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約瑟·斯密翻譯聖經

約瑟·斯密翻譯聖經

教約4576778691

當約瑟·斯密在1820年代末葉翻譯摩爾門經時,他不只學到拉曼人和尼腓人的歷史。

不止一次,摩爾門經指出,聖經中「許多明白而寶貴的部分」已經遺失。11830年的夏天,出版摩爾門經後短短幾個月內,約瑟·斯密有意開始重新翻譯聖經,以恢復其中明白而寶貴的部分。這樣的工作違反了當時盛行的觀點:因為詹姆士王欽定本聖經尊榮的語句中包含了神完整無誤的話語。

約瑟沒有按照傳統方式翻譯,沒有查詢希臘文和希伯來文的經文或詞典來翻譯一本新的英文經文;相反地,他使用詹姆士王欽定本聖經作為出發點,然後在聖靈的引導下加以補充和修改。

雖然約瑟在文法方面作了許多微小的修正,並在一些地方使用現代的用語,然而他較不關心這些語言技巧上的修改,反而比較重視透過啟示來恢復當代聖經中並未包含的重要真理。歷史學家馬可·史塔克認為此種翻譯的特色是重「思想,而非語言」。2

約瑟·斯密從1830年夏天到1833年7月辛勤地翻譯,把這個工作視為一項神聖的使命,並稱之為「我召喚中的副業」。3儘管某些翻譯的部分在約瑟·斯密去世前曾刊載在教會的刊物上,但約瑟·斯密的聖經譯文在他在世時未曾出版過。

即便如此,在教義和聖約的篇章當中,仍可以明顯看到先知努力投入這項事工的證據;翻譯聖經的過程直接催生了教義和聖約中的許多啟示,其中十幾篇與翻譯的過程有直接關聯,同時包含了給約瑟和其他人與此項事工相關的指示。4

翻譯過程

1829年10月,當埃格巴·格蘭丁印刷行還在印刷摩爾門經時,奧利佛·考德里從格蘭丁印刷行買了詹姆士王欽定本聖經,約瑟·斯密的翻譯事工即是使用這本聖經。

約瑟在1830年6月於紐約州的考斯威爾獲得了他形容為「摩西的異象」的啟示,5這很可能促成約瑟著手進行翻譯的工作。這則啟示現在收錄於無價珍珠中的摩西書第1章。在最初翻譯聖經的手稿中,從創世記第一章開始(現在的摩西書第2章)皆是在賓夕法尼亞州的哈茂耐完成的,約一個月後,由奧利佛·考德里和約翰·惠特茂擔任抄寫員。此後不久,在一項對約瑟的妻子愛瑪·斯密所說的啟示當中,主指示愛瑪擔任約瑟翻譯工作的抄寫員,6但她顯然只做了一小段時間7(見教約25:6)。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約瑟幾乎將創世記翻譯完成。

那一年的12月,西德尼·雷格登在俄亥俄州受洗後,前往紐約州的菲也特會見他新信仰的領袖。約瑟·斯密獲得一項啟示,指示雷格登擔任他的抄寫員:「你要為他抄寫;我會給予經文,那經文就像在我胸中一般,可使我的選民得到救恩」8(見教約35:20)。

雷格登於是開始擔任抄寫員,在他和約瑟記錄下以諾的故事後不久,約瑟又受到指示要停止翻譯一段時間,把教會遷去俄亥俄州(見教約37:1)。他服從指示,並在嘉德蘭落腳不久後,又再次使翻譯工作成為他的首要任務之一。在1831年2月上旬,約瑟獲得了一項啟示,指示他要建一座家宅,使他可以「住在裡面翻譯」9(見教約41:7)。幾天後,另一項啟示向約瑟保證會如他所求「將經文給你」10(見教約42:56)。

第45篇

翻譯事工的初期重點是創世記的經文,但1831年3月7日的啟示很快地改變了約瑟的方向。這則啟示收錄在教義和聖約第45篇,約瑟奉命暫時擱置舊約的翻譯,轉而專注於新約的翻譯。

