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以斯拉·布司與以撒·摩利

以斯拉·布司與以撒·摩利

教約575860616263647173

對教會早期的成員來說,1831年夏初是個充滿希望的開始。6月的第一週,教會在離嘉德蘭不遠的以撒·摩利農場上的一棟校舍中舉行了一場重要的大會。房間裡擠滿了人,很多人坐在窗戶大開的室外,側耳傾聽。夏日的微風吹來了剛從附近大片農地上採收的新鮮薄荷的清新香氣。約瑟·斯密作禱告,開啟了那場大會。

在這個會議中,首次進行了「高級聖職」的按立。1有好幾位長老體驗到包括趕出惡靈在內的屬靈顯現。然後,在四天大會的尾聲,約瑟·斯密得到一則啟示,提到忠信者最衷心的希望。

眾信徒自從第一次讀到摩爾門經之後,便一再思考這本書中的預言會在何時何地以何種方式應驗。當時被認為是拉曼人的北美洲印第安人什麼時候會歸信,和教會成員一起在美洲大陸建立新耶路撒冷?這些早期的成員知道這座城會位在「拉曼人那裡」。2他們甚至派了奧利佛·考德里和其他三位傳教士到美國的遠西地區,向密蘇里附近的美洲印第安人傳教。

在這則新的啟示中,主宣告密蘇里的確是「我要……聖化給我的人民」的土地。提到新耶路撒冷,祂應許「會在適當的時期,加速這城市的建設」。這則啟示也召喚約瑟·斯密、西德尼·雷格登,以及其他13組傳教士要兩個兩個前往密蘇里,在那裡舉行下一次的大會。這啟示也告訴他們,只要他們忠信,主就會顯示「〔他們的〕繼承地」。3

這幾組傳教士滿懷希望地啟程前往密蘇里。他們相信耶穌回到世上的日子已近在眼前,此行就是要找到興建聖殿之城的地點,讓他們能夠在此聚集,準備好在主來臨時迎接祂。奧利佛·考德里和他的傳教同工就要讓許多美洲印第安人歸信的傳言滿天飛。4傳教士們期望,在密蘇里,「信心和希望的目標能得到知識和實際的成果」。5

前往密蘇里的旅程

以撒·摩利與以斯拉·布司也在蒙召喚的傳教士之列。他們都參加了該場大會,也接受了按立,受指派成為同伴,一起旅行。

以撒·摩利是教會在俄亥俄最早的歸信者之一。摩利歸信的時候,他和妻子露西、他的家人,以及幾個朋友一起住在他的農場上,過著共有共享的生活。他們盡可能按照使徒行傳中提到的,像早期基督徒那樣過著「大家公用」(使徒行傳4:32)的生活。

以斯拉·布司是俄亥俄東北部一位受人敬重的衛理公會牧師。6他的歸信在他的親朋好友當中造成了一陣騷動;他們都很難過他加入了「摩爾門教會」。7布司受到強烈的感召,要加入這個新的信仰。他回憶說:「我理智中得到的印象是如此深刻、強大,而且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興奮之情。」8

不過,1831年6月,布司在即將出發時開始產生懷疑。大會中的屬靈顯現不如他的期望,他也不高興約瑟·斯密和西德尼·雷格登可以乘馬車前往密蘇里,而他和以撒卻被召喚在炎夏中徒步走完全程,並沿途傳道。

這趟旅程對其他人來說也相當辛苦。約瑟·斯密出發前幾個星期,他和愛瑪的一對雙胞胎出生後不久即夭折。他留下了哀傷的妻子,她要照顧自己,還要照顧剛收養的莫達雙胞胎(他們的母親茱莉亞·莫達在4月底去世,他們的父親約翰也要前往密蘇里)。

以斯拉·布司終於抵達密蘇里之後,感到心灰意冷。他和其他人「期望找到生活物資充裕,能安適生活的地方。」但是,他環顧四周,看到的「前景卻是晦暗不明」。9布司想起約瑟·斯密在出發前信誓旦旦地說,密蘇里的教會將成長茁壯,但是他們到了密蘇里後,卻發現那裡只有七名新成員。

約瑟·斯密自己剛到密蘇里的時候可能也覺得很失望。獨立城附近地區大多是開闊的草原,只有零星的樹木。這個邊疆小鎮不但絲毫沒有千禧城那樣令人振奮的景象,反倒像是「落後了一個世紀」。10對大多數的長老來說,實際看到的密蘇里讓他們大失所望。但是他們以不同的方式面對這樣的失望。

祈求指引

這真的是要努力建立錫安的地方和時間嗎?約瑟急切地想知道神的時間和旨意,於是在7月20日轉向主,求問道:「曠野何時能像玫瑰盛開?錫安何時能在其榮耀中建立?……您的聖殿將立在何處?」11這些問題帶來了一則啟示,也就是現在的教義和聖約第57篇;這則啟示終於指定了城市和聖殿的位置。

8月1日又有進一步的啟示(教義和聖約第58篇)指示傳教士們要奉獻該土地,但也暗示了要在「許多苦難後」,錫安才得以興建。這則啟示指責了發聲抱怨的以斯拉·布司等人。「他們就在心裡說:這不是主的事工,因為祂的應許沒有實現。」啟示警告說,「他們的酬賞埋伏於地下,不是來自天上。」12

約瑟儘管非常失望,但建設城市又是如此龐雜的計劃,他還是決心開始進行。於是他和西德尼·雷格登等人著手工作。他們聖化了獨立城附近的一片土地,作為聚集之地,打下了建造錫安房舍的第一根木樁,也安放了聖殿東北角的房角石。

有些長老,比方說瑞諾·柯洪,從這些象徵性的起步看到令人興奮的前景。他寫道:「我這雙凡人的眼睛目睹了這些偉大而奇妙事情,是我從來沒有想過會在世上看見的景象。」13但是以斯拉·布司覺得這些草創之舉不算什麼。他說,是很「新奇,但不值得專程到密蘇里來看」。14

回到俄亥俄州

8月1日的啟示挑選了少數傳教士留在密蘇里,而命令其餘的傳教士回家,並指出「他們在這地獲得繼承產業的時候還沒有到,還要等很多年」。15

另一則啟示,也就是現在的教義和聖約第60篇,指示返鄉的傳教士取道密蘇里河,東行到聖路易。16約瑟和西德尼·雷格登要儘速由此前往俄亥俄的辛辛那提去傳教,其他人則要「兩個兩個……〔同行〕,在惡人的會眾中講道,不要匆忙」。17

他們在8月8日搭上前往聖路易的獨木舟。密蘇里河是一條著名的惡水,難以航行。汽船的船長們都很害怕倒下的樹成為浮木,暗藏在水中,常常讓他們的船隻受損。長老們後來告訴伊莉莎白·馬西說,那條河的滾滾水流「洶湧翻騰,好像被詛咒了一樣」。18

長老們在旅程中爭執不斷。疲累、高溫和險象環生的密蘇里河讓他們神經緊繃。在水上航行的第三天,有些獨木舟差一點陷入浮木裡,獨木舟如果翻覆,不會游泳的人就性命難保。

安全上岸後,他們還是爭執不休。以斯拉·布司自己很能吵,但卻無法忍受其他人的爭執。他之後挖苦地說:「這些人就是教會的領袖,也就是主在地面上唯一認可的教會。」19

約瑟·斯密第二天早上在河邊獲得另一則啟示(教義和聖約第61篇),警告他們水上的危險,但也說「他們走水路或陸路,對我都沒關係」。20

隔天,約瑟與團體中一部分的人走陸路行程,遇到了他的哥哥海侖一行人;這群人由於行程耽擱,還沒有到錫安預定地。(教義和聖約第62篇)啟示勸告這群人說:「現在繼續你們的旅程。你們要聚集在錫安地,舉行聚會,歡聚在一起,並向至高者獻上聖餐。」21

另一方面,以斯拉·布司選擇要儘快回去,而不按照先前啟示所指示的那樣,沿途傳教。他和幾個同伴搭船和馬車進行剩下的旅程,前往俄亥俄。

「將你們的敵人駁倒」

以斯拉·布司回到俄亥俄不久之後,就以相當公開的方式與教會分道揚鑣。因為對錫安的景象和約瑟·斯密的行為舉止應該如何,他的經驗和期望有落差,所以他開始動搖,然後放棄了信仰。位於俄亥俄拉韋那的一家報社,俄亥俄星晨報(Ohio Star,從10月起刊登布司所寫的一系列信件,信中嚴厲批評約瑟·斯密和教會。

到了12月,他的信件甚至開始阻礙傳道事工,因此約瑟·斯密在1831年12月和1832年1月得到兩則啟示,就是現在的教義和聖約第71篇和第73篇。這些啟示要布司和西門·雷德等反對者「提出反對主的強烈理由」,也鼓勵約瑟和西德尼·雷格登繼續積極傳道:「將你們的敵人駁倒;籲請他們公開和私下會見你們。」22

雖然西德尼·雷格登邀請布司和雷德進行公開辯論,他們卻拒絕了,可能是因為雷格登以能言善道聞名。雷格登在俄亥俄拉韋那和其他地區傳道,駁斥布司的聲明。雖然布司的信件阻撓了傳道事工,但影響是短暫的。

令人惋惜的是,布司的憤世嫉俗不僅讓他和復興的教會產生嫌隙,也讓他忘記自己先前的屬靈經驗。最後,他「摒棄了基督教義,成為不可知論者」。23

以撒·摩利的考驗

前往密蘇里的經驗讓以斯拉·布司離開教會,但以撒·摩利卻因此更接近教會。在旅程中,摩利顯然在某種程度上和以斯拉·布司一樣憤世嫉俗。在9月11日得到的啟示(教義和聖約第64篇)斥責布司和摩利,指出「他們把沒有邪惡的事定為惡事」。摩利對自己的傳道使命曾有的任何質疑很快就消失了。不像以斯拉·布司那樣,以撒·摩利很快就停止批評,並改變自己的看法。主在啟示中繼續以自己的聲音說:「我已寬恕我僕人以撒·摩利。」24

不過,主希望以撒·摩利付出更多的犧牲。他被要求放棄在嘉德蘭的大批土地,並和家人一起回到密蘇里。主在約瑟·斯密回到嘉德蘭不久之後賜給的啟示中(教義和聖約第63篇),指示摩利的妹婿提多·畢林「處理」摩利的農場。25在9月11日賜予的啟示中,主解釋祂命令賣掉那個農場,是「為了避免我僕人以撒·摩利受到超過他所能承受的試探」。26

以撒和露西·摩利願意付出這樣的犧牲,所以提多·畢林就在1831年10月賣掉了摩利的農場。摩利聽命舉家遷回獨立城,並開始工作,奠定聖殿之城的基礎。因為他不顧疑慮,堅持到底,後來擔任了主教和教長。他於1865年在猶他逝世。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