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我們神的屋宇」

「我們神的屋宇」

教約88949597109110137

1833年6月1日,約瑟·斯密獲得一則包含了嚴厲譴責的啟示。主宣告說:「你們對我犯了很嚴重的罪,因為你們在一切事情上沒有考慮那重大的誡命,就是我給你們有關建造我的殿的誡命。」1在五個月前,約瑟獲得了一則長篇啟示,他稱之為「橄欖樹葉」(現在的教義和聖約第88篇),而那條「重大的誡命」就在這則啟示中。該啟示指示聖徒要「把〔他們自己〕組織起來」,建立「一所家宅,即祈禱之家、禁食之家、信心之家、學習之家、榮耀之家、秩序之家、神之家」。2

加上要「互相教導」和「藉著研讀也藉著信心尋求學識」的指示。約瑟·斯密和嘉德蘭的長老們認為這則啟示傳達了兩項指令。3他們必須「建造一座神的屋宇並建立一所先知學校」。4約瑟·斯密和嘉德蘭的聖徒立刻就開始按照這項指示行動,但是,6月1日的啟示顯示出他們仍不了解前一則啟示的最終意義,也不了解實現啟示中的指示所需要付出的犧牲。

「你們……沒有考慮」

位於紐奧·惠尼商店樓上一個小房間的先知學校在獲得橄欖樹葉啟示之後的幾個星期之內就開辦了,最多有25位弟兄參加。(See Nathan Waite, “A School and an Endowment.”)這所學校在1833年4月暫停了一段時間,於是約瑟和其他弟兄就把注意力轉移到實現這項啟示的實際層面。他們很快確定了購買土地的事宜,並指派在這些土地上監督各項工作的人員。55月4日這天,高級諮議召開了一場會議,考慮「是否需要蓋一間校舍,讓前來為事工接受教育的長老們提供住宿」。海侖·斯密、雅列·卡特和瑞諾·柯洪被指派組織「委員會,為建造此建築物募款」。6

雖然這棟建築物就是後來的嘉德蘭聖殿,但是聖徒們在1833年還不知道自己是在建造一座聖殿。他們在聖經及摩爾門經中讀到過聖殿,但仍舊對其所知甚少。在那時兩年前的一則啟示指出一座聖殿將在密蘇里州傑克森郡興建。7約瑟·斯密在1831年親自協助安放房角石,但是之後幾乎沒有任何進展,進一步的啟示也只略述了聖殿的目的。

1833年春天的紀錄顯示出聖徒們認為嘉德蘭的這棟「房子」主要是作為「學校」,而不了解這項命令和錫安的聖殿有什麼關連。現在,6月1日的啟示表明了約瑟·斯密和聖徒並沒有充分「考慮」這項誡命的急迫或重要性。

那則啟示(現在的教義和聖約第95篇)對整個大局給予了一些提示,揭示了主會在祂的「殿」中將「高天的能力賦予我所揀選的人」8,因而將興建這棟屋宇和賦予力量的應許連結起來。9這則啟示指明建築物內部的大小(55呎寬,65呎長),也說明了「內院」上、下層的功用;「內院」這個詞讓人想到聖經時代耶路撒冷聖殿的樣子。該啟示也應許會有進一步的指示。這棟屋宇不能「按照世俗的樣式」建造,卻「要按照我將指示你們之中三個人的樣式建造,你們要任命並按立他們有這能力」。10

約瑟·斯密和他的諮理西德尼·雷格登和菲德克·威廉受到正式指派「取得該屋宇內院的設計圖或模型」。11威廉後來描述了接著出現的異象。他回憶說:「我們跪下呼求主,那建築便出現在視線內,而我首先看到,然後我們一起觀看。我們詳細看完其外觀後,該建築似乎就來到我們的上方。」他說,完工後的建築「似乎和我當時見到的完全相同」。12

這個異象解答了一個基本的問題,就是要用什麼材料建造這棟屋宇。露西·麥克·斯密記得在一次議會中曾經決議木板屋太貴了,所以有人提議建造一棟圓木屋。約瑟·斯密提醒他們,「他們並不是要為自己或其他人蓋一棟房子,而是要為神建造一所屋宇」。他說:「弟兄們,我們難道要為我們的神造一座圓木屋嗎?不,我有比這更好的計劃。我有主給祂自己屋宇的計劃。」露西記得約瑟說,這項計劃會讓他們知道「我們的構想和祂……的看法之間的差別」。約瑟描述一棟石造建築的整個計劃後,弟兄們都「十分高興」。13

