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教會的主教」

「教會的主教」

教約4142515457

Partridge, Edward

1830年的秋天,在俄亥俄州的佩恩斯威爾,四名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出現在愛德華·裴垂治的帽子店門口。當裴垂治聆聽著這些人非凡的故事,談及權柄的復興和一部新啟示的經文,他指他們為騙子,並把他們趕走。然而在他們離開後,裴垂治派遣他的僱員隨後趕上,去購買一本他們帶來的書,那本書被稱為摩爾門經。1

裴垂治和他的妻子,莉蒂雅,正在尋找一個教會,能明白教導新約福音,並提供帶領教會神聖權柄的證據。在了解傳教士的信息後,莉蒂雅從他們的教導,認出她從聖經認識的真理,並且接受洗禮。2愛德華·裴垂治始終不為所動,但在前往紐約和先知約瑟見面之後,他也同樣受了洗。

大約在同一時期,約瑟·斯密獲得一項啟示,主應許愛德華·裴垂治:「你將接受我的靈,即聖靈,亦即保惠師,祂將教你國度中令人平安的事。」伴隨這個保證,主召喚裴垂治「用號角般的聲音宣講我的福音」(見教約36:1)。3裴垂治就此離開,前去麻薩諸塞州,向他的父母和兄弟姊妹分享他新發現的信仰。4

1831年2月4日,在裴垂治返回到俄亥俄州後,約瑟·斯密立刻獲得一項啟示(現為教義和聖約第41篇),召喚愛德華·裴垂治在成立十個月的教會裡,擔任第一位主教。主教的職位是本福音期最先被復興的聖職職位之一,然而對主教職責的了解,就像其他職位一樣,也是律上加律地來到。不同於今日的主教,裴垂治不僅被指示要「按立為教會的主教」,也要「放下他的生意,用全部時間為教會工作」(見教約41:9)。5沒有手冊,又沒有實際的前例,裴垂治可能在納悶他究竟要執行什麼樣的「教會的工作」?很幸運地,幾天之後,約瑟獲得啟示(早期教會成員稱此為「律法」),包含了他身為主教職責的進一步信息。6

在這項啟示中(現為教義和聖約第42篇),主命令聖徒透過主教和其諮理,「憑不可破壞的誓約和字據」,將他們所有的財產獻納給祂。獻納的人則會從主教接受「夠自己和家人生活」的財產管家職務。主教負責保管在倉庫的任何剩餘財產,來「幫助……貧窮、困苦的人」、購置土地,以及建立錫安(見教約42:34-35)。

身為一名主教,裴垂治面臨的首要任務之一,與被吩咐逃離紐約州、爾後抵達俄亥俄州的聖徒有關。裴垂治負責安頓他們到他們將要繼承的產業。早期教會成員里曼·柯普雷,提供他位於俄亥俄州湯普生,面積759英畝的所有地,用來安頓來自紐約州考斯威爾的聖徒;此處距嘉德蘭約20英里,而裴垂治需要更多明確的啟示,了解如何在柯普雷的土地上把考斯威爾的聖徒組織起來。主透過約瑟·斯密作出回應,給予裴垂治啟示,該啟示現為教義和聖約第51篇。主教導裴垂治,在為考斯威爾聖徒劃分土地時,他「要按每個人的家庭、環境、需要和需求,將這人民該得到的份指定給他們」(見教約51:3)。7雖然裴垂治在佩恩斯威爾仍然擁有財產,並不需要土地,但他在啟示中還是被告知,為回報他因擔任主教而犧牲了帽商的全職工作,他可利用倉庫裡的必需品來支持他的家庭(見教約51:14)。

遵行獻納律法被視為一項特權(見教約51:15)。8然而並非每一個人都這樣想。柯普雷不久便收回供應土地的承諾,並驅逐考斯威爾的聖徒,讓他們不知該何去何從。96月10日,主的啟示(現為教義和聖約第54篇)以出乎意料的方式解決他們的疑慮:他們蒙召喚要永久地住在超過800英里之遠的密蘇里。(見教約54:8)。10

約莫在同一時期,約瑟·斯密、愛德華·裴垂治和其他人,正準備啟程前往密蘇里,即未來錫安城的預定地(見教約52:24)。11裴垂治離開時,設想自己在幾個月內就會回來。但在這群長老們抵達密蘇里州遠西部的邊境小鎮獨立城之後,約瑟·斯密獲得啟示(現為教義和聖約第57篇),宣告獨立城將是後期錫安城的中心地。這項啟示也包含了一個艱鉅的當務之急:「這是智慧,聖徒們應購買這塊地,以及西邊的每塊地,一直接到〔密蘇里的西部邊境〕。還有鄰接大草原的每塊地」(見教約57:4-5)。主進一步指示:「我僕人愛德華·〔裴垂治〕要擔任我指定他的職位,照我的命令,將聖徒的繼承產業〔分〕給他們」(見教約57:7)。主接著召喚好幾個人留在密蘇里及建立錫安。裴垂治是其中一位「要盡快和家人在錫安地定居下來,做我說過的那些事」的人,這與他原先的計畫大相逕庭。(見教約57:14;亦見教約58:24-25)。12

