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愛的語言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愛的語言

每個孩子都需要有人時常不斷地向他們一再肯定:「有人認識你,你是有價值的。你有潛能,你很好。」

我還是個年輕的母親時,曾和我丈夫帶著五個年紀不到八歲的孩子搬到南美洲居住。雖然當時我們一家人都不會講那裡的語言,但是我那六歲大的孩子則在學習新語言方面特別覺得吃力困難。她雖然應該上小學了,但我們仍決定讓她和四歲大的小孩一起去上幼稚園。我們希望藉著和年紀較小的孩子的互動,能讓她覺得較不害怕,進而或能幫助她用葡萄牙文溝通。

但實際上,對我女兒而言,那些小孩覺得她是外國人,就好像我女兒覺得他們是外國人一樣。每天都有一場內心交戰。每天早上我陪她走路上學,然後在一天將盡之時,等著她沮喪地放學回家。看到她這樣,我不禁感到心疼。

一天,有些小孩對她特別不客氣,有幾個甚至在下課時間拿石頭丟她、欺負她,粗魯無禮地嘲笑她。她受了驚嚇,又飽受傷害,決定不再回教室上課。她獨自一人坐在空蕩蕩的操場上,想起我們曾教過她有關覺得寂寞孤單的事。她想起了天父永遠親近祂的子女,她可以隨時和祂講話,不止是在睡前而已。天父會了解她心裏的話的。於是她在操場的一個角落低下頭,做了個禱告。她不知道要祈禱些什麼,因此祈求她的父母能夠來到她身邊保護她。她在走回教室的途中,腦海裡響起一首兒童會的歌曲。

我時常去散步,在青翠的草原,

看草原上盛開的美麗花朵。

微風輕輕吹拂,傳來陣陣花香;

這都使我想起親愛的母親。

(「我時常去散步」,兒童歌本,第109頁)

她睜開眼睛,注意到水泥縫中有朵綻放的小花。她摘了那朵花,並把它放到口袋裡。她和其他孩子之間的不和並沒有因此消失,但她走回班上時,覺得她的父母與她同在。

就像我那六歲大的女兒一樣,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曾經在陌生的土地上感到失落或覺得自己像個外國人。你所面對的陌生土地可能是代數或化學用語。即使你是在自己的國家加入這教會,剛加入這教會時,你也許會以為自己是到了一個陌生的國家。讓自己設身處地為新歸信者想想看,諸如「召喚」、「主領主教團」,甚至「總會當局人員」等名詞,都需要一張字詞表加以解釋。

想一下我們的傳教士。他們在了解並回應了聖靈的提示,知道這教會是真實的之後,卻又要同時面臨學習福音和另一種語言的挑戰,他們的情況又怎樣呢?想到他們如此的勇敢,我就不禁感到佩服。

在許多情況下,我們的生活充滿了學習外語的挫折感。然而,有一種語言是世界通用的。「陣陣花香;這都使我想起親愛的母親」,打動了一個小女孩的心。一首兒童會的歌曲和一朵野花都是回答祈禱時很讓人熟悉的語言。

耶穌在滿地富聖殿教導了一段時間後,看出人們可能無法全然了解祂所講的話;祂請他們回家去,和家人一起沉思、祈禱,準備好迎接祂第二天再來。

但當祂「再環視羣眾,看到他們在流淚,並且一直凝望著祂,似乎要請求祂和他們多逗留一會… …

「祂一一抱起他們的小孩,祝福了他們… …

「祂向羣眾說:看你們的小孩。

「當他們……看時,……他們看到天使們從天降下,像在火的中間;他們降下後,環繞著小孩們……;天使們為他們施助」(尼腓三書17:5,21,23-24)。

我們每一個人都必須學會說和理解這種「環繞」在見證之火中的語言。

世界各地每個小朋友在兒童會中學到的第一課都是「我是神的孩子」。即使是十八個月大的小孩都有可能會用指頭指著自己,玩這小指頭遊戲:

天父認識我,

也知道我的愛好。

祂知道我的名字,我住的地方。

我也知道祂愛我。

(「天父認識我」,兒童會1,第2頁)

好幾年前我在教六年級的課時,有個十四歲的男孩穿著類似幫派的服裝走進我的教室。他比另外三十個學生都大兩歲,身高看起來也比他們要大四歲。我很快就發現布萊恩不識字,也沒有正規地上學,並且曾和不同的監護人住過好幾個不同地方的城市。

