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義和聖約研讀
『異象』

『異象』

教約76

Ohio. Portage Co. Hiram. Johnson, John Farm and Home

1832年的初春,撒母耳·密斯和奧申·海德在一次奉派向東前進,執行任務的途中,造訪了新歸信者林肯·哈斯金斯的家並用了晚餐。1哈斯金斯住在紐約州西部邊緣,剛結束去俄亥俄州的旅程,他在那裡遇見了斯密·約瑟。2哈斯金斯在2月下旬造訪嘉德蘭和海蘭的時機真是天意:就在幾天前,先知和西德尼·雷格登經歷了極其重要的異象。

『偉大而奇妙的事』

哈斯金斯可能從約瑟或其他少數在場的人聽到這個異象,異象於2月16日發生在約翰·詹森位於海蘭的家。約瑟·斯密和西德尼·雷格登在那裡進行新約聖經的修訂工作。之前的啟示已「明白顯示,觸及人類救恩的許多重要部分,已經從聖經中被取走」。根據約瑟·斯密的歷史,兩人正在沉思約翰福音5:29中關於復活的經文的意義,那時「主觸摸我們理解之眼」,他們目睹了一個異象。3

菲洛·狄鮑是當時在場的人之一,他回憶道:「除了約瑟和西德尼,沒有人發出一點聲音或動靜。我看到了榮光和感受到一股力量,但沒有看見異象。」4狄鮑和其他12人聽著約瑟·斯密和西德尼·雷格登大聲描述他們所看到的事。

「異象」開始為人所知,是因為其中廣泛而深入地描述人類死亡之後的景況。其概述那時會按照不同等級的榮耀,分成三個不同的國度,這些國度是神的大多數兒女所繼承的產業;也揭示,將會有一些人受到永恆的懲罰;並闡述義人會獲得天父全部的祝福:「因此,如經上所記,他們都是神,是神的兒子——因此,所有的事物都是他們的。」5(見教約76:58

哈斯金斯在訪客造訪他家的期間,分享了他對這內涵豐富的異象所感受到的喜悅。撒母耳·密斯在他的日記中寫道:「〔他〕告訴我們,他已經見過約瑟和西德尼,還說他們獲得一個異象,而且他們看到了偉大而奇妙的事。」6

這兩位傳教士拜訪了哈斯金斯之後幾天,因為遇見賽斯和約珥·詹森這兩位教會成員帶著他們在嘉德蘭所做的珍貴的手抄本,才「有幸讀到」已化成文字記載的「異象」;7這些交流顯示一些早期歸信者在接觸到「異象」時的興奮之情;但不是每個人都像他們一樣熱血沸騰。

普救派

「異象」中提出來生的觀點,與當時大多數基督徒的信仰形成鮮明對比。關於死後的世界,大部分人仍相信嚴格的天堂地獄二分法的神學觀:服從耶穌基督福音的人將被拯救,但惡人將遭受永恆的懲罰。8然而,當時有越來越多的人認為這種觀點與聖經中其他關於神的憐憫、正義和拯救力量的教義不一致。

例如,公理會一個名叫迦勒·里奇的年輕成員就感到很困惑,因為他的牧師教導,基督只有極少的「門徒能在世上跟他完成他的使命,而他的敵人將有數不盡的千百萬人」。里奇擔心他自己「進天國的機率比中樂透的機率還低」。9他最終拒絕了他的牧師的教義,去接受所謂的普救派。簡單地說,普救派的信徒相信神不會永遠懲罰罪人,所有的人最終將在神的國度獲得拯救。斯密·約瑟的父親和他的祖父阿歇爾·斯密就抱持普救派的看法。10

大多數的基督徒認為,普救派偏離正道太遠,他們教導所有的人都將得救,會使得人們失去遵守神誡命的動機,進而導致不道德、放蕩的生活。許多早期的教會歸信者同意,並可能曾經從摩爾門經中的某些經文確實感覺到這樣的想法。11然而,「異象」似乎讓一些歸信者感覺,這像是在倡導普救派的教導。因此,當林肯·哈斯金斯、約珥和賽斯·詹森開始在教會各地的分會散布「異象」的文字記載時,引起了軒然大波。

『許多人因此跌倒』

一些外界的觀察家嘲諷這個新啟示的教義。一份基督教報紙回應「異象」時,諷刺地表示約瑟·密斯想「藉由宣稱……所有的人都會得救,來羞辱普救派信眾。」12但一些教會成員們的反應更令先知感到不安。

