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前往俄亥俄』

『前往俄亥俄』

教約35363738

這成立不久的基督教會在1830年九月下旬,才剛結束第二次大會不久,四位傳教士——奧利佛·考德里、小彼得·惠特茂、帕雷·普瑞特,與希伯·彼得生——從紐約啟程出發去密蘇里州對美洲印第安人傳教。短暫造訪水牛城附近的塞內卡印第安人後,這群傳教士聽從普瑞特的意思,沿著伊利湖到俄亥俄州的曼托,到他之前的靈性領袖西德尼·雷格登的家。

西德尼·雷格登的歸信

雷格登當時是宣教士,負責兩群改革浸信會的會眾,深具影響力,以至於許多人都稱那些他負責的會眾為雷格登派。1普瑞特和考德里得知他的影響力後,在10月28日造訪雷格登,但是雷格登並未對他們的信息積極回應。他心存懷疑地收下了一本摩爾門經,一個當時在場的人想起他「對這本書半帶譴責」。2儘管如此,他同意會閱讀它。

傳教士們在曼托講道,但徒勞無功,於是很快便轉移到嘉德蘭和以撒·莫利農場,在11月2日抵達。以撒·莫利也是改革浸信會的信徒,是「大型公社家庭的靈性家長」,在他的農場上居住的人大多是雷格登派的會眾。這個家庭團體力圖重建耶穌基督的福音,如聖經中描述的那樣。傳教士發現莫利農場這家庭團體熱情地接受了他們的信息,因此他們為其中的許多人施洗。

第二天,11月4日,雷格登去嘉德蘭主領一場婚禮,之後便跟著傳教士走遍該地,宣講復興福音的信息。第二天又有十七人受洗,雖然雷格登不在其中,但他在另一天又跟著去傳教,並且有人觀察到,他在聚會中「深受感動,並流下眼淚」。3

到了11月7日週日那天,講道吸引了許多觀眾,人多到擠不進屋裡來,有人把房子的木板拆掉,好使屋外的人群可以聽到。帕雷·普瑞特教導摩爾門經的經文,然後邀請一些人演講,西德尼·雷格登很快就答應。雷格登起身表示,在聽到傳教士的信息後,他「不會再嘗試宣講福音」,並呼籲聽眾不要為他們所聽到的事情爭論。

雷格登已相信這些傳教士確實擁有之前世上所沒有的權柄。他渴望受洗,於是與妻子菲比討論此事,並提醒她如果他們遵從福音,他們的生活可能會改變:

「『親愛的,你曾經跟我過窮苦的生活,你願意再這樣嗎』,她回答:〔『〕我權衡這問題,也曾考慮過我們可能陷入的情況,我估算過代價,而我非常滿意能跟著你。是的,無論是生是死,遵行神的旨意是我的心願。〔』〕」4

前往紐約拜訪約瑟的旅程

西德尼·雷格登和菲比·雷格登雖然知道他們歸信的代價可能會影響他們的家庭和生活,還是在11月8日接受洗禮。雷格登放棄了傳教,短暫地在莫利的農場工作,但很快就啟程前往紐約,「甚是急切地想見見小約瑟·斯密,主在末世興起的先知」。5雷格登由他之前教區的一位成員愛德華·裴垂治陪同前往;愛德華的妻子莉狄亞也相信傳教士的信息。裴垂治雖然仍有懷疑,但渴望在他受洗之前見到約瑟。

1830年12月初,這兩人在紐約見到約瑟,雷格登很快便「希望先知求問主,想了解主對於他的旨意」。6約瑟口述了一篇啟示回應他,即現今教義和聖約第35篇。在啟示中,雷格登因為在俄亥俄州所做的事工而受到稱許,並被要求擔任約瑟的同伴和抄寫員,來繼續正在進行的聖經翻譯。主告訴他,在他這麼做時,「我會給予經文,那經文就像在我胸中一般,可使我的選民得到救恩」7(見教約35:20)。因此,雷格登與約瑟一起留在菲也特,開始擔任抄寫員。

他們一到紐約,裴垂治就向密斯家庭的鄰居打聽這家人的行事為人。他對自己聽到的事情感到心滿意足,於是要求洗禮;約瑟答應裴垂治,等他的旅程結束並稍作休息之後,就會讓他受洗。斯密·約瑟很快就為裴垂治接受啟示,其中說到裴垂治要受委派去「向各國宣講永久的福音」8(見教約36:5)。裴垂治受洗之後,便與家人前往東部分享他的新信仰。

聚集的呼召

雷格登和裴垂治抵達紐約州,帶來了復興福音如何在俄亥俄州深深紮根的消息。9即使當時在俄亥俄州的歸信者人數迅速增長,教會在紐約卻面臨越來越多的反彈。在此之前幾個月,約瑟·密斯曾獲得啟示,宣告教會應聚集在一個地方,但是該地點尚未透露(見教約29:7-8

約瑟的母親露西,後來想起約瑟得到消息,說在俄亥俄州羽翼未豐的會眾們都非常需要方向,那時歸信者的人數已經上升至300人。10然後,約瑟和西德尼·雷格登展開旅程,在12月下旬從菲也特到紐約州的卡南代瓜;他們收到一項啟示,指示教會要「前去俄亥俄」11(見教約37:1)。在該啟示中,這些人還受指示要暫停翻譯聖經的工作,來鞏固在紐約的會眾,並準備遷徙。

三天後,會眾在菲也特召開教會的第三次大會,而約瑟向成員們宣布,主吩咐他們離開自己的家園,並聚集在俄亥俄州。緊接在這項公告之後,約瑟口述另一項啟示,闡述這項聚集的命令,並應許成員們,在俄亥俄州他們將接受神的「律法……你們要在那裡蒙得高天的能力」12(見教約38:32

紐奧·耐特後來寫道,在場的成員們就「像一群人民獲得指示,開始了以色列的聚集,一項有關於此問題的啟示也賜給先知」。13雖然有些成員拒絕離棄自己的家園和聚集到一個新的地方,但經過禁食、禱告後,這新興教會的成員承諾要服從這項吩咐。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