發成績單的時間快到了。有一天我趁我休假時去學校完成學生的成績記錄並填好成績單。我走進教室去拿成績紀錄時,看到布萊恩正把班上弄得秩序大亂。我向另一位同組的老師提議讓我帶走布萊恩時,他很感激。我們帶了一些裡面都是圖片的一年級讀本前往圖書館,路上聊了些足球的事。

我們在一張桌子前坐下,我在那裡填寫成績單。我問他有沒有收到過成績單。

他搖搖頭說:「沒有」。我問他想不想要一張成績單。

他直視著我說:「除非成績單上寫著我是個好孩子。」

我為他做了一張特別的成績單,強調著他的優點。我在上面寫出他的全名,並寫出他能使每個人都參與,還會逗別人笑。我特別提到他熱愛運動。那不是一張典型的成績單,但卻似乎讓他很高興。那之後沒多久,布萊恩就從我們學校消失了,最後一次我聽到他的消息時,是他住到另一州去了。我希望無論他在那裡,口袋裡都帶著我那張寫著他是個好孩子的成績單。

有一天我們都會接到最後的成績單。或許我們的成績是依照我們如何好好地報告彼此的良善來評定的。每個孩子都需要有人時常不斷地向他們一再肯定:「有人認識你,你是有價值的。你有潛能,你很好。」

我很喜歡先驅者兒童的故事。我們常聽到他們的父母如何徒步走到鹽湖谷,但有首兒童會的歌曲說:

每當我想起先驅者,

就想起那些勇者。

我憶起那些兒童也是先驅者,

真希望我也是他們之一。

(“Whenever I Think about Pioneers,” Children’s Songbook, 222)

麥得遜蘇珊講出了威利手推車隊中柯威愛格妮絲的故事。當時他們受困於暴風雪中,饑寒交迫。救援的馬車帶來了食物和毯子,卻沒有足夠的馬車運送全部的人。即使是救援到了後,大多數的人仍必須再跋涉許多公里,才能抵達山谷獲得平安。

當時九歲大的愛格妮絲已經疲憊得走不動了。有位駕駛馬車的人注意到她下定決心要跟上馬車,就問她要不要上車。她用自己的話描述了後來的經過:

「然後他伸出手來,拉著我的手,同時吆喝著馬匹跑,我那累得跑不動的腳……於是跑了起來。對我來說,我們似乎前進了好幾公里。當時我腦海裡想著,他真是世界上我所見過或聽過最惡劣的人了……。就在我快撐不住的時候,他停了下來〔把我拉進馬車〕,又拿了一條毯子,把我裹住,……我覺得既溫暖又舒適。這時在馬車中,我的想法的的確確改變了,我很清楚地知道他這樣作救了我,使我進馬車後,不會有凍傷之虞」(I Walked To Zion, [Deseret Book Company: SLC, Printed 1994] 59)。

駕駛那輛馬車來救援的人讓那小女孩盡可能快跑,而且跑遠一點,是為了使她的血液流入凍僵的雙腿和雙腳內。他用這樣的方式,讓她不僅幫自己救了自己的腳,也可能救了她自己一命。

今天我們的孩子也像那些西遷的人一樣,有著同樣艱辛困苦的旅程。他們一路上面臨了各種考驗。我們要鍛鍊他們,使他們能背負起重擔,在星空下舞蹈。有時候,我們還必須奔跑,才跟得上我們孩子的信心。

尼腓三書又記載著,基督在祝福祂的門徒時,「祂向他們露出笑容,祂的容光照耀著他們」(尼腓三書19:25)。

面帶笑容表示你做得很好。兒童都願意效法耶穌。他們都希望像那些帶著笑容的人。他們都希望能和那些對他們笑臉相迎的人在一起。

興格萊戈登會長曾說:「兒童需要陽光,需要快樂,需要疼愛和教養。」(「救救孩子」,1995年1月,利阿賀拿,第63頁)

這應該是教導孩童福音時所用的語言。無論你的母語為何種語言,都要學習用衷心祈禱和雀躍見證的語言來教導和說話,好使地上和天上的天使都能環繞在我們身邊,施助我們。我們需要的是那些能講出讚美和友誼語言的福音導師。我們時常都需要靈性的成績單來肯定我們在彼此的眼中是良善美好的。讓孩子在自己的力量下儘可能地奔馳,來為自己的見證注入力量是一項祝福。我們也該在這不凡的旅程中對他們微笑,並用世界通用的語言「愛」,將他們包裹在我們的愛心之毯中。

我感謝能有「看我們的小孩」的偉大祝福。而「我憶起那些兒童也是先驅者」,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