「錫安支聯會城市」的藍圖

這些事件擴展了約瑟·斯密和聖徒的視野,讓他們知道要在嘉德蘭建造的主的殿的外觀。其他的啟示則讓他們了解錫安和其市街規劃。在6月,也就是會長團被指派取得主的旨意,獲得祂在嘉德蘭的屋宇之設計後三個星期,他們製作了一份街道圖,作為密蘇里錫安城的提議,圖中將聖殿放置在市中心,並描繪了其大小、樣式和規格。14會長團指示密蘇里的領袖按照這個草圖「立刻在錫安」大興土木。15

在此同時,1833年6月4日的一則啟示(現在的教義和聖約第96篇)指示紐奧·惠尼主教負責在嘉德蘭將會興建主的殿的那塊土地。嘉德蘭將成為「錫安支聯會城市」—按照密蘇里中心地的模式建造的第二個聚集地。根據1833年8月2日之啟示(現在的教義和聖約第94篇)的指示,這片地應該比照密蘇里那樣設計,將主的殿設於中央,正如聖殿是規劃中之錫安城的焦點一樣。16該啟示也要求聖徒建造另外兩棟建築物—給會長團的一所「房子」,以及印刷用的一所房子,並要蓋在市中心聖殿的旁邊。178月2日的啟示(教義和聖約第97篇)也重申了一項命令,也就是要在錫安(密蘇里)「照我給你們的樣式」建造一座「殿」,而且要「趕快」建造起來,作為感恩和接受指示的地方。18

會長團按照啟示畫出了嘉德蘭街道圖,並修改了密蘇里錫安城的街道圖。19他們將修改後的規劃圖和啟示的副本送給密蘇里的領袖,但是當信件送達時,當地已經爆發了暴徒攻擊事件。在幾個月之內,教會成員就被強制驅離傑克森郡,在當地建造聖殿的計劃也因而暫停。

在19世紀的美國,像約瑟·斯密這樣進行城市規劃的嘗試很常見。在那個西拓和城市發展快速的年代,他的計劃被稱為「城市規劃中的片鱗鴻毛」。20錫安城的規劃也和其他許多城市規劃大同小異,也就是棋盤式的設計,有著東西向和南北向的寬敞街道以及大片的土地。但錫安最關鍵的不同點是以聖殿為中心而非以市場為中心。錫安是聚集之地,是歸信者前來安居的神聖處所;傳教士也從此地前往各處傳揚福音,引導更多人前來聚集。1833年夏天,在靈性和地理方面制定的建築模式從此型塑將來的後期聖徒社區。21

「朝思暮想」

密蘇里爆發武力攻擊事件之後,嘉德蘭聖殿的興建工程開始加速進行。為了響應前述的幾項啟示,原本由海侖·斯密、雷諾·柯洪和雅列·卡特組成委員會被改稱為「建築委員會」,其工作也從募款擴大到建築工程。他們必須「立刻開始建築該屋宇或取得材料、石材、磚塊、木頭等等」。22海侖·斯密在6月7日的日記上寫道:「我們今天開始準備建造主的殿。」23

興建聖殿對聖徒來說是一項艱鉅的任務。1833年夏天時,只有150名教會成員居住在該地區24,而且他們都沒有正規的資格去監督如此龐大的建築計劃;這些成員當中沒有一個建築師或工程師,甚至連有經驗、能畫藍圖的製圖員都沒有。25在資金已經短絀的情況下要興建如此雄偉壯觀的建築,預計的花費為四萬美金讓教會在接下來的三年中經濟拮据。26

雖然啟示已經指明了這棟建築物的規格、功用和部分外觀樣貌,但其餘的部分仍需要在場的領袖和工作人員去決定。該建築物的樣子顯示出建造者是根據自己的經驗和他們認為教堂應有的樣貌而設計的。這座聖殿具有希臘復古式外型。他們和當時的許多建築師一樣,從標準的建築手冊中折衷選取了各樣的風格。27哥德式的窗戶廣為宗教建築所採用,而塔樓和尖頂的設計則是新英格蘭地區之教堂的特色。