他受到指示:「我允許你們,你們現在就可以翻譯,好使你們為將來的事作好準備。我實在告訴你們,重大的事正等著你們」11(見教約45:61-62)。

因此,約瑟和西德尼隔天就開始翻譯新約聖經。他們持續工作直到那年夏天前往密蘇里州為止;然後約瑟和愛瑪在秋天從嘉德蘭向南遷移大約30英里到達俄亥俄州的海蘭,住進約翰·詹森的家後便又開始翻譯。此次搬遷一部分原因是約瑟試著找到「能在平安和寧靜中翻譯聖經」的地方。約瑟·斯密後來回憶說,抵達詹森的家以後,他花了大部分的時間準備繼續他的翻譯工作。12

約瑟也開始著手督導教會並在該區域傳教,接著他在1832年1月獲得一項啟示,指示他要再度專注在他的翻譯工作上,「直到完成為止」13(見教約73:4)。就在2月16日,當他和西德尼·雷格登翻譯時,他們在詹森的家中獲得一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啟示;當傾注心力翻譯約翰福音時,他們經由求問得到了榮耀國度的異象,成為這萌芽階段的教會中重要且嶄新的教義的來源。如今,此一異象包含在教義和聖約第76篇。

第77、86篇

無獨有偶地,有一段關於啟示錄內文的解釋,現在收錄於教義和聖約第77篇,同樣也直接起因於聖經翻譯的事工。這部分的形式為一系列的問題和答案,被認為是受靈啟發的文字,也收錄在早期的啟示書中。

1832年9月,約瑟和愛瑪離開了詹森農場,回到了嘉德蘭,並在之後數個月繼續努力翻譯,只是現在多了菲德克·威廉幫忙擔任抄寫員。同年12月,由於翻譯事工,又獲得另一項啟示,這次的啟示闡明馬太福音第13章中麥子和稗子的比喻。這項啟示如今收錄於教義和聖約第86篇,指明後期時代的全體聖職持有人要「作我以色列民的拯救者」14(見教約86:11)。

1832年7月,約瑟寫信給威廉·斐普說道:「我們已經完成了新約聖經的翻譯。」

他寫道:「偉大和美好的光榮事蹟已顯明。」又說:「舊約的翻譯正大步邁進,仰賴神的力量,我們可以按照祂的旨意做一切事情。」15

舊約聖經的翻譯工作仍在努力進行著,約瑟在1833年1月記錄:「這個冬天都花在翻譯經文上;在先知的學校如此,坐在大會當中亦同。我體驗到許多心靈振奮的時節。」16在1833年3月,約瑟獲得指示,翻譯工作結束後他應該「主領教會和學校的事務」(見教約90:13)。於是,他急切地推進翻譯的工作。

第91篇

約瑟·斯密很快就翻譯到詹姆士王欽定本聖經當中,14部被稱為旁經的福音書。雖然在約瑟·斯密的時代大多數的聖經都收錄這些福音書,然而有越來越多的趨勢質疑這些旁經作為經文的地位。17有鑑於這項爭議,約瑟想知道他是否應該翻譯旁經,於是把這個問題帶到主的面前。為此他所獲得的啟示,現在收錄在教義和聖約第91篇;其中教導約瑟,雖然「其中包含許多真實的事情,而且大部分翻譯都正確;其中也包含許多經人手竄改而不真實的事情。我實在告訴你,沒有必要翻譯旁經。」18(見教約91:1-3)。

略過那些部分,約瑟繼續努力翻譯舊約數個月,直到1833年7月2日一封信函由總會會長團(成員為約瑟·斯密、西德尼·雷格登和菲德克·威廉)從嘉德蘭寄給錫安的聖徒,記錄著「這一天我們完成了聖經的翻譯,為此我們要對天父報以感激」。19

翻譯的傳承

約瑟去世之後,他的遺孀愛瑪保留了翻譯的手稿,並由耶穌基督後期聖徒重組教會於1867年出版。對於現代的後期聖徒教會而言,約瑟·斯密的翻譯成為無價珍珠(摩西書和馬太福音第24章)的部分內容,並為後期聖徒版的詹姆士王欽定本聖經腳註中,提供許多資訊。

這項翻譯工作對教會產生的另一項重要影響,是它形塑了教義和聖約內容的方式。目前教義和聖約有超過一半的啟示,是約瑟·斯密努力進行聖經翻譯的三年期間當中獲得的。20許多啟示是約瑟努力恢復聖經中明白而寶貴的部分時,因對福音的理解增加,進而受到靈感啟發而提出問題,最終獲得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