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祈禱的生命線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祈禱的生命線

我們每個人都有些無法解決的問題,以及無法克服的弱點,需要靠著祈禱,求助於一更高力量的泉源。

今天早上我要見證祈禱的重要。透過我們的救主去接近我們的造物主的確是我們生命中的一大特權和祝福。我從個人無數的經驗中學習到祈禱的力量很大。世上任何權力都不能分隔我們,使我們不與我們的造物主直接溝通。我們祈禱時,絕不會發生機械或電子方面的故障。我們每天祈禱的次數或時間長短都沒有限制。我們每次祈禱時期望提出多少的需求也都沒有配額限制。我們不需要透過祕書,也無須預約,就能到施恩的寶座面前。我們隨時隨地都可以與祂溝通。

神將人安置在世上時,祈禱就成了人類與神之間的生命線。因此,在亞當的時代,人即開始「求告耶和華的名」。1此後,所有世代以來,祈禱便滿足了人類一項極為重要的需求。我們每個人都有些無法解決的問題,以及無法克服的弱點,需要靠著祈禱,求助於一更高力量的泉源。那泉源就是我們奉耶穌基督的名向祂祈禱的那位天上的神。2我們祈禱時,應該沉思我們在天上的父是全知、理解一切的、且充滿愛心與憐憫。

什麼是祈禱?救主所作的主的祈禱給了我們一個例子。祂祈禱說:「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您的名為聖。

「願您的國降臨;願您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

「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您的,直到永遠。阿們!」3

首先,祈禱是謙卑地承認神是我們的父,主耶穌基督是我們的救主和救贖主。其次,祈禱是真心認罪與承認自己所犯的違誡,並請求寬恕。第三,祈禱是承認我們所需要的幫助是自己能力所不及的。第四,祈禱是向我們的造物主表示感激與謝意的機會。時常說:「我們感謝您……」,「在您的面前我們獻上感恩……」,「我們非常感激您……」,是很重要的。第五,祈禱是向神祈求特定祝福的一種特權。

許多祈禱是我們在跪著時講出的。救主在客西馬尼園向天父禱告時,就是跪著的。4然而內心無聲的祈禱也會上達天庭。我們唱:「祈禱乃是虔誠心願,不論有聲無聲。」5真誠的祈禱發自內心。誠然,真誠的祈禱需要我們發自內心真摯的情感,而非重複無謂的話語,也不是救主在法利賽人與稅吏的比喻中所譴責的那種矯柔做作的祈禱。6如此,我們的祈禱就真的成了「發自內心的歌唱」和「祈禱」,7它不止會上達神前,也會感動人心。

耶利米勸告我們要從靈魂深處專心地祈禱。8以諾斯詳述了他的靈魂多麼饑餓,因而祈禱了一整天。9每次祈禱的熱烈程度各有不同。即使救主在祂極度傷痛的時刻,也是「禱告更加懇切」。10有些祈禱僅僅是表達感激之意,並請求神繼續祝福我們心愛的人和我們。但當面臨個人極大的傷痛或亟感匱乏時,可能所需要的就不止是祈求了。主說:「你以為不用思考,只要向我祈求,我就會把這恩賜給你。」11我們經由祈禱尋求祝福時,有時還需要再加上我們的工作、努力和勤奮。

舉例來說,有時候禁食很適合作為表明我們真誠度的一項有力明證。阿爾瑪向柴雷罕拉城的人民見證:「為了想自己知道這些事,我曾禁食和禱告了許多天。現在我的確自己知道這些事是真實的;因為主神已藉著祂神聖之靈而使這些事顯示於我」。12禁食會使我們謙抑己心,13使我們更加與神及祂神聖的旨意相和諧。

