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去加拿大傳教

去加拿大傳教

教約100

1833年的秋天,一名54歲的教會成員名叫費里曼·尼克森騎馬來到俄亥俄嘉德蘭,他駕著馬車找到了約瑟·斯密。尼克森和他來自紐約佩里斯堡的妻子荷達,在幾個月前才剛受洗。尼克森請求先知與他一同前往上加拿大(Upper Canada,安大略省前身)的蒙普列仁,去向他的兩個兒子摩西和以利亞撒·費里曼傳播福音。蒙普列仁當時是個小村莊,大約在紐約水牛城往西100英哩,位於伊利湖和安大略湖之間的區域。1

摩西·尼克森之後回憶,是他給予他父親提出此要求的動力:「〔1833年〕六月,我拜訪我父母家的時候,那是〔我〕第一次聽到在當時所謂的摩爾門教的事;我也相信和贊同這些教導的教義,並要求我的父母去請一些長老來加拿大拜訪我們……在1833年同年的九月,我父母造訪俄亥俄的嘉德蘭,也就是這些人的總部,驅使約瑟·斯密和西德尼·雷格登陪同他們回加拿大。」2

約瑟急迫的顧慮

1833年9月,約瑟·斯密當時與他的妻子愛瑪和兩個年幼的孩子—2歲的茱莉亞和即將滿1歲的約瑟三世一起住在嘉德蘭。在之前,他們已有4個孩子喪生。3先知當時27歲,已在先前多次的旅程當中宣講福音的信息,但直到如今都尚未正式地傳教。

當時先知至少有兩個顧慮,使得他難以離開他的家及家人一段時間。1833年8月9日,他得知教會努力在密蘇里州傑克森郡獨立城建立錫安的進度已嚴重落後。暴徒們逼迫教會成員同意在1834年春天以前離開傑克森郡。約瑟直接寫信給受難的密蘇里聖徒們:「弟兄們,如果我與你們同在,我就應該主動與你們一起受苦。雖然我的人性要我逃避痛苦和苦難,但我的靈魂讓我死都不能捨棄你們,神助我喜樂,因為我們得贖的日子近了,噢,神阿,救救我在錫安的弟兄們。」4

同時,約瑟也正在面對一個本地的威脅。一名前教會成員名叫斐拉塔斯·赫巴特,他在1833年6月因為不道德行為被開除教籍之後,開始挑釁要破壞約瑟和教會的名聲。他的方式包括挑起當地的迫害行為,四處旅行蒐集批評約瑟的言論,對約瑟造成生命威脅。5當時僅存的先知手稿中顯示他對赫巴特的活動感到嚴重的焦慮。在1833年8月給密蘇里成員的信件中,他提出報告,赫巴特「以驚人的方式說謊,人們跟隨他並提供他金錢來瓦解摩爾門主義,已經到危害我們生命的地步。」6日記中記錄幾個月後,先知說赫巴特「圖謀這地聖徒的毀滅,尤其是我本身和我的家庭的毀滅。」7情勢很險惡,沒有人知道結果會如何。

安慰的祈禱

儘管有這些顧慮,約瑟接受了尼克森的邀請,去向他在加拿大的親戚傳教;西德尼·雷格登同意陪同他們前往。約瑟10月4日的日記中指出這項事實:「作準備偕同費里曼·尼克森向東行。」在10月5日的日記中寫道:「就在這天啟程向東前行。」此為期1個月的往返行程,路程約500英哩,途經賓州西北和紐約西南進入加拿大下安大略地區,中間還停留在至少10個小鎮,並在其中數個小鎮上赴約教導福音。先知隨身攜帶一本大約口袋大小的日記本,他與西德尼輪流記下簡短條列式字句,記錄他們的旅程和傳道。8

10月12日,這一群人已經越過賓州的西北端到達紐約,抵達費里曼和荷達·尼克森在佩里斯堡的家。約瑟·斯密寫道,在他的心中他有「非常好」的感覺,但他對他家庭的狀況感到「很不安」,9應該一部分是因為赫巴特在嘉德蘭所挑起的對立。這焦慮不安的感覺,有可能使得約瑟和西德尼去祈求安慰。那天的啟示(今教義和聖約第100篇)聲明:「我的朋友西德尼和約瑟,主實在這樣告訴你們,你們的家人都很好;他們在我手中,我會用我認為好的方式對待他們;因為我裡面有所有的能力。」10(見教約100:1)。先知的疑慮顯然沒有完全消除—隔天他請求主「祝福他的家庭並保存他們」—但他的確從這些話中得到安慰,證據就是當他在11月4日回到嘉德蘭的家時寫在日記中的記錄,他在寫下對此傳道經驗的結論中提到:「我的家人都完好無缺,就像主所應許的那樣。我因此祝福和感謝祂的聖名;阿們」。11