幾天後,裴垂治寫信給莉蒂雅,告訴她,那個夏天他不會回到俄亥俄州的消息,而且他還要求她和他們的五名女兒,要在密蘇里的邊境和他一起生活,。另外,他不但無法在秋天返回俄亥俄州幫助他們搬家,他還寫道:「吉伯特弟兄或我必須在此地參加十二月的買賣,並且不知道他那時是否能回得來,我已經思考到目前要留在這裡,雖然這與〔我〕的預期不同,但卻是明智的做法。」13他也警告她,一旦她到密蘇里與他生活,「我們必須受苦,並且在此地將有一段窮困的時期,這是你我多年來都還無法習慣的日子。」14他遵從與主、和與彼此商議的指示(見教約58:24),建議她和女孩們如何安排這段旅程,然後建議她想通之後就啟程。15莉蒂雅心甘情願地服從啟示搬遷,打包她的家當,並聚集她的五名女兒向西旅行,前往一個她從未見過的地方。

在密蘇里州,裴垂治預期考斯威爾聖徒和隨後其他許多的人即將抵達,於是他遵照主的指示,準備「將聖徒的繼承產業〔分〕給他們」(見教約57:7),16在他抵達密蘇里州的兩週內,開始購買土地。當裴垂治在那裡把聖徒安頓在他們的土地上時,他依循先前在五月獲得的指示,「將每個人的份指定給他時,應附上字據,以保障他所得的份」(見教約51:4)。17

為了回應這項啟示,裴垂治印出具有兩部分的獻納契據。第一部分中,他謹慎地記錄個別聖徒或家庭「放在我教會的主教……面前」的財產或物品(教約42:31)。換取物品時,裴垂治小心翼翼地記錄契據的第二部分,即每個成員的管家職務——通常與他們所獻納的相同。每個成員都被指定「作自己財產的管家,或他經由獻納所接受的」(教約42:32)。

裴垂治擔任主的代表,服務許多選擇遵行獻納律法的聖徒,他們接受主的邀請,願意根據管家職務、選擇權和負起責任的原則採取行動。然而,又一次,並非每一個人都希望遵行此律法。有些人自行購買土地;有些人,如柯普雷和另一個名叫貝特的人,捐贈了財產或金錢,然後又改變心意,要求歸還。裴垂治蒙召喚去幫助、提升和鼓勵頑抗者,對於接受的聖徒也這樣對待他們。約翰·惠特茂寫到,在獲得獻納律法之後,「愛德華·裴垂治主教拜訪教會中的好幾個分會,而有些人不願意接受此律法。」18

服務不完美的聖徒遇到了種種的困難,裴垂治的女兒,艾蜜莉·裴垂治後來回憶道:「當我回顧並記起那落在我父親身上的重責大任,即第一位主教——他的貧困與匱乏,和他必須忍受的艱辛、假弟兄的指控、愛挑毛病的窮人,以及敵人的迫害——他會英年早逝也不是沒有理由。」19裴垂治自身的教長祝福詞警告了他:「你將維持你的職位上,直到你疲倦為止,你將渴望辭去職務,好使你或能稍事休息。」20

除了處理他人的人性弱點,裴垂治還要面對一項事實,即他自己墜落的天性。裴垂治僅有少數已知的資源來面對建立錫安的挑戰,而這顯然使他對成功的可能性心存懷疑。主回應此事,並警告他:「但是他若不悔改他的不信和心地盲目,他要小心,免得跌倒」(見教約58:15)。211831年8月,裴垂治在寫給莉蒂雅的信中,吐漏了他自己對他的職務感到的不安,他寫道:「妳知道我身負重任,而當我偶爾被神懲戒時,我有時覺得好像自己會跌倒,不是說要放棄這召喚,但我怕我的職務若要蒙天上的父接納,已超乎我所能表現的了。」22他接著懇求他的妻子,「請為我祈禱,使我不致跌倒。」23

兩年以後,在1833年7月,裴垂治正和他的妻子,以及三週大同名的兒子,小愛德華·裴垂治坐在家中,一群憤怒的暴民闖進來,把他拖到獨立城的廣場中心,就地毆打、塗上焦油和黏滿羽毛。三天後,無所畏懼的裴垂治連同其他五人,為防止暴徒對聖徒們施暴,願意提供他們的性命,來換取其餘聖徒的安全。他們提出的條件並未被接受,還被迫同意要離開傑克森郡。幾個星期以後,裴垂治寫信給他在俄亥俄州的朋友,「為了我蒙福的夫子,我感到願意犧牲自己,也願意被犧牲。」24

召喚裴垂治擔任主教的啟示,以及他的職務職責概述,影響了他的餘生。他持續擔任主教,貫穿了聖徒在密蘇里州以及進入伊利諾州的時期。1840年的春天,裴垂治在納府為自己的家人建造房舍時,他病倒了。他在1840年5月27日過世,留下妻子和五名6至20歲的子女。

當裴垂治蒙召喚擔任主教時,主描述他是一個「在我面前心地純潔,就像古代的拿但業,心裡沒有詭詐」的人(見教約41:11)。25早期教會成員大衛·裴迪古,描述裴垂治是「一位紳士,為人極為高貴,充分顯現他崇高的職務,就好比新約陳述的,一個充分顯現主教職務的人,應該像他一樣,舉止端莊,思慮周到,然而親切且令人愉快,他的家人就像他一樣非常令人感到愉快。」26威廉·斐普筆下的裴垂治:「很少人能如此單純高貴地身負他的職責。他是一名誠實的人,我愛他。」27在裴垂治過世的八個月後,主啟示了這復興教會的忠信的第一位主教,現在與祂同在(見教約124:1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