秋季到來時,以石材搭建的地基牆已經安放完畢,但是工程很快又停滯不前。28教會自有磚廠中的工人無法製造工程所需的高品質磚塊數量。29於是,教會決定「由於缺乏建築材料,將在冬季暫停聖殿工程,以進行準備並收集所有必要物資,並於早春再度開工」。30

1834年4月,加拿大歸信者阿提姆斯·米立特抵達嘉德蘭,由於他是純熟的石匠,建築工程因此進入了新階段。米立特最重要的貢獻是建議使用毛石灰泥的建築工法,而不用較昂貴磚石工法。31聖徒採納他的建議,從附近的砂岩採石場搬運來毛石,砌成石牆,然後再粉刷上灰泥,賦與精緻的外觀。

1834年春、夏兩季的聖殿興建工程特別艱鉅,因為大多的男丁都隨著約瑟·斯密加入以色列營前往密蘇里,希望能協助被武裝暴徒逐出家園的聖徒。沒有男丁,婦女便扛下了他們的工作。有些婦女做石工,有些駕馭牛隻運送石材,有些則縫紉、紡紗、編織,製作給工人穿的衣服。32

約瑟·斯密和多數男丁從以色列營返回後,建築聖殿又再度成為嘉德蘭的主要活動。約瑟親自「擔任採石廠的領班」,並在「其他任務有餘裕」的時候到工地工作。331835年2月的時候,牆已經砌好了,屋頂的工程也開始了。約瑟·斯密在1835年3月7日召開的一場會議中,感謝那些「到目前為止奉獻自己建造主的殿的人,以及在工地上勞動的人」。西德尼·雷格登接著祝福了120位透過工作和獻納來協助建造主的殿的人。34

到了秋季,聖徒更急迫地想要完成聖殿。露西·麥克·斯密描述了教會成員如何專心致力進行這個工作。她說:「我們朝思暮想的就是建造主的殿。」35來自羅德島普洛維登斯的木匠學徒楚門·安吉爾負責監督上層的木工。36百翰·楊和他的哥哥約瑟利用專精的手藝製作並安裝窗戶。37楊家的另外一個兄弟羅連卓和阿提姆斯·米立特一起負責外牆的灰泥;這在寒冬中是件苦差事。雅各·彭伯負責監督內牆的粉刷;他是位技巧純熟的木匠,也建造了講台和內院的美麗木工雕飾。聖殿內部也有計劃地裝設了幾個爐子,既作為暖爐,也能讓灰泥快點乾。38

婦女趕工縫製從天花板上垂下用來劃分下層的幔子,也製作聖殿中的其他陳設。約瑟·斯密後來「因為姊妹們如此開心地慷慨服務,為主的殿製作幔子,而給予她們祝福」。39連小孩子也幫忙收集碎掉的盤子和玻璃,加在灰泥裡,讓外牆在太陽光下閃耀。40

「讓〔祂〕有地方……顯現」

聖殿內部是逐步按階段完成的,每當一個房間完成後,教會領袖和成員就開始在該房間中進行各種事項。在這同時,約瑟·斯密也不斷努力幫助聖徒在靈性上準備好,讓他們能接受啟示中應許的顯現。他在1836年1月30日的日記中記載:「為了讓所有權柄〔井然有序〕並努力讓所有人潔淨,好使他們按照主的命令參與莊嚴集會,我一直十分焦慮、不斷工作,所以回家的時候疲憊不堪。」41就在幾天之前,約瑟在進行這樣的準備時得到了高榮國度的異象(教義和聖約第137篇),這段期間中其他的屬靈顯現也讓他窺見了即將來到的更偉大的經驗。

聖殿的奉獻儀式對早期聖徒來說是值得慶祝和充滿成就的一天。憑著他們付出的無數勞力和資源,三年前的這些啟示才得以實現。約瑟·斯密在奉獻祈禱(現在的教義和聖約第109篇)中懇求:「主啊,我們祈求您,接受您命令我們這些您的僕人,用我們的手工建造的這所家宅。因為您知道我們歷經了極大的苦難才完成這工作;我們在貧困中獻出我們的物資,為您的名建造一所家宅,讓人子有地方向祂人民顯現。」42

應許的顯現的確發生了。救主出現並宣布祂接受這座聖殿,其他天上人物也將聖職權鑰交托給約瑟·斯密和奧利佛·考德里。43這些顯現為將來的聖殿啟示和教儀開啟了道路。展現出樂意為主建立家宅的後期聖徒,才剛開始理解聖殿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