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我們憑著信心行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我們憑著信心行

藉著如此我們便能走向未知的境地,信心會點亮我們的路途。如果我們培養那份信心,我們永遠都不會走在黑暗之中。

在我們演講的此地,是四月一個美麗的安息日早晨。鬱金香已自大地探頭而出,不久就會綻放出一片美麗的花海。在我們充滿疑懼的漫漫寒冬中,春天的希望翩然降臨。我們知道春天一定會來。我們這樣的信心是來自於過去歲月的經驗。

而關乎靈性和靈魂的事也是如此。每位男女在走過人生的道路時,都會遭逢懷疑、沮喪、幻滅的黑暗時期。在這種情況下,少數人會憑著信心的光芒向前瞻望,然而大多數的人則是在黑暗中跌跌撞撞,甚至迷失。

今晨我對你們的呼籲是關乎信心的呼喚,信心就如同保羅所描述的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希伯來書11:1)。

到本教會慕道的朋友,在他歸信的過程中只聽了一些我們教會的事,或許也讀了一點點關於我們教會的事,他並未、也無法完全領會福音的奧妙。但是如果他熱切尋求,如果他願意跪下膝來為此祈禱,聖靈就會觸動他的心。雖然那可能只是輕輕的一觸,卻會指引他正確的方向,讓他看到一些前所未見的事。然後憑著信心,不管他是否能覺察到那信心,只要他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幾步,然後,再走幾步,他的前面就會展現出一片光明的遠景。

很久以前,我為一家鐵路公司工作,那鐵軌貫穿了西部山脈。我常常搭火車,那時候的火車是蒸汽火車頭。這些龐大的火車妖怪既巨大、速度又快,而且很危險。我常覺得好奇,火車司機怎麼敢在黑夜裡長途行駛。後來我才知道那並不是一趟長途旅程,反倒像是一連串延續的短途旅程。火車頭的前燈強而有力,可以照亮四、五百碼之遠的路途,而火車司機只能看到這麼遠的距離,但這就夠了,因為整夜燈光都一直在他的前面照耀,直到新的一天晨曦降臨。

主曾談到過這樣的過程,祂說:「並且那不能啟發人的就不是屬於神的,而是屬於黑暗的。

「凡屬於神的就是光;凡接受光並繼續在神裡面的人接受到更多的光;並且那光成長得越來越明亮直到完美的日子」(教約50:23-24)。

我們永恆旅程的情形也如此;我們一次只需走一步,藉著如此我們便能走向未知的境地,信心會點亮我們的路途。如果我們培養那份信心,我們永遠都不會走在黑暗之中。

我要告訴大家我所認識的一個人,我不會提他的名字,免得他覺得難為情。他的妻子覺得他們的人生中少了什麼。有一天,她和一個親戚聊天,那位親戚是我們教會的教友,於是就建議她打電話給傳教士,她照著做了。但是她的丈夫無禮地對待傳教士,告訴他們不用再來了。

幾個月過後,有一天,另外一位傳教士找到了此次拜訪的紀錄,便決定和他的同伴再試一次。這位高大的長老來自加州,臉上總是掛著燦爛的笑容。

他們去敲那個人的門,他來開門,他們問他是否可以進去拜訪幾分鐘?他答應了。

傳教士用相當奏效的方法說:「不曉得你知不知道該怎麼祈禱。」那人回答說他知道主的祈禱文。傳教士說:「那很好,但是讓我告訴你怎麼作個人的祈禱。」他於是繼續解釋,我們懷著謙卑的態度在天上的神前跪下膝來。那人照著做了,傳教士接著說:「我們稱神為我們天上的父,然後我們為祂所賜予的許多祝福感激祂,例如為我們的健康、我們的朋友、和我們的食物表示感謝。之後我們祈求祂賜予祝福,並且我們表達內心最深切的希望及渴望。我們請求祂祝福那些有需要的人,我們這樣做全是奉祂的愛子主耶穌基督的名,最後以『阿們』結束。」

對那人來說這是個美好的經驗,他接受了一點點光,瞭解一點點的信心,他已經準備好嘗試下一步了。

行上加行,傳教士們耐心地教導他,而他也有所回應,信心於是發展成微弱的理解之光。分會的朋友圍繞在他身旁,消除他的疑慮,回答他的問題。他們陪他打網球,邀請他和他的家人到他們家共進晚餐。

他接受了洗禮,踏出了信心的一大步。分會會長請他擔任四位男孩的童子軍團長,這引導他接著擔任了其他職責,生命中的信心之光也隨著每一次嶄新的機會與經驗而愈發明亮。

事情持續進行著。今日他是一位既能幹又受人愛戴的支聯會會長,一位既睿智又善體人意的領袖,最重要的是,他是一個有極大信心的人。

這個教會每一位教友所面臨的挑戰就是:跨出下一步去接受他被召喚的職責,即使他覺得自己無法勝任,仍要憑著信心去做,全心期望主會照亮他前面的路程。

讓我告訴各位一位在巴西聖保羅的婦女的故事。她為了維持家計,半工半讀。我要用她自己的話來敘述她的故事,她說:

「我唸的大學有條校規,禁止未付學費的學生參加考試。為了這個原因,我拿到薪水時,首先會把什一奉獻和捐獻的錢先拿出來,剩下的錢就分配來繳付學費及其他費用。

「我記得有一次,我……面臨很嚴重的財務困難。那天是星期四,我拿到薪水,正盤算著那個月的預算時,發覺錢不夠〔同時〕繳付什一奉獻和學費,我必須在兩者之間作個選擇。兩個月一次的考試下星期就開始了,如果我沒有參加這次考試,這一年的學分就白修了。我極為苦惱……心痛極了。我的面前有個痛苦的抉擇,而我不知道該如何決定。我為這兩個選擇進行思考:付什一奉獻,還是甘冒沒有修滿必修學分而可能畢不了業的危險。

「那種感覺讓我心力交瘁,一直到週末依然煎熬著我。那時候我才記起當我在教會接受洗禮時,曾同意要奉行什一奉獻律法。我是對我的天父負起這項義務,而不是對傳教士。就在那一刻,痛苦開始消失了,心中有了寧靜、堅定的喜悅感… …

「那晚我祈禱時,祈求主寬恕我的優柔寡斷。那個安息日,我在聖餐聚會開始之前去找主教,快快樂樂地繳付了我的什一奉獻和禁食捐獻。那是很特別的一天。我的內心感到很快樂、很平安,也知道天父很快樂,和天父間有很平安的感覺。

「第二天我在自己的辦公室,試著想辦法參加下星期三開始的考試,我愈這樣想,就愈覺得沒有什麼可以解決的方法。那時我在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我的雇主是我所見過最嚴厲、嚴峻的人。

「那一天,當我的雇主前來給我最後一項指示時,已到了下班的時間。他吩咐完後,就手提著公事包跟我說再見,……突然間,他停下來,望著我問到:『妳的課業還好吧?』我很驚訝,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以顫抖的聲音回答:『一切都很好!』他仔細打量我,再次向我說再見。… …

「突然間祕書走了進來,說我真是個幸運兒!當我問她原因時,她只是簡單地答道:『雇主說從今天起,公司會為妳付全部的學費及書錢,妳下班要離開前,請到我的辦公桌前告訴我所有的費用,好讓我明天可以開支票給妳。』

「祕書離開以後,我哭了,我覺得非常謙卑,當場跪下來為主的慷慨感謝祂。我……對天父說,祂不用給我這麼多的祝福,我只需要一個月的學費,而我星期日所付的什一奉獻與所收到的這筆錢相比,只是一筆非常少的數目!我祈禱時,心中想起瑪拉基書上所記載的話:『萬軍之耶和華說:……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瑪拉基書3:10)。直到那刻以前,我從沒有如此強烈地感受到那節經文所包含的偉大應許,這項誡命的確見證了神,我們的天父,賜與祂世上子女的愛。」

信心是賜予力量從事這項事工的基本要素。不管教會是在廣闊世界的何處建立,此點都顯而易見;這不僅限於某個國家,某個民族,某種語言或某群人民,而是遍處可見:我們是一群有信心的人民,我們憑著信心行事,我們在永恆的旅程中向前邁進,一次前進一步。

主賜給各地忠信者的應許是極其偉大的,祂曾說:

「我,主,對敬畏我的人們是仁慈而憐憫的,且高興地把榮譽給在正義和真理中事奉我到底的人們。

「他們的報償將是大的,他們的榮耀將是永恆的。

「並且我要向他們透露一切奧秘,是的,從古以來,及在未來的年月中所有我國度裡隱藏的奧秘,… …

「是的,甚至他們將知道永恆的奇妙,… …

「他們的智慧必是大的,他們的瞭解達到天上;並且在他們面前智慧者的智慧必消滅,精明者的瞭解將歸烏有。

「因為藉著我的靈我啟發他們,藉著我的權能透露給他們我旨意的奧秘——是的,甚至是眼睛從未見過,耳朵從未聽過,而且從未進入人的心中的那些事」(教約76:5-10)。

誰還能要求更多呢?我們被託付的事工是多麼榮耀啊!我們忠信地行走在祂面前時,全能者的道路又是多麼奇妙啊!

慕道友的信心就如同是一段新砍下的木材,被置放在熾烈燃燒的火焰中。那燃燒的火焰使新柴增溫、烘烤,並開始熊熊燃燒起來,但是倘若它被棄置一旁,就無法自行燃燒,而其閃爍不定的火焰也將熄滅。但如果有火燃燒著它,它就會漸漸開始燃燒生輝,很快地,也成了熊熊火焰的一部分,能夠點燃其他才新砍下的木材。

我的弟兄姊妹們,事實就是如此,這偉大的信心事工鼓舞著世界各地的人們,使他們能更了解主的方式,並透過跟隨祂的樣式來獲取更大的幸福。

願神,我們永恆的父,繼續悅納祂的國度,並在我們——祂的兒女憑著信心行時,使這個國度壯盛繁榮,這是我謙卑的祈禱,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