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他們祈禱,然後去做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他們祈禱,然後去做

我們這群龐大的聖職持有人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我們要祈禱,然後實際去做。

弟兄們,我很榮幸今晚能向你們演講。看這宏偉的會議中心坐滿了持有神的聖職的老老少少,真是令人高興。想到世界各地也聚集了許多類似的會眾,就讓我感到責任重大。我祈求主的靈引領我的思緒,啟迪我的話語。

多年以前,我被指派去大溪地時,和傳道部會長包丁雷蒙談到了大溪地的人民,他們是以世上最偉大的水手著稱。包丁會長講的是法文和大溪地文,英文能力有限。他努力向我描述大溪地船長成功的秘訣。他說:「他們太神奇了。儘管天氣可能很糟,船可能在漏水,而且除了他們內心的感覺和天上的星星外,可能沒有任何的導航系統,但他們祈禱,然後去做。」他把最後一句話重複了三次。這句話有一些道理:我們需要祈禱,然後也需要行動;兩者都很重要。

箴言中的應許賜給了我們勇氣:

「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1

我們只需要翻閱列王紀上的記載,就可以再度體會這項原則,就是只要我們遵守主的勸告,只要我們祈禱然後去做,其結果會使所有的人獲益。在那段經文裡我們讀到,有個地方發生了一次極嚴重的旱災,饑荒隨之而來。先知以利亞從主那裡得到一個想必出乎他意料的指示,要他:「起身往……撒勒法去,……我已吩咐那裡的一個寡婦供養你。」以利亞找到那寡婦後,就對她說:「求你用器皿取點水來給我喝。

「她去取水的時候、以利亞又呼叫她說:『也求你拿點餅來給我!』」

婦人的回答顯示出她悲慘的狀況,因為她說她正為自己和兒子準備少得可憐的最後一餐,然後就要餓死了。

以利亞的回答想必令她難以置信:「不要懼怕!可以照你所說的去做吧!只要先為我做一個小餅拿來給我,然後為你和你的兒子做餅。

「因為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罈內的麵必不減少,瓶裡的油必不缺短,直到耶和華使雨降在地上的日子。

「婦人就照以利亞的話去行。她和她家中的人,並以利亞,吃了許多日子。

「罈內的麵果不減少,瓶裡的油也不缺短。」2

如果我問你們,摩門經所有的經文中,哪一段被人讀過最多次,我想一定是尼腓一書中記載的,關於尼腓、他哥哥、他父親、以及他們被吩咐到雷班那兒取銅頁片的事。這也許是因為我們許多人都常常立志要再看一遍摩門經,並且通常都會從尼腓一書開始讀起。實際上,這段經文優美地描述出,我們多麼需要祈禱然後實際去做。尼腓說:「我,尼腓,對我父親說:我願意去做主所吩咐的事情,因為我知道,主決不向人類兒女吩咐任何事情,除非祂要為他們預備一條道路,使他們能完成祂所吩咐的事情。」3

我們記得那吩咐,我們記得尼腓的回答,我們也記得結果如何。

在我們的時代裡,也有很多榜樣,講到有些人在祈禱之後實際去做的經驗。我要和大家分享一個感人的故事。有一個美好的家庭,住在澳洲伯斯這座美麗的城市。1957年,在紐西蘭聖殿奉獻前的四個月,這家庭的父親肯明唐納正擔任伯斯區會的會長。雖然他們家境窘困,但他和妻子、家人都決心參加聖殿奉獻典禮。他們開始祈禱、工作、存錢。他們賣掉了唯一的一部車子,盡他們所能累積每一分錢,但到了預計出發前的一星期,還是差200磅。幸好有兩筆各100磅的意外禮金,使他們及時達成目標。由於肯明弟兄不能請假,他索性辭掉了工作。

他們坐火車橫越廣闊的澳洲大陸,抵達雪梨,再從那裡與其他聖徒一起去紐西蘭。肯明弟兄和他的家人是紐西蘭聖殿裡第一批代替死者洗禮的澳洲人,他們也是遠從澳洲伯斯來到紐西蘭聖殿接受恩道門的頭一批人。他們祈禱,作好準備,然後就啟程了。

肯明家庭回到伯斯的時候,肯明弟兄得到一份新的工作,比原先的工作還要好。九年之後,他還在擔任區會會長時,我有幸前去召喚他擔任澳洲伯斯支聯會第一任會長。4他現在擔任澳洲伯斯聖殿的第一任會長,在我看來意義重大。

電影夏南多(Shenandoah)裡有句發人深省的台詞:「如果不試,就不會做;如果不做,活著又為何?」

現在全世界有六萬多名傳教士正在為主服務。這一大群傳教士中,有許多人今晚正在收聽及收看總會教友大會的這場聖職大會。他們祈禱了,然後就去做了,任憑主差遣他們去任何地方,也任憑他們的傳道部會長差遣他們到傳道部的任何地方服務。與他們這神聖召喚有關的許多啟示裡,有兩則是我最喜歡的,都在教義和聖約裡面。

第一則是在第100章。你們應該記得,那時斯密約瑟和雷格登瑟耐已經離開家人一段時間,正擔心家人的狀況。主在啟示中給他們的這項保證,使得教會中所有的傳教士都感到寬心:「實在地,主這樣對你們說,我的朋友們……,你們的家人都好;他們都在我的手中,我要照我認為好的那樣對待他們;因為在我裡面有一切權能。」5