百翰·楊回憶道:「當時這對許多人來說是個極大的考驗。」「有些人叛教了,只因為神……在適當的時候,為所有的人預備一個獲得救恩的地方。」13百翰·楊本人也很難接受這想法:「我有這樣的傳統想法,所以當我首次聽到異象時,這與我以前接受的教育背道而馳,所以我說,再等一等;我不是排斥,而是不了解。」14他的弟弟約瑟·楊也承認說:「我第一時間無法相信,為什麼主要拯救每個人。」15

也許因為一些早期成員第一個直覺反應是聯想到普救派,因此他們忽視「異象」的微妙之美。「異象」避免了普救派與正統的「天堂和地獄」的極端觀點,指出不服從者的痛苦的確終將結束,但是主也應許那些「對有關耶穌的見證勇敢的人」,將有無法想像的酬償留給他們(見教約76:79

許多「跌倒的人」只是需要一些時間沉思,需要有耐心的傳教士伸出援手,或靈性領袖來解釋說明。約瑟·楊回憶道:「在我為此祈禱後,約瑟曾向我解釋這項啟示,於是我了解這不過是隨著神的大能而來的、符合邏輯的想法。」16百翰·楊必須「思考又祈禱,閱讀又思考,直到我自己知道並完全理解它」。17

在1832年5月或6月,傳教士約翰·莫達在俄亥俄奧倫治(克利夫蘭附近),遇到抵制「異象」想法的人:「弟兄們剛收到稱為異象的啟示,並因此跌倒。」莫達擔任精神導師的角色:「我呼喚他們聚在一起,並向他們證實真理。」18

後來,莫達和他的傳教士同伴奧申·普瑞特,在紐約的日內西奧遇到了蘭登弟兄,他「說『異象』是屬魔鬼的」。蘭登也影響了他的分會成員,使得他們也拒絕這項新啟示。傳教士們在這分會花了幾天。莫達寫道:「奧申弟兄首先解釋異象,接著是我自己和列曼弟兄解釋其他的啟示。」蘭登很快便「承認我們教導的是真實的」。19

斯密·約瑟寄一封信給日內西奧的分會成員,勸誡他們要對啟示有信心。他警告:「要是對藉由啟示傳達給聖徒的神聖事物產生紛爭與不信,紛爭、心硬、嫉妒,和無數的罪惡將不可避免地接踵而來。」20

『保持沉默』

從這次經驗中,先知了解到許多新歸信者的見證有多脆弱,於是建議傳教士們,採取先餵乳後餵肉的方法來教導福音原則(哥林多前書3:2)。先知啟程前往英國之前,敦促十二使徒「對聚集、異象以及教義和聖約保持沉默,直至工作已全然建立的時刻」。21然而,事實證明,某些成員難以壓抑他們對新啟示的熱誠。

禧伯·甘響應約瑟·密斯的忠告,鼓勵傳教士同工們持續教導福音的入門原則。禧伯·甘已在英國貝德福德幫助一位牧師提摩太·馬太歸信,並為他定下洗禮日期。但另一位長老約翰·古德森,「不顧我的忠告和積極的指示,沒有詢問任何一個人,就讀『異象』給馬太先生聽。……這絆倒他了。」馬太沒有遵照約定接受洗禮,也沒有加入過教會。22

『它來自神』

雖然有一些早期的教會成員難以接受「異象」,但許多人毫無保留地接受了。威廉·斐普是教會在密蘇里州的印刷工,於1832年7月在教會所屬的刊物晨昏之星(The Evening and The Morning Star出版「異象」,並稱之為「世上出版過的最偉大消息」。23

惠福·伍於1833年歸信,他回憶道:「當我讀『異象』……它啟迪我的心靈,帶給我極大的喜悅。對我來說,向世人啟示這項原則的神,是有智慧、正直、真誠——有最好的品格又有良好的邏輯和知識。我覺得祂在愛、憐憫、公義和判斷力方面和諧一致;我覺得我比以往任何時候更愛主。」24

或許有些人接受「異象」,是基於他們過去獲得的信念。25有些人可能和斯密·約瑟的父親一樣,知道普救派的信念。不過,雖然這個新異象與普信派的思想和著作有些相似之處,但是這異象與這些觀念有所區隔,涵義更廣,而且是透過靈感啟發的新途徑而來的。斯密·約瑟的歷史下結論,寫道:「向世人綻放光芒,沒有什麼比這更令聖徒感到高興的。……這崇高的想法、純粹的語言、行動的範圍;完成此事所持續的時間,都為了讓救恩的繼承人可以屈膝承認主;這是給忠信者的酬償以及給罪惡者的懲罰,遠超乎人類的狹隘思維,使每個內心誠實的人都驚呼:。」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