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受靈〕引領」尋求啟示

「〔受靈〕引領」尋求啟示

教約108

Vintage artwork kirtland temple

約瑟·斯密的日記,在1835年12月25日記載著:「今天是聖誕節,我整日留在家中,享受著和家人共處的特權,這是長久以來,唯一令我感到如此滿意的家庭時間。」1隔天,是個星期六,當約瑟和幾位同伴坐在家中「開始學習希伯來語」時,一陣敲門聲從他家的門口傳來。站在門外的是他的朋友列曼·施曼。施曼弟兄告訴約瑟:「我受到靈的引領向你表明我的感覺和渴望,並蒙得應許,我應該會獲得一項啟示,以顯明我的職責。」2這個請求的結果成為今日的教義和聖約第108篇——簡短卻有力地陳述了個人靈性保證,而且也將列曼·施曼置於更加重大事件的核心。

「你的靈魂要平靜」

1835年的冬天,列曼·施曼時年31歲,距離他洗禮的四週年不遠。1831年的初秋,他妻子迪西娜離家工作的兩位兄弟,寫信回來告訴家人,他們已經受洗加入新的「摩爾門」教會。迪西娜的兄弟便雅憫回憶道:「這個臨到我們的消息幾乎是個恐懼和恥辱。」在第一封信抵達不久後,這一對位於異地的希爾兄弟,寄送一個內含摩爾門經的包裹,以及有關他們新信仰的「長篇解釋」。便雅憫在收到他們的物品以後,寫道:「我的母親、兄弟塞特、姊妹南茜,以及列曼·施曼,連同一些鄰居,都是虔信宗教的人,我們私下聚會,閱讀摩爾門經和隨附信件,或許是為了批評我的兄弟們所陷入的妄想。」

當「他們閱讀不久後,其內容的簡單與純正使他們讚嘆,並且驚嘆因為閱讀而來的靈性,在在都為其真實性做見證」,起初的懷疑也就消失無蹤了。3在1832年1月,列曼和迪西娜·施曼,以及好幾名強森家庭的成員接受洗禮。施曼家庭的成員也歸信了。4施曼一家大約在1833年中期搬遷至嘉德蘭,他們在那裡認識了約瑟·斯密和許多聖徒。他們的兒子與約瑟·斯密三世年齡相仿,兩人也是好朋友。5

雖然施曼喜愛聖徒,對復興福音具有堅定不移的信念,但是他顯然對自己門徒身分的資格有所懷疑。這項啟示,使我們得以一窺施曼稱他「〔受靈〕引領」前來尋求先知的過程。主說,施曼已「聽從我的聲音……到這裡」,證實他已獲得聖靈的提示來尋求此機會。主勸告他「不要再抗拒我的聲音」,暗示當施曼想知道他在主面前的情形,而經歷深刻痛苦的靈性探求時,他早已在不同場合獲得許多靈感,但他卻猶豫去根據靈感採取行動。為回應此探求,這項啟示向他保證,他的罪被赦免了,並且慈愛地告訴他,「關於你靈性的情況,你的靈魂要平靜」6(見教約108:1-2)。

「你將……被記起」

啟示中也回應施曼的請求,說主會「顯明〔他的〕職責」。他早已是教會新興的聖職組織領袖。早在1835年,即前一年夏天的錫安營,他已經參與了「那些旅行到錫安的人」的會議。在這場會議中,約瑟·斯密宣布,「主的旨意是」那些曾前往錫安的人「應該要被按立去施助,並最後一次修剪果園」,還召喚了本福音期最初的十二使徒。7兩個星期以後,首批的七十員定額組也組織起來,「往普天下去,到十二使徒召喚他們去的任何地方」8列曼·施曼被按立為七十員的七位會長之一(見教約107:93-94)。在他被按立時的祝福中,施曼獲得應許,「你的信心將毫不動搖,你將從極大的苦難獲得解救,……你是主所揀選的器皿。」9

但在1836年的春天,在七十員(包括列曼·施曼)往「普天下」去以前,這些人是聖殿奉獻活動相關的核心參與者。這項給他的啟示勸告著:「耐心等待,直到我僕人們召開莊嚴集會,到時你將與我首要的長老們一同被記起,與我揀選的其他長老一起藉按立而接受權利」(見教約108:4)。這些應許實現了:當時施曼參與各種會議和儀式,直至嘉德蘭聖殿奉獻的莊嚴集會、靈性澆灌,以及賜給聖徒的「大能的禮物」。

「堅固你的弟兄」

列曼·施曼在嘉德蘭為聖徒做的服務,顯示出他把啟示中「堅固你的弟兄」的勸告銘記在心。惠福·伍當時還是年輕的七十員,錯過了嘉德蘭聖殿奉獻,也錯過伴隨這場儀式的靈性澆灌;但他注意到施曼屬靈的領導方式。他寫下在聖殿中某場重要次的的聖餐聚會:「施曼長老在語言的恩賜中歌唱,身披神的靈及大能,宣告偉大和奇妙的事。」101836年至1837年間的冬天,七十員每個星期二晚上在聖殿閣樓西面的房間開會;11其中有一次,施曼按立了十幾名男性為七十員第三定額組。12這個季節最引人注目事情,是在4月的第一週,舉辦了第二次莊嚴集會,以紀念聖殿的奉獻,而年前缺席的人也獲賜教儀。

當內部分裂和外在反對勢力聯合對抗教會時,列曼·施曼和他的家人仍對約瑟·斯密保持忠誠,在這考驗時期,自始至終協助堅固聖徒。1837年10月,施曼被指定為嘉德蘭高級諮議。13他搬遷到密蘇里州的遠西城,並於1838年秋天被指定為遠西城高級諮議。14此時,約瑟·斯密和其他教會領袖被關進監獄,聖徒在絕望之中逃離密蘇里州的暴徒。根據便雅憫·強森指出,施曼前往監獄探望先知,這趟旅程導致他「受寒」,並且病得很重。15同時,1839年1月16日,總會會長團寫信給身為資深使徒的百翰·楊和禧伯·甘,去指派列曼·施曼遞補十二使徒的空缺。16禧伯·甘信中寫到,1839年2月8日那天,他和百翰·楊到利伯地監獄探望約瑟·斯密。他說當他們從遠西城離開時,「列曼·施曼有些身體不適。在我們返回的幾天後,他便過世了。我們並沒有把他的指派通知他。」17

一名忠信之人的塵世使命,結束得既安靜又突然。施曼的逝世,意味著他的妻子迪西娜和她六名子女的生活陷入困難,他們從伊利諾州到後來的猶他州,幾乎都是一貧如洗。18就像許許多多早期的聖徒,列曼·施曼為建立錫安的事業奉獻生命,儘管處於貧窮、對立和不確定,仍願意跟隨先知約瑟·斯密。他的妹夫或姊夫回憶道:「他是極為正直的人,一位有力的教師。」19他不論是生是死,都全然地致力於完成主的吩咐,「在你一切言談中、在你一切祈禱中、在你一切勸勉中,和在你一切行為中,堅固你的弟兄」(見教約1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