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遠西城和亞當安帶阿曼

遠西城和亞當安帶阿曼

教約115116117

Adam-ondi-Ahman

1837年的最後幾個月,叛教的情形開始影響俄亥俄嘉德蘭的教會。因為嘉德蘭安全協會(Kirtland Safety Society)的瓦解,很多後期聖徒背負了沉重的經濟損失,開始拒絕先知在屬靈及屬世上的領導。這些異議分子中包含了多位十二使徒和七十員定額組成員,以及摩爾門經頁片的三位證人。1838年1月,因為普遍的叛教和暴力行動的危脅,約瑟·斯密和西德尼·雷格登接受了神聖的指示,要他們放棄在嘉德蘭的建設成果,逃往密蘇里的遠西城。雖然該啟示中宣告約瑟在「此處的工作已完成」,但是離開嘉德蘭,不只代表要離開他們的家園,也等於要離開教會最大的支聯會,以及第一且唯一的一座聖殿。但約瑟和西德尼被告誡,要「起來,讓你們進入我將指示你的土地,甚至是流奶與蜜之地。」1

約瑟和西德尼前往遠西城,在經歷了「漫長的旅程」後,見到了密蘇里的聖徒「張開雙臂迎接」他們。2但內部分裂的消息很快地讓遠西城的教會人心惶惶,讓歡樂的相聚蒙上陰影。先知於3月10日抵達,在4天前,遠西城支聯會的高級諮議會將不願悔改的威廉·斐普及約翰·惠特茂開除教籍,當時他們是密蘇里會長團的諮理,因為他們販售遠西城將用作聖徒聚集處的土地來謀利,也違反了先前的啟示,在會長團販售傑克森郡土地時,在他們的部分獲取個人利益。高級諮議會並沒有對密蘇里會長大衛·惠特茂,或助理會長奧利佛·考德里進行進一步處置,他們等待約瑟抵達,再處理這些惱人的事件。惠特茂及考德里都於4月初被開除教籍。

為嘉德蘭聖徒尋覓落腳處

1836年中開始,聖徒從克雷郡和雷郡遷出,遠西城成為摩爾門教在密蘇里的主要聚集地。1838年約瑟抵達遠西城時,人口數為4900人,還有「一百五十棟房屋、四家織品店、三間家庭式的雜貨店、數間鐵匠鋪、兩家旅社,一家印刷店及一所同時充當教堂與法院的大校舍」。3預期將會有大量的貧困嘉德蘭聖徒湧入,為他們尋找廉價的安身居所成為首要的任務。1838年4月26日的一個啟示,給總會會長團、遠西城的主教團和高級諮議會一些方向,現今收錄在—教義和聖約第115篇—。除了督促他們要繼續建設遠西城並建造聖殿,該啟示還指示「按照不時向我僕人約瑟顯示的,應在周圍地區指定其他幾個地方作為支聯會」(教約115:18)。

教會領袖在尋找「其他幾個地方」建立新支聯會時,取得廉價的土地成為他們的方向。雖然在考德威爾郡仍有為數不少的土地尚未開發,但該部分土地已經過勘測,不再適用優先獲地律法。這項律法允許開發者在尚未付款的情況下,擔保未經勘測的土地並予以開發,在實施優先獲地的制度下,那些手頭不夠充裕的人,可以先擔保土地進行開發,並在該地審查通過要由聯邦政府販售時,保有優先購買的權利。教會領袖認為,位在考德威爾郡北方,剛成立且尚未經過勘測的戴維斯郡,有機會成為貧困聖徒在密蘇里北部的聚集地。4

1838年5月18日,約瑟·斯密帶領一群教會領袖前往「北方探查,為要尋找土地建立錫安支聯會,以協助窮困者為目的,找尋聖徒的聚集地,也為建立神教會中的至聖所」。成員包含十二使徒中的西德尼·雷格登、多馬·馬西和大衛·裴坦,愛德華·裴垂治主教和其他人。5當他們北行進入戴維斯郡數日後,抵達了格蘭河區域,約瑟的文書喬治·羅賓森形容該處景色「壯碩、美麗、深邃」。在他們的探查過程中,發現了一處充滿「眾多」野生獵物的土地,包括「鹿、火雞、母雞、麋鹿等」,還有覆蓋肥沃草皮的草原。6該地確實是「流奶與蜜之地」。

亞當再來訪的地點

戴維斯郡豐盛的自然資源紓解了聖徒在屬世生活上的需求。啟示也領導聖徒們到一個具有偉大屬靈意義的地點。當約瑟、西德尼和喬治·羅賓森在格蘭河一帶尋找地點建立社區時,他們到了一個名叫泉山的山丘,旅程中約瑟接受了啟示,現今收錄在教義和聖約第116篇,指出該區域叫作亞當安帶阿曼,「因為,祂說,那是亞當要來看望他人民的地方,或如先知但以理所說的,亙古常在者要坐的地方」(教約116:1)。