我們有權每天為我們生活中所關心的大小事情祈禱。想想艾繆萊克的話。他勸告我們要在牧場上,為我們的羊群祈禱;早晨、中午和晚上,都要在我們的家中為我們的家人祈禱;要祈禱能抵禦敵人的力量和魔鬼;要為我們的穀物呼求祂;要在私下和荒野裡,傾瀉我們的靈魂。當我們沒有直接呼求神的時候,也應該在心中不斷地向祂祈禱。14

艾繆萊克的勸告在我們這時代也許就是一位妻子衷心的祈禱:「請祝福傑森,保守他在此戰爭時期,在報效國家的時候,一切平安。」或是一位母親的祈禱:「請祝福親愛的珍,會作出正確的選擇。」或是一位父親的祈禱:「天父,請祝福強尼的傳道工作,讓諸門為他開啟,使他能找到心地誠實的人。」或是一個孩子含糊不清、簡單的祈禱:「讓我今天乖乖」,或「讓每個人都有很多東西吃」,或「讓媽咪快點好起來」。這些都是響徹天上永恆宅邸中的崇高祈禱。神知道我們的需求,比我們所能陳述的還更加瞭解,15但祂希望我們以信心去向祂祈求祝福、平安和安慰。

我以前曾經提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我在軍中的一次經歷。我要先聲明,我不是個英雄,只是盡責而已;我耐心忍受,終於熬了下來。當時我被派到一艘英國自由號的船上,由舊金山航行到埃及的蘇伊士。我在那艘船上連續待了83天,中間只在紐西蘭的奧克蘭港短暫地逗留了一會。當時船上只有我是教會的教友。每到星期天,我就帶著我那一小套的軍用經文和詩歌本,獨自到船頭。在怒吼的風中,一個人讀經文、祈禱和唱詩歌。當時我並沒有要與主討價還價,只是熱烈的祈禱求告祂,倘若我能在戰後生還,回到家鄉和妻子、親人團聚,我會很誠摯地努力忠於我在洗禮時所立的聖約,忠於聖職的誓約和聖約,並忠於我在聖殿所立的約。

我們的任務之一,是奉命用我們這艘小小的貨船,將一艘被焚毀的巨大油輪拖到紐西蘭的奧克蘭港。那艘油輪已失去動力,只能無力地在海中巔簸。我們雖從未見過敵方的潛艇,卻深知敵艦就潛伏在我們周圍。就在我們拖著那艘油輪時,我們遇上了一場暴風雨,後來才知道這暴風雨打沉了許多艘船。我們的船因為拖著重荷,所以沒有足夠的動力迎向船前頭的巨浪,只得任憑海浪的浪潮猛烈撞擊,船在海中翻騰,發出咯咯吱吱的聲音,從一邊晃到另一邊,而且每一晃盪,幾乎就要翻船。當然我作了祈禱,我想別人也作了祈禱。暴風雨終於走了。我很感謝我的祈禱在當時以及後來其他的危險時刻中,所帶給我支持的力量和安慰。

救主告訴我們:「你們要常常奉我的名,在你們的家庭中向父禱告,使你們的妻子兒女得蒙祝福。」16在我們這時代,教會敦促我們每天早晚都要舉行家庭祈禱。

我有一次聽到一位兒童會教師問一個小男孩,他有沒有每天晚上祈禱。

他回答:「有。」

「那你每天早上也祈禱嗎?」兒童會教師又問。

「沒有。」那男孩回答說:「因為是白天,我不會怕。」17

怕黑不應該是我們祈禱的惟一動機,早晚皆然。

家庭祈禱是股有力且持久的影響力。第二次世界大戰那段黑暗的日子裡,有一顆五百磅重的砲彈掉在英國利物浦一個年輕父親帕提弟兄的小屋旁,但它卻沒有爆炸。帕提弟兄的妻子早已過世,他獨自一人撫養著五個子女。在這非常焦慮不安的時刻,他把家人聚集一起作家庭祈禱。他們「一起熱烈……祈禱。他們祈禱完時,孩子們說:『爸爸,我們不會有事的。我們今晚在家裡都不會有事的。』

