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和教會歷史
「我們聽他談論,內心歡欣不已」

「我們聽他談論,內心歡欣不已」

教約129130131

Clayon, William

威廉·克雷頓以步行完成前往納府的最後14.48公里。他和同行者所搭乘的船隻由密西西比駛向新家園,在抵達納府前一晚稍作停留,但威廉從英國普雷斯頓的家鄉出發,經過了11週,8000多公里的旅程之後,他一刻都不願意再等待了。他和幾個朋友在寒冬的清晨中徒步行進,並於1840年11月24日中午前抵達納府。威廉在三年前歸信,並曾在家鄉為約瑟·斯密身為先知的召喚作見證,現在他非常渴望能見到先知本人。

他很快地與先知見了面,並在寄給英國友人的信中分享了一些他對先知的第一印象。他寫道:「昨天晚上,我們許多人和約瑟弟兄在一起,我們聽他談論神國的事,內心歡欣無比,」他在另一次事件中寫道:「如果我特地從英國來只是為了和他交談幾天,那麼我認為所經歷的辛苦都已得到充分的報酬了。」1

威廉在剛抵達納府時,著手開始為自己和妻子路得建立新生活和新家園,當時他們正準備迎接第二個孩子。然而,克雷頓在新家園的第一年經歷了許多困難。他們買下密西西比河西邊,位於納府對岸的土地並準備以務農維生。威廉曾在英國的一座工業城鎮擔任工廠會計,但他並未具備擔任農夫所需的技術和體格。由於農作物歉收,和受到瘧疾長時間的侵襲,他所付出的心血很快就付諸流水。

威廉因這一連串的事件而變得謙卑,後來他接受了當初幫助他歸信的傳教士禧伯·甘的建議,在1841年12月與家人一同過河,搬到納府。先前在英國傳道部會長團與威廉同工的諮理威拉·理查,當時正擔任約瑟·斯密的文書,他正好需要一位可信任的助理。禧伯很快地來找威廉,要他去約瑟·斯密的辦公室報到。於是,在1842年2月9日,威廉同意成為先知的文書和抄寫員。

文書和抄寫員

在接下來的兩年半中,威廉·克雷頓能用比任何人都更接近的角度觀察約瑟·斯密在公開和私下的生活。他幾乎每天都和約瑟在一起,深入參與約瑟在商業、政治和宗教方面的事務。他們之間的友誼使威廉有獨特的機會近距離地檢視約瑟的人格特質,包括他所犯的錯誤。他和其他人都知道約瑟只是一個凡人,但對威廉來說,相較於主透過祂的先知所傳達的那些能擴大靈魂的教導,約瑟的弱點顯得微不足道。透過他們在納府的相處,威廉終其一生都堅定不移地為約瑟辯護。

在先知生命充滿變故的最後兩年,威廉·克雷頓於文書的工作中,記錄了這段時期約瑟·斯密最重要的啟示、教導和講道。他記錄了約瑟對於為死者洗禮的指示,以及關於永恆和多重婚姻的啟示。這兩項啟示在日後都成為後期聖徒經文的一部分。他也是記錄約瑟最有名的講道:金·佛烈證道詞的抄寫員之一。他將這些教導視為無價之寶,且似乎能感覺到保存這些教導的重要性。

而約瑟·斯密則感到越來越迫切需要向聖徒傳達靈性的知識。他在納府的這段時間發表了一場又一場有力的公開講道,並與他信任的朋友於私下召開的會議中,分享了同樣有力的教導和教儀。約瑟並沒有像他在早期傳道時經常發表正式啟示那樣傳達這些教導,但威廉·克雷頓非常仔細聆聽每個字句。他將先知的話語記錄在他自己的或他為約瑟所寫的日記中,後來的幾篇教義和聖約便是以這些紀錄為基礎。

珍貴的教導

1843年2月9日,當約瑟·斯密會見帕雷·普瑞特時,威廉也在場。約瑟和帕雷分享如何分辨天上的使者和撒但與他的使者。當約瑟先前向他所信任的成員分享關於聖殿的教導時,帕雷正遠在英國。威廉在約瑟的日記中記錄了這些指示,這些教導日後被收錄在教義和聖約第129篇。2

1843年4月2日,約瑟到位於納府東邊32公里的伊利諾州雷慕斯出席了一場支聯會大會。一位名叫威廉·米勒的美國宗教領袖曾預言,耶穌基督的第二次來臨將會在隔天發生。約瑟藉此機會向雷慕斯的聖徒們保證,主並未透露祂要來臨的時間。約瑟也教導,神是具有身體的人物;過去、現在和將來的所有事物都在祂面前;以及我們彼此往來的關係將會持續到永恆。威廉·克雷頓在個人的日記中記下這些珍貴的教導,這些紀錄後來成為教義和聖約第130篇的基礎。3

教義和聖約第131篇大部分的內容是由威廉在1843年5月所寫的幾段短篇日記組成的,4其中包括5月16日,在雷慕斯的便雅憫和梅麗莎·詹森家中所作關於永恆婚姻的教導。詹森夫婦在1841年12月聖誕節當天結婚,但約瑟告訴他們,他希望根據主的律法再度為他們證婚。便雅憫開玩笑說,除非梅麗莎再來追求他,否則他不會再和她結一次婚。但約瑟的態度十分認真,他教導,男人和女人必須進入婚姻的新永約才能獲得神最高的祝福。他接著就將便雅憫和梅麗莎印證為永恆的夫妻。5

對威廉來說,記錄這些先知的話語不僅僅是一項職責,也是他生命中一項偉大的特權。對於約瑟·斯密能以獨特的方式打破今生和來生的藩籬,並讓永恆的事物變得如此具體而真實,威廉為此感到興奮不已。納府的聖徒們在聽約瑟講道時,他們所面對的許多困境——死亡、疾病、貧窮和飢餓——都淹沒在對千禧年美好未來的期盼中。他們蒙得應許,家庭和友誼間的連繫將超越今生。威廉·克雷頓因記錄約瑟·斯密的話語而感到喜悅,這為教會的教導帶來深遠的影響,並且至今仍祝福著後期聖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