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向拉曼人傳教

向拉曼人傳教

教約283032

摩爾門經未完全翻譯好前,主曾透過啟示說明保存這些頁片的目的,是要「使拉曼人得以認識他們的祖先,並知道主的應許,使他們能相信福音,並依靠耶穌基督的功德」1(見教約3:19-20)。奧利佛·考德里身為摩爾門經的主要抄寫員,知道摩爾門經主要是寫給「拉曼人」的,他們就是「以色列家族的遺裔」。2所以,派他到拉曼人那裡傳教是很適合的。於是,主在1830年9月,也就是摩爾門經出版後6個月,透過啟示指示奧利佛·考德里「到拉曼人那裡向他們宣講我的福音」3(見教約28:8)。他是首位受到指示到拉曼人中傳教的人。

其他早期的歸信者也對「約瑟家族的遺裔——住在西部的拉曼人——的事有很熱切的渴望,因為他們知道主對他們有偉大的目的。」4爲了要回應那些人的願望,主給約瑟斯密另一項啟示,吩咐小彼得·惠特茂陪同他的妹夫奧利佛·考德里一同傳教。主指示他要「開口宣講我的福音」,且「只要注意你弟兄將告訴你的話和勸告」,因為他已獲得能力,「在拉曼人中建立我的教會」5(見教約30:5-6)。

在之後的一個月,即1830年10月,帕雷·普瑞特和希伯·彼得生也蒙召喚進「入曠野到拉曼人中間去。」爲了協助他們履行這個具挑戰性的指派工作,主應許道,祂「也要與他們同行,在他們中間」6(見教約32:2-3)。

印第安人遷移法案在1830年5月通過,把美國印第安人可定居的地方定於今日的堪薩斯州和奧克拉荷馬州。因此,這些到拉曼人當中傳教的傳教士,打算從密蘇里州獨立城西行至印第安區。

奧利佛·考德里踏上這次傳教之旅前,已簽名立約,承諾自己會在神前謙卑地行走,「按照祂透過聖靈而來的指示從事此光榮的事工」。7他的三位同伴也都簽名立約,承諾會「在此事上忠信地」8協助奧利佛·考德里。他們離開時帶了許多本摩爾門經,發給願意聆聽他們信息的人。

帕雷·普瑞特在其自傳中寫道,還在紐約州時,他們四位傳教士在水牛城附近拜訪了一個「印第安族人(賽尼卡族),在那天花了部分時間和他們在一起,教導他們關於他們祖先紀錄的事。」9回顧歷史,他們傳道最大的成果,是在傳教旅程一半時出現的。普瑞特說,他們繼續上路,之後在俄亥俄州緬頓停下來,在那裡拜訪了普瑞特「之前在重組浸信協會(Reformed Baptists Society)」所認識的好友和導師西德尼·雷格登。10他們給了他一本摩爾門經,他答應會閱讀,並在其後到當地許多家中教導復興福音的信息。這件事的結果是,「雷格登先生和許多人出來接受我們的洗禮,並藉由按手禮接受了聖靈的恩賜。11帕雷說道:「摩爾門經及其相關的各項不可思議事件的消息」,在嘉德蘭以及其周圍的地區引起一般大眾的「興趣,他們都為之興奮……。我們從早到晚都有許多人來拜訪,沒有休息或私人的時間。不同的社區也召開了聚會,大量群眾前來要求和我們見面。……由於摩爾門經的信息,我們抵達那裡兩三星期後,已經為127個靈魂洗禮。」12那些透過他們認識福音的人,當中有以撒·摩利、約翰·莫達、列曼·魏特以及愛德華·裴垂治。

這次在嘉德蘭的成功,是他們始料未及的,然而,這次成功卻對教會的未來有深遠的影響。嘉德蘭不久便成為早期教會成員重要的聚集地,其後更成為教會首座聖殿的地點。那群嘉德蘭歸信者當中,有許多人後來成為了教會早期的領袖。雷格登當然是他們當中比較為人熟悉的一位,他後來擔任約瑟·斯密的諮理。來自嘉德蘭地區的新歸信者菲德克·威廉加入了這四位傳教士的行列,一同踏上傳教之旅。

雖然他們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到不同的印第安部落傳教,但考德里和他的傳教士同伴繼續在路上傳播福音。在傳教的初期,他們曾和俄亥俄北聯的震教會社區居民(Shaker Community at North Union, Ohio)見面。他們第二次和震教信徒見面,是在離辛辛那提幾英里遠的聯合村(Union Village);這兩次見面,他們都留下摩爾門經給震教信徒,但此方法顯然成效不大;理查·麥克尼馬是聯合村的村民,他看了摩爾門經後表示:「無論印第安人能從摩爾門經中獲得什麽益處,我們絕對不會從中獲得什麽益處。」13

12月下旬一直到1月末,是所謂的「深雪寒冬」時期,他們在這段期間的旅程變得十分艱苦。帕雷·普瑞特描述,因暴風雪持續吹襲,他們幾位傳教士得要在伊利諾停下來幾天,在「這段期間,某些地方的積雪達3英尺厚。」他們原來的計畫因河流結了冰而要擱置,他們改以步行方式繼續旅程,普瑞特寫道:「他們步行了三百英里,走過許多片大草原和被雪覆蓋的野地——那裡沒有道路,房子極少,寒冷的西北風像刀片般鋒利,幾乎把我們的臉皮給割下來。……旅程十分艱辛,我們十分疲勞,但最終還是到達了傑克森郡的獨立城,那幾乎是密蘇里州,乃至美國最西部的邊界。14

他們一行人抵達獨立城後,小彼得·惠特茂和希伯·彼得生留下來賺取金錢,奧利佛·考德里、帕雷·普瑞特和菲德克·威廉則到印第安區傳教。他們首先向蕭尼族傳教,然後向德拉威族傳教。在傳譯員的協助下,奧利佛·考德里分享了摩爾門經的重要信息,帕雷·普瑞特紀錄了當中一部分的內容:「主吩咐他們最後的智者及先知,摩爾門和摩羅乃,將這本書藏在地下,這樣做就能將紀錄保存下來,在現今這個時代向將會佔據此地的白人顯示,透過他們傳給印第安人,好使他們再一次認識這位偉大的靈,獲得祂的悅納。」15

德拉威族印第安人接受此項信息,他們的酋長要求傳教士在春天回來,並「讀給我們聽,或教導我們更多關於我們祖先的書的事,以及偉大的靈的旨意。」16然而,由於一位聯邦探員下達了命令,這些傳教士要被迫離開印第安區。那些傳教士向該區掌管印第安人事務的警察長威廉·克拉克申請授權但不成功,因此他們不能再到印第安區傳教。17

雖然向拉曼人傳教的工作就這樣結束,卻確立了當時成立不久的教會在未來十年要走的方向。這些傳教士在嘉德蘭地區建立了教會,也預備了道路,使約瑟·斯密能在1831年初前往俄亥俄,以及召集東部的聖徒遷往那裡。1831年晚些時候,約瑟自己旅行至傑克森,在那裡發現了新耶路撒冷的地點,並在1831年8月3日,在獨立城法院的附近安放用來建造聖殿的房角石。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