「他們就這樣上床了。想想看,門口外就有一顆可怕的砲彈半埋在土裡,一旦爆炸,可能就會炸毀四、五十戶人家,使兩、三百人喪生… …

「第二天早上……附近一帶的人家都撤離了四十八個小時,那顆砲彈終於也被移走了… …

「在回家的路上,帕提弟兄詢問空襲警備隊隊長:「那麼,你們有何發現?」

「帕提先生,我們在你門口拿到那枚砲彈,發現它隨時都會爆炸。那枚砲彈沒有任何問題。我們想不透為什麼它沒有爆炸。」18家人一起祈禱時,就會有奇蹟發生。

救主忠告我們,應該為那些「逼迫」我們的人祈禱。19在我們的祈禱中,常會忽略這項原則。斯密約瑟先知對這點十分了解。他的懇求熱切,他的動機純正,天上的祝福常傾注於他。

先知的一位朋友泰勒但尼爾回想起一次重要的場合:「在斯密威廉和其他人〔在嘉德蘭〕反對先知的那段時期,……我參加了一次……『約瑟』主領的聚會。我在聚會開始前不久走進校舍,注視著這位屬神的人。我看得出他臉上的愁容和臉頰淌下的淚水……過了不久,大家開始唱聖詩,他作了開會祈禱。但是,他沒將臉朝著會眾,反而轉身跪下面對著牆。我想他那樣做是為了掩飾他的悲傷和淚水。

「我曾聽過男男女女的祈禱──尤其是男人的祈禱:我聽過那既未接受過教育、又無才智的人祈禱,也曾聽過最有學問、最有口才的人祈禱,但我從未聽過有人像約瑟那樣對他的創造主講話,彷彿神就在面前,像個慈愛的父親聆聽著一個孝順兒子的憂傷。那時的約瑟並未受過什麼教育,但那次禱告主要是為了那些指控他已迷失而墮入罪中的人作的,他禱告主能寬恕他們,讓他們睜開眼睛以便看清事實。那次禱告,我要說,對我卑微的心而言,不啻領受了從高天那裡得到的學識與口才。他的祈禱毫無誇飾,也未曾因激動而提高聲調,卻是以平常交談的口吻,就像一個人面對在場的友人講話一般。這對我而言,彷彿是帷幕一旦取走,我就可以見到主正站在那裡面對著我所見過祂所有僕人中最謙卑的一位……。這真是我所聽過……最不同凡響的祈禱。」20

救主死亡與復活的時刻臨近時,獻上了祂偉大的調停祈禱。祂把使徒託付給天父、並為他們祈禱後,就為所有那些會透過他們所說的話而相信祂的人祈禱,也為我們所有的人向父祈求。祂祈求我們都能合而為一,就像祂與天父合而為一一樣,並且希望世人會相信祂是天父差來的。21

再沒有任何祈禱比救主在客西馬尼園所獻上的祈禱更令人動容的了。當時祂離開祂的使徒,跪下禱告,說:「父啊!您若願意,就把這杯撤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您的意思。」22我們一切的祈禱中,最重要的一項要素或許就是遵循在客西馬尼所作的祈禱典範:「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您的意思。」我們這樣做,就是表明我們願意奉獻,願意在我們的生活中順服主的無上旨意。正如祂所說的:「你們若常在我裡面,我的話也常在你們裡面,凡你們所願意的,祈求,就給你們成就。」23我們每個人祈禱時若都能確信:「我們若照祂的旨意求甚麼,祂就聽我們」,24那將會是何等榮耀的一日啊!

我誠心希望,我們每天祈禱時,都會記得請求主的祝福繼續與我們摯愛的領袖興格萊戈登會長同在。沒有人能完全明瞭,甚至連他的副會長也都無法完全明瞭,他身上的擔子有多沉重,他的責任有多重大。我為此作見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