第二則在教義和聖約84章:「凡接待你們的,我也必在那裏,因為我要在你們前面走。我必在你們的左右,我的靈必在你們的心中,而且我的天使必在你們周圍,支持你們。」6

德國普忍茲勞市克勞斯華特弟兄的傳道服務發人深省。他現年92歲,對主的獻身服務早已成為傳奇。他擔任教長後,給了歐洲地區一千餘位教友教長祝福。

克勞斯弟兄和他的家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與當時的許多人一樣無家可歸,他們住在考特布斯的一個難民營裡。他開始在那裡參加教會聚會,並很快被召喚帶領考特布斯分會。四個月後,1945年11月,該國還是一片廢墟時,區會會長朗勒李察來找克勞斯弟兄,問他是否願意考慮去傳教。克勞斯弟兄的回答反映出他對教會的奉獻,他說:「我完全不需要考慮。如果主需要我,我就去。」

他於1945年12月1日出發,口袋裡帶了二十德國馬克,還帶了一塊乾麵包。分會一位教友送給他一件大衣,是那人作戰陣亡的兒子遺留下來的;另一位當鞋匠的教友給了他一雙鞋。他就帶著這些東西加上兩件襯衫、兩條手帕、還有兩雙襪子傳教去了。

有一次在嚴冬裡,他從普忍茲勞市走到坎明鎮──墨林堡的一個小鎮,那裡平時有四十六人參加聚會。他徒步走了六小時,在天色暗了之後許久才抵達。起先走的還是一般道路,後來是小徑,最後得通過耕過之後的田野;就在他抵達村落之前,他遇到一片廣大平整的白色地帶,非常好走,所以他沒多久後就抵達了教友的家過夜。

第二天早上,狩獵官來敲那個教友家的門,問道:「你們家有客人嗎?」

他們回答說:「是啊。」

狩獵官就說:「請出來看看他的腳印。」克勞斯弟兄前一晚走過的那一大片平整地區,實際上是個結了冰的湖。稍早的時候,狩獵官在湖中央鑿了個大洞釣魚;風把雪吹到了那個洞上,蓋住了它,以致克勞斯弟兄無法察覺此一險境。他的足跡恰好沿著洞的邊緣,直直走向教友的家,對那個洞毫不知情。如果他朝自己沒看到的這個洞多偏一步,以他笨重的背包和沉甸的橡皮靴,一定會淹死。後來他說,當時這件事在鎮上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7

克勞斯弟兄的一生都是先祈禱,然後去做。

如果我們有人在蒙得聖職召喚去服務時,認為自己不夠資格,或懷疑自己沒有能力做好,請記住此一神聖的真理:「在神凡事都能。」8

不久之前,我得知路易斯安那州雪芙堡支聯會的教長胡曼雅各去世的消息。他服務了很久,使許多人的生命蒙福。多年前,甘賓塞會長告訴興格萊戈登會長、麥康基布司長老和我一個經驗。甘賓塞會長說當時他要為路易斯安那州雪芙堡支聯會指派一位教長。甘會長敘述了他如何面談、尋找和祈禱,想知道主對揀選教長此事的旨意。不知何故,那時候總覺得幾位被提名的人選都並非是此時擔任教長的人選。

白天過去了,晚上的聚會就要開始舉行。甘會長突然轉身請支聯會會長告訴他會眾當中的某個人是誰,那人坐在會堂中,距離講台大約三分之二的位置。支聯會會長告訴他,那人是胡曼雅各弟兄。於是甘會長說:「他就是主揀選來擔任你們支聯會教長的人。請他在聚會結束後到高級諮議室和我見面。」

支聯會會長柯查理非常吃驚,因為胡曼雅各弟兄和一般人不一樣。他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戰爭中受了嚴重的傷,失去了雙手和一隻手臂的部分,也喪失了大部分的視力和部分的聽力。戰後返鄉,法學院不讓他入學,但是他卻以班上第三名的成績畢業於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

那天晚上甘會長與胡曼弟兄見面,告訴他神已指派他擔任教長,房間裡安靜了好一陣子。之後,胡曼弟兄說:「甘弟兄,據我所知,教長要以雙手按在接受祝福的人頭上。你看到了,我沒有雙手可以放在任何人的頭上。」

甘弟兄仁慈又有耐心地請胡曼弟兄站到他坐的椅子後面,然後說:「胡曼弟兄,現在請你身體向前傾,看看你雙臂的末端可不可以碰到我的頭頂。」胡曼弟兄發現他的雙臂可以碰到甘弟兄的頭後,高興地喊道:「我碰到您的頭了!我碰到了!」

「你的確碰到我的頭了,」甘弟兄回答。「要是你碰得到我,就可以碰到任何你要給予祝福的人。我可能是坐在你面前的人當中最矮的一個。」

甘會長告訴我們,他在支聯會教友大會中說出胡曼雅各這名字時,「教友們馬上把手舉得高高的,熱烈表示同意」。

這讓我們想到主在膏立大衛為以色列王時,對先知撒母耳所說的話:「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9

弟兄們,無論我們的召喚為何,無論我們有何憂慮恐懼,我們都要祈禱,然後實際去做。謹記著我們的夫子,即主耶穌基督,說過的話。祂應許我們:「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10

雅各在他的書信中勸告我們說:「你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自己欺哄自己。」11

我們這群龐大的聖職持有人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我們要祈禱,然後實際去做。

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