先前給予約瑟·斯密的啟示,多年前於1835年出版成教義和聖約,聖徒已從中得知亞當安帶阿曼的事。在第3篇(現今的教約第107篇)中,主解釋,亞當去世的前幾年,召其正義的子孫「進入亞當安帶阿曼山谷」,在那裡「將他最後的祝福給予他們」,該啟示後來解釋,「主向他們顯現」並「安慰亞當」,亞當「充滿聖靈」,他預言了將臨到他後代的一切,「直到最後一代」(教約107:53-56)。7除了教義和聖約的紀載外,這些字句透過威廉·斐普所譜的詩歌「Adam-ondi-Ahman」,也常在摩爾門教崇拜中被傳誦。8第一版後期聖徒聖詩選集由愛瑪·斯密編輯,於1836年初出版,本詩歌便收錄在其中,聖徒們在嘉德蘭聖殿奉獻時也高唱這首詩歌。9

關於亞當安帶阿曼的新啟示,揭露亞當在主的第二次來臨前的事件中,將有重要的角色。為理解古時但以理的異象(但以理書7:9,13-14),約瑟·斯密後來解釋到,「所有持有權鑰的人都必須在這大會中站在他〔亞當〕面前……人子〔基督〕站在他面前,在那裡賜給他榮耀和統治權。—亞當把他的管家職務呈交給基督,即那曾交給他的持有宇宙的權鑰的職務,但他仍保留身為人類家庭家長的地位。」10

亞當安帶阿曼的聚集

透過向約瑟·斯密揭示亞當安帶阿曼的位置,主讓戴維斯郡的土地充滿了靈性的歷史和未來。神的國度在地面上建立的過程中,因為叛教和流離失所,瀕臨瓦解之際,這個啟示提醒約瑟和聖徒們他們在這不會間斷的神聖歷史中扮演的角色。教會領袖不再只是努力尋找嘉德蘭聖徒和其他渴望聚集的人的避難處所,而是努力聚集正義者到此地——該地是主第二次來臨前,亞當將呈交他的管家職務的地方。

1838年5月21日,約瑟回到遠西城後,立即召開議會,「和弟兄們討論關於本次旅程的議題,立刻前往北方,……擔保格蘭河的土地,是否為明智之舉」。弟兄們表達了他們對本議題的看法,「斯密會長提出了問題,大家一致同意應該擔保該河岸的土地,以及位於該地和遠西城之間的土地」。115週之後,在1838年6月28日,約瑟·斯密擔任主席,亞當安帶阿曼錫安支聯會成立,約翰·斯密為會長。12約翰·斯密的第二諮理,也是第一批在戴維斯郡定居的一位後期聖徒,列曼·魏特寫道:「這前景亮眼的美麗城市,吸引了大批的移民。夏天的那三個月中,我沒有一天少於30位訪客。」到10月時,魏特記載在亞當安帶阿曼「有高達200棟房子,還有另外40個家庭住在篷車中。」13

『更重大的事』

儘管這個新的錫安支聯會已經建立,並召喚大家到密蘇里北部定居,但要放棄在嘉德蘭的家園,仍讓有些人十分不捨。最後,在1838年夏季的那幾個月中,大部分留在嘉德蘭的忠心聖徒都開始前往密蘇里。威廉·馬可和當時嘉德蘭的主教,又是富有商人的紐奧·惠尼並沒有和這些聖徒一起前來。他們為要安頓在嘉德蘭的商業事務,拒絕和主體成員一起前往密蘇里的教會聚集。要放棄他們的商務和財產所帶來的屬世安全感,讓他們十分掙扎。

1838年7月8日,約瑟·斯密接受到給馬可和惠尼的啟示(現今收錄在教義和聖約第117篇),命令他們要「出來,不要停留。」啟示中召喚馬可「要在我遠西城的人民中間主領」,應是擔任密蘇里會長團的新任會長。至於惠尼,啟示中指示他「到亞當安帶阿曼地來,作我人民的主教」(教約117:10-11)。引述亞當古老家園的意象,加上應許給亞當後代的無限祝福,該啟示問到:「亞當安帶阿曼的眾山上和歐拉哈示尼哈的眾平原上,或亞當居住的土地上,豈沒有足夠的地方,以致你們才貪戀那一丁點,而忽略更重大的事?」(教約117:3,8)奧利佛·格蘭被指派去整頓教會在嘉德蘭的帳務,他將含有該啟示的信函交給馬可和惠尼。信函中,總會會長團表達他們信任兩人服從啟示的意願,並會「依此採取行動」14。馬可和惠尼服從指示,放棄了在嘉德蘭的產業,最後和聖徒主體會合,參與「更重大的事」,協助聖徒的需求。

後記

1838年夏天,聖徒持續聚集到遠西城、亞當安帶阿曼,和其他在密蘇里北部的摩爾門聚集地。1838年7月4日依據要建立遠西城的吩咐,他們在該社區中放置聖殿的房角石。不久後,亞當安帶阿曼也選定了聖殿的地點。但聖徒在密蘇里北部所享受的平靜和繁榮,只維持了片刻。密蘇里居民和後期聖徒間的不信任和猜疑逐漸增加,1838年8月引發了暴力衝突。一系列的武裝衝突,即眾所皆知的密蘇里州摩爾門戰役,最終導致約瑟·斯密入獄,後期聖徒從密蘇里被驅離。聖徒遭驅逐出密蘇里州之後,該地居民立刻進入並佔領摩爾門土地和建設。雖然聖徒可以繼續建立與主立約的社區,並在納府建立一座美麗的聖殿,但他們仍懷有希望,在第二次來臨之前,能回到密蘇里取回他們神聖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