確實」知道約瑟翻譯了頁片,「神可作證」。13再一次地,家人的忠誠和支持對約瑟持續不斷的事工來說極為重要。

『熱切渴望得知……他們的職責』

現在,翻譯完成且準備印刷的摩爾門經,於1830年3月出版了。1830年4月6日,在紐約菲也特,約瑟·斯密正式組織教會,當時稱作「基督的教會」。不久後,奧利佛·考德里、海侖·斯密、撒母耳·斯密、老約瑟·斯密,和老約瑟·耐特都來找約瑟,他們「熱切渴望從主得知,在這事工上他們各自的職責」。14約瑟為他們每個人提供了簡短且個人的啟示。這些啟示似乎是依序賜予的,在內容、長度和文字有很多相似之處。當時的抄寫員約翰·惠特茂將這些啟示各別記錄下來,但在1835年出版的教義和聖約中,它們被合併為一篇啟示。現在收錄在教義和聖約第23篇。15

雖然有些相仿,但每篇啟示都提到接受者的名字,並針對他們的職責、角色和期許,給予明確的忠告。有一個明顯的不同是,前四項啟示都提及接受者「沒被定罪」,因為奧利佛、海侖、撒母耳、老約瑟已經接受洗禮,而最後一位接受者,老約瑟·耐特尚未接受洗禮,被勸告他的「職責是加入真正的教會」16(見教約23:7)。

給海侖的啟示中提醒他,因為之前的啟示已讓他獲得主的話,現在他的「舌已鬆開」,他被召喚去宣講。(見教約23:3)最早在1830年10月,他就曾在紐約州曼徹斯特父親的家中宣講復興的福音和摩爾門經。他當時的安息日演講觸動了以斯拉·泰爾的心,促成了他的歸信。泰爾之後回憶到:「每個字都觸動我最深處的靈魂,我感覺每個字都是為我而說的,……眼淚從我的臉頰上滑落。」17

之後的許多年,約瑟的家人持續支持他,他們擔任傳教士,肩負聖職領袖的角色,並付出個人的犧牲。漫長的時間裡,他們持續展開了成功的腳步,也經歷艱苦和失敗。但在1830年,當新教會成立時,他們熱切渴望去服務,且獲得主透過約瑟·斯密所揭示給他們的旨意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