10月12日的啟示說到兩件事。知道「我,主,已讓你們到這地方來;因為我認為,為了許多靈魂的救恩,這樣做是必要的」(見教約100:4),這啟示應許約瑟和西德尼「在這東部土地上的附近地區,一扇有效的門將被打開」(見教約100:3)。如果傳教士能「提高」他們的聲音,以「莊嚴的心情、溫順的態度」去宣講那放入他們心中的神的話,「聖靈必澆灌下來,為你們所說的所有的事作見證」(見教約100:7-8)。這項啟示也向約瑟和西德尼保證錫安「雖然在一小段時期內受責罰,但必蒙救贖」12(見教約100:13)。

抵達蒙普列仁

10月18日,這群人抵達他們的目的地——上加拿大,蒙普列仁的一個小村莊。西德尼·雷格登在約瑟·斯密的日記中提供了細節:「在我們進入加拿大,經過這個非常明媚又墾殖良好的鄉間,抵達〔以利亞撒〕·費里曼·尼克森在上加拿大的家,我們對這個鄉間地方以及所有好心接待我們的人產生許多特殊的情感。」

約瑟和西德尼之後用了一周半的時間在蒙普列仁和周圍幾個村莊傳道,對廣大且專注的群眾宣講。先知的日記反映了他們忙碌旅程所感到的迫切度和熱忱。10月24日,約瑟和西德尼在蒙普列仁召開一場會議之後,以利亞撒·尼克森「聲明他完全相信此事工的真實性。」如日記中所記錄:「他和他也相信此事的妻子,將在星期日受洗,我們所到之處,都感洋溢著振奮的精神。」在那個星期日,10月27日,有12個人受洗。隔天又有2個人受洗。這些受洗的人之中有以利亞撒·尼克森,他的妻子伊莉莎,和摩西·尼克森。

10月28日的晚上,傳教士和他們的小群會眾在蒙普列仁召開最後的聚會。西德尼·雷格登在先知隔天早上的日記中記錄:「最後一晚召開了會議,按立以利亞撒·尼克森弟兄到長老的職位,會議進行得很順利,其中一位姊妹獲得說方言的恩賜,這使聖徒們歡欣,願神因祂的兒子多賜恩賜給這些人,今早我們改變路線回家,願神使我們的旅程成功,阿們。」約瑟和西德尼越過伊利湖,在11月4日抵達嘉德蘭。13

兩個星期後,約瑟·斯密寄了一封信給摩西·尼克森,通知他他已平安返家並傳達他對蒙普列仁剛成立的分會的感受,約瑟寫道:「我期待你接收此信並回應我,也希望你能把弟兄們的情況告訴我,他們的健康、信心等等……」他繼續寫道:「我的確能說,我熱切地替我們在加拿大的弟兄們呼求神。當我想起他們藉由西德尼弟兄和我接受了真理的話語是多麼地準備好時,我真的肩負極大的義務要謙卑自己並感謝祂。」約瑟接著請求尼克森要對他的新信仰保持忠信。

你記得主耶穌已在末世顯露的偉大事工,而我已奉祂的名作了相關的見證。你知道我溝通的方式,雖然我的言談既微弱又單純,我還是要向你宣示主藉著祂的神聖天使所施助於我,為這個世代所顯示的事。我祈求主能使你在心中珍藏這些事,因為我知道祂的靈會向那些在祂面前勤奮尋求知識的人作見證。我希望你會查考經文,看看是否這些事和那些古代先知及使徒所寫的事是一致的〔。〕14

在約瑟和西德尼離開以後,蒙普列仁的會眾持續地增加。1833年12月,據報已有34名成員。15這群會眾的數量可能在接下來的幾年中成長至50人。16最後,大多數的歸信者不是移民加入美國聖徒的行列,就是漸漸離開教會。17

費里曼·尼克森,那名旅行到嘉德蘭邀請先知去向他的兒子傳教的人,在1834年加入了錫安營的遠征(他兩個兒子,烏里埃和利未與他一起加入),與聖徒們一起聚集在納府,並在1847年年初在西遷的旅途中逝世於愛阿華地區。18

摩西·尼克森和以利亞撒·尼克森在1830年代加入在美國西部的聖徒們,但兩人都於1840年代初返回加拿大。以利亞撒在1862年逝世,看來似乎仍認為自己是後期聖徒。19摩西在1871年逝世以前,曾與其他兩個教派往來。20在他晚年所記下的沉痛的回憶錄中,寫下1840年代初期拜訪納府時曾遇到約瑟·斯密,並表達了對他的景仰之情:「我看見約瑟·斯密住在帳篷裡,因為他把自己的房子捐出來作為給病人使用的醫院!他盡他一切的努力減輕聖徒的痛苦。」21

約瑟·斯密在加拿大的傳道,在許多方面替宣講福音和拯救靈魂開啟了一扇「有功效的門」。1836年,使徒帕雷·普瑞特旅行至上加拿大傳播福音。在他的旅程中,普瑞特和他的兄弟歐森及以利亞撒·尼克森同行。在上加拿大漢米頓,帕雷·普瑞特認識了摩西·尼克森。摩西給了普瑞特一封介紹信,要他去多倫多尋找一名尋求宗教的人,那人的名字叫約翰·泰來。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