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華倫·考德里

華倫·考德里

教約106

1830年,華倫·考德里的弟弟奧利佛在二十歲出頭時成為復興教會的「第二位長老」,當時華倫·考德里(有時被稱為考德里醫生)擁有一家藥房,也是驛站長,同時蓋了紐約州弗立登的第一棟磚房。1當時,他和妻子沛欣絲育有八名子女。華倫很顯然在1830年摩爾門經出版時就知道了這本書,但是一直要到四年之後,他才加入教會。2他一直在遠處注意他弟弟的信仰的戲劇性發展。密蘇里州的聖徒被驅逐出傑克森郡後,華倫在1834年1月寫給奧利佛的信中表示同情他們的悲慘遭遇,但是,他仍舊稱教會成員為「你的人民」和「你的朋友」。3

華倫·考德里轉變的關鍵可能是約瑟·斯密和帕雷·普瑞特在1834年3月的拜訪。約瑟和帕雷奉命前往「東部地區」為錫安營招募成員並募款,途中經過弗立登,在華倫·考德里和沛欣絲·考德里的家過夜,受到他們款待,「充分享受到我們需要,也應該得到的身體和靈性上的祝福」。在這次拜訪中,他們不只一次對「將房子擠得水洩不通」的人講道,也有好幾個人接受洗禮;包括考德里家的鄰居希門·海德。4帕雷後來回憶有「三、四十人」受洗,並組織了一個分會,成為當地教會成長的中心。5

雖然有關弗立登分會第一批成員的紀錄都沒有留下來,但華倫·考德里很有可能也名列其中。1834年秋天,也就是約瑟·斯密拜訪之後六個月,華倫又寫了一封信給奧利佛,其中提到「我們都已接受」這個宗教,並稱聖徒為「我們的弟兄姊妹」。華倫的信暗指他的歸信不易。他似乎切身感受到「數千名社會賢達」的批評和反對,「〔他們〕說……我們被誤導、受騙了」,並因為他在當地社區中的顯要身分而更深刻感受到這種反對勢力。雖然華倫在弗立登分會崇拜時曾經感受到「一些來自天上的認可」,但他仍舊渴望有和他弟弟一樣的經驗。他寫道:「我千百次希望能獲得和你一樣的證明。」6華倫也表示希望能有「我們教會的一位傳教士」來到弗立登地區,「來幫助我們鞏固、建立起這最神聖的信仰」。7

兩個月之後,約瑟·斯密得到啟示指派華倫「為我在弗立登地及其周圍各地區教會的主領大祭司」8,必定讓人深感意外。事情往往就是這樣,華倫成為自己所提出之要求的答案。就像此後許多蒙召喚去服務的人一樣,華倫得到的祝福詞和忠告顯示出主認識他,並願意幫助他成功履行召喚。

啟示肯定了華倫加入教會的決定,也隱含了對他所經歷掙扎的認可。其中提到:「當我僕人華倫向我的權杖屈身,並將自己與世人的奸詐隔離時,天上有喜樂。」9這種隔離會愈顯重要,因為啟示指示考德里「不僅要在他自己的地方,也要在鄰近各郡,傳我永久的福音,提高聲音警告人民」,而且他必須「將全部時間奉獻於這項崇高而神聖的召喚」。10只要他做得到,主就會「給他恩典和保證,使他能站得住」。11啟示最後說,華倫是否能成功多半將取決於他的謙卑,而不是他的能力。「我僕人華倫有福了,因為我必憐憫他;而且,雖然他有虛榮心,只要他在我面前謙卑,我必高舉他。」12

雖然紀錄不多,但我們確實知道華倫·考德里在接下來的一年中擔任弗立登地區的主領長老一職——那一年是該地區的多事之秋。4月初舉行了一場由總會會長團的西德尼·雷格登主領的大會。奧利佛·考德里在報紙上報導這次大會,並指出,弗立登地區「大多數人」都「急切想接受有關本教會之信仰和信念的指示,很興奮地詢問少數幾位有幸曾在此地區傳道的長老們」。13幾個星期之後,第一次以定額組身分傳道的十二使徒,來到了這個地區。他們在5月22-23日舉行了一場大會,界定了弗立登大會的地理範圍,其中包括12個分會,涵蓋了紐約州西部大半部分。14弗立登分會規模最大,計有65名成員。

大會中討論的主題包括「『智慧語』、說方言的恩賜、說預言等等」,以及「救贖錫安」。十二使徒中有五位成員講話,之後「教會成員表示決心實踐」他們接受到的「教導」。那年稍晚,奧申·普瑞特在傳教時拜訪該地區。據報,他讓幾個人洗禮、賣了摩爾門經及教義和聖約,並讓幾個人訂閱教會的報紙使者與代辯者Messenger and Advocate)。他寫道:「這個地區有潛力會有許多人接受福音。」15

這些和其他的報導顯示出華倫·考德里是早期教會中心所在幾個地方和偏遠分會雙方頻繁往來關係的主要人物之一。身為地方教會領袖,他應該不僅施助剛加入教會的新歸信者,也協助招待來自嘉德蘭的傳教士和領袖,幫助他們安排聚會。

傳教士的成功表示新分會的快速成長,有些分會,像是弗立登分會,規模就變得很大。不過,由於聖徒被召喚要聚集在一起,因此當地領袖往往要協助照管自己區域人數急遽下降的成員。華倫·考德里的經驗是典型的經驗。他在1835年2月的使者與代辯者Messenger and Advocate)提出報告,生動描寫早期分會的流動性。威斯菲的教會據報有72位成員,這是個很大的數字,因為在門敦和來瑪的分會總計只有八人。考德里說明:「上述教會中多數的成員已遷移;有些前往嘉德蘭,有些前往密蘇里,此處提及的八人是僅存者。」「教會一度規模龐大。」

同樣的,嘉瓦和衛德斯非的18名成員也是「教會剩下的人,其他許多人都已經遷居到聚集之地了」。16考德里最終也加入聚集的行列。他在弗立登忠信服務之後,在1835年秋天變賣家產,和家人準備遷居嘉德蘭。17他們在1836年年初抵達,正巧參與了奉獻主之屋宇的一系列活動。

華倫·考德里和今日少有人知的許多早期聖徒一樣,對主的事工有重要的貢獻。他在嘉德蘭出版辦公室服務,負責編輯教會報紙。他也是約瑟·斯密的文書,幫助記下嘉德蘭聖殿奉獻祈禱文,並保存每日事件的紀錄。他影響最深的貢獻現在可以在賜給他的啟示之後幾頁找到一1836年,他記錄下約瑟·斯密的日記中有關救主和其他天上使者於1836年4月3日在嘉德蘭聖殿向約瑟和奧利